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五章 是谁?

姬墨v | 发布时间:2021-05-03 14:39:44 | 阅读次数:28009

记准时起床也没。”刚回到前院的龙涛一改早先的认真地表情,立刻改为平常那种没心没肺的性格大声地吼道!  “起了、起了,是龙同志吧。饿了吧,我正准备好早餐,你稍等一会,做好我立刻给你和萧同志送进屋里去。”李书记饱含谄媚的语气道!  龙涛:“不忙、不龙涛回道:“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什么都不做!”。...

  萧然道:“你先别声张,这也只是我们的猜测,毕竟没有证据直接证明什么。”

  龙涛回道:“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什么都不做!”

  萧然:“你去把李书记叫来,带我们先去检查一下那几个孩子的尸体,再去受害村民家里转转具体了解一下详细经过!”

  龙涛:“好的,我这就去前院找李书记。”

  萧然满脸凝重道:“龙涛,你到了李书记那里多留个心眼,我总感觉......”

  龙涛一脸认真的回道:“我明白。”

  “李书记起床没有。”刚刚来到前院的龙涛一改先前的认真表情,马上改成平时那种没心没肺的性格大声吼道!

  “起了、起了,是龙同志吧。饿了吧,我正在准备早餐,你稍等一会,做好我马上给你和萧同志送到屋里去。”李书记充满献媚的语气道!

  龙涛:“不忙、不忙,我来,是有事请李书记帮忙的。”

  李书记巴结道:“什么帮不帮忙的,有事你吩咐就行!”

  龙涛道:“那怎么可以。”

  李书记:“领导你是不知道,我对你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此处省略一万多字......”

  龙涛厌恶道:“行了、行了,李书记咱能不拍马屁吗?太尼嘛恶心了,幸亏我是没吃早饭啊!不然......”

  李书记:“额......”

  龙涛道:“行了,别扯没用的了,我是真有事情请你帮忙。”

  李书记:“领导你吩咐。”

  龙涛:“我和然哥商量了一下,打算去看看受害村民家那几个孩子的尸体,请你带个路”

  李书记:“这点小事,交给我犹如瓮中捉鳖手到擒来啊,领导放心,只要是你老人家交代办的事情,小老儿就算是猛虎逼于后也魂不惊、黄河水泛滥于前而心不摇,必定全力以赴......”

  龙涛额头瞬间犹如千万头传说中的神兽(草泥马)奔腾呼啸而过一样,大声吼道:“尼玛,就是让你带个路,你怎么想的。”

  李书记就像没看到龙涛气急败坏的表情一样说道:“领导放心,这件事交给我就对了,小老儿肯定给你办办的妥妥的。”

  龙涛:“大哥麻烦问一下你以前是干嘛滴,这么能说。”

  李书记顿时结结巴巴道:“可不、可不、可不敢叫大哥。你这不是折折折我折我寿呢吗?”

  龙涛:“得,别说话了。吃完早饭咱干正事吧!”

  sd省的夏天今年是出奇的热。阳光无情地煎烤着这个小山村,天空中没有一片云,也没有一丝风,树叶懒洋洋地低垂着,村子里的笨狗们都伸长了舌头耷拉着,无精打采地打着瞌睡,唯有知了的叫声酣畅淋漓。

  大街上难觅人的踪影。只有李书记和萧然几人冒着烈日走在去受害村民家的路上,当然还有那个道士和尚。人有时是很脆弱很无助的,天气的燥热让他们遁得悄无声息。

  这时萧然几人注意到,村子的大街上一个男人赫然出现,迎面而来。几人待男人走进,从头打量到脚此人豹头鹰眼,打着赤膊,双臂纹满了过江小长虫的纹身,一身横肉。男人的样子很凶,更可怕的是男人的腰上竟然别着一把菜刀,亮闪闪冷冰冰的一把菜刀,在刺眼的阳光下,反射着骇人的光芒。热,似乎与男人无关,尽管汗水如注,却懒得擦一下,依然冷着面孔,昂首挺胸,从容淡定地慢慢踱步。

  萧然仔细观察着男人表情,猜测道:“这样的天气不躲在家里吹风扇,却跑到街上来,不会是找人寻仇的吧?想必此人心里的仇恨和怒火已经像这快燃烧的空气一样,才能如此不顾炎热吧。”

  和尚目不转晴的关注着男人腰里的菜刀。

  龙涛怀疑道:“就靠一把菜刀吗?”

  和尚道:“真正的高手有刀或者无刀又怎么样呢?一把菜刀同样可以掀起血雨腥风。”

  李书记道:“我从没见过此人,绝对不是我们村子的,为防患于未然,我去报个警先,说完一溜烟脚底抹油跑了。”

  萧然几人心里同时鄙视道:“这个胆小鬼肯定是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提前跑了。”

  不知何时几人身边多了一个老人,只听他叹息道:“今天不知是谁该做鬼了?”

  街上的人流也越聚越多了,天气是挡不住人们好奇和看热闹的决心的,这也正是我华夏的国情如此使然。人人都在远远的注视着男人,期待着接下来将要发生的故事。

  男人看到街上越聚越多的人群停了下来,拿眼使劲地扫了一圈四周。人们纷纷避开了他的目光。突然,男人放开喉咙,大喊了一声:“磨剪子来,戗菜刀!”

  萧然:“槽。”

  龙涛:“卧槽。”

  和尚:“卧勒个槽。”

  村民:“卧勒个槽槽。”

  老人:“尼奶奶那个腿。”

  男人:“什么情况......”

  只见这时包括萧然几人在内的所有人,齐声对男子吼了一个字,我敢以你们的人格保证,我华夏不认识的陌生人中,从没有这么团结整齐的说过一次,这么高大上的字。“滚!!!”

  ?一段小插曲过后,几人来到受害村民家里,仔细检查了每个小孩的尸体,发现每具尸体的左耳竟然都是有耳洞。不仅如此左眼还出奇的都留有一道很小的缝隙,如果不仔细观察很难发现。

  龙涛:“然哥,赶快找人准备朱砂、黑狗血和童子尿,火化是不可能了,今晚这些尸体很有可能会尸变。”

  萧然:“好的,你自己一个人先看着,我们马上去准备你要的东西。”

  等萧然几人准备完朱砂等物,天已经黑了。几人火急火燎的带着东西来到停尸房,发现受伤逃跑的粉婆婆竟然也在,而且竟然尼玛变身了,左半边脸全部爬满了蛆虫,显得极其恶心,而龙涛满身是血的躺在地上。

  “涛子,你没事吧。”萧然说吧,就要绕过粉婆婆去救龙涛。?

  “然哥快跑,粉婆婆一开始被我打伤是装的,我们不是她的对手。”龙涛满脸焦急的喊道,完全忘记了自己还身处险境。

  此时的萧然根本没心思顾及自身安慰,一心只想救起龙涛,脚步未曾停止像龙涛冲去。

  “啊”——粉婆婆一个健步冲到萧然面前挥出一掌。

  “噗”——萧然一口鲜血喷出,拼着重伤一掌的惯力正好来到龙涛面前。

  龙涛双眼血红的道:“萧然你个傻逼,你怎么不跑。”

  “噗,”萧然又喷出一口鲜血说道:“走,一起走,我们一个不能少。”

  “哈哈哈...想走,你问过我没有。”

  萧然和龙涛同时道:“果然是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