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帝少的心尖宠儿》第5章 深深怨念

奇热文学 | 发布时间:2021-06-09 17:26:14 | 阅读次数:14463

殷司阮天蓝小说名字叫作《帝少的心尖宠儿》,提供更多殷司阮天蓝小说大结局,殷司阮天蓝小说结局是什么。帝少的心尖宠儿小说殷司阮天蓝节选:殷司等回去。的确,这货不但神秘的,还很大牌,娶了一个小娇妻,居然只露了一个面就玩消失了…...

殷司阮天蓝小说名字叫做《帝少的心尖宠儿》,这里提供殷司阮天蓝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帝少的心尖宠儿小说精选:等了好几天,等的黄花菜都凉了,阮天蓝都没能把殷司等回来。看来,这货不仅神秘,还很大牌,娶了一个小娇妻,竟然只露了一个面就玩消失。阮天蓝很想赶紧把《不平等条约》签了,好让自己心里的石头落地。谁想到,连着几天,都是阮天蓝自己一个人吃饭,殷司连家门都不回。于是,阮天蓝从一开始的着急变成了深深的怨念。这一点,让阮天蓝更进一步确定了一个事实,殷司不行!如果行的话,又怎会让自己的新婚妻子一个人在家?转眼,一周过去了,又到了周六。阮天…

等了好几天,等的黄花菜都凉了,阮天蓝都没能把殷司等回来。

看来,这货不仅神秘,还很大牌,娶了一个小娇妻,竟然只露了一个面就玩消失。

阮天蓝很想赶紧把《不平等条约》签了,好让自己心里的石头落地。

谁想到,连着几天,都是阮天蓝自己一个人吃饭,殷司连家门都不回。

于是,阮天蓝从一开始的着急变成了深深的怨念。

这一点,让阮天蓝更进一步确定了一个事实,殷司不行!

如果行的话,又怎会让自己的新婚妻子一个人在家?

转眼,一周过去了,又到了周六。

阮天蓝坐在落地窗前,不时看向门口的方向。

“殷司啊殷司,你到底是回来一趟啊,弄得我都没耐心了!”阮天蓝自言自语道。

她想给殷司打电话,最后才反应过来,她根本没那货的号码。

正在无奈着,手机响了起来。

阮天蓝起身,看到电话是闺蜜牧那那打来的,瞬间变成泄了气的皮球:“喂,那那,怎么了?”

“蓝蓝,咱们都十天没联系了,我得打个电话问问你还活着没!”牧那那拨通电话就开始各种嘟囔,“我知道你失恋了,但是不能因为失恋就请假呀,你知道现在这段时间有多重要吗……”

阮天蓝这才反应过来,牧那那以为她是失恋才请假,并不知道她嫁人的事……

也不怪牧那那说,就连阮天蓝自己,见到殷司一次之后再也没有第二次,如果不是特别提醒,她也不记得自己嫁人了。

到了最后,牧那那说,蓝蓝,出来一趟吧,咱们见个面。

阮天蓝答应,出门。

半个小时后,两人在墨城市中心的一条街上碰面。

“哟,瘦了这么一大圈?”牧那那见到阮天蓝后说道,“走吧,我带你去逛逛,今天好好散心。”

阮天蓝不说话,在牧那那这个爱说话的女人面前,她会变得特别安静。反倒是牧那那,一见到阮天蓝就会打开话匣子,怎么关都关不掉。

两个人在街上逛着,各种零食小吃疯狂开吃。

到了最后,她们一人叫了一杯奶茶,边喝边漫无目的地走在路上。

“蓝蓝,还在想姬扬呢?”牧那那问。

“没有啦,那个渣男有什么好想的?”阮天蓝咬着吸管若有所思着什么……

这一刻,她才意识到,自己满肚子的怨念不是因为姬扬,而是殷司。

话说,她只是跟殷司见了一面,为什么对他的怨念这样深?现在,阮天蓝越来越搞不懂自己了……

这时候,迎面走来一个人。

这人正是姬扬。

姬扬是阮天蓝半年前交的男朋友,今年二十三岁,刚大学毕业。

跟他认识的时候,阮天蓝在读高二,一次跟朋友出去玩,遇到了姬扬。

第一眼看到姬扬的时候,阮天蓝的反应是,这个男孩子真干净。

干净到,符合她对于白马王子的所有幻想。

姬扬很懂浪漫,更知道怎样哄女孩子开心。有一次,姬扬带着阮天蓝去跟他的朋友唱歌。

在众目睽睽下,他拿出一束花向阮天蓝告白,阮天蓝一时脑袋发热就答应了。

接下来的时间,阮天蓝每天都在学校,最多也是周六放假的时候跟姬扬见面,连牵手都是奢侈。

甜蜜的幸福总是让人期待,像是很多小女生一样,阮天蓝会在无事的时候幻想她跟姬扬的美好未来……

谁想到,上天跟他开了一个玩笑。

一次,阮天蓝跟牧那那出去逛街,逛累了在路边的长椅上歇息。路边停着一辆Q7,从他们过去开始,车子就在震动。

当时,牧那那色眯眯地说,一定是有人在外面寻求激情呢。

阮天蓝对这种事没准确的概念,也不感兴趣,于是拉着牧那那的手要走。

牧那那不肯走,她说,她料定里面是一个小白脸跟一个富婆。

阮天蓝很鄙夷地瞧向她,问她怎么知道的。

牧那那说,听声音就知道。

当阮天蓝正在嘲笑牧那那不纯洁的时候,车子停止了震动,没多久,车门打开,姬扬下车去买水,恰好被阮天蓝遇到……

看到是姬扬,阮天蓝整个人都变得不好了。

那天,阮天蓝失恋之后大病一场,对全世界的男人充满怨念。这时候,阮家出事,殷司提出帮忙。就这样,她嫁给了殷司。

“喂,蓝蓝,姬扬耶,要不要打招呼?”牧那那小声问。

“有什么好招呼的!”阮天蓝说完拉着牧那那的手往前走,自从那件事后,他跟姬扬只适合做陌路。

“蓝蓝,我有事要跟你说。”擦肩而过的瞬间,姬扬抓住了阮天蓝的手。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