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四章 风水宝地

一天三支烟 | 发布时间:2021-02-23 12:38:35 | 阅读次数:3415

勃,十分很适合人类居住。而山腰上火龙的七寸所在是东林山鲜有的略微平坦开阔的山坡,草木繁茂,由于山势险峻极鲜有人打扰,平坦开阔而积厚土,背朝一泻东逝的滹沱河,恰恰可遇不可以求的阴宅绝地,葬在此处必定使后代男性果敢有为,勇猛十分。虽然后葬于此处也有弊端,火龙的那次我本来还对西林山充满的兴趣,可惜当天天降大雨,使我和周勃只好仓促回程,没有机会去探查究竟。因为按照我的分析,这“水火空明”的宝地是古书上记载的十种上善风水中绝无仅有的孪生风水宝地,也就是说在西林山水龟的背上还应该有一处极好的风水之地。。...

  有了中山国古墓的存在,我想那简直就是验证和研究我意外得到的那点风水知识的实验宝地。所以我曾经和周勃专程跑到过这里一趟,认真看了东林山的山势走向和附近河流的分布,得出了王陵建造的所在地就是火蛇七寸的结论。那么古中山国都城的遗址经我分析应该就建造在火蛇的尾部,那条山水交错的狭长谷地上。那里说难听点就是火蛇的***火蛇的粪便经过火蛇的滋润,暗含生机旺盛之像,再与滹沱河交错,使得这片谷地丰饶肥沃生机勃勃,十分适合人类居住。而山腰上火蛇的七寸所在是东林山少有的略为平坦的山坡,草木茂盛,由于险峻极少有人打搅,平坦而积厚土,面朝一泻东流的滹沱河,正是可遇不可求的阴宅绝地,葬在此处必然使后代男性果敢有为,勇猛非常。但是葬于此处也有弊端,火蛇的幽冥之火干燥性烈,会无休止地侵蚀着墓的主人,使得他时时刻刻经受着煎熬,他的后代必然寿运上大受影响。果然在中山王错葬于此处之后短短11年,历经沧桑300余年不倒的国运就走到了尽头,被赵国覆灭。

  那次我本来还对西林山充满的兴趣,可惜当天天降大雨,使我和周勃只好仓促回程,没有机会去探查究竟。因为按照我的分析,这“水火空明”的宝地是古书上记载的十种上善风水中绝无仅有的孪生风水宝地,也就是说在西林山水龟的背上还应该有一处极好的风水之地。

  其实古中山国的王陵如果当时是选择了建在西林山水龟之背那处风水宝地的话反而会与源远流长的滹沱河交相呼应,形成生生不息之势,对中山国运十分有利。而中山王错的遗体也会受到阴寒的滋润,得到安息。可惜造物弄人,天地循环一切冥冥中自有定数,又岂是人力可以扭转?大凡世上的宝穴也是因人而异,所得其人则为大善,所得非人则或为大凶也在难说之数。

  救护车飞驰着越过东林山,向西林山而去。

  车到了西林山脚下,顺着蜿蜒的乡村土路盘曲而上,我抬头近距离仰视西林山,那黑沉沉巍峨雄壮的山体顿时让我十分压抑。此时正是农闲,乡路两旁的农田里不见人迹,偶尔有几只喜鹊在田间跳跃啄食,救护车载着死人在其间沉默地行驶……

  救护车七折八拐地沿着山路路上盘旋而上,最后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停在了一个小村庄的外面。村子不大,偶尔在山坡上隐现的几个瓦房顶还是刚解放时候的那种灰色圆瓦,飞檐和横脊上还有着古老的那种怪兽。村口上还有一座半间房大小的古庙,看上去颇有历史了,旁边立着一座石碑,上面的字迹已经十分模糊,只是从碑头细致奢华的云纹上看,这座石碑当年应该是十分华丽繁杂的。这一切突然给了我一种世外桃源的感悟。

  在石碑的旁边停着一辆三轮车,三轮车壳子里放着一扇门板,和一床被子。旁边站着几个人,他们看到救护车驶过来,远远地就放起了炮,其中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年人远远地迎了过来。救护车在他的身前停下,张红霞飞快地打开车门,跑了下去,叫了声:“三大爷!”就扑在老人身上哭了起来。

  老人拍着她的肩膀安慰她:“霞霞别哭了,人死不能复生。这也是命啊,不怨别的,只能怨你哥哥命里有数……”

  我随后下了车,反而被那座有些陈旧古朴的古庙深深吸引了。下车后一直看着那里。周勃随后下了车,大大咧咧地拍了下老人的肩膀,粗着嗓子说:“大爷,人拉回来了,你看看是不是先把人给抬下来?还有这钱……”

  老人抬起头看着周勃,挤出了一点笑容,说:“这位医生,你不用担心钱。不过人还要在车上待一会儿……不会耽误你们很多时间的,我们要先祭一祭他,你们一定还没吃饭吧?村子里给你们准备了点便饭,你们先歇歇脚,填填肚子,这边完事儿了你们再走吧?”

  我扫了一眼三轮车,上面居然堆着一堆红的绿的,有炮仗和招魂幡,还有不少纸钱。这时周勃拽着老人的袖子问:“还准备饭了?听说你们这儿腌肉做的不错,有腌肉面吗……”

  我狠狠地咳嗽了一声!

  老人被问蒙了,回过神来以后连忙说:“有,有,咱们土老百姓就是腌肉多,你想吃多少就有多少!”

  周勃兴犹未尽,一张嘴:“多放点肥的!”

  我连忙捂上周勃的嘴,不让他瞎说了,这小子TMD说话从来不看场合!大家也知道做手术的时候医生护士们喜欢聊几句来调节气氛,放松心情。有一次周勃跟着老吴上手术,病人是阑尾炎,山里的农民,怕花钱没有及时看病,结果耽误了病情,需要做手术切除阑尾。周勃开始还人模狗样地说着可惜病人来晚了要不然不用切除这段阑尾呢,后来不知怎么就扯到了溜肥肠上,流着口水把这肥肠怎么洗干净,怎么炒有味说的是天花乱坠口沫横飞,人家病人是硬膜外麻醉,脑子清醒着呢,结果听到周勃一顿神侃当场就气晕了过去。为这事儿医院里赔了人精神损失费2000块。周勃被罚了一个月工资,天天跟在我屁股后面蹭饭吃!

  现在好了伤疤忘了疼,嘴巴又没把门儿的了……

  我一把扯住周勃就往村里走,陪这孙子扯淡地可以,挨揍地不行!

  随着领路的村民朝村子里走去,这时我才有闲暇仔细地打量沿途的景色。我们这时就处在东林山犹如龟背般平缓的龟壳儿上,村子坐落在一个凹下去的山坳里,村子里郁郁葱葱地种满了大枣,一小片一小片人工开出的梯田里红红火火的一片,走近了才发现原来都是辣椒。周勃问村民:“种这么多辣椒你们吃得了吗?”

  村民回答:“这要是光供我们吃,一年种的就够我们吃一辈子了,现在我们种的大部分辣椒都等着收购的,山坡地好种辣椒。”

  我插嘴道:“你们种的辣椒肯定特别辣,吃了还容易上火!”

  村民笑道:“原来你吃过我们的辣椒啊,我们这里的辣椒是特别辣,一般人都吃不惯,收购我们辣椒的外地专家都说是我们这里的水土特别。”

  我证实了自己的想法就不再做声了,心想特别的未必是水土,倒更应该是风水吧。这里为水龟之地,属阴寒,所以槐树和柳树不但特别多,还长得十分茂盛。按照古代的传统这些都是不适合在人住的地方种植的东西,尤其是这种枝叶扭曲着朝上长的柳树,据说都是吊死鬼最喜欢的树。居住在这里的人时间久了必得风湿或者抑郁症,所以需要多吃辣椒来发散排湿。而风水间讲究个阴阳调和,不调和的阴阳自然会不能持久,所谓阴寒之地只不过是阳气被制不能外泄而已,而种植辣椒必然会引导地气中被压制的阳气进入辣椒中,所以这里的辣椒一定是个大味辣,身体虚弱的人吃了容易上火!不过这里的大枣成熟后补血气的功效一定特别好,等以后有机会一定来买一点孝敬我老爸老妈!

  我怀疑他们种辣椒和大枣多半是得到了高人的指点,但是这毕竟是下乘手段,吃一点辣椒和大枣也不过是修修补补罢了,这地方根本就不适合活人居住。为什么那个高人没有指点他们干脆搬迁拉倒呢?

  进村的路曲折盘旋,时而陡峭时而平缓,不过好歹沾了“村村通”工程的光,修成了水泥路面,勉强还行得。话虽如此说,也差点歪了周勃的脚脖子,这孙子就没一刻安生的时候,一路上不停地跳着够酸枣,仿佛不是来出诊了,倒像是来度假的!

  一个妇女正蹲在辣椒地里拾掇杂草,看见我们过来站起了身子,跟带路的村民打招呼:“臭蛋,是谁家看医生哩?”那妇女三十来岁,生得白净得紧,一张脸虽然普通,难得的是细嫩得如同瓷碗一般,身材也是凸的凸,凹的凹,十分得养眼可观。

  臭蛋回道:“是五嫂啊,你不知道么?老张家的红刚没了,这两位县医院的大夫刚给送回来,现在他三大爷正在庙里给上供享呢!你赶紧收拾收拾回去帮着老张家婶子们做饭去吧!”

  被称作五嫂的少妇应了一声,道:“我马上弄完了,完了就过去啊,你说红刚怎么说没就没了,他这一死,剩下孩子老婆怎么过呀?这孩子还没一张呢,老婆改嫁都没法……”

  臭蛋笑道:“五嫂你就别操那蛋心了,要是真看着人家孤儿寡妇难熬,就叫我五哥以后给人家多卖卖力呗!”

  五嫂啐了一口:“呸,滚你妈的吧,你五哥那软蛋连我都喂不饱,还去喂人家!”

  臭蛋说:“五嫂,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咱们两家关系这么好,我五哥的事就是我的事,他不行你怎么不早说呀?我……”

  五嫂看见勃和我在一边意味深长地坏笑,急忙打断了臭蛋的贫嘴,骂道:“滚你娘的,不怕叫大夫们听见笑话你。你小子就是改不了这张臭嘴!滚吧滚吧,老娘还忙着呢!”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