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一章 考核

清风不屑 | 发布时间:2021-02-23 08:08:05 | 阅读次数:16466

着一位银发老者,老者身材瘦小,枯廋如材,皮肤泛黄,双眼都快眯成一条线了。而少年身旁三步远处,站着一位光头扎须大汉,这大汉面部面目狰狞,模样丑恶,在再加他脸上不明白被什么野兽咬伤时留下的的疤痕,让人看几眼早上都要都忍干起噩梦。持弓少年五冰冷的箭刃如眼似眸。。...

  在一座四面环山的小村庄中间,一位年约十六岁的少年正左手持弓平肩,右手从箭壶中抽出一支利箭,并迅速的搭弓拉弦,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一丝的停顿。

  冰冷的箭刃如眼似眸。

  少年持弓拉弦,身躯文丝不动,左眼凝神的望着八十步开外的箭靶红心,慢慢的放慢了呼吸。

  这少年的身后围站着二三十名十三到十八岁的少年,个个同持弓少年的表情一般无二,偶尔还能听见他们轻微中又带着急促的呼吸声。

  在这些少年前面则站着一位银发老者,老者身材矮小,枯廋如材,皮肤泛黄,双眼都快眯成一条线了。

  而少年身旁三步远处,站着一位光头扎须大汉,这大汉面部狰狞,模样丑陋,在加上他脸上不知道被什么野兽抓伤时留下的疤痕,让人看一眼晚上都会忍不住做起噩梦。

  持弓少年五官端正,模样俊郎,麦色肌肤,齐肩的黑发简单的扎了个马辫,身穿着棕色的麻布衣裤,上衣两袖齐臂膀剪断,手腕和肘部都绑着护皮。近眼望去,这少年一双眼眸如黑夜中的星辰般明亮闪烁。

  少年偷偷的瞟了一眼身旁的光头大汉,原本凝重的表情突然挂起一丝微笑。

  他没想到这细微的举动竟被身旁那面目狰狞的大汉看的一清二楚,这让他心中微微一愣,等回过神来时见光头大汉一副就要暴走的模样,他赶忙撇过余光,深吸口气后直接屏气凝神,右手松开弓弦,只听‘嗖’的一声,不算笔直的箭支脱弦而出。微微璇卷的利箭带动着周围的气流直指靶中红心,并发出悦耳的破空声响。

  “叮”的一声,只见那不算笔直的利箭丝毫不差的正中红心,箭翼上下摆动之时发出‘嗡嗡’的震动声。

  “哇!不是吧!”

  “修男哥!好厉害呀!”好一会,李修男身后的那群少年才醒过神来,无不是带着羡慕的眼光,出口夸奖道,神情隐隐竟比持弓少年还要激动。

  而那名年长的老者只是点了点头,露出几分赞赏之色,并没有太多激动之色。

  李修男嘴角微微上翘,转过头对着旁边那面目狰狞的大汉一挑眉尖,笑嘻嘻的问道:“嘿嘿!怎么样,汉川叔?是不是很厉害?”

  “哼!臭小子,别得意太早,还有九箭,若是全中了在得意也不迟。”

  这面目狰狞的大汉名为李汉川,今年已经三十有七了,因为模样狰狞丑陋,而且脾气暴躁,所以至今也是光棍一条。

  显然,李修男对李汉川的丑脾气早习以为常,不以为意的笑了笑道:“嘿嘿!说起箭术,在本村我敢说第三,怕是无人敢许第二。”

  “是不是啊!汉川叔?”

  李修男眉尖再次一挑,从箭壶中夹出三只利箭,全部搭弦上弓,脸上轻浮的表情随之换成了凝重。

  三箭齐弓而发,难度可想而知。

  李汉川虽说百步之内可以百发百中,可要是三箭齐发那是万万还做不到的。他心中也知晓李修男自幼在箭术方面就有很高的天赋,只是没有想到他居然能做到三箭齐发下,还能视周围同无物般,而且就连轻微的呼吸声都难以触及,光是这等心态他始终追赶不及的。当下也默不作声,静待结果了,同时心中也隐隐有些期待起来。

  不只是李汉川如此,连李修男身后的少年亦是觉得不可思议,好像第一次见到李修男似的。

  而那在一旁一直沉默的老者原本眯着的双眼竟陡然睁开,眼中也露出一丝意外之色,但这也只是在刹那间,根本无人发觉。

  李修男自是不知晓的,此时他心中正暗自得意的用眼角瞟了一眼李汉川后,这才收敛心神。

  等心平定后,他猛一拉弓弦,额头上的青筋顿时膨胀起来,手臂上每一块肌肉都完美的展现出来。只听他大喝一声:“着。”

  “嗖嗖嗖!”三只利箭在他松弦的一瞬间破空射了出去。

  强而有力的呼啸声,微转的箭支破空直指箭靶。

  “叮叮叮!”随后,三支箭围插箭靶红心,将箭靶红心中的那支羽箭环绕。

  所有人一下全呆住了,就连李汉川亦是如此,宁静的小村包裹着这片简陋的训练场。四周静得有些可怕,连最微弱的呼吸声都难以触及到,只听到箭尾余力不散时发出的“嗡嗡”声。

  显然,李修男并没有说大话,他的箭术在这小山村中确实无人能比,相反他到还是谦虚了。

  李修男望着那还在微微摆动的箭翼,眼中却没有太多的兴奋之色,他骄傲,绝对不自大,他明白靶是死的,野兽是活的,特别是狡猾如人的狼,绝对不会站着让你当靶子的,更不会让你有时间去瞄准。

  在山林中,狼便是猎人最大的敌人,而猎人同样是狼的死敌,两者同样只为生存。就因为这样,每年村中不少猎人都死于狼群下,所以每年村中都会举行一次猎人考核,原因无他,狼是成群的,猎手就应该是成群的,而且只能多不能少。

  要想通过猎人考核,必须先过机关,箭术,武力,这三关,才能步入山林,在成功猎杀一只狼或者是花豹等凶狠的猛兽才能正式的加入猎人队伍中成为其中一员,当然年纪必须得满双八之数,不然即使通过了前三次考核还是无法步入山林进行最后一次考核的。

  若是没能通过考核的,只能随着村里的妇女一同下河捕鱼,正是血气方刚的热血男儿又怎么会愿意同妇人而劳。

  “嗯!不错!”

  不知何时,老者悄然走道李修男的身前,微微点了点头,说道:“不错,小小年纪箭术就已经出神入化了,也算是百年难见的奇才,剩下的也不用在试了,等他们都考核完了,你在和丰宝比试一番,若是你们两表现都另我满意的话,我便许你二人明日入城买件称手的武器,也算是对你们的奖励。”

  老者的话惊醒了在场的人,而李修男从内心回到现实中。他听完老者的话,先是一愣,随后面色一喜,忙道:“真的?”

  “自然是真的!”老者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到是李汉川不爽起来,一巴掌不轻不重的拍在了李修男的脑门上,怒道:“臭小子,村长的话你也不信,是不是皮痒了。”

  “嘿嘿!怎么会,到是汉川叔你现在服不服?”李修男也意识到自己失言,尴尬的笑了声,反问道。

  “哼”李汉川不屑的望了一眼李修男,双手抱臂,哼了声,道:“少得意,你不过是井底之蛙罢了,若是到了兽谷你这箭术也能像现在这般那我便服了。”

  李修男明白李汉川话中的意思,他从小跟在他们屁股后面长大,心中对李德望和李汉川也是佩服不以。

  李德望年昔五十有余还能独战群狼,虽不是全身而退,但绝对不会身死狼口,而正因如此李德望才会被推为“猎人王,一村之长”。

  而李汉川虽不比李德望,但在其年轻的时候便已凡人之勇杀死一头刚成型的猫妖,若是不出意外,等李德望百年之后,这村长之位也非他李汉川莫属了。

  也就是那次,李修男的父亲李汉业死在了猫妖的爪下。然后一直到八年前,百兽异变,在那场灾难中,许多人死了,他们却活了下来。

  “好了!你们也别争了,修男的箭术确实无人能比。”猎人王打断了李修男心中的思绪,他依旧面无波澜的说道:“爷爷还是那句话,若是你表现让爷爷满意,先前的话绝对算数。”

  李修男知道李汉川的性子,他永远是那么可爱。李修男一拍胸脯,信心十足,且毫不谦逊的说道:“多谢村长爷爷,我和宝弟不会让您失望的。”

  “嗯!如此便好,你宝弟可是天身神力,但愿你武力也同箭术一般。”

  李德望双倒背,又道:“先过去休息会吧!”

  李修男点了点头,跟着李德望的背后走回到了人群。

  围场的少年,望着李修男缓步而来,无不是羡慕之色,能得到猎人王的许可,是多么光荣。

  “李丰根!”

  不等少年们多想,李汉川粗狂的嗓门就震破寂静的训练场。

  李修男回到人群中后,静眼观看,可突然感觉到有人在望自己,他转头一看,发现李丰宝正“呵呵”的望着自己,他回笑了下,便转过脑袋。

  半个时辰之后,所有人基本上都考核了一次,猎人王在才对李修男说道:“去吧!让爷爷看看你们手上的功夫如何!”

  “是!村长爷爷!”

  李修男点了点头,对不远的李丰宝递了个眼色,两人一前一后走到了场中,而原本半包围的场地一下就被包成了一圈,将两人围在了中间。

  “嘿嘿!”

  李丰宝摆好架势后,得意的说道:“修男哥!这箭术我不如你。不是我吹牛,这手上功夫你却我面前撑不了一会!”

  李丰宝如此一说,只是想给李修男一点压力,两人私下也比过不少回,虽说每次都是他获胜,可也绝对没有他说的那么轻巧。

  李修男神色平静如常,脱掉身上的衣和皮腕,赤裸着身躯,回以一笑,心想:“宝弟天生神力,若是不能以巧取胜,那肯定输了,那村长爷爷之前的诺言不都没用。”

  他沉吟了了一会,正感沮丧之时,他转头望了一眼不远处的猎人王一眼,又看了一眼李汉川。他见李汉川一副傲慢的样子,见了自己连忙撇过面孔,眼珠微微一转,嘴角上扬起一丝微笑后,便回过头眨了眨眼,笑道:“嘿嘿!宝弟咱们可说好了,倒地便算输了,输了可不能耍赖哦!”

  “好!”李丰宝一愣,不明白李修男打的什么算盘,但他心中明白这里面肯定有古怪,因为从小到大,只要他这哥哥一眨眼睛,就准有什么好主意,可箭在弦上,他也只能一咬牙道:“哥哥说了算!”

  李修男自认不是李丰宝的对手,可让他就这么认输那也不是他的性格,好在一旁的李汉川让他瞬间明白过来。他见李丰宝答应,心中偷笑一声。不过他也不敢大意,双臂张开曲肘,如同猛虎扑食之势,可见他的样子却是抱着只守不攻。

  他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李丰宝天生神力,五岁时就能举石百斤,可见其力气之大,若是被他抓住,哪还有反手的余地,不如以静制动,慢慢磨掉他的耐性!

  李丰宝见他迟迟不肯出手,心中也不敢大意,围着李修男转了起来。

  一时间,两人僵持下来,李丰宝惧李修男心中有诈,而李修男惧李丰宝一身蛮力,而且武艺不凡。到是一旁的李汉川皱起粗眉,不耐烦的喝道:“你们两个小子到底打不打,不打我们就散了?”

  猎人王微微一拂银须,笑道:“别急!好戏还没开始!他们两个比的是耐心,最先失去耐心的就会输掉这次比试!”

  李汉川愣道:“比什么耐心啊!直接上不就好了,难道拳头大还怕拳头小的?”

  猎人王面上一阵无语,但还是耐着性子解释道:“习武便是习心,讲究心静如水,他强我便强,他弱我便弱。在这一点,你们都比不上修男。”

  李汉川凝神一想,喃喃道:“难道修男这小子想?”

  猎人王看着李汉川痴醒的样子,轻轻的拍了下他那宽厚的肩膀,满意的点了点头,又道:“借力打力,方为上层。”

  场地上,李丰宝有些受不了这压抑的气氛,呼吸慢慢粗重起来。而李修男依然凝神戒备,只要一招不妨,那他就输了,好在多年练箭养气给他打下了超好的底子,不然他也比李丰宝好不到哪去,而且在性格方面也是一个心静性动,一个心动性也动。

  这比耐心,李丰宝却是落了下乘。

  “滴!”

  李丰宝额头上参出密密麻麻的汗珠,可他却不敢伸手擦拭,两人相隔不远,只要他擦汗,李修男肯定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虽说有时间反应,却失去了先机。

  他见李修男只有守势,没有攻势,心中早已不耐烦许久了,若是在平时他哪还会顾及这么多,早就先发制人了。此时,他耐心早已磨灭,也顾不得在计较李修男心中的算计,提拳冲了上去。

  李修男心中松了口气,同时凝神戒备,见李丰宝眨眼便到跟前出直拳打面门,他心中冷笑一声,心道:“就怕你不来,”竟跟着出同向拳迎了上去。

  李丰宝面色一喜,他这一拳只用了七分力气,但也不是李修男能抵挡得住的,更何况是以弱搏强。

  还没来得及高兴,见李修男嘴角微微一翘,李丰宝暗道一声:“不好!”

  可惜还是反应慢了一拍,只见李修男化拳为掌,手掌轻轻一绕,十分轻巧的避开李丰宝的拳风。

  拳头一过,他毫不犹豫的抓住李丰宝的手腕,借势往自己怀中猛的一拉,同时身躯向前一步,抬起右脚对着他的小腿猛的一踢。

  李丰宝身躯瞬间失去了平衡,李修男见机,右手抓住他的腰带,直接半转身躯,身子微微一弯,暴喝一声后,下盘扎根,双手同腰一起发力,借着李丰宝的拳势和他失去平衡的身体,一下将他直甩出去。

  这一系列动作都是李修男早就算计好了的,若是中途出了一点错误,那么现在飞出去的人应该是自己了,好在他成功。

  只是眨眼间的功夫,谁也没想到平时勇猛无比的李丰宝会这么简单就败在了李修男手上,而且连一招都没有撑住,连李丰宝自己都没有想到。

  在李修男化拳为掌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不好,可惜拳以出,却是收不回来了,接下的动作他更是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仿佛这一切都早就算计好了。

  “嘭!”

  李丰宝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掀起一阵灰尘。

  猎人王眼暴精光,面色一喜,上前一步说道:“不错,连我都没有想到,借力而发,正合我李家功法之意。”

  李修男难得的脸一红,回道:“这只不过是运气,如果在来一次,输的人就是我了。”

  李丰宝从地上爬了起来,尽管脸上有些不服,但他还是咬牙说道:“我输了!”

  原本一场毫无悬念的比试会这样就收了场,这让所有人都感觉到意外,等人散了后,李修男才跑到猎人王面前笑嘻嘻的说道:“那个,村长爷爷,您还满意吧!您老先前答应我的事呢!”

  猎人王一手拂过银须,笑着道:“臭小子,等会吃完晚饭到我家里来拿!”

  李修男面上大喜,连连谢道:“多谢村长爷爷!”

  “行了!别高兴太早了,等回来后,你便和丰宝两人上山守猎去,等通过了在高兴也不迟。”猎人王罢了罢手,教训了几句才道:“时间也不早了,先和丰宝说一声,在回家去。”

  等猎人王走后,李修男看着李丰宝闷闷不乐的走了,心中长叹了一声,暗道:“哎!看来又要去安慰一下丰宝了,不过还是等银子到手后,再去要好一些。”

  夜来得很快,李修男吃完饭后,便直奔猎人王而去,等到了门前,他才轻敲了两下门,喊道:“村长爷爷,在不在。”

  “进来吧!门没栓上!”屋内传出猎人王的声音。

  “咔吱!”

  李修男推开一扇门,走进去后,见大厅里没人就直接走到卧室里。他见猎人王正闭着双眼,双腿盘膝坐在床上,才走上前去。

  猎人王睁开眼睛,说道:“来了!”

  李修男点了点头,见猎人王将两个灰色的小袋子递了过来,脸上一喜,笑嘻嘻的谢道:“多谢村长爷爷!”

  他接过钱袋,也不避讳用手掂量了一下。这一试下,他脸笑容更盛了,这两个钱袋加起来少说也有五十两,这让他如何不喜。

  等了一会,见猎人王没有吩咐的样子,李修男试探性的问道:“村长爷爷!那个您若是没什么吩咐,我就先回去了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