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34章:中忍考试前最后的准备 一

咸鱼强 | 发布时间:2021-06-11 14:08:19 | 阅读次数:21879

时间又过了一段日子,没什么任务做的东星始终在过画馆和日向家两地跑的日子。结束了晚上的营业,到了快关店的时候空条东星的店里来了一位熟人。鸣人伫足在向日葵画馆门口,门口架子上位置摆放着的画框前段时间几天都快成了茗茶街的几道风景了。这个得用两个架子才能安...
时间又过了一段日子,没什么任务做的东星一直在过画馆和日向家两地跑的日子。结束一天的营业,到了快关店的时候空条东星的店里来了一位熟人。卡卡西驻足在向日葵画馆门口,门口架子上摆放着的画框最近几天都快成为茗茶街的一道风景了。这个得用两个架子才能安稳放好的大型画框里,是一幅木叶村的俯瞰全景图。线条的精细程度让人很容易把这幅画误认成照片。卡卡西最近忙着教导弟子,还是第一次看到这幅画。作为木叶的老资历忍者,卡卡西很快就从这幅画中找到了一些别的乐趣。在一栋建筑物的屋顶,卡卡西找到了自己。画上的卡卡西正倚靠着楼顶的栏杆,对面的鸣人,佐助和小樱坐成一排,连每个人的表情都看得很清楚,也很符合他们各自的性格。因为第七班是画在房顶的原因,卡卡西第一个就看见了自己的第七班。然后带着寻找更多熟人的目的,卡卡西在茗茶街烤肉店发现了由阿斯玛带领的新一代猪鹿蝶,他们正在前往烤肉店的路上,丁次已经半只脚踏进店里了。还有修炼场附近凯带领的天天,宁次和李。还有很多其他的熟面孔,画的虽然很小但是仔细看都能看的很清楚。这个空条东星来的时间不长,倒是把跟他同期的厉害一点儿的下忍们都认全了啊。心里对空条东星的情报收集能力提高了一下评分,卡卡西迈步走进店里。东星正在给人画画呢。自从木叶绘卷摆到店门口之后他的生意好了很多,人最多的时候店里排队的人都可以凑出两桌牌来。得亏靠白金之星画的快,不然得损失不少钱。“嗯?是卡卡西啊,你也要来画画像吗?”虽然是在做生意,不过东星还是能发现走进门来的卡卡西的。卡卡西把手里的东西搁在店里的柜台上,找了个椅子坐下来:“不用在意我,等你事情做完了再说也不迟。”东星抽空看了一眼柜台。是中忍考试的报名表啊心里有数的东星加快了画画的速度,反正写实的肖像画画起来因为不需要动脑子反而是最快的。送走客人,时间也差不多,东星干脆把门把手上挂着的牌子翻过来,把写着停止营业的一面冲着外面。“怎么是你来送这个?”拿起桌上的报名表确认了一下,的确是中忍考试的报名表。之前雏田带着这个回家的时候东星还在想自己要不要主动找一下三代呢。确认过了报名表,东星给卡卡西倒了一杯水。卡卡西接过东星给的杯子:“这是我们几个带队的上忍给村里推荐的时候三代大人让我带给你的,中忍考试你是最特殊的一个组,三代大人认为你的实力远远超过下忍水平,所以三代大人特别允许你单人参加中忍考试。”拉倒吧这一代的下忍有几个真的是下忍水平?没什么背景的普通下忍在这场考试里只有被秒杀的份。中忍考试本该是让任务经验足够同时战斗力水平达到下忍上游,具有能够应对c级b级水平的任务的忍者获得晋升机会的考试。但是仅从战斗力水平而言,这一代的下忍属于严重超标了。就算是现在的东星放在这一期考试里面也算不得战斗力的顶峰,不用笨笨的情况下是绝对打不过使出底牌的李和我爱罗的。拜托,身为木叶的带队上忍你可长点心吧,就你们木叶的下忍最变态了。想是这么想,该参加的中忍考试还是要参加的。收好报名表,东星想了想还是决定试着给第七班的几位谋一点福利:“谢了,话说回来,你的教学进度好像才刚刚过了基础级别,就让弟子参加中忍考试这合适吗?你好像还一点儿新的忍术之类的都没教给他们吧?”卡卡西已经听说过空条东星在教导别人这方面很有自来也大人的风范,今天过来也是带着一些这个目的的,毕竟他自己在教学方面算不上有多少心得:“你不是号称他们的师叔祖吗?你不自己教一教?”“我教?我能教什么?我除了三身术还有一个低级的风遁忍术之外就只有替身了,难道让我教他们替身?”东星没明白卡卡西的意思,难道卡卡西也找我给第七班当陪练?第七班又不是日向家的那两个,体术对练这一套方法对第七班的几位提升效率都属于吃力不讨好的范围。卡卡西也就是随口一说,倒是东星的说法引起卡卡西的兴趣:“我不止一次听你提起过,你说的这个替身是什么意思?”东星已经开始收拾画画的工具了:“我的白金之星就是替身啊。替身使者嘛,当然得有替身了。”卡卡西皱了皱眉:“你的意思是,你的这个白金之星不止你一个人有?还有别的拥有这种能力的人,自称替身使者,拥有类似的替身?而且这种能力可以传承或者学习?”卡卡西还是很聪明,自己就这么一说就从话里听出来替身使者是一个群体的名称。趁这个时候胡诌一下也好,省的将来解释麻烦:“没错,替身使者不止我一个。不过现在这个世界应该只有我一个替身使者了吧,我是孤儿,你懂我意思吧?”“懂。”“至于替身,的确可以传承,不过不完全是血缘传承,想要学习是有特定条件的,而且非常苛刻。世界上绝对没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所以也不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替身。”空条东星很严肃的这么说着,卡卡西莫名觉得东星现在这个一手手背叉腰,另一只手举到胸口用食指指着自己,后三根手指夹着一支画笔的姿势说不上来的骚气。这大概也是所谓替身使者的特征?“这倒是第一次听说。”卡卡西挠挠自己的头发,对于替身使者这件事情卡卡西的兴趣不大,就现在看来这个所谓的替身跟秘术或者血继差不多,而且也算不上多强,既然东星愿意说那就意味着他不在乎别人知道,明天写个报告给三代送过去就行了:“那就这样吧,东西我也已经带到,我就先走了。”“哦,我还得收拾一下,不送啦。”卡卡西:“哦对了,明天下午3点之前是报名的最后期限,不要迟到啊。”卡卡西提醒着东星着自己最平时最容易犯的错误离开了。中忍考试啊。东星有些期待。倒不是期待自己在中忍考试中会遇到什么事情。东星真正最期待的是,自己能把中忍考试改变多少。手里的教皇和力量,是时候去到它们的主人那里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