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帝少的心尖宠儿》第1章 等不及了?

奇热文学 | 发布时间:2021-06-09 17:26:11 | 阅读次数:11320

殷司阮天蓝小说名字叫作《帝少的心尖宠儿》,提供更多殷司阮天蓝小说,殷司阮天蓝小说名字。帝少的心尖宠儿小说殷司阮天蓝节选:殷司。殷司真的太神秘的,神秘的到,连他们结婚了的时候,阮天蓝都未曾没见过她这个丈夫……外界对于殷司有各…...

殷司阮天蓝小说名字叫做《帝少的心尖宠儿》,这里提供殷司阮天蓝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帝少的心尖宠儿小说精选:墨城,夜色如同墨水一样浓稠。墨城市某栋高级别墅内一片灯火辉煌。在别墅的某个房间的浴室里,阮天蓝靠在浴缸里,一只手捏着一杯ColDiSasso,轻摇几下,红宝石般的**进入口中。阮天蓝觉得,她这辈子最冲动的事就是嫁给了墨城第一富豪殷司。殷司实在太神秘,神秘到,连他们结婚的时候,阮天蓝都不曾见过她这个丈夫……外界对于殷司有各种传说,不过,殷司很少露面,具体他本人是什么样,很少人知道。现在,是阮天蓝独守空床的第三天,她倒是没什么好难…

墨城,夜色如同墨水一样浓稠。

墨城市某栋高级别墅内一片灯火辉煌。

在别墅的某个房间的浴室里,阮天蓝靠在浴缸里,一只手捏着一杯ColDiSasso,轻摇几下,红宝石般的**进入口中。

阮天蓝觉得,她这辈子最冲动的事就是嫁给了墨城第一富豪殷司。

殷司实在太神秘,神秘到,连他们结婚的时候,阮天蓝都不曾见过她这个丈夫……

外界对于殷司有各种传说,不过,殷司很少露面,具体他本人是什么样,很少人知道。

现在,是阮天蓝独守空床的第三天,她倒是没什么好难过的,经过上次失败的感情经历,男人对于她,本身就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她嫁人,是为了阮家。

不知殷司为什么选她做妻子,阮天蓝懒得问,也没兴趣。但是,这桩婚姻,能守住阮家,这就足够……

更何况,阮天蓝是嫁给了一个“那方面”不行的老头,这样的男人,有跟没有都一样,阮天蓝巴不得他永远都别回家……

正胡思乱想着,突然门外传来一声响动。

他回来了?

紧接着,是一阵紧密的脚步声。

阮天蓝冷笑一声,这么多天才回来,是不是有些晚?

借着酒劲儿,阮天蓝冲着门口喊了一句:“喂,你回来了?”

没有人回答。

阮天蓝轻哼一声:“嗬,结婚那天都不敢露面,现在回来做什么?”

“……”

“怎么,把我一个人晾在这里,觉得对不住我了是吗?安啦安啦,你这么大年纪,还要娶一个十八岁的老婆,我已经很瞧不起你了!”

“……”

阮天蓝自言自语了半天,没有人回答她,顿时觉得没了意思。

或许,是幻听了吧!

想到这里,阮天蓝闭上眼睛小憩一会儿。

不知道过了多久,阮天蓝泡完澡,这才发现,忘记带睡衣了……

因为这个家里没什么人,她平时都是用浴巾裹一下。现在,应该也可以这样滴!

再者,她嫁给了一个“不行”的老头,就算被他看到,应该也没什么……

想到这里,阮天蓝拿了块浴巾裹住身体,光着脚丫离开了浴室。

出门后,阮天蓝看到坐在床边那个男人,华丽丽地愣住了……

这,这,这哪是个老头!分明个是个年轻帅气的男人!

男人二十七八岁左右,大约一米八七的身高,一头短发,黑色衬衣的领口微敞,如墨的瞳眸深邃有神,高挺的鼻梁,英俊的五官好似雕刻出来的一般,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刚阳、神秘的气质。

阮天蓝惊讶地长大了嘴巴,这个男人……

恐怕是她见过最好看的男人了!

但是,他身上那种阴寒、神秘的气息让她倒吸一口冷气……

一定是她看错了,怎么会有这样一个美男到房间里?莫不成,这是殷司那老头的儿子或者孙子?

“小东西,等不及了?”男人嗓音低沉,把阮天蓝从思绪中拉出来……

“你……你是谁呀?”阮天蓝小声道。

男人勾起唇角,笑容邪肆:“你觉得?”

“那个,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但是我警告你一句,这是我跟我老公的房间,你出去,再不出去我叫保镖了!”阮天蓝的心跳到了嗓子眼上。

这个男人,一定是殷司派来试探她的。

为了阮家,不能被勾引、不能被勾引……阮天蓝在心里想道。

男人大步上前,胳膊一勾把她到怀里:“小东西,这么主动?”

“你走开!”阮天蓝吼道,正打算给这货一个巴掌,手早就被她攥在手心。

这只手,掌心有力。

同时,很冷。

冷到,让阮天蓝打了个寒颤……

男人很满意她的反应,一只大手放在她的腰际,轻轻地抚摸着……

“你,是谁?”阮天蓝硬着头皮问道,第一次被男人这样暧昧地抚摸,这感觉……好脸红啊!

“我是你老公。”男人说着凑到阮天蓝耳边,一呼一吸间喷出热气,一点点撩拨着她的身体,他一字一句道,“殷司。”

“啊?你不是一个老头吗?”阮天蓝惊呼,回头再看一眼这个男人,小脸上尽是不可思议……

“我变成老头,估计是几十年后的事。”殷司修长的手指一勾,捏起她的下巴,唇角勾起,“很遗憾?”

“呃,没什么。”阮天蓝说道,管他是老头还是年轻人,反正,这辈子她已经对男人完完全全的死了心!

还是那句话,有和没有都一样!

“那个,殷司,我要睡觉了,你爱去哪去哪。”阮天蓝说着试图脱离开他的怀抱……

然而,不等她闪躲开,就有一只大手解开了她身上的浴巾,紧接着,殷司在她耳边嗓音低沉道:“可以做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