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山海风云——荣誉】第1章偷盗灵果

芒果先森 | 发布时间:2021-06-09 14:04:34 | 阅读次数:7909

倒好,呆在家里里啃老啃了五年,哎……啊没出息!该打!”一位老大妈坐在秸秆上,义愤填膺地举起来了拳头。  听见这些闲言碎语,一位正筛着稻谷的男人,也都忍埋怨了几句:“他们这家子本就也不是村里人,要也不是看萧老汉一人把那小子撕扯大不很容易,怕是早已“这不是萧晨那小子吗?慌里慌张的,出了什么大事?”一位扛着锄头的老汉,望着那位在黄泥路上拼命奔跑的青年男子,惊得胡子一翘一翘。。...

  “哎哟,跑什么嘛,吓死宝宝啦,每次都是这样!”一位有几分姿色的农家小媳妇娇嗔一声从地上爬了起来,望着远处那道挺拔的背影,脸上泛起一抹羞红。

  “这不是萧晨那小子吗?慌里慌张的,出了什么大事?”一位扛着锄头的老汉,望着那位在黄泥路上拼命奔跑的青年男子,惊得胡子一翘一翘。

  “听说这萧晨以前仗着自己有点功夫,在学校里成了校花的贴身高手,有一次为了保护校花,在KTV里单挑十人,结果被学校开除了;这下倒好,呆在家里啃老啃了三年,哎……真是没出息!该打!”一位老大妈坐在秸秆上,义愤填膺地举起了拳头。

  听到这些闲言碎语,一位正筛着稻谷的男人,也忍不住抱怨了几句:“他们这家子本就不是村里人,要不是看萧老汉一人把那小子拉扯大不容易,恐怕早就把他们赶出村子了。”

  “不过说来也怪,这都20年了,怎么从来不见萧老汉走出过村子?萧晨那小子辍学在家后,也不见他出过村子……这一老一少,咋就那么奇怪?你们说是不是啊?”

  “是啊,是啊,平时买个油盐酱醋,都是咱们帮忙到镇上带!”村民们纷纷附和着。

  “嘿,我跟你们说啊,”一个满脸横肉的胖子压低了声音,露出贪婪的目光,“前天夜里我上山捕鸟,看到他家院子里有什么东西在发光,该不会……是什么宝贝吧?”

  听胖子这么一说,村民们围在一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不说话,气氛变得有些诡异。

  经过近一分钟的沉默,一位大脸妇女用铁钳般的手,拧住了胖子肥大的耳朵:“死胖子,你就是见钱眼开,他们家穷成那样,哪来的宝贝啊?还不快把老娘那几件内衣给洗了!”

  村民们一个个哄堂大笑,渐渐散去。

  刺骨的北风在萧条的树林里呼啸着,一片片枯黄的落叶在风中摇曳,飘落下来铺成了厚厚的一层。

  放眼望去,有两个矫健的身影,一前一后,踏着落叶,在树林中拼命地奔跑着。

  跑在前面的,正是村民们口中那个没出息的萧晨,20岁出头,身材挺拔,相貌俊朗,白皙的脸庞,尚带着几分青涩。

  “臭小子,你给我站住,吃我一刀!”说话的,正是从不走出村子的萧老汉,年龄约莫七十岁,手中提着把明晃晃的大关刀,正怒目圆睁地追赶着前面的萧晨。

  此时的萧晨心急如焚,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还时不时回头看上一眼,一旦发现自己与萧老汉的距离缩短,他就立马咬牙加速:“这一刀……还是等我给萧家传宗接代后……再吃吧!”

  萧老汉健步如飞,手中的大关刀划着地上枯黄的树叶“唰唰”作响,气得腮帮子都开始抽搐起来:“前面就是悬崖,我看你往哪跑,乖乖地把东西……交出来,呀呀……啊!”

  见萧老汉穷追不舍,萧晨咬紧牙关,奔跑的速度快了不少,脸色却也憋得通红。

  他的双手死死地按住衣服口袋里的东西,就犹如按住了自己的命运。

  可是,前方有悬崖峭壁无路可走,后面又有锋利大刀左右拦截,这可如何是好?

  进退两难之际,萧晨喘着粗气,漆黑的眸子转了转,飞奔途中猛然侧转身形,然后一个下蹲,对着地面枯黄的落叶扫来一脚,继而向前飞奔逃窜。

  这一脚扫过的落叶连带着扬起的尘土,向后面的萧老汉扑了过去,看来是免不了吃上一脸灰了。

  可谁知,萧老汉蓦然间停住身形,双目凝神,眉宇间英气逼人,双手把大关刀旋转得“哗哗”大响,然后左右各挥出一刀,把这些扬起的落叶全部劈散。

  “别再做无用的挣扎了,乖乖束手就擒吧。”枯黄的落叶刚被劈散,萧老汉火气更盛,提着大关刀立马就追赶过来,看这架势,不追到绝不善罢甘休。

  感觉到萧老汉在身后步步紧逼,萧晨急得焦头烂额,腿肚子一阵酸麻,导致脚步蹒跚,尤其是怦怦直跳的心脏,更是让他脑袋眩晕,浑身乏力。

  最要命的是,他离悬崖越来越近!

  难道真的要把东西交出来么?

  不……不,到嘴的肉绝不能吐出来!

  萧晨摇了摇头,脚下的速度丝毫不敢放慢,充满血丝的瞳孔逐渐放大,视野中的景物在剧烈地晃动着……

  5米!

  3米!

  1米!

  已经到了悬崖边缘!

  往下跳么?

  拼了!

  “啊……”

  在脱离地面的那一瞬,萧晨大张着嘴,在悬崖边缘大吼了一声,四肢张开呈一个“大”字,身体极速跌落下去!

  山崖下的寒风在他耳边呼啸,吹得腮帮子一股一股,一阵尖叫声随即在空旷的悬崖外回荡开来……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萧老汉大吃一惊,原以为可以借用前面的悬崖,把这小子的东西给逼出来,却不想这小子为达目的竟然直接就往下跳!

  他真就不怕死么?

  很快,萧老汉飞奔到悬崖边,身形戛然而止,大关刀往地上用力一跺,俯下肌肉纵横的身躯,鹰隼般的目光向悬崖下方看去。

  这一刻,他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担忧之色,但很快就被一丝怒意所取代,花白的胡须随着腮帮子抽搐而一抖一抖:“臭小子,有本事你别回来!”

  说完,萧老汉左手捋着花白的胡须,右手提着明晃晃的大关刀,转身大摇大摆地向树林深处走去。

  萧条的树林里就剩下狂风扫落叶的声音,一片片枯黄的落叶被风卷向悬崖,然后慢慢飘落下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莎莎!”

  萧老汉离开后不久,悬崖边缘的落叶在一根藤蔓的带动下,发出了声响。

  这根足有手腕粗的藤蔓,在悬崖边缘左摇右晃好一会,终见得一只沾满泥土的手,深深地抠进了悬崖边缘的土壤里。

  萧晨咬着牙,面容扭曲到极致,借助藤蔓卖力地往上攀爬,每一次提腿用力都感觉身体要被抽空一般,却是容不得半点松懈,这要是掉下去不摔死那也得吓死!

  一点一点爬到悬崖边缘,萧晨双脚踩在峭壁上猛力一蹬,紧接着纵身一个翻滚,终于是爬了上来。

  灰头土脸的他,瘫坐在一堆枯黄的落叶上喘着粗气,别提有多狼狈。

  “我不甘心!”

  他对着悬崖外吼了一句,随手捡起一块石头往悬崖下扔去,似乎所有的烦恼可以像这块石头一样,被永远地埋藏在悬崖下。

  “就这样过一辈子么?”

  当看到自己的手心,被锋利的石头划出一道口子时,他的神情渐渐黯淡下来,任由鲜血向外流淌,染红了地上的落叶,却是把所有的疼痛都藏在了内心深处。

  被学校开除之后,这一晃就在大山里过了三年与世无争的日子,每天除了养鱼种树之外,还有就是和爷爷学习功夫!

  学习功夫——是爷爷对他唯一的要求,当然也是最为强硬的要求!

  但对于这一点,萧晨实在是难以理解,自己为什么偏要学习功夫?而不是学IT、学挖掘机、学汽修……学那些可以维持生计的本领?难道爷爷认为自己这辈子只能做个保镖么?

  枯燥乏味的日子在一天天重复着,直到萧晨厌倦了眼前所有的一切,从而对外面的世界满心向往。

  那些同学朋友都已经大学毕业,然后进入社会,找工作、创业,生活丰富多彩……这才是一个年轻人该有的生活方式啊!

  想到这些,萧晨的神情多了几分颓废之色。

  当然,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有朝一日,他会走向世界,走向令人闻风丧胆,毛骨悚然的凶恶之地!

  努力驱散着内心的阴霾,萧晨眸光一闪,急匆匆把手伸进粗布衣服的口袋里。

  当感觉到口袋里的东西完好无损时,他的眸光瞬间亮了起来,脸上也是多了些许光彩。

  努力没有白费!

  在长舒了一口气之后,他往树林各个方向打量了一番,确定四下无人,这才手攥成拳,小心翼翼地把拳头从口袋里退了出来。

  沾满泥土的拳头慢慢张开,出现在手心的是一颗色泽红润,晶莹剔透的果子,足有拇指大小,但最为离奇的是,这颗果子上面郝然泛着一层红色的光晕。

  萧晨的鼻尖靠近这颗果子嗅了嗅,一阵芳香钻鼻而入,当即让他精神大振:“二十年了,看着灵树开枝散叶,开花结果……现在,有了‘灵果’,我必将咸鱼翻身,哈哈。”

  他坐在地上有些得意地笑着,可刚说到“翻身”这个字眼时,他脸上的得意之色就顷刻间散去,反而升起一片愁容,脑袋更是贴到了膝盖之上。

  “这颗灵果能让我进入‘斗宝大会’前三名么?”

  “会不会有比灵果价值更高的宝贝?”

  “爷爷肯定是吃了灵果,才有如此强健的体魄!”

  “只有进入前三名,就可以获得奖金!”

  “就可以改善家里的生活条件!”

  “还可以,给爷爷买个好点的烟杆!”

  萧晨摇着头,越想越是感到迷惘。

  一阵倦意席卷至全身,萧晨索性躺在枯叶堆里,双手枕于后脑勺,嘴中叼着一片枯黄的落叶,茫然地望着灰蒙蒙的天空。

  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也只有先等爷爷消消气,他才好光明正大地回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