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006章带回去

长臂猿的夫人 | 发布时间:2022-04-16 | 阅读次数:5832

陈知许靠墙站着一动不动,敢已发出一点儿声响。一直到听见那两人了走到屋里了,她便立刻后转身,冲进门外,没入了深看不见底的夜色中。暴雨比夜间下的更大了。上午去时,村道上但是富裕的,也没积水。而如今村道上的积水,了没过脚踝了。暴雨砸在身上,她也听看不见身直到听到那两人已经走到屋里了,她便立即转身,冲出门外,没入了深不见底的夜色中。。...

陈知许靠墙站着一动不动,不敢发出一点声响。

直到听到那两人已经走到屋里了,她便立即转身,冲出门外,没入了深不见底的夜色中。

暴雨比白天下的更大了。

下午来时,村道上还是殷实的,没有积水。

如今村道上的积水,已经没过脚踝了。

暴雨砸在身上,她也听不见身后的声响,不知道那两个人听到动静后,追上来没有。

她只管在雨夜中胡乱的往前跑。

不管去到哪里,只要能远离身后的那两个人就好。

她胡乱跑了一阵,就听到身后有人追了过来,那人速度很快,就在她身后不远处。

沉重的脚步踩在积水深深的村道上,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

陈知许拼命的往前跑着,然后不知道撞在什么上,只觉得头一阵眩晕,雨水灌进嘴巴和鼻腔,呛的她剧烈咳嗽起来。

那人终于追了上来,一手揪住了她的后衣领,拎鸡仔似地把她揪了起来。

陈知许也没力气挣扎了,任由那人揪着她走了几步,然后把她丢在地上。

那人在暴雨中,没好气的大声问她:“这大半夜的你跑什么?啊?”

陈知许一听,眼睛顿时睁大了。

这不是官话吗?她能听懂呀。

等等,这声音还挺耳熟啊!

陈知许隔着雨幕看着眼前高大的人影,一眼就认出来了钱长锋,立即就伸手抓住了他,生怕了他再给跑了。

钱长锋在暗夜中翻了个白眼。

还能怎么办,把人带回去呗。

转身就带着陈知许往来时的方向走。

陈知许揪着他的衣袖跟在身后,感觉到他仿佛十分的不耐烦,陈知许便不敢再说话。

两人走到小木屋附近,陈知许终于认了出来,便站在原地不走了。

任凭大雨淋在身上,她也站着不动。

“我不能回去,”她说:“这里半夜有人来。”

钱长锋回头看她,有些震惊。

“有人来?”

这还好他来了!

事实上,他本没有打算来的。

只是夜里雨越下越大,也没有要停的迹象,根据往年经验来看,这暴雨起码要下上两三天。

那小木屋本就已经破旧的很,漏雨严重,里面什么也没有,他当时就有些后悔,应该给小姑娘送点被子和油灯之类的东西过去。

老村长让他带陈知许过去,不就是让他安顿人家吗,结果他什么都给忘了,这万一那小姑娘有个什么事,到头来还是他的责任。

于是钱长锋便准备了些生活日用的东西,冒着雨给她送过去。

刚走到小木屋附近,就看见一个纤细的人影从不远处跑过来,他追上去辨认了一下,就认出来了。

陈知许这下听见钱长锋问,也不追究他之前不跟自己说话了,只是道:“刚才门外有人,我不敢回去。”

她用手挡着眼睛,防止雨水流到眼睛里。

钱长锋想到钱二,脸色就沉了下来。

钱二这小子都被砸破头了,竟然还能干出这种事来?

钱长锋冷声道:“没事,你跟着我。”

他又拉着陈知许往前走,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小木屋门口。

钱长锋看到小木屋的门被踹倒在地,已经彻底坏了,他站在门口听了一会儿,里面没有动静。

他从怀里掏出个油纸包,里面装着他带过来的火折子和油灯,他把灯点亮,放在小屋里的桌子上。

人已经走了,但是小屋里确实有人进来的痕迹,地上都是水,凳子倒在地上,连那张木板床都被掀到在地。

钱长锋脸色更不好看了。

到底是哪个混账,这么给他找麻烦!

就眼下这种情况,他要是还把一小姑娘放在这不管,那他还是男人吗!

女人真是麻烦。

钱长锋脸色黑的都快赶上这深不见底的夜色了。

陈知许见屋里亮着灯,有些高兴,就从门外走了进来。

钱长锋看她脸色苍白,浑身湿透的模样,叹口气,道:“算了,你跟我回去吧。”

陈知许眼睛一亮,高兴起来:“回你家吗?会不会不方便?”

钱长锋冷脸:“会。”

陈知许:“......”

她立马闭嘴了。

钱长锋的家距离村长家挺近的,两人走了好一会儿,来到一间房屋跟前。

房屋位置不错,就在主村道边上,两边都有邻居,大门屋檐下点了盏壁灯,照亮了门口的小院子。

小院子用篱笆围着,门没关,钱长锋直接走进了院子里。

陈知许赶紧跟在他身后,走进了院子,还细心的把篱笆小院的小木们给关上了。

关上门后,刚一转身,她就懵了,小院子里长满了膝盖高的野草。

如今正是夏天,野草在雨水的滋润下疯狂生长,不大的小院子里全是杂草,竟然都不清理一下的吗?

这真是钱长锋的家吗?还是他其实只是随便把她带到另一个废弃的屋子里敷衍她?

还是说,这村里的村民,家里都是这个样子?

陈知许迟疑了一下,钱长锋就已经走到大门口,把大门打开了。

他回头看了陈知许一眼,不耐烦的说:“愣着干嘛?还不赶紧!”

刚才回来的时候,他又把自己的斗笠给了陈知许,自己淋了一路雨回来,心情更差了。

陈知许赶紧跟着进了屋。

屋子不大,却很干燥温暖,屋里点着两盏油灯,陈知许借着灯光看了看屋里的摆设。

一张八仙桌靠里放着,桌边摆了四张凳子,一张长条的木椅靠墙放着,上面放了些杂物,正对着的大门的墙上还贴着一张神像,除此之外便没有别的什么了,十分简单的布局。

陈知许有些拘谨的站在门口,一时不知道怎么办。

她没想到钱长锋的家里竟然只有他一个人。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