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失踪二

傍犬 | 发布时间:2021-04-08 | 阅读次数:17494

惨嚎响彻云霄夜空,陈铭象弹簧像的绷直出来,夜空中,也没星星,也没月亮,黑压压的天就挤在额上三尺,这是在家里门口,巷子里仅有偶尔会透着的几点灯光,自己的屋内仍是一片幽暗。爸!妈!你们去哪了?一阵未知的恐惧象被电击旗号陈铭的心房,颈部的动脉就咚咚地跳。陈“马叔叔,你看到我爸妈了没?”。...

  一阵阴冷将陈铭冻醒,腥气直扑鼻子,陈铭一个激灵,四周雾蒙蒙的一片,看得不是很真切,这是哪里?翻身起来的时候,陈铭的脚碰到一个东西,什么东西?陈铭俯下身,凑过去看,只见一双空洞洞的眼睛直视着他,黑色的,有点安详,又似带点嘲弄,鼻子开始闻到眼珠腐烂留下的气味,是酸馊的么?抑或是恶臭味?灰白色的额骨上留着少许的黝黑的发,忽然间,所有的头发象蠕动了起来,变成很多黑色的手爪,朝他扑了过来

  “啊!”一声惨叫响彻夜空,陈铭象弹簧一样的绷直起来,夜空中,没有星星,没有月亮,黑压压的天就挤在额上三尺,这是在家门口,巷子里只有偶尔透出的几点灯光,自己的屋内仍是一片黑暗。爸!妈!你们去哪了?一阵恐惧象电击打着陈铭的心房,颈部的动脉开始咚咚地跳。陈铭推开房门,发狂似地查看着厕所,厨房,客厅,里屋,什么都没有!时钟的指针指向了一点整,陈铭翻起父母的床,被子整齐的叠着,陈铭拉开衣柜,柜子里空空如也,父母的衣服都不见了。他们走了???陈铭一屁股摊在地上,瞬时,这股急躁转成了巨大的恐惧和失落。泪水不自觉的顺着坚毅的面颊流下来。你们去哪了?自陈铭记事起,他们家就没有亲戚,父母都老实巴交的,上班回家两点一线,也没什么深交的朋友,唯一有交往的就是隔壁点头的邻居,但是近来这些邻居搬的搬,走的走,父母是不可能去他们家的。陈铭突然想起了巷子尽头的马师傅,马师傅是在前面马路上修自行车的,因为小时候生过一场大病,烧坏了脑子,落下个瘸脚的毛病,加上又不爱说话,没有成家,性格比较孤僻,所以也没什么朋友,只是他也在这棚户区住了有十几年,算上和陈铭家有些点头的交情,逢年过节的陈铭的父母也会送点鱼肉过去,所以自小对陈铭还算不错。陈铭大力拍打着马师傅的家门,过了良久,门支开一个小缝。“谁呀”一张面露不悦的马脸伸了出来,“马叔叔,是我啊”陈铭道,马脸揉了下眼睛,仔细看了眼,脸色好看了些:“小陈,这么晚什么事?”

  “马叔叔,你看到我爸妈了没?”

  “没,怎么?”

  “我爸妈不见了!”

  “不见了?”马脸若有所思的想了下,又问:“多久了?”

  “一天了。”

  “这样吧,你先回去歇着,他们说不定明天就回来了,如果没有,明天马叔叔陪你找”

  “但~~”陈铭话还没说完,马脸已经把门掩上了。陈铭仔细一想,现在深更半夜,也没寻找的方向,商店工厂都关门了,镇上的派出所估计也停了,还是等明天再说吧,心里这么想着,陈铭只好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这夜漫长,陈铭没有了困意,屋外的树叶发出唦唦的声音,时而象有脚步声,时而象有人喊,仔细一听,悠远而长,却又听不出喊什么,陈铭总是期待着门锁响起的声音,但是不久这种期待便转成了失望。一夜没睡,到了天明的时候,便觉得浑身酸疼,骨头架子都要散掉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整夜没吃饭的缘故,陈铭胃中翻江倒海,干呕了两下,吐出几口酸水。又感觉头颅昏昏沉沉,浑浑噩噩,强自咬牙想爬起来,刚把手撑住,忽然一阵乏力,又重重地摔了下去,陈铭本身体质并非很好,身体也偏瘦,加上巨大的精神刺激,这下竟然仿佛风烛残年,就要脱壳而去。迷离中,仿佛听见父母在远方叫他,陈铭~~陈铭~~~

  “陈铭!醒醒!陈铭”

  陈铭勉强睁开眼睛,两个深陷的眼窝凑在陈铭的鼻尖。这该死的梦又来了。

  “陈铭,醒醒,是我”这不是梦,有人在摇我,陈铭再次挣扎着张开眼,眼前的是一张马脸。

  “马叔叔”陈铭勉强挤出一点微笑。

  “你烧成这样,赶快去卫生所,顺道看看你妈妈在不在上班。”马脸一把背起陈铭,飞奔出去。陈铭一米七八的个子,虽然偏瘦,好歹也有一百五六十斤,马脸又有瘸的毛病,但这会被马脸背起来,却如同无物一样,陈铭靠在马脸的背上,暗自奇怪,但是想起父母仍无踪影,又伤心起来。

  到了镇卫生所,陈铭坚持要先去母亲诊室,去了诊室,发现门关闭着,问了隔壁诊室的医生,都说陈母昨天就没来了,陈铭一阵心痛、焦急,居然又昏死了过去。

  四周一片雾气缭绕,这是一片湿泥地,陈铭趴在地上,一种沁湿的冷顺着脚底往上传,雾气中,陈铭看到父母朝他招手,陈铭想喊,但是出不了声音,陈铭挣扎着想起来,却又动不了,陈铭伸出手去,仿佛能拉到父母,忽然一个悠缓的声音在说:放了吧~睡吧~

  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间了,陈铭看了看自己,正躺在病床上,周边还有两张病床,却是没住病人。悬在头顶的是一瓶透明的药水,顺着晶莹剔透的塑料管流下来,直直的伸进了他的血管。床头有三个馒头,外加一杯水。一天都没进食的陈铭,拿起馒头慢慢啃了起来,约莫一刻时间,三个馒头被吃了个精光,陈铭感觉力气恢复了不少,但是心里仍然是一片凄落落的。再躺了会,一个人推门进来,原来是马叔,“小陈,好点了没”

  “好点了”陈铭感激地看着这张丑陋的马脸。

  “你睡了两天了”马脸道,

  两天了,我睡了两天了,陈铭使劲地想着,却找不出半缕的记忆。想到父母的事情,陈铭又焦急的问道:“马叔,我父母找到了没?”

  “还没,我已经报过派出所了”马脸黯然道,

  陈铭万念俱灰,心想若是父母就这样消失了,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这么想着,陈铭又是感觉胃中翻江倒海起来,头也是一阵眩晕。索性倒在床上,闭过眼去,就如死了一般。马脸叹了口气,轻轻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雾气缭绕的湿泥地里,陈铭睁开了眼,使劲从雾气里寻找着什么,却又不再见父母的踪影,陈铭竖起耳朵听,这时,远处似乎有父母的声音,仔细一听,又听不出什么,仿佛一些家常对话,陈铭努力听着,希望寻找一点线索,但是这个声音越来越嘈杂,慢慢地象远处有个集市一般,更加听不真切。听得乏力了,陈铭又沉沉地睡了下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