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初见,结仇

奈落 | 发布时间:2021-02-24 | 阅读次数:19214

经过大半个月的勘察,白依依死死地已锁定这家坐落于世贸大厦一层的超极致奢华咖啡店,不为什么,皆因这里有十六元一杯的凉白开水!什么是格调?人家这家咖啡厅是,入门级充其量就有个“咖啡厅隔间被包场,大厅一下子变显得拥挤起来。。...

经过大半个月的勘察,白依依死死锁定这家位于世贸大厦一层的超奢华咖啡店,不为什么,只因这里有十五元一杯的凉白开水!

什么是格调?人家这家咖啡厅就是,入门顶多就有个“禁烟”的标志,压根儿不设什么“不可外带食物进入”这种小市民标志,当然像白依依这种脸皮比城墙厚,带着便当点一杯凉白开水坐几个小时的奇葩也就仅此一枚,别无分号。

咖啡厅隔间被包场,大厅一下子变显得拥挤起来。

眼睁睁看着最后一张桌子被占据,白依依泪目,眼睛一闭,愣是坐到了那人对面。

双手紧紧捏着桌子边缘,瞪大着一双泪眼,唇瓣轻轻颤着,俨然一副小媳妇状,还是被抛弃的那种。

“先生。”

奈何,对方只淡淡扫了一眼,愣是无视了她,眼皮也不再抬一下。

目光在男人身上打转,白依依心思百转千回。

瞧这眼眸低垂,薄唇轻抿,神色淡漠……浑身透着生人勿近的冷意。

仇富心理完全被激发了,白依依飞去几个眼刀,心里直吐槽。

白依依拉回视线,抬眼看向侍应,梨涡浅浅。

“麻烦给我一杯凉白开水。”得,人家当她透明,可也没开口赶人,白依依也不装了。

侍应愣了半晌,误以为女士是以男人为主,这才将视线转向男人。

“一份A餐。”

一个三明治,一杯咖啡。

等了许久,未见下文,侍应完全被雷到了。

欣赏的目光霎时变了,脸上的神情精彩极了。

尼玛的!这两个都是什么人?一杯开水加最便宜的套餐?人不可貌相,人不可貌相啊!瞧这人模狗样的,眼睛搁头上看人,来这里就点个最便宜的商务餐?!

毕竟是训练有素,仅数秒,侍应便恢复了淡定,从容地重复了一遍餐单,步履平缓离开。

倒是白依依不淡定了,紧紧地盯着眼前的人,心里低吼。仿佛找到了同盟军一般,白依依童鞋心头那个激动,恨不得抱成一团,抹几把眼泪。

高处不胜寒,五个大字在眼前一晃,自觉脑补了豪门贵公子血腥斗争,眼前这位,显然是被边缘化的豪门公子,权益博弈中的牺牲品,穿着名牌,躲在咖啡厅里吃A餐。瞬间,白依依童鞋同情心泛滥了。

眼尖瞄到男人胸前的标识,登时眼前一亮。

“原来你也是江南地产的?”欣喜激动的声音分外响亮。

眼角抖了抖,男人抬眸,淡淡扫了笑靥如花的白依依一眼。

冷漠那是什么?那是从小缺乏爱的表现呀!傲娇那是什么?是受伤无数自我保护的本能呀!心境完全变了,白依依瞅着他,各种顺眼。

白依依不以为意,唇角弯弯,兴致勃勃,“你是哪个部门的?进公司多久了?”说着,便将自己的情况巴拉巴拉说个一清二楚。

因为是套餐,很快就上好了。

白依依打开自己的便当,又看了看对面的三明治,眼睛一闭,咬了咬牙,“我自己煮的红烧肉、可乐鸡翅,你要不要试试?”

男人抬眸,依旧是面瘫模样。

白依依眼珠子转了转,兀自道:“早上吃太饱,我现在肚皮还撑着呢……”

咕噜声骤然响起。

白依依耳根一阵潮红,堪堪张了张嘴,正要掩饰……又是一阵咕噜声,白依依耷拉着脑袋,恨不得将脸给埋起来。

笔直的线条微微弯了弯,男人垂眸,开始用餐。

好一会儿,白依依这才振作起来。

各自用餐,各自忙碌。

茶余饭饱,白依依靠着椅背,摸着圆鼓鼓的小肚子,舔了舔唇,眯着眼,像极了一只餍足的小猫咪。

与狼吞虎咽的白依依相比,男人举止斯文,切着三明治如雕刻艺术品一样,浑身上下透着几分优雅贵气。

换做其他人,必定相形见绌,自卑感冉冉升起。可白依依是谁?奇葩中的极品,极品中的战斗机。

拿着纸巾,慢吞吞地擦着嘴角,眼底划过一丝怜悯。

连吃个饭都这么讲究受累,啧啧啧……真是可怜。

“你还没告诉我在哪个部门呢?以后我们一起吃饭?”

抬头睇了白依依一眼,男人便垂眸继续用餐。

食不言寝不语对吧?可无拘无束才是享受不是?感觉这厮完全被奴化了,白依依幽幽叹了口气,继续努力。

“那以后我都在这等你吧,这里环境好服务好,我特别喜欢来,就是价格贵了点。”十五块一杯开水,不是贵是什么?白依依心痛死了。

如果不是能带便当来用餐,死赖在这里几个小时没人管,白依依打死也不来。

“其实人活着就该及时行乐,自自在在过自己的,管别人什么看法,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有钱没钱又是一天不是?大鱼大肉,山珍海味,不就过个嘴瘾,最后还不是变成粑粑,便了就没了。”

挑了挑眉,男人喝了一口咖啡,看着盘中的三明治,顿时没了胃口。

白依依丝毫无所觉,见男人不再动,没好气道:“你吃太少了,上班之后肯定会饿。”

对方无动于衷,白依依再接再厉,“你看几片面包,一杯咖啡就要五十多块,不吃完多对不起自己,对不起人民币!”

男人搁下杯子,不动。

白依依恨铁不成钢,正要开口,见对方隐隐透着几分不耐,话锋一转,诱哄道:“钱花出去了,肚子还要挨饿,多吃亏……”

远远看去,女子眉梢带笑,梨涡浅浅,絮絮叨叨的说着。

男人静静地听着。

这画面要多温馨有多温馨,要多和谐有多和谐。

然而,事实上是。男人动作利落招来侍应结账。

侍应重复了一遍餐单,之后报账,显然将白依依的那杯水也算进去了。

男人倒是无所谓,直接付款。

白依依眼疾手快截住了,笑眯眯看着男人,义正言辞:“亲兄弟明算账,何况我们第一次见面,我自己付就好。”

男人不以为意,将自己那份给了侍应,便离开了。

侍应愣了愣,这才意识过来,这两位是拼桌的!

然而,回过神来,白依依翻腾着包包,倏然浑身一僵,回过头来朝侍应尴尬地笑了笑,“不好意思,请等等。”说罢,快步追上才到门口的男人,一双手死死揪住男人的手臂。

“借我十五块吧,我明天一定还你。”

瞥了一眼拽住自己手臂的手,男人眼中的嫌弃一闪而过,伸手,干脆利落的抽出自己的手,转身便走。

“……!”直到那道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野,白依依才回过神来。

世界上,居然还有这种龟毛又小气的男人!他!真的是男人么?

……

“跟着呢?”然后男主角给女主角付了款,从此拉开了你追我赶的序幕。同事小咪目光闪闪,忙不迭追问。

白依依撇撇嘴,翻了个白眼,咬牙切齿,“跟着?哼!”冷冷一笑,眼底满是火花,“跟着……那个该死的面瘫男扳开我的手,就这么走了!”

“就这样?!”小咪瞪大眼,满脸不可思议。

事实上是,被扳开的白依依,脑门一抽,抱上了男人的大腿,狼嚎鬼叫……结果,人家提着她的衣领就往外扔……

想起中午的一幕,白依依眼眶都红了,“亏我还可怜同情他,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像这种人就活该被生吞活剥!”

倒是一旁的老K摇了摇头,信手扔过一叠资料,吩咐道:“好了,发泄完就赶紧工作吧。把这些资料送去业务部。”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