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二章 奇怪的电话

季凌风 | 发布时间:2021-05-01 | 阅读次数:4377

  第一章夜半魅影  深夜,洛城公安局刑侦大队办公室。  钟程正在翻看着桌上的卷宗。是这半个月发生在洛城的两起凶杀案。他紧锁着眉头,半个月连发两起命案,但是警方掌握的...

  第一章夜半魅影

  深夜,洛城公安局刑侦大队办公室。

  钟程正在翻看着桌上的卷宗。是这半个月发生在洛城的两起凶杀案。他紧锁着眉头,半个月连发两起命案,但是警方掌握的资料跟线索去少得可怜。

  外面流言漫天,甚至有人在网上写博客,说公安局无能,不能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上头为了安抚外面的流言,限令公安局三天内必须破案。钟程当然知道事情的紧迫性,但是三天的时间要侦破案件,并不是件易事。

  从警校毕业到鹿乡派出所,再到洛城公安局,钟程在短短五年内就做到了洛城市公安局刑侦大队一中队的队长。这期间他参与破获了多起大案,无论是凶残的碎尸凶犯,还是狡猾的毒贩,都曾经败在他的手下。但是这一次,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似乎有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在同他较量。可是,到目前为止,他连凶手的资料都没有,实在太狡猾了!

  这三起凶案之间看上去并无直接联系。两个死者,一个是古董收藏家,一个是当地颇有实力的商人。并且两个人并不认识,连面都没见过。钟程的脑子里一直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两起案件之间一定有联系,但是联系是什么,这就成了他最伤脑筋的问题了。

  钟程放下手中的卷宗,走到窗前。暮色的天幕,笼罩着整个洛城。他掏出一只烟,默默的点燃。淡蓝的烟雾在指间冉冉升起。这时,刺耳的铃声打破了办公室的宁静。钟程赶紧掐灭了手中的烟,抓起电话,是报警中心打来的电话,要他马上赶过去。报警中心在一楼,钟程抓起摊在椅背上的外套,朝门外走去。

  楼道的灯忽明忽灭,钟程皱了皱眉,嘴里嘀咕着,明天得找人来修修了。当走到三楼转角时,灯啪的一下黑了。整个楼道突然了下来。钟程叹了口气,真是晦气。他拿出手机,借着屏幕的亮光小心翼翼的走下楼梯。这时,三楼传来咚咚的声音。钟程停下脚步,周围静的怕人,并没有什么声音。钟程摇摇头,看来是自己这几天熬通宵熬出幻觉了。他继续朝下走。这时,那奇怪的咚咚声又响了起来。钟程使劲的跺了跺脚,皮鞋与地板碰到一起,发出沉闷的声音,钟程心里一阵发麻,原来不是自己发出的声音。他抬手看了一下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是晚上十一点半,三楼是证物存放处和司法鉴定科,这时候里面应该没人上班了才对。那这声音是…

  钟程心头闪过一丝不安,职业的直觉告诉他,有情况。他关掉把手机屏幕锁上,蹑脚朝三楼走去。三楼的走廊并不是很长,因为没有灯,四周都是黑漆漆的。咚咚声又响起来了!钟程屏住呼吸,慢慢的朝声音的来源走去。当他走到一间办公室门口时,声音戛然而止。走廊的尽头有一扇窗户,惨白的月光透过玻璃照在地板上。钟程借着微弱的光,看了一眼门上的指示牌,证物存放室。门被锁上了,但是那个奇怪的声音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难道是小偷?!钟程把脸贴在门上,门的上方有一个用玻璃隔开的小窗,屋里黑漆漆的,隐约可以看到几排木架摆在房间里。这时咚咚声再次在他的耳边响起!这一次他听得很清楚,就是从房间里传出来的。他环顾了一下房间,房间并不大,除了几排木架,墙角还有几个保险柜。突然,他的目光聚集在房间的窗户上。这栋大楼是栋老楼了,窗户还是以前的两页合起来的玻璃窗。两扇玻璃窗撞在一起,发出了咚咚的声音。钟程松了一口气,这物证处的人也太不负责了,下班也不知道把窗户关好。他刚要转身离开,窗户外面竟然有个黑影!他心里一阵发紧,真有小偷。他赶紧掏出手机,准备拨打值守的电话,这时,窗户上黑影不见了!钟程揉了揉眼,窗户上空无一物。怎么可能!他只是去看了一下手机,那个黑影就无声无息的消失了。钟程瞪着眼睛,把整个房间仔细的搜索了一遍,确定那个黑影没有躲在房间里。

  第二章奇怪的电话

  这时,钟程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按下接听键,里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听不清对方说什么。钟程拍了拍手机,该死的手机,一到关键时刻就出问题。他把手机贴近耳朵,里面传来吱吱的怪声,突然,那声音陡然变得刺耳起来,钟程只感觉头脑一阵眩晕,手机啪的掉在地上。他用手捂着头,脑袋像被千万根钢针扎着,耳朵里嗡嗡的响个不停,胃里也开始翻江倒海。终于眼皮一沉,顺着墙倒了下去。在他倒下去的瞬间,他看到一个黑影站在眼前…

  空荡的走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脚步声越来越近。钟程努力的睁开眼睛,脑袋被刚才那个电话里传出的声音刺激了一下,现在还是感觉生疼。

  钟队

  钟程拍了拍头,原来是报警中心的陈丽丽,她气喘吁吁的站在他面前。

  刚才是你打电话要我下来的吧,出什么事了吗?

  陈丽丽努力平复自己的呼吸,

  情况是这样的。

  原来在十五分钟前,陈丽丽接到一个报警电话,报警的人说看到了死人,她赶紧询问案发地点以及报警人的信息,但是对方说了一个洛城公,电话就突然中断了,里面传来的就是刺得人耳朵发麻的怪声音。

  怪声音?钟程努力的回忆刚刚接的那个电话,那里面传出来的不就是使自己晕倒的怪声音吗?钟程从地上捡起手机,找寻刚刚接到的那个电话纪录,可是手机里面显示通话记录是空的!怎么会这样,钟程脑袋彻底懵了。刚刚明明接了一个奇怪的电话。

  陈丽丽看他愣在那里,急了,

  钟队赶紧跟我去报警中心看看吧。

  钟程收好手机,跟着陈丽丽往报警中心走去。当走到楼梯拐角时,他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黑漆漆的楼道,惨白的月光。

  报警中心。

  陈丽丽把一份接警纪录递给他,

  这就是刚刚那个报警的电话。

  钟程看了看纪录,上面只有三个字,洛城公。他走到接线机的旁边,看了看上面显示的电话,尾数是0632…

  0632!钟程突然像被电流击中了一般,0632,他依稀记得自己接听的那个电话尾数好像就是0632!怎么会这样,难道这真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陈丽丽看他站在接线机前发愣,问

  钟队,有什么不对劲吗?

  钟程指着接线机问道,

  你说的那个报警电话是这个号码吗?确定?

  陈丽丽点点头,

  就是这个号码,但是我回拨的时候,那边一直占线。

  钟程坐在椅子上,脑袋还有点疼,尾数0632,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号码。

  第三章尾数0632

  钟程拿起桌上的电话,拨打了电信的服务电话,里面传来话务小姐甜美的声音。钟程把尾数为0632的号码报给了话务小姐,让她帮忙查询一下这个电话的所在地。过了几秒钟,电话里再次传来话务小姐的声音,

  先生您好,你查询的尾数为0632的号码是枫林街路口的公用电话。

  公用电话?!钟程这下真糊涂了。用公用电话报警,不难理解,但是他的手机号码是前几天刚换的,除了内部的几个人知道,其他人不可能知道的。电话里,话务小姐的声音还在,

  请问还有什么可以帮到您

  钟程说了声谢谢,挂断了电话。

  枫林街路口的公用电话?可是在三楼,他明明接听了一个尾数为0632的电话。他扭过头问

  现在是什么时间?

  陈丽丽看了看墙上的钟,

  现在是十一点四十五。

  钟程点点头,

  我去趟枫林路口。

  说完,朝门口走去。刚要出门,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事,刚才他晕倒在三楼,陈丽丽怎么知道的。还有晕倒前出现的那个黑影难道是她?

  丽丽,你刚怎么知道我晕倒在三楼了?

  陈丽丽耸耸肩,我给你打完电话就在这里等你下来,结果你老没来,我就想去楼上找你,刚要出门就接到一个电话,对方是个男的,说话阴森森的,他告诉我你晕倒在三楼,要我去找你。

  钟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说有个男的告诉你我晕倒在三楼?可是我从七楼一路下来并没有看到任何人啊!怎么会有人知道我晕倒了…

  陈丽丽一听大楼里面没有其他人,手都开始哆嗦起来,

  钟队,你别吓我…

  钟程顾不上安慰她,

  把你手机给我

  陈丽丽颤颤巍巍的把手机递给他,

  钟程看了一下通话记录,尾数是0632!又是0632,钟程感觉事情越来越让人费解,这个尾数为0632的电话实在太让人惊讶了。他又看了一下通话时间,十一点三十五。从时间上推断那个黑影应该不是她。那又会是谁?难道这栋大楼还有人在?!

  钟程把手机还给她,

  你赶紧打电话问一下门卫问一下晚上有没有可疑的人进出大院,我马上去枫林路口。

  第四章神秘字迹

  钟程骑着摩托车飞驰在洛城并不宽敞的街道上,月亮很圆,算算,还有两天就中秋了,看来又不能回家过中秋了。想到这,心里真有点对不住家里的老人。

  枫林街离公安局不是很远,骑摩托车大概是十几分钟的路程。因为是深夜了,路上车很少,偶尔有辆出租车从街上驶过。他把车骑到枫林路口,停了下来。道路两旁立了不少公用电话亭,在路灯的映衬下发出微弱的绿色荧光。路两边少说也有十几部电话,哪一部才是自己要找的电话呢?钟程停好车,只好用最原始的方法,一个一个的找。当找到第五部时,他发现这部电话的话筒并没有放在电话上,而是吊在那里。他把话筒放到电话机上,电话立即响起嘀嘀的声音,钟程看到电话的插卡处有一张卡,难道这就是那部自己要找的。他拿起话筒,试着拨打自己的手机,手机响了起来,上面显示的号码正是那个尾数为0632的号码!

  钟程放下话筒,借着昏黄的路灯,放眼望去,除了自己,那还有人。

  当他发动摩托车准备回去,后背突然感到一阵凉意。他猛的一回头,并没有东西,但是他可以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在附近盯着他。难道又是幻觉?

  钟程一路赶回公安局。他在心里盘算,到底是谁在用尾数为0632的公用电话打给他。还有洛城公到底是什么意思。当走到公安局门口时,他敲了敲门卫值班室的门。里面有人应了一声,

  谁啊

  钟程清了清嗓子,

  老江,是我,钟程。

  门开了,开门的是个瘦小的老头。老头姓江,是公安局的门卫,。以前参加过抗美援朝,受伤复员后就在这做门卫。在这里做了几十年了。

  老江披着一件褪色的军大衣,脸上的皮皱巴巴的,像晒干的橘皮一样。毕竟快六十的人了,背都有点直不起来了。

  老江啊,我想问你个事,今天晚上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进出啊!

  老江歪着头,想了一下,说

  没有

  钟程点点头,

  那就奇怪了,难道是我出现了幻觉?

  老江一听到幻觉,一双浑浊的眼睛立刻放出精光。

  什么幻觉?

  钟程笑了笑,

  没什么,我在办公楼三楼看到一个黑影,但是转眼就不见了。

  老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那不是幻觉,是不干净的东西。

  钟程心头一惊,

  老江,我是做刑警的,我不相信这世界上有鬼。

  老江摇摇头,盯着他说

  那不是鬼,是怨灵…说完他径自朝屋里走去。钟程还想问他几句,但还是忍住了。笑了笑,这老头,真是老糊涂了。哪来的怨灵这东西。

  他把摩托车停好,朝办公楼走去。走到报警中心的门口时,他停住了脚步。报警中心的门虚掩着,里面隐约透出一丝光亮。门口的地板上似乎有字,他俯下身去,地上是白色粉末堆成的四个字,洛城公寓。

  他推开门,陈丽丽趴在桌子上睡的正香。桌上那张报警记录映入他的眼帘,洛城公。门外地板上的那四个字是洛城公寓!他赶紧叫醒陈丽丽,陈丽丽揉着惺忪的睡眼,

  怎么样,找到那个公用电话了吗?

  钟程点点头

  找到了,我回来的时候在门外看到了一样东西,你来看看。

  陈丽丽跟着他跑到门外,

  没什么东西啊!

  陈丽丽看着门外空空的地板说。钟程指着地面那四个字

  你没看见?四个这么大的字摆在那,就在你脚旁边。

  陈丽丽瞪大眼睛,仔细的把周围看了一遍,确实没什么东西。

  钟程蹲下身子,用手沾了一点地上的粉末,递到她面前,

  看到了吗?白色的粉末。

  陈丽丽看了一眼,摇摇头。

  钟队,你不是没休息好,脑子出现幻觉了呀!

  说完咯咯的笑了起来。

  钟程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跟她说,地上那四个字明明就在她脚边,她却看不到…难道真是自己的幻觉?那自己手上确实沾了白色的粉末…

  暂时顾不上这么多了,地上的这四个字似乎在暗示什么…他跑进办公室拿起那张报警纪录,

  我想报警的人是想告诉我们洛城公寓发生的事。对了,刚刚有没有听到门外有什么异动/

  陈丽丽摇摇头,

  洛城公寓?!你走后,我实在太困了,就睡了一小会…钟队,你可别检举我啊!

  钟程放下手中的报警记录,朝门卫室跑去。

  第五章镇灵幡

  门卫室的门是敞开的。难到老江知道我要来?钟程心里犯嘀咕了。

  老江披着大衣,坐在椅子上,见到钟程来了,脸上露出一丝让人难以察觉的笑容。钟程也不啰嗦,进门就问

  老江,你确定今天晚上没有可疑的人进出吗?

  老江点点头

  整个大院,除了,你,我,就只有小陈在咯。

  老江一双浑浊的眼睛看着他。

  门卫室的摆设很简陋,靠墙摆着一张行军床,床边是一张掉了漆的书桌,桌上放了一盏老式台灯,桌子下面有两把原木小方凳,除此之外并无他物。老江未娶妻,也没有儿女,吃住就在这个不足十平米的小屋子里。突然,钟程被墙上一幅画给吸引住了。画分上下两部分,画有点发黄了,初看之下是麻布质地的。画风很劲道,人物的眼神,动作都是惟妙惟肖。画的上半部是一个豹头环眼的大汉,眉毛上扬,一脸的凶相。他左手执剑,右手提着一个怪物的头颅,黑色的血正往下滴。画的下半部分是一群人,全是道士打扮,伏在地上,脸上露出惊恐之色。在那群人的旁边,有一片低洼的山谷,谷口是一个黑漆漆的洞穴。画的左下角,写着一行小字,大唐伏魔真君斩妖图。

  老江看钟程盯着墙上的画看得入了神,就走了过来。

  你对这画很感兴趣呀!

  钟程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我爷爷家也有一副同样的画,但是我爷爷把画裱起来了,不轻易给人看。我也只是见过一次而已。老江,这么好的画你怎么不把它裱起来,就挂在这不怕毁了啊!

  老江笑了,脸上黑黄的皮肤在昏暗的灯光下更显得苍老了。

  这画名叫镇灵幡,已经跟了我几十年了,还是我在很小的时候,一位老人送给我的。你可别小看这幅画,它是很有灵性的,可以避世间的妖邪,灵魅。

  老江说到这停了一下,

  镇灵幡不用裱,这东西通灵,雨水虫蚁伤不到它的。

  钟程第一次听到镇灵幡是这副画的名字,以前只是听人说过,在湘西,有一种驱邪的挂画,叫镇灵幡,想不到就是这幅画。

  老江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只烟,自己点上,吸了一口

  你知道这画上画的是什么吗?

  钟程记得以前问过爷爷,爷爷说这是伏魔天师钟馗。他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那画,他发现钟馗的腰上别了一块圆形的玉,那玉很眼熟,肯定在哪见过,但是一时想不起来了。

  恩,我知道,是天师钟馗。

  老江点点头

  那你知道钟馗手上提的那怪物什么来历吗?

  钟程摇摇头。

  老江猛吸了一口烟,咳嗽起来,他顿了顿说

  这怪物是钟馗的师兄,名叫黄离。

  钟程从小就对神鬼故事感兴趣,听到老江说这画的来历,一时来了劲。

  钟馗不是神吗?他还有师兄的?

  老江瞟了他一眼,继续说

  钟馗没做天师之前,是一个道观的道士,跟随一个老道士学道。老道士收了两个关门弟子,一个是钟馗,一个就是黄离。钟馗天性聪慧,才思敏捷,待人随和,但是性情急躁。而黄离从小就奸猾势利,妒忌心很重。老是抱怨师父不传授他上乘道法,偏心钟馗。并且瞒着师父学习邪派功夫。后来黄离的师父逐出门去,他索性躲到了深山里面,纠集了一批邪教门徒,练习邪门道法。危害一方。

  后来钟馗做了伏魔天师,见黄离作恶人间,就把他诛杀了,这幅画就是画的黄离被钟馗斩下头颅的瞬间。

  钟程听得津津有味,一时忘了来这的目的。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