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三章 太乙剑

清风不屑 | 发布时间:2021-02-23 08:08:07 | 阅读次数:1711

便立足于回过头望去,脸上露着一些不解。后面的少女见她停了下去,有些不解的问着:“小姐,怎么了啦?”。“没什么!走罢!”少女波澜不惊的声音轻响,望了几眼李修男的背影后,才后转身下了桥。李丰宝望着李修男魂不守舍的样子,都忍想调戏道:“嘿嘿!我说两人擦肩而过,少女至始至终象似没有发现李修男的存在,到是后面的那少女狠狠的瞪了一眼李修男,这让他脸微微一红,但还是装作无谓的东瞧瞧西看看,借此来掩饰自己内心的尴尬。。...

  延桥而上的两名少女一前一后,紧紧之隔半步之遥。前面那少女肤如凝脂,脸似莲,腰如柳,一身淡青色衣装,长发微盘。李修男心道:“这世上怎会有如此动人的女子,为什么我感觉到她身上有股很熟悉的气息,这感觉好熟悉啊?”

  两人擦肩而过,少女至始至终象似没有发现李修男的存在,到是后面的那少女狠狠的瞪了一眼李修男,这让他脸微微一红,但还是装作无谓的东瞧瞧西看看,借此来掩饰自己内心的尴尬。

  青衣少女走了几步,便立足回头望去,脸上露出一些疑惑。后面的少女见她停了下来,有些疑惑的问道:“小姐,怎么了啦?”。

  “没什么!走罢!”少女平静的声音轻响,望了一眼李修男的背影后,才转身下了桥。

  李丰宝看着李修男魂不守舍的样子,忍不住调戏道:“嘿嘿!我说哥哥,你是不是看上那小娘子了?”

  “我说你脑袋在想些什么东西啊!”李修男回过神来,白了他一眼后,才有些漫不经心的问道:“宝弟!你看那姑娘的背影有没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李丰宝回道:“没有啊!咱们这可是第一次出来,哪见过这美的小娘子。”

  李修男低头轻声喃喃道:“也是啊!可能我感觉错了吧!”

  ……

  在一家武器铺门前,李修男抬头望着门匾上的朱砂大字,嘴中喃喃道:“缘来!好奇怪的名字!”想了一会,李修男便带着李丰宝走了进去。

  铺内非常空旷,但也非常陈旧,大门正对面是一条朱砂染红的柜台,左右两边摆放这四架各式各样的兵器,而墙上也挂着数十把五花八门的剑和一些奇形怪状的短兵利器。

  看店的是一位发须皆白的老者,这老者天生一双桃花眼,一举一动都流露出女子该有的媚态,无论是怎么看,都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老者见顾客临门,连忙堆起一脸笑容,乐呵呵的道:“鄙人姓刘,两位小哥所不嫌弃直接换我刘老头便行。”

  “不知两位小哥需要什么样的兵器,长的短的,鄙小店都有,而且价格公道,质量绝对没话说。”

  “这里所有的武器全部都是本城安大师呕心锻制而成,好的可以削铁如泥,在差的也能剁骨劈材。”老者见两人听的入神,忙问道:“怎么样,两位小哥要不要挑上两件啊?”

  李修男摒下心中那怪异的想法,一路经过了那么多家武器店他都没有进去,唯独选了这么一家,自然是有他的理由。只听他开口问道:“我说刘老头,你这店铺带了个缘字,想必也有些武器也不简单,小子在家便听过武器若有灵性那便需有缘之人才能使用!”

  “是也不是?”李修男紧盯着刘老头问道。

  他对刘老头眨了眨眼,一副你明白的表情,然后睁着大大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刘老头,似乎只要刘老头说个“不”字他转头就会走一样。

  刘老头摸了摸他那白花花的山羊须,笑道:“那是自然,莫说老头我吹嘘,本店可是连那仙家宝贝都有,就怕你二人带不走罢了。”

  这话李修男自然不信,鄙夷的看了一眼刘老头,便开始打量起那些五花八门的武器。

  而李丰宝只是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合适自己的武器,刚准备转身之际,眼角却瞄到墙角上靠着一根六尺来长,差不多有婴儿手臂般粗的黝黑铁棍。

  此铁棍两头呈锥形,即可劈又可刺,前后中间都用黑色的细绳缠绕了几圈。

  李丰宝眼睛一亮,毫不犹豫的走上前去,也不嫌弃铁棍上面的灰尘,一手拿起铁棍后面色微微一变,很显然能让李丰宝失态的武器不是重就是好了,显然这铁棍应该有些重量,不然以李丰宝的天生神力,寻常东西岂会让他变色。

  刘老头一双眼睛紧盯着李丰宝,见那少年一只手竟能拿起那铁棍,眼睛顿时一亮,在心中默默盘算了一会,便夸夸其谈道:“此棍名为震天,重一百九十九斤九钱,其材料是用上等玄铁炼制而成,在炼制过程中加了少量的黑铜精,是一件难得的神兵利器。”

  李丰宝双手捏棍,仿佛拿的不过是一根木棍,简单耍了几下后,陡然将震天棍往青花石板上一放。棍尖砸在青花石板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很显然,李丰宝对着震天棍很满意,他对李修男点了点头。

  李修男心中顿时明了,望着刘老头俏皮的眨了眨眼,笑道:“嘿嘿!老头儿,你这震天棍虽听起来威风凛凛,但一般人可使不动这么重的武器,我这兄弟天生神力,也算占了个缘字,不知这价钱也是不是用缘分来衡量呢?”

  刘老头举起一只手,同样笑着回道:“嘿嘿!小哥说的在理,可是在有缘,小店还要过活的。不如这样吧,五十两,少了一分不卖哦!。”刘老头说完,同样俏皮的眨了眨他那迷人的桃花眼,媚笑的讨好李修男。

  李修男心中暗骂道:“好你个桃花眼,拿小爷当傻子是吧!若是你这破棍子这么值钱又岂会放在角落里。”

  “丰宝!咱们走。”李修男见刘老头一副吃定自己的表情,心中更是来气,也懒得在多费口舌。

  看着李丰宝那恳求的眼神,李修男忙对他眨了眨眼,他也知道,对李丰宝而言,这棍子的确是难得之物,可惜两人身上的银子加起来也不过七十两,光这一根棍子就去了十之八九。

  李丰宝和李修男一起长大,自是明白他这眨眼睛意味着什么,当下也默不作声,将震天棍放了回去。

  刘老头没想到眼前这少年行事如此果断,本想狠狠宰上一番的,可眼下两人就快要出门,他也顾不得脸面问题,急忙开口喊道:“两位小哥请留步,价钱好商量,买卖不成仁义在,要不你们给个价,合适就卖了,怎么样?”

  李修男心中暗暗一喜,还是面不改色转身道:“此棍虽说是玄铁制作而成,但制作太过粗糙了。虽然也算的上一件精品,可也要有人看的中,不然也不会久居店中而无人询问,最后还不是一件废品,我最多只能出二十两,算是买了一件废铁,拿回去给我兄弟练练手。”

  刘老头嘴角抽搐了几下,李修男的话将他伤到了,他恨不得马上将这个比自己还要无耻的少年就此赶出去。可李修男也说的在理,这震天棍在店子里摆放了十几个年头,因为重量的关系,一直无人敢使。如今难得碰到有人能使得动,就算他心中真的想把李修男赶走,可就是狠不下心来。

  而李修男见刘老头脸上阴晴不定的样子,心中更是笑开了花,心想:“在给你来把火,让你长长记性。”他本就是赌无能使得这棍子,见赌对了,他脸上反而挂起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催道:“老头儿你要是觉得勉强的话就算了,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

  “等等!”刘老头心中一急,急忙招手,咬着牙喊道:“成交!”

  刘老头话音刚落,心中就后悔起来,可是这时已经迟了。

  两人转过身来,李丰宝瞪大着眼睛,望着满脸肉疼的刘老头,心中不由暗道:“这老头现在怕是恨死修男哥了。”

  李修男一拍李丰宝的肩膀,小声在他耳边呵道:“还愣着,快交钱拿货。”

  李丰宝闻言,三步并做两步的走到柜台前,从钱袋里数了二十两给了老者后,然后直接将棍子拿在了手中,看样子想让他在放手就难了。

  刘老头肉疼的收了钱后才发现自己中了这少年险计了,心中觉得自己做了一辈子的生意,到头来还说不过一少年。当下也觉得太丢脸了,为了搬回面子,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装作无所事事的样子问道:“鄙人见小哥也是英俊不凡,可是手中还没有一件称手的兵器,不知小哥想选件什么样的?鄙人这倒还有件神兵利器,若是小兄弟也能使得动,鄙人便免费送给小哥,怎么样?”

  “哦!”李修男眼珠一转,虽然知道天上不会掉馅饼,但他还是打不下心中的好奇,好奇的问道:“这是为何,难道老板口中的神兵有千斤之重?”

  刘老头心中一喜,见鱼儿上钩了,忙道:“是也不是,容鄙人先卖个关子,等会小哥便知道了。”

  李修男点了点头后,刘老头才走到左边门帘前,掀开布帘走了进去。

  不一会,刘老头手中便抱着一个剑匣子从里面走了出来,将剑匣子放在柜台上后,边用抹布擦拭着上面的灰尘,边说道:“这柄剑是数十年前一位老朋友托给鄙人的,他说只要谁能唤醒此剑,便可将剑赠出。”

  李修男嘴角微微抽搐了几下,道:“老板该不会欺我年幼,拿些瞎话框我吧!”

  “呵呵!”刘老头也不生气,笑了声后,才打开剑匣后,说道:“鄙人哪敢!小哥年纪轻轻便聪慧过人,鄙人就算是有心,可不也是无力。”

  李修男对刘老头的吹捧视若无睹,这反倒更加激怒了刘老头。

  “真真假假,小哥看过后自然知晓。”

  刘老头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怒火,也不理会李修男那无所谓的样子,自顾的拿出匣子中的石剑,对着身后的一个青色花瓶斜斩了下去。

  剑前一道灰影闪过,刘老头才得意洋洋的望了一眼李修男,然后袖袍对着青瓷瓶一挥。

  就这么随手的一瞬间,原本完整的花瓶竟然一分为二,上面的一般落了下来,掉在地上摔成了碎片。另一半则切口处光滑无比,这让李修男二人皆是神情一愣。

  片刻后,李修男才回过神来,满是好奇的打量着石剑。这石剑造型非常奇特,剑身中上部处有一个婴儿拳头般大的小孔,而里面则悬浮着一颗石珠。

  石剑长四尺有余,在圆珠下,‘太乙’二字仿佛天生地成。剑中间有一条一指宽的血槽,血槽直到剑尖。

  李修男打量了一会,也非常喜欢这柄石剑,光是能凭空斩断瓷瓶就让他惊讶不已,当下连忙开口问道:“老板,那要如何才能唤醒此剑呢!”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