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五章 神秘双刀

清风不屑 | 发布时间:2021-02-23 08:08:08 | 阅读次数:13549

口冷冷一笑道:“呵!这天底下哪有这般巧的事,我家哥哥刚唤起那柄宝剑,这蒙着面人便冲进去抢去了。当然是你这老头舍严禁那柄宝剑,就变了个法子将宝剑抢去。”这李丰宝再说还好,这说出连李修男也不解出来。他心说:“怎么会这么巧,这黑袍男子早不会出现李修男心情很不爽,太乙剑是唤起来了,到嘴的鸭子还是飞了。。...

  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李修男心情很不爽,太乙剑是唤起来了,到嘴的鸭子还是飞了。

  “这位小哥说笑了,任谁一看鄙人这副老实巴交的模样那绝对是一位安分守己之人,这偷摸之事鄙人还不屑一顾。”刘老头说着还正了正身子。若中间不是他那双桃花眼眨了两下,估计李修男二人都会信以为真了。

  任他如何花言巧语,李丰宝自想明白后,是不会相信刘老头的话,刘老头这越解释只会让李丰宝更加肯定自己的想法。只见他又开口冷笑道:“呵!这天底下哪有这般巧的事,我家哥哥刚刚唤醒那柄宝剑,这蒙面人便冲进来抢走了。肯定是你这老头舍不得那柄宝剑,就变了个法子将宝剑抢走。”

  这李丰宝不说还好,这说出来连李修男也疑惑起来。他心想:“怎么会这么巧,这黑袍男子早不出现玩不出现,偏偏等剑要到我手上的时候才出现。”

  可他一想到这觉得李丰宝说的也不是没可能,但想到自己唤醒太乙剑的时候,刘老头那激动的表情,没有半点做作的样子。

  一时之间李修男也拿不定主意,尽管他心中是相信刘老头的,可他也是不愿意吃暗亏的人。

  他在心中盘算了片刻就打定主意了,便也跟着叫道:“好你个老头,不想给就算了。如今我兄弟二人又受了些伤,若是能抢回那柄太乙剑,我也不会难为老头你,可如今我兄弟二人白忙活了一场……”

  刘老头听到这又岂会不知李修男心中在打什么算盘,只听他叹了口气道:“哎!也许还未到时候吧!”

  说要他又回到了柜台内,然后从柜台下拿出一个一尺余长的黑木匣子,并将匣子打开。

  李修男脸上露出一丝疑惑,他不明白刘老头此话的意思,但很快就被刘老头手上的动作给吸引过去了,他好奇的望了一眼木匣子里的武器。

  只见木匣子里躺着一柄一尺五寸长的短刀,这柄短刀造型十分奇特,刀柄足有七寸长,而刀刃足有八寸,整柄短刀呈淡蓝色,刀身只有指甲那么厚,一看都知道此刀锋利无比。

  而另一件也是短刀,刀长一尺,不过此刀无锋,全身散发则淡淡银色光芒。

  刘老头望了一眼李修男,眉宇间的微笑又再次显露出来,他从匣子里面拿起那柄开锋的短刀,缓缓的说道:“这柄短刀名为‘玄阳刀’是用极地寒冰锻造而成,削铁如泥自是不在话下,可惜鄙人得到这玄阳刀之时,此刀已经断了三分之二。”说着,刘老头有些惋惜握刀从上至下斩了出去,顿时玄阳刀前一道蓝焰一闪既逝。

  李修男只感觉一股热浪铺面而来,他心中猛的一惊,面色不由一变,失声叫道:“这居然是法器!”

  这种武器他八年前就见过,时候那柄武器也坏了,而他之所以断定,是因为猎人王告诉过他。

  “嘿嘿!小哥说的没错,这寒焰虽说不是无物不燃,但也不是任何凡兵利器可挡的。”刘老头眨了眨他那双桃花眼,用手遮住他半边脸神秘兮兮的问道:“那小哥猜猜这没开封的短刀是用什么材料锻造而成的。”

  “我又不是什么武器大师,哪知道这是什么材料锻造的兵器啊?”李修男早已经习惯了刘老头的那一脸媚笑,翻了个白眼无奈的回道。

  刘老头微微一愣后,便对李修男招了招手,示意李修男附耳过来。

  可李修男根本就没有理会刘老头,只见他双手抱臂,淡淡的说道:“我说老头儿,这又没外人,干嘛要神神秘秘的啊!”

  “嘿嘿!”刘老头尴尬的笑了声,也不见他生气什么的,只是将头低了下去,似乎在想些什么。

  三人沉默了一会,李修男好几次看见刘老头抬起头时,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就在他刚准备开口催促的时候,刘老头突然抬起头来,从木匣子里拿出那柄无锋的短刀,面色严肃但又平静的问道:“小哥可知道玄衣卫?”

  李修男一愣,虽然他和这刘老头相处的时间不到一个时辰,但也多少对这刘老头有些了解,不然他刚才也不会那般和刘老头说话。

  他只是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刘老头的问题。

  刘老头眼中并没有意外之色,他又开口问道:“小哥可记得定西将军?”

  这次李修男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是啊!也对!”刘老头自言自语的喃喃声,仿佛是在对自己说,又好像是对李修男说。

  这让李修男心中有些莫名起来,他一个普通的猎户之子,哪里会认识什么定西将军。他望着刘老头那失魂的模样,心中感觉少了什么,但具体是什么他也说不清楚,只是感觉今天发生的事情都太过奇怪了。

  好一会刘老头才恢复过来,脸上的表情也随之一换的说道:“此物是用玄衣铠甲上的护心镜熔炼而成,而这护心镜便来自定西将军身穿的那件玄衣铠甲,这世上也独此一件。”

  李修男虽说不知定西将军是谁,但此无锋短刀既然是用玄衣铠甲上的护心镜熔炼的,那自然也不会比玄阳刀差多少。

  “哎!”刘老头叹了一口气后,再次开口说道:“这双刀虽说不能和太乙剑相比,但也是无比珍贵的,关键时刻还可保你一命,希望小哥好好珍惜。”说完,刘老头将双刀递给了李修男。

  李修男狠狠的吞了口口水,有些艰难的接过双刀,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么贵重的武器,这刘老头说给就给,一点犹豫的样子都没有。

  刘老头见李修男没有接过双刀,无比诚恳的说道:“拿着吧!虽然这双刀不及太乙剑的一二,但也能弥补一下刚才的损失。”

  李修男还是犹豫了一会,见刘老头并没有做作,这才接了过来。

  他刚想说声“谢谢”的,可见刘老头表情又变猥琐起来,他那双桃花眼对自己不停的眨着,那句“谢谢”硬生生的咔在喉咙里,就连表情也为之一愣。李修男心中不由猜想起来:“这老头儿不会是双重性格吧?”

  但这些都不重要了。

  “嘿嘿!谢了啊!”李修男笑着谢了声又试问道:“老头儿,没啥事我兄弟二人就先走了啊?”

  刘老头笑着点了点头,回道:“去吧!”

  李修男带着李丰宝刚走了两步,便回头望了一眼刘老头。见他对自己微微一笑的摆了摆手,这才走了出去。

  刘老头望着李修男的背影消失后,才收回了脸上的笑容,神色有些失落的喃喃道:“希望能看见吧!”

  李修男满意的离开了店铺,再次出来时,已经是日落西山,血染了半边天。他抬头望了一眼,心道:“看来今天是回去不去了,好在来的时候跟娘说了的,不然她又该担心了。”

  两人沉默的朝着城门走去,一路上李修男都在想着刚才的事情,神秘的黑衣人,奇怪的刘老头,这让他感觉今天的遭遇太过离奇了。更为奇特的是当他手握住那柄无锋短刀时心中竟隐隐有些怪异,这让他怎么都想不明白。

  而李丰宝也是难得的沉默了起来,两次都是一招北败,这让自诩少年无敌的他颇受打击。

  但少年始终有着少年的心性,两人刚走一会,李丰宝便放慢了脚步。李修男走了几步才发现李丰宝没有跟上,他回头望了一眼,见李丰宝那模样,便知道他心中的想法。

  好在他心中早有主意,倒是李丰宝不知,快步赶上李修男后,便出言道:“哥哥,咱们好不容易出来一次,明天在回去,行吗?”

  李修男会意,淡笑了声,道:“好吧!我也正有此意,咱们都难得出来一次,更何况咱们这次满载而归,自然要玩开心了。”

  李丰宝面色一喜,回道:“太好了!”

  李修男沉默了会,又道:“不过咱们先找家客栈住下吧!吃过晚饭后咱们在出去玩玩,顺便买些吃的带给娘亲他们。”

  李修男见李丰宝点头,当下也不在去想那神秘人和刘老头了。

  过了城中的虹桥后,河两边摆摊的小贩都已经收了摊。两人又回到中午吃饭的客栈,店小二见来人,定眼一看,忙上前迎道:“两位客官,住店吧?”

  李修男点了点头,道:“先帮我们准备间房间,在帮我们炒两个下酒的小菜。”

  店小二问道:“客官是在房里吃,还是就在下面吃?”

  李修男犹豫了一会,见下面桌位很空,便道:“就在下面吃吧!”

  “好勒!两位客官这边坐。”店小二连连点头,带着两人落座后又道:“我这便让厨子弄些下酒的菜来。”

  店小二离去后,又拿了一坛酒上来,替两人各倒了一碗后又匆匆的离开了。

  不一会,客栈内人也多了起来,李修男正感无聊之际,一位身着淡青衣裙的美少女盈步走了进来。

  李修男定眼望去,神情为之一愣,隐隐感觉这世界未免也太小了,本来淡望的身影又出现在了脑海中。这少女身上仿佛天生便有股圣洁的气息,一举一动都能让人不得不注意到她的存在。

  青衣少女进门后,环视了一眼,直接找了一处无人的角落坐了下来。她刚坐下来,另一位身穿浅红衣裙的少女匆匆走了进来,走到青衣少女身旁立足。

  青衣少女的出现带动着所有人的目光,连店小二一时间都忘了繁忙。到是青衣少女身旁的婢女象似吃了辣椒的,气呼呼的对店小二吆喝道:“看什么看!还不快些上吃的啦!”

  店小二醒神,自惭道:“是!是!姑娘稍坐,小的这就去。”

  婢女的话也让李修男的脸一红,暗自转过头,却发现李丰宝正笑嘻嘻的看着自己,不禁脸再次的一红。只听李丰宝侃侃道:“是不是看上人家小娘子了,要不我过去问下人家,说不定那小娘子也对你有意思呢!”

  李修男为之一愣,对李丰宝得脾气他还是非常清楚的,这家伙想到什么就做什么。他刚愣神一会,便见李丰宝欲意起身,连忙伸手按在他肩上,小声急道:“我说宝弟,二婶没跟你说‘红颜祸水’的吗?这小娘子貌似天仙,还有她身边还有个小辣椒也是美貌无双,你就不怕惹祸烧身,我还怕呢!”

  李丰宝笑道:“嘿!哥哥可是口不对心,若是无意,又怎会失了心神?这可是习武大忌,若是让汉川叔知道了,少不了又要数落你一番。”

  李修男无语,心想:“难道我真的失了心神,可是感觉怎么总是怪怪的。”

  他想了一会,见想不明白,心道:“哎呀!算了,不想了。”他心烦意乱的端起面前那碗浊酒,狂饮了一口。

  两盘简单的荤菜上桌后,两人还没来得及动筷子,就见一行六人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为首的那八字须正是黑水帮二堂堂主孙不二,孙不二身后的五名男子皆是他的亲信。

  这六人刚一进屋,里面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仿佛都怕触了孙不二的眉头。李修男看了一眼六人,见个个脚步虚浮,双眼肿胀,一看都知道这六人气血不足,哪像正直壮年的样子,跟五六十岁的老头子都显不足。

  见此情此景,李修男不由暗道:“她们怕是有麻烦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