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穿越之毒医小姐很嚣张》第7章 尼玛,这蛊毒,还真是霸道!

阅读王 | 发布时间:2021-05-03 | 阅读次数:23051

季舒容白魔小说名字叫作《再次穿越之毒医小姐很猖狂》,提供更多季舒容白魔小说目录,季舒容白魔小说全集目录。再次穿越之毒医小姐很猖狂小说季舒容白魔摘选:季舒容的奉承,等了老半天也没反应时,皱了皱眉头向季舒容看去,抬头一看她一脸漠然的看…...

季舒容白魔小说名字叫做《穿越之毒医小姐很嚣张》,这里提供季舒容白魔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穿越之毒医小姐很嚣张小说精选:鬼谷二仙中的白魔,白衣若仙,喜怒无常,嗜杀无度,最喜欢就是研究新型毒物,一旦研究成功,总会在人的身上试验,手段极端残忍,他的血腥和残忍是江湖上人人都敬畏的存在。 鬼谷二仙中的暗仙,为人冰冷,不近人情,残酷漠然,是一个医术决然高超妙手回春的神医,一旦他出手救治,连阎王爷都要退避三舍。只不过暗仙看不顺眼的人,就算是跪在地上把头磕烂了,也绝对不会出手相救。 白魔和暗仙虽然一毒一医南辕北辙,武功却同样的深不可测,能在举手投足间…

鬼谷二仙中的白魔,白衣若仙,喜怒无常,嗜杀无度,最喜欢就是研究新型毒物,一旦研究成功,总会在人的身上试验,手段极端残忍,他的血腥和残忍是江湖上人人都敬畏的存在。

鬼谷二仙中的暗仙,为人冰冷,不近人情,残酷漠然,是一个医术决然高超妙手回春的神医,一旦他出手救治,连阎王爷都要退避三舍。只不过暗仙看不顺眼的人,就算是跪在地上把头磕烂了,也绝对不会出手相救。

白魔和暗仙虽然一毒一医南辕北辙,武功却同样的深不可测,能在举手投足间杀人于无形。

曾经江湖上有门派因为他们的残忍和冷酷而发动了诛杀令,最后却落得满门身首异处的下场。

两人实力之强大,只能让人顶礼膜拜!

好在两人一般绝对不会出现在江湖之中,更加不会参与江湖之中的斗争,只醉心研究一种蛊毒。

说完之后,白魔抬起头,等待着季舒容的恭维,等了半天也没反应,皱了皱眉向季舒容看去,只见她一脸漠然的看着白魔,似乎在等待着他的下文。

微楞了片刻,白魔咋咋呼呼道:“喂!你这个死丫头!你怎么没反应!本仙可是鬼谷二仙!”

季舒容皱眉,撇嘴道:“我知道了,你刚说了。”

心中咯噔一落,白魔忽然有些不好受外加空虚寂寞冷,难道说他退出江湖太久,所以现在外面的人都不怕他了?

就在此时,季舒容身躯忽然一颤,一股剧痛从小腹串起,以极快的速度向她的四肢百骸蔓延而开,这种感觉,钻心刺骨的疼,让她恨不得扒开自己的皮肤!

白魔和暗仙对视一眼,两人的眼底都有着了然的意味。

而他们的眼神交流季舒容自然没有错过,一咬牙,她缓缓举起被夹板固定的手,丝绸水袖滑下,她看到自己手臂皮肤下有恐怖的纹路浮现,就好像是什么东西在她她皮肤和经脉中钻来钻去般!

季舒容倒吸了一口冷气,咬牙道:“蛊虫!”具有阎王毒医之称的她对古今中外的所有毒都了如指掌如数家珍,其中自然也包裹那神秘无比的苗疆蛊毒。

现在的这种感觉她曾经亲身体会过,和当时自己在身躯里面种下蛊毒的感觉是一样的。只是更加霸道和疯狂!

悲了个剧的,她中蛊毒了!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个毒是来源于那个有着魔魅之眼的男人!

而此时,白魔和暗仙都愣住了,没想到这个小家伙一眼就认出了蛊虫,季家大小姐不是出了民的不学无术么?怎么一眼就能看出来!

一股怒火冲天而上,季舒容微微眯起眼眸,冷冷凝睇着白魔和暗仙,怒极反笑:“你们果真是好样的啊,为了救自己的徒弟,这么卑鄙的事情都做得出来?”用她来解毒?哼!到时候她一定要养百条千条蛊毒种到那个男人的身体里面,让他肠穿肚烂而死!

不知道为什么,杀戮无数的白魔和暗仙看见季舒容眼底的凛冽惊得心头一震,当他们想要看清时,那光芒已经一闪而过。

皱了皱眉,暗仙第一次开口,冰冷的嗓音夹杂着一丝的威慑,让季舒容冷汗淋漓:“本仙说了,会答应你一个条件。”如果不是因为她救了自己的徒弟,他们的面前,哪里还有她嚣张的份?

“狗屁!谁稀罕你们的条件!”季舒容扯了扯嘴角,倨傲冷笑。她很想说想要他们的命,只可惜如果自己说出这番话,恐怕马上就会被两人绞杀!

白魔闻言眯了眯眼,反而笑嘻嘻道:“江湖上多少人想求我们办事都不得门路,你这个丫头片子可是捡到宝了!我们两个的毒术和医术,纵横天下也不为过。”

然而白魔虽然笑嘻嘻,但是了解他的人知道,他已经生气了。

的确如此,他们纵横江湖,走到哪里都要被人尊称一句“老祖宗”、“老仙人”,什么时候被人这样嫌弃过?

如果不是当时自己的徒弟没杀她,他一定一掌把眼前的人劈成肉泥。

白魔和暗仙都很清楚,自家徒儿的手段那叫一个残暴不仁外带有着严重的洁癖,任何碰了他的女人均是死无全尸,眼前这个如此亲密的接触还能活下来这绝对不单单是她救了他一命的缘故。

肯定有什么特别的原因,所以自家徒弟不杀她,他们自然也不能杀她。

所以对季舒容的无礼,三个字,他们忍!

季舒容眉梢一挑,直接打脸:“那你们把我体内的蛊毒解了!”

两人顿时眉头皱了起来,如果这蛊毒真的能解,他们需要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来解毒么?

“做不到?那就少吹牛!一把年纪,也不害臊!哼!”季舒容鄙夷一笑,随后缓缓皱眉开始默默忍受蚀心之痛。

尼玛,这蛊毒,还真是霸道!

该死,自己会不会就这样被生生咬死啊,如果是这样,也死的太难看了点……呜呜,她不要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