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1章 灾星

今天要吃鱼 | 发布时间:2021-07-21 18:53:54 | 阅读次数:21169

紫色的闪电在夜空中掠过,随之而来着一阵剧烈地的惊雷声,一棵近百年古树登时被横腰切断。睡梦中的王岩猛的睁开眼睛眼睛,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到处仔细观察之后这才才下意识的擦了一把额头上的睡梦中的王岩猛的睁开眼睛,他大口的喘息着,四处观察过后这才才下意识的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又做噩梦了,又梦到爷爷了。”。...

紫色的闪电在夜空中划过,伴随着一阵剧烈的雷鸣声,一棵百年古树顿时被拦腰截断。

睡梦中的王岩猛的睁开眼睛,他大口的喘息着,四处观察过后这才才下意识的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又做噩梦了,又梦到爷爷了。”

两年前去世的爷爷已经不知道第多少次在睡梦中出现在他的眼前了,每一次都是那么的真实,以至于在接下来的两年做了上百次同样的梦还是会被吓醒。

吧嗒一声脆响,一滴冰凉的水珠落在了他的脑门上。

对于这种情况,他已经习惯了,破房子年头太长,东倒西歪的,好像随便一个力壮的人就能踹倒。

他起身找了个盆放在床头接雨水,然后又跪在爷爷的灵位前郑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老爷子,求你别再来找我了,你说走就走了呗,为啥还每天回来吓我呢。”

“我知道你可能放心不下我,毕竟自从父母失去音信之后,一直是你把我带大的,但您这样突然出现在我的梦里真是严重打扰了我的生活啊!糟老头子。”

哗啦一声,大片尘土从房梁上落下。

王岩抹了一把脸上的土渣子,这才不满的说道:“你看你,说你两句你倒是不高兴了,要不是平时看你对我还算不错,逢年过节的时候连纸我都不给你烧。”

每次从睡梦中惊醒后,王岩总会习惯性的跪在灵位前念叨几句,也就只有这样才不会让他感到过于寂寞。

父母生下他之后就把他放在了当村官的爷爷家,说是去城里做生意,这一走就再也没回来。

唯一留给王岩关于父母的印象就是床头那张已经泛黄的老照片,上边的两人还年轻,脸上都略带稚嫩。

念到了半个多小时,王岩也感觉有些累了,轻叹一声后回到了床上,不知不觉便睡着了。

第二日清晨,还在睡梦中的王岩被一阵吵杂的声音唤醒。

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透过沾满塑料布的玻璃窗勉强可以看到外边黑压压的一大片人。

王岩家的破房子在村尾,这片位置就相当于村里的贫民窟,平时很少有人来,但今天却格外热闹。

推开门,金灿灿的阳光洒在身上,空气中弥漫着大雨过后泥土的香气,让王岩不禁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感觉格外舒服。

当他向前方看去的时候,忽然觉得少了些什么。

他皱着眉头沉思片刻,猛的瞪大了眼睛:“老,老槐树呢?”

“你们看你们看,那臭小子出来了!”

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在议论中的人们顿时停了下来,将目光移动到了后方的王岩身上。

王岩被这一大群人的目光看得有些懵逼,脑中也不禁胡乱思索起来。

难道今天中彩票了,村里人都打算给我捐款?

但事实并不是这样,人们诧异的目光渐渐转为了愤怒,看上去就像是要把王岩打一顿。

“这个灾星!就是因为他,我们槐树村的命根子被雷给劈了,把他赶出去!”

往日里刁钻刻薄的张大婶怒目圆睁,扭着肥胖的腰,一路小跑到王岩面前。

望着张大婶那肥胖的身躯,王岩险些笑出来,这一幕真是像极了一坨奔跑的五花肉。

“你给我过来!”

还没等王岩反应过来,便被张大婶扯着胳膊待到人群前。

这个时候王岩才算是看清了里边的情况,原来是老槐树被雷给拦腰截断了。

他所生活的村庄叫做老槐村,整个村里唯一的命脉就是那棵老槐树。

曾经还有风水大师来算过,说只要老槐树不倒,村子就可以一直昌盛下去。

所以村庄最近这些年发展的还算不错,不少家庭都盖上了二层小楼,餐餐有鱼有肉,生活的那叫一个滋润。

但村尾这一片似乎并不受到老槐树的眷顾,一共就五户人家,老的死了之后,年轻的都跑路了,就剩下了王岩一个人在这里苦苦支撑。

不是说他不想离开村子去谋生路,而是他不知该怎么离开啊!

之前爷爷在村里当个村官,家庭状况还算是不错,况且父母也离开了,爷爷对他便更加溺爱,这也就导致他十几年来什么都没有学会,一事无成。

在这里他还能靠着好心邻居的接济勉强度日,但离开了村子就是死路一条。

“大家看!上次风水大事来算的时候就说村子的命脉早晚会被灾星克死!现在应验了吧!”

村里的人都比较迷信,经过张大婶这一番蛊惑,其他的村民也跟着附和起来。

“难道真是这样?”

“不行就把他赶出去吧,要不然可害了我们全村人啊!”

望着那一张张充满仇恨的脸,王岩不禁冷笑一声。

上次风水大师说这些话的时候已经是三年前了,而那个时候爷爷还是村官,你们谁敢说出这些话来?

心中这样想着,但他却不敢说什么。

正当人们即将要决定把他赶出去的时候,后方忽然传来一阵严厉的声音。

“发生什么事了!”

人们下意识的将目光移动到了来人的身上,也都不自觉的让开了身位。

来的人叫曹斌,是村里最有威望的曹家家主。

他年轻时是从部队退下来的,听说还挨过子弹,立过战功,所以村里的人都很尊敬他。

“曹哥,这臭小子是咱们的灾星啊,留不得!”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话,我们老槐村的命根子根本不会被雷劈了,这下可完了,如果让这个灾星一直存在下去的话,我们恐怕是要遭殃啊!”

曹斌皱着眉头点燃了卷烟,大口大口的吸着。

“爹,怎么了?”

一个女孩从后方急忙跑了过来,脸上略带焦急之色。

看到这个女孩时,王岩顿时笑了:“燕子,你来啦。”

燕子皱了皱眉,看样子并不想回答,只是象征性的点了点头,便转头望向了身旁的父亲。

村长这些天去镇里开会了,所以人们都把重心放在了作为主心骨的曹斌身上,都在等着他下结论。

曹斌大口的抽着烟,一直眉头紧锁。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