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诸天万界养殖系统》第八章张家来人与设计(一)[求票票]

阅读王 | 发布时间:2021-06-10 09:58:56 | 阅读次数:7143

张酒丑大汉小说名字叫作《诸天万界养殖系统》,提供更多诸天万界养殖系统张酒丑大汉小说全文深度阅读,诸天万界养殖系统张酒丑大汉比较完整版。诸天万界养殖系统小说张酒丑大汉节选:张酒,人这突名,一年四季都带着酒葫芦,武器也是酒葫…...

张酒丑大汉小说名字叫做《诸天万界养殖系统》,这里提供张酒丑大汉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诸天万界养殖系统小说精选: 酷热。骄阳如火,晒在石马镇的官道上,罗七额角上的刀疤,也被晒得发出了红光。他曾是一个努力的人,更是一个狠人,他用一身的内伤跟额角上的刀疤,换来了今日的前程。张家有上百族人,而他罗七一个外姓人,愣是做了张家的长老,有时候自己也常常感概万千。人么!还是要对自己狠一点,如果当初不是自己舍命,给张家主挡了这致命的一刀,他能有今日的风光么?近几年他却极少参与一些争地盘的事情了,因为他罗七凶名在外,在龙城那一亩三分地上,任谁也…

酷热。骄阳如火,晒在石马镇的官道上,罗七额角上的刀疤,也被晒得发出了红光。

他曾是一个努力的人,更是一个狠人,他用一身的内伤跟额角上的刀疤,换来了今日的前程。

张家有上百族人,而他罗七一个外姓人,愣是做了张家的长老,有时候自己也常常感概万千。

人么!还是要对自己狠一点,如果当初不是自己舍命,给张家主挡了这致命的一刀,他能有今日的风光么?

近几年他却极少参与一些争地盘的事情了,因为他罗七凶名在外,在龙城那一亩三分地上,任谁也都会给他三分薄面,争斗少了,也安安稳稳的养了几年,本来像复仇这种事情,是轮不到他身上的,但是这次死的人却不同,他是张家主的第三子--张尧。

听说杀他的是两个白衣剑客,后面派了一队武士过去,也全交代了,这可不是一块好啃的骨头。

他们这次总共来了十人,他罗七带着队,清一色的先天高手,甚至还有一个同他一样修为的老家伙,这个人也是本族的长老,而且一直跟罗七不对付,他的名字叫张酒,人如其名,一年四季都带着酒葫芦,武器也是酒葫芦,简直就是一个大酒鬼。

众人骑着高头大马,进入石马镇,众人也放慢了速度。

“你们是张家人?”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挡住了十人的去路,胸口用两张纸条,挂着两个大字--信差。

罗七挥了挥手停了下来,邹着眉头疑惑的看着少年点了点头。

“是就行了!这是别人要我交给你们的信。”说完青年就上前,递过了一张邹巴巴的白纸,只等几人被白纸吸引,便自顾自的走了,没一下就消失在街角。

罗七什么样的事情都见过,但是从没有见过像今天,这么诡异的。

信差他也见过不少,但是从来没有见过胸前挂着两张纸的。

打开这张邹巴巴的白纸,上面只有一句话。

“欲找张尧真凶,请到镇外山神庙,知名不具。”

罗七与张酒,二人虽然不对付,但是在正事上面意见还是很统一的。

“兵分两路,我带四个去山神庙看看,你带剩下的人去找这里的联络人,顺便找找刚才那个送信的青年。”

张酒点了点头,也不废话,带着剩下的四人,顺着青年消失的方向就追了过去。

但是没追多远,一个长相丑陋,牙齿尖尖四露,头带毡帽,手上长满体毛,怪里怪气,同样挂着两张纸条,上书信差二字的大汉,挡住了去路。

“你们追谁呢?是追我们飞信阁的人么?”

张酒摸了摸酒葫芦,谨慎的四处一扫,这才对这个丑大汉道:“我们刚刚收到一个跟你,同样打扮的人送的信,想找他问问,这信是哪来的。”

“呵呵!”

丑大汉朝张酒憨憨的一笑,指了指自己的胸口道:“我们信差都差不多,你要问什么,问他问我都一样,不如你直接问我吧!”

“咕”

张酒拿起酒葫芦,猛灌了一口才问道:“那你能不能告诉我,给我们送信的人是谁?”

丑大汉直勾勾的盯着张酒的葫芦,也不回答他的问话,只是不断的吞口水。

张酒看他那副模样,恍然大悟,自己从后面的人手中拿过一个酒囊丢给了丑大汉。

“现在可以说了吧!”

“咕,咕···呃!”

丑大汉接过酒囊,便大口大口的接连罐了四五口,又大大的打了个酒嗝,这才慢悠悠的道:“为客户保密是飞信阁的规矩,我不能说的,说了要被割**的。”

张酒脸色一黑,怒目圆睁,粗糙的大手,一抹通红的酒糟鼻大声道:“什么鬼飞信阁,听都没听过,刚刚还叫我问你,现在又说不能说,你是不是找死,嗯?”

张酒说话间,一股摄人的气势,直朝丑大汉压去。

丑大汉不慌不忙的道:“我告诉你真的不行,不过你要是再给我一囊酒,我到是可以带你去。”

张酒怒色一缓,又从另一个人手中,拿过一个酒囊,朝丑大汉一丢,沉声道:“带路。”

这次丑大汉,到是没有再打马虎眼,带着五人,直直的走到了镇西,一处大庭院。

“路给你带到了,就是这里···”这话说了一半,还把嘴捂了起来,好像说出来,真的会割**一般。

张酒朝大门走去,正准备敲门,大门却自动打了开来。

五人互相看了看,一齐走了进去。

“砰!”

大门又自己关了起来。

张酒双目四处一扫,准找这丑大汉问问,可是哪里还有那丑大汉的影子。

这个空荡荡的庭院,花草整齐,地面也非常的清洁,可没来由的,几人却觉出了几分诡异。

正待众人准备回头去开门。

“呜!”

凭空一阵黑怪风,直朝众人刮来,等风过去了,众人互相望了望,浑身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好诡异的地方。”几人心中嘟囔着,四下观看。

“一,二,三,连自己只有四人,怎么少了一个?”

张酒脸色一紧,深吸了一口气吼道:“何方高人在此,戏弄在下,本人龙城张家--张酒,无意冒犯,还请放归同伴,他日必定登门拜谢。”

“呜”

又一道怪风席卷而来。

“砰!”

一个七窍流血的人掉了下来。

“这是···这是张峰。”一个圆头圆脑,总是眯着眼的汉子,颤抖的指着地上的尸体。

张酒看着地上的尸体,心底也是一寒,略带颤音喊道:“高人为何下此辣手?我龙城张家与阁下有何仇怨?”

没有回答,也没人回应,一个先天三品的高手,被怪风一卷就消失不见,再卷回来的时候,却是一俱七窍流血的尸体。

头顶的烈日,暴虐的烤晒着剩下的四人,但是四人却感觉不到一丝的热量,反而是一股阴凉的寒意,直奔心头。

眯眯眼有些崩溃的大喊起来。

“你出来,出来,明刀明枪的跟老子对干一场,不要用这种,下三滥的小把戏。”

但是任凭他怎么叫喊,就是无人回答,这一刻,空空荡荡的院子,在几人的眼里,显得更加的诡异。

怎么看怎么不正常。

“呜呜呜···”

这次不再是黑怪风,而是一块块血红的布,自四面快速的飞起,如同一阵阵血浪,扑面而来,不但阻挡了视线,而且把四人完全分开。

张酒神色一厉,对众人大声喊道:“张米,张亮,张自封,大声报号,向我靠紧,千万不要分散,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在这里装神弄鬼。”

“张亮,在,请长老稍等,张自封在,在请长老稍等。”二人声音一落,顺着声音,就与张酒靠在了一起,唯独缺少张米的声音。

张酒脸色一白,再次大声喊道:“张米,大声报号,向我靠紧。”

一息,两息,三息···直到十息都过去了,还是没有一点动静。

三人背靠着背,大口的喘着粗气,定定的站在一起,心中都明白,张米肯定已经遇难了。

有时候同样是杀人,明刀子劈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被杀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长老,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不如我们拔刀破了这些红布。”这个说话的声音正是张亮,而那个没有报号的人,却是前面的眯眯眼--张米。

张酒正待答应,突然感觉身体一阵虚弱。

“不好,有毒,赶快闭气。”

可惜已经迟了,三人顿时感觉身体一虚,头脑一阵炫晕,提不起半点功力。

“啪!啪!啪!”

三人虚弱的互相依靠着,直直的坐了下来。

“嗦···”

突然,四处血红的布一退,大门“咯吱”一声,打了开来。

“东家,他们三个真的一点功力也没有了么?”说话的正是王三。

他们一行三位,李烈,小钻风,还有王三,缓缓的走了进来。

李烈脸上挂着自信的笑意,右手随意的摸了摸下巴,淡淡的道:“有我偶像,古龙大大笔下,大魔头石观音精心炼成的“眼儿媚”毒,再加上我的精心策划,他们焉能不中毒,自然是一点功力也没有了。”

张酒强撑着,故做镇定的站了起来,看着李烈,恨恨的道:“我们与阁下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值得阁下如此设计,还有你又是如何确定,我们三人一定会中毒呢?要知道,先天,可不是你这后天八品修为可以揣度的。”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