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五章

七月流火 | 发布时间:2021-05-02 11:39:17 | 阅读次数:16108

免费提供更多楚风柳思思第五章的全文深度阅读,车上,陈烈原本还想套一下楚风的底细的。 谁明白楚风下车后,居然就就望着车外的灯红酒绿呆呆出来。 像是也没没见过像,看得十分的认真地。 不算...谁知道楚风上车之后,竟然就开始看着车外的灯红酒绿发呆起来。。...

车上,陈烈本来还想套一下楚风的底细的。

谁知道楚风上车之后,竟然就开始看着车外的灯红酒绿发呆起来。

像是没有见过一样,看得十分的认真。

不算太久,车辆就缓缓地驶入了一座庄园内。

“半山庄园?这可是江州最有名的独栋别墅了,这也能够弄到手,看来住在里面的人物都是权力通天之辈了!”

楚风眼睛扫去,在江州最高价值的房子,想不到唐家竟然是住在这里!

怪不得就连陈烈这样的人物也要在唐家面前当跑腿了!

陈烈正奇怪为何楚风不对这庄园吃惊的时候,忽然远远的看见停着的一辆红色法拉利,这辆法拉利停得特别的嚣张,直接就停在草地之上,碾压在那些精心呵护的花儿之中。

“这车牌号……楚风小兄弟!我这边有点急事!麻烦你在前厅等一下,可以吗?”

陈烈虽然是一方地下老大,说话却是十分的客气,并没有那种盛气凌人的感觉。

楚风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道:

“我只等到十二点!”

“好!”陈烈微微一愣,想不到楚风竟然还有这样的架子。

不过他也顾忌不了那么多,停下车之后就吩咐了几句手下,飞快地冲进庄园里去了!

楚风在两个仆人的带领之下一直来到了前厅。

茶水点心一上,两个仆人就立在一边不说话了。

楚风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也不能够修炼,只好四处看看。

这前厅实际上十分的简朴大方,并没有那种大富人家的奢华。

“还有玉石,不过都是一些装饰罢了!也对,好的东西也不会放在这里!”

楚风放下茶杯,站了起来,四处观看着。

“咦?这个石头倒是还有些许灵气!”

楚风随手拿了从角落的架子上拿起了一块石头,看样子并没有经过大师的雕刻,表面上一片的粗糙。

忽然,一阵清冷的古筝音乐响起,缓缓的从院子之外传来。

楚风侧耳一听,就往窗外看去。

只见一个十六岁左右的冰冷少女,淡定从容地坐在那里。她的气质如兰,十分幽静地弹着古筝,一曲忧伤清冷的曲子缓缓流出。

她仿佛感觉到有人在看她,轻轻地抬起了那淡秀天然的绝艳面孔,一股如竹淡雅的气息扑面而来。

“想不到这豪宅之中竟然还有一位在水伊人,也是难得!只不过这音律,太次了!”

楚风看了一眼,不由得摇了摇头。

唐小婉因为姐姐的病,已经是忧心忡忡了,她自小就清冷,现在想要弹奏两首曲子缓一缓,却忽然看见有个陌生的少年站在屋里对她摇头。

她白皙的小手一下就停住了,立起高挑的娇躯,快步地走进来。

“你懂古筝,还是懂得古琴?”唐小婉的声音同样清冷,仿佛没有什么事能够让她有所波动。

唐小婉还没有走近,楚风就闻到了一阵淡淡的少女幽香,他淡淡道:

“略懂一二!”

他身为九劫仙帝,别说是古筝古琴了,各种仙乐甚至是魔音,他都是深有造诣。只不过,他不想跟眼前这个清冷少女多说罢了!

“哦?音乐考试过多少级了?”唐小婉淡淡的看了楚风一眼,感觉楚风不是爱音乐的人。

“没考过!”楚风老老实实的回答。

“那我明白了!你就是楚风是吧?我叫唐小婉!”

唐小婉眼中的一点点光泽已经完全消散了,楚风口中的略懂一二估计也就是会在KTV唱两首失恋的情歌罢了!

之前爷爷还说他是个神人,医术方面不知道,但其他嘛,也不过如此!

楚风不知道她心里想什么,只不过见她犹如一株海棠花一样悄悄地站在那里,心里倒是有几分明了。

“表妹!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就在这时候,忽然门口外面来了个年轻男子。他染着一头明显的白发,嚼着口香糖走着嘻哈舞步走了进来。

“杨亦晨,你跟来做什么?”唐小婉白皙清冷的脸之上露出了一丝不悦神色。

“表妹!我们难得一见,当然是多亲近亲近了!这臭小子谁啊?靠你这么近是想占便宜吗?”

杨亦晨走近了几步才发现楚风的存在,一见楚风与唐小婉的距离那么近,不由得语气一沉,轻视看向了楚风。

“他就是楚风!你有什么事吗?”

唐小婉自己也不发现什么时候跟楚风走那么近了,而且楚风还是一直没有动过,是她不自觉的越走越近的。

只不过她为人极之清冷,不会去解释这种无聊的事情。

杨亦晨“嗤”的笑了一声,从头往脚地审视楚风一眼,将口里的口香糖弄得“嘚嘚”直响:

“他来帮人治病?这个臭小子毛都没有长齐吧!他来看病差不多!一看就是生着性病的!”

楚风眉头轻轻一皱,自始至终他一句话还没有说,这个杨亦晨就如此出言不逊了。

当真以为他的好欺负的?

唐小婉那美伦的脸孔露出了不悦神色,道:

“你若再放肆,就请你出去!”

杨亦晨嘿嘿一笑,得意地往后一跳,嬉皮笑脸道:

“别生气,别生气!我这不是开玩笑的嘛!楚风是吧?哥开玩笑的,大男人别跟个怨妇那样小气!”

楚风依旧没有说话,在刚刚杨亦晨那往后一跳的动作看来,这个杨亦晨是学过点功夫的。

再加上唐家的权势,怪不得为人这么乖张,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了。

只不过这种三脚猫功夫,要是对上的话,楚风一指就能够杀他!

唐小婉清冷地摇摇小巧的头颅,看向杨亦晨就像是看一个几岁大的熊孩子一样,她转身对楚风道:

“你别介意,我替他向你道歉!”

“嗯!”楚风点点头,堂堂九劫仙帝,这点心胸他还是有点!

他纵横天界,胸中能容万千不平之事,而是他现在的心境,看杨亦晨就如看蝼蚁一样,一个蝼蚁在面前各种叫嚣占口头便宜,楚风是没有那个闲情去捏死他罢了!

应答着就随手将手中玉石放回了原来的位置。

这一下,刚刚消停的杨亦晨一下又叫起来了:

“卧槽!表妹你竟然给这臭小子看你的玉石,老子碰一下你也不让!可以啊你!”

唐小婉也是微微一愣,说实话,以前她不会走一个陌生人那么近,更不可能让一个陌生人碰自己的东西。

今天这是怎么了?刚刚进来的时候明明看见楚风拿着她的玉石了,却没有第一时间去阻止。

“这些都与你无关!你要有空,就去看看那些医生出来了没有?”

杨亦晨往那一坐,道:“你以为我不想去吗?可也不知道来了什么人物,竟然里三层外三层的都是人!哎,我说,你给他摸你的玉石,你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你还要支走我,你看看他那傻样哪个地方配得上你?”

“你有完没完?!”唐小婉神色一沉,她就算再清冷的性子也要被这个杨亦晨给惹生气了。

楚风暗自摇头,直径在一边坐下,这种事他根本不想管。

看了看手机的时间,已经是23:46分了。

只要再等14分钟,不见有人来的话,他就走了!

“喂!臭小子!老子警告你,别以为你装作老老实实的就想骗得了小婉,你也不看看你什么身份,全身上下加起来还不及老子的一只鞋贵!以后离她远点,听到没有?”杨亦晨手指指着楚风,疾声厉色。

楚风轻轻的一挑眉毛,他脾气是好,但并不代表没有脾气!

而且身为男儿,体内血液就是千万年也不会冷却,这杨亦晨一而再,再而三的出言不逊。

出手给他一点教训又如何!

“楚风先生!让你久等了!”

门口外忽然大步走进来一个身穿西装的中年男子,他带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总裁范十足。

他一进来就伸手向楚风握来,十分的客气道:

“我是唐正风!感谢你救了我的女儿!”

楚风留意到,在唐正风走进来的一瞬间,就连吊儿郎当坐着的杨亦晨都一下子站了起来,脸色嬉皮笑脸瞬间消失,取而代之是一种严谨。

唐小婉也乖巧地叫了一声:“爸!”

看来这个唐正风还是有一定的威严的。

“病人在哪?走吧!”

楚风像是根本不懂什么谦虚礼仪,仿佛堂堂唐正风感谢他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哈哈!果然是医者父母心,楚风先生一见面马上就想到了病人!好!这边请!”

唐正风先是瞥了一眼满脸严肃正经的杨亦晨,看来这个一向搞事的家伙终于懂事一次,并没有惹楚风先生生气,否则他不会放过这个外甥的。

“请随我来!”

唐小婉还以为楚风会趁机告状的,但想不到楚风根本没有提及杨亦晨的事,这倒是让她有些诧异地看了楚风一眼。

楚风以为像唐家这种富豪家族住的地方应该都是十分奢侈豪华才对。

可偏偏走了一阵才发现,他们竟然走入了一间四合院。

这种十分古老的建筑竟然出现了一间巨大的庄园之中,相当奇怪。

而这里的下人男的身穿中山装,女的则穿旗袍,十分具备有华夏特色。

楚风刚刚踏入了四合院,他一下子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这股血腥味并非什么病人吐出的淤血那种,而是十分新鲜的血腥味。

楚风一眼就看见了一身中山装的唐老以及一位气功大师模样的人物,他们正围在唐雪的病床旁边忙碌着。

门口的两个大师的徒弟眼见唐正风带着楚风过来,不由得一阵的诧异:

“请一个小屁孩来干什么?这就是那个什么中医针灸的神人?别笑死人了!”

当看见楚风被安排到一旁坐着等着的时候,两个大师徒弟就更加的得意了。

“现在都什么世道,毛都没有长齐就出来招摇撞骗了!今天遇上我们经师傅出手解毒算是给他开开眼界吧!”

坐在楚风旁边的还有几位老医师,他们看了楚风一眼,轻蔑地摇摇头,直接将楚风晾在最后,连搭话的意思也没有。

楚风绝对是众多医者里面最不起眼最受轻视的一个了!

“竟然中毒了!”楚风苦笑。

这里起码站了十几个人,男男女女的,就连陈烈也站在一旁,包括刚刚进来的唐小婉和杨亦晨!

也不知道谁下的毒!

经师傅把脉了一会,老神在在的沉声道:

“经我判断,确实是中毒了!那下毒的人抓到了吗?”

唐老道:“我已经派了所有保镖去追了,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经师傅,你看这毒能解吗?”

“安心!有我在,没有毒是解不了的!我从《黄帝内经》之中就明晓此毒,只要你按照我的说法去做,用不了三两个月,此毒必定去除十之八九!”

经师傅胸有成竹,却有些为难:“只不过,这些药物之中多以珍珠粉磨成,价格方面可能会……”

“经师傅,价格方面你放心!你尽管出手救我孙女就是!”唐老又怎么会在乎一点钱。

“哈哈哈!那我就用最好的药,保证能够在一个半月内药到病除!”

经师傅红光满面,向旁边的徒弟招招手,命人取来了随时的药箱。

就在这时候,那人群之中忽然有人动了,一道身影冲向了那只药箱,只听见啪啦一声,整个药箱就被踢碎抛飞在天,洒落在地!

“想要救人,问过我了吗?”

说话的是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美妇,她一头长发束起,面色阴沉,她伸手极之敏捷还保持着踢飞药箱的姿态,眼睛则像是毒蛇一样盯着床上的唐雪。

这一下,顷刻将所有人都惊住了。

“李秘书,你怎么回事?”唐老怒喝一声。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