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3章 看到你被冤枉我心痛

执笔画生 | 发布时间:2021-04-08 19:02:16 | 阅读次数:16011

楚昊紧紧地盯着照片一眨不眨。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约6寸的照片,照片上的男人帅气阳光,身着白大褂,对着镜头微笑,那一抹足以融化冰山的微笑,那一抹可以慰藉心灵的微笑,让人陶醉、安心...

楚昊紧紧地盯着照片一眨不眨。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约6寸的照片,照片上的男人帅气阳光,身着白大褂,对着镜头微笑,那一抹足以融化冰山的微笑,那一抹可以慰藉心灵的微笑,让人陶醉、安心。。。照片右下角有一行字:战地记者摄于2016年3月。

楚昊完全懵了,这照片上的男人,跟自己几乎是九成九的相似。

“怎么会?”

口中不停地喃喃自语,手指指着报纸上的文字,一个字一个字仔细看起来。

标题:华夏京城楚家长子楚昊失踪。

正文:据报导,楚昊是米国顶级医院米奥医学中心博士,米国沃頓商学院博士,西點军校。。。无私奉献自己一生所学,帮助友国共度战争难关。而在一次救治伤员的过程中负伤,被秘密送回国治疗,而飞机在途中失事,至今下落不明。

震撼!

楚昊努力回忆起三年前,易老爷子跟他说的话。

“你啊,当时应该是从高处摔落,浑身是血,昏迷不醒,身上多处骨折,尤其是左腿,血肉模糊,白骨碎裂,如果不是我及时把你送到医院,性命难保。”

“三年前、飞机失事、高空坠落。。。印国、春城、照片。。。难道说我真的是京城楚昊?”

一想到这些,楚昊掏出老年手机拨通了易老爷子的电话,“爷爷,身体可好?”

“呵呵!楚昊啊,怎么想起我这个老骨头了。”

“爷爷,有件事想问你,当初你救我回来时,怎么知道我叫楚昊?”

“这事啊?当时你衣服的口袋里有一块怀表的碎片,上面刻着楚昊两个字。”

“行,我明白了,谢谢爷爷,有空我去看你啊。”

中午,楚昊和老丈人易建承两人随便吃了点,吃完后他就出去了。

楚昊漫无目的在大街上四处晃荡,像一叶浮萍在大海中漂泊,我是谁,我该去哪?

“赔钱,你们这个黑心的药店,我爸就是吃了你们家的药昏过去的,今天你们不赔钱,明天就法院上见吧。”一个高大魁梧的男子大声叫喊。

一阵骂声传来,他抬眼望去。

“康复药店?这是思曼的店,没想到晃到这里来了。”

凑前一看,地上躺在一个老人,神色萎靡,奄奄一息,旁边的老伴哭得撕心裂肺的,还有一男子站在那里手指着易思曼咒骂,大声嚷嚷。

店员小梅早就被男子吓得六神无主。

易思曼深呼一口气,她接手药店三年了,一直平安无事,今天这事的确吓到她了,她一个柔弱的女孩子,哪里见过这种场面,眼前的男子,高大威武,凶神恶煞,骂起人来唾沫飞溅,一副吃人的表情,真有几分可怕。

呼!

“先生,您应该搞错了,我们家的药都是符合国家卫生部门质检的,多年来从没出现任何问题,您还是去医院查一查是不是叔叔的病情恶化了?”

“你!好,你好个臭女人,大家都看到了吧。”男子对着周围的人群说道。

“我爸都这样了,你还诅咒他,分明是你们家的药出现了问题,昨天我们还去医院检查了,我爸的各项指标都正常,可是今天吃了你们家的药,就昏迷了,你们还想抵赖吗?”

说完,还从口袋里掏出一叠春城市人民医院检查的单子,给周围的人看。

周围的人群看了单子,不少人开始纷纷指着思曼。

“对啊,这老大爷的检查都是好的,怎么现在就昏迷不醒了呢,肯定是你家药的问题。”

“小姑娘,你们这药店真是黑心啊,不能为了钱什么药都卖啊,这要是闹出人命来,你们心安吗?”

楚昊,环顾四周,突然发现人群的另一侧,有一个人对着那名男子使了一个眼色。

“是他?何峰?这是他授意的?思曼不是答应他的求婚了,他干嘛还要搞这一出,是为了想证明他有多厉害?”

在这时,那名男子,再次指着易思曼大骂,“赶紧赔偿100万,要是不赔钱,明天法院上见,到时候你们这个店就等着关门吧。”

易思曼被一声大喝,不敢吭声,自己是药店的负责人,老爸老妈不管事,老公更加靠不住,打给爷爷怕影响老爷子心情,其他的叔伯也不可能帮自己的。

“怎么办?100万,不是1000块,好不容易问爷爷争取过来的药业公司不能在我手中关门。”

正当她犹豫不决的时候,一个身影出现在他面前,挡在了她的前面。

“思曼,怎么回事,我刚刚路过,见你的药店被围,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何峰?”易思曼像是见到救星,语气嘤咛。

“你是谁?”男子一脸煞气地问。

“你别管我是谁?你想怎么样?”何峰一股上位者的语气。

“哇,好帅啊,这男人好帅啊,我要是能做他的女朋友就好了。”有女子花痴道。

那男子脸上的肌肉一动,“嘿嘿,逞英雄是吗?既然如此,那就由你来赔我们100万,看见没,地上躺着的是我老爸,我老爸吃了她家的药昏过去了,你们要是不赔钱,我就去举报,看你们这个药店怎么开下去?”

“好!100万我可以给你,拿了钱你赶紧给我走人。”

易思曼见何峰如此爽快的答应了,连忙拉了拉何峰的衣服。

“没事,思曼,交给我好了。”

转头对着那名男子说道:“把账号给我,我转给你,但是记住以后不许你们来闹事,不然我让你们好看。”

男子把账号给了何峰。

叮咚!100万钱到账。

“赶紧给我带着人离开。”

“哇!霸道、帅气,我想起来了,这男人好像是春城医疗机械的继承人何峰!”

“什么?!豪门!富二代!这个女人好幸福啊,何大少爷出面保护她!”

听着这些话,何峰非常得意,其实今天这事情就是他特意安排的,让人来讹易思曼,然后自己过来救场,同时让一些托不停的夸自己优秀,让易思曼明白什么样的男人才是能帮助她的男人。

“站住!”

楚昊走了出来。

男子听到声音后,停下脚步,转过身来,“你叫我?”

“没错!”

“嗯?楚昊,你来干什么?”易思曼急了。

旁边的何峰则是一脸戏谑的表情,他实在想不通楚昊这个废物会在这个时候跳出来。

“楚昊,你做什么,这里不是你哗众取宠的地方,废物一个快走开!”

“这谁啊?医生吗?”

“医生个屁,他是店老板的老公,窝囊废吃软饭的,上门女婿,整体游手好闲,靠老婆养着。”有隔壁店的人认出了楚昊。

楚昊虽说很少出门,但是隔壁店的人多少知道易思曼有一个废物老公。

“我去,这世界怎么了?店老板这么年轻貌美,居然嫁给一个废物,你看他的脚好像还有点跛。”

围观群众都义愤填膺,替易思曼感到可惜。

楚昊没有搭理众人,来到躺在地上的老人身边,掰开了老人的眼睛和嘴巴,看了看。

“楚昊,你要干什么?”

易思曼彻底爆发,这个废物要干嘛,何峰好不容易把事情压下去,他又要来搞破坏吗?

“楚昊,你敢乱来我就跟你离婚!快住手!”

何峰心里一阵暗喜,“看来今天这招效果不错!楚昊,你想跟我斗,我玩死你!”

“住手!”那名男子也过来制止。

楚昊在看看了老人的情况,心里就有了判断。

“嗯?怎么回事,我怎么了,为什么看到老人后,心里就有了判断,就好像是临床医生一样,看一眼症状,就能猜出什么病情来?我是废物,我怎么可能会医术,难道。。。”

他不知道的是,早上当他看到报纸上那个穿白大褂的几乎跟自己长大一样的照片时,有一部分失去的记忆好像自动解锁了一般,那是部分关于医术的记忆。

说实话,他救这个老人,唯一的想法就让是让那名男子向易思曼道歉。

当那名男子破口大骂易思曼的时候,楚昊的心咯噔一下,有些心痛的感觉,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是三年里易思曼一家对自己的照顾?是自己亏欠易老爷子的救命之恩?还是自己已经不知不觉的喜欢上易思曼了?

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不忍心看到易思曼被冤枉。

楚昊站起来对着那名男子说道:“你父亲是食物中毒,呕吐物卡在咽喉,造成呼吸困难,大脑缺氧,导致暂时性休克。”

“我呸!你又不是医生,你懂个屁啊!滚开!”

围观群众也是一阵嘲讽,“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不要在这里装神弄鬼。”

“就是,赶紧走开,不要耽误别人救治的时间。”

易思曼急的直跺脚,“楚昊,你不要在这里捣乱了,赶紧回家去。”

看着那水汪汪的大眼睛,楚昊一阵肉痛,于是给她一个坚定的眼神,那种自信有力的眼神,易思曼从来都没有感受过。

“怎么回事?他的眼神让我感到很平静,很安心,有一种自信、胸有成竹的感觉。”

“闭嘴,你们不懂就不要说话。”楚昊大声呵斥,霸气十足,完全跟换了一个人似的。

“如果等一下我治好你的父亲,你必须向她道歉。”

男子偷偷看了眼何峰,见何峰点头后,说道:“可以,等会儿如果我父亲没醒来,我就告你们谋杀,故意拖延我们救治的时间。”

楚昊露出了迷之微笑。。。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