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六章 出门

疆芜阿飞 | 发布时间:2021-11-26 | 阅读次数:17302

外头的月亮差一口就圆了。馨香的呼吸声保持平稳,了睡着了了。只沈暖玉自己却怎样也睡不着,不明白是也不是因为服药了王御医给开的药的缘故。干脆是睡不着了,沈暖玉便在心里又备考了一遍六出戏的名字,接着按着馨香的二字来,想像着明天要看见的那些人都所以是什么样馨香的呼吸声平稳,已经睡着了。。...

外头的月亮差一口就圆了。

馨香的呼吸声平稳,已经睡着了。

只沈暖玉自己却怎样也睡不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服用了王太医给开的药的缘故。

索性是睡不着了,沈暖玉便在心里又复习了一遍六出戏的名字,然后按着馨香的形容,想象着明日要见到的那些人都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高老太太最好辨认。

原主的婆婆二太太是长形脸,三太太也是长形脸,两人差不多高,二太太比三太太略瘦些,三太太比二太太和气些……

要两人站在一起,她还可凭借胖瘦辨认得出,若单碰上一个,自己是该称呼母亲还是三婶娘呢。

想到这里,沈暖玉又睁开了眼睛。

旁侧馨香已经睡得很熟了。

沈暖玉不忍将其叫醒,也缓缓的合上了眼睛。

第二日,卯时初,馨香就醒了,窸窸窣窣十分轻巧的穿衣服,只还是将沈暖玉吵醒了。

“几点了?”沈暖玉轻轻翻了个身。

听馨香说卯时初,沈暖玉就在脑海里算了算,是清晨五点左右。

馨香把王太医给开的药拿来,先吃一丸,她现在身子太虚,得好好补一补。

是那种黑软软的大丸药,像小时候看济公传,济公在身上搓出来救人的大泥球。

这样一想,就觉得恶心了,沈暖玉就模仿六味地黄丸的水蜜丸,搓成小粒,拿水冲服下去。

将那缠枝牡丹花纹的青花瓷杯子递给馨香,沈暖玉还得和馨香交个底。

“我现在记性差到连侯爷的相貌也记得模模糊糊,更不要说旁人,今日寿宴,无论出了什么事,你都不得离开我半步,至于每个人的身份,如果我看向你,便是我认不出那人是谁,到时你伸手指提醒我。”

馨香屏息点头,看起来比沈暖玉还紧张。

两人便统一手势,捋了捋府里的主要人物。

高老太太最好辨认不算。

下一辈的是太太们。今日会在府里出现的一共有二、三、四、五,四位太太,二太太是原主的婆婆,其余都是婶娘。

再下一辈,和她平辈的是奶奶们。一共有二、三、四、五、六,五位奶奶,她自己是三奶奶不算,余者以嫂或弟妹相称。

“奶奶,”馨香特别提醒了一句,“五奶奶徐氏不是个好相处的人,今日寿宴,奶奶需注意些。”

五奶奶徐氏……沈暖玉便点了点头,在心里重复了一遍。

之后,才有丫鬟婆子鱼贯而入,服侍她洗漱梳头,穿衣,上妆。

老太太大清早着人给送来一盒胭脂,一盒粉,说是宫里的娘娘常用的。

沈暖玉也便知其意,得好好打扮着。防人之口,甚于防川,对于她不慎掉入湖里之事,压得再好,也总会有些风言风语。

今日她得好好表现,要有机会,和那个高寒冷表现出夫妻和睦,恩爱美满,高老太太才高兴呢吧。

给她梳头的是个中年媳妇,手并不是纤细的水葱手,相反手指还有些粗,只那手指却十分灵巧,在她长长的柔顺的头发上左拢右勾,一会就在后面盘了个规规整整的髻。

按齐国已婚女子的规矩,要在头上戴䯼髻,纯银的,好看是好看,只是压在头顶上太沉了。

沈暖玉觉得沉重,委婉的问可以不戴么,那梳头媳妇听了,笑说道:“奶奶真会说笑,这正是体现奶奶的尊贵体面呢。”

从馨香和梳头媳妇话中,沈暖玉又了解到,其实如侯府这样的功勋权贵之家,金䯼髻也是戴得的,只是高家出了位皇后娘娘,也就是原主丈夫高寒冷的姐姐,所以高家做事才更该低调。

而沈暖玉只是庆幸没戴那金䯼髻,金的密度比银还大,同样体积下,戴在头顶上更沉吧。

梳头的媳妇好像看出了她想什么似的,和她做对一般,又在她两鬓之间别了两支金镶宝石的挑心。头顶就更重了。

郝婆子才从家过来,一进来看沈暖玉打扮得很好很得体,不禁欣慰的点了点头。

便一边俯身替沈暖玉理衣衫,一边提醒馨香说:“老太太在自己院里呢,没去和乐堂,一会你别引错了路。”

馨香忙答应了一声。

临出门之前,沈暖玉又强逼着自己吃了一个荷叶饼,喝了半碗牛乳粥,一会是一场战斗,她得让自己保有体力。

重新上了口脂,做出副要上战场的气势,吩咐馨香和善于随机应变的禾儿,道:“走吧。”

重获新生的沈暖玉,第一次走出了暖风院的门。

外面亮瓦晴天,湛蓝的天空上万里无云,才早上七点,已经开始热起来了。

走后房门,过了穿堂,走南北夹道去老太太的安怡居。

夹道两侧摆着的是一溜大陶瓷花盆,花盆里的花开的正好。

沈暖玉辨别不出是什么花,眼见着有红有粉,两种颜色穿插摆放着。

大约走五六十步,到了侯府中路。

上了甬路,两边又是参天的古树,树干尤其的粗,想来是长有百年了。

一路上遇见好些个家人媳妇,见了她都是满脸的差异。沈暖玉在心里分析,原因可能是没想到她能出来。

无论别人用什么样的眼光看她,她都是回以微笑,既然都出来了,就大大方方的吧。

“……您也不带松儿过来,老太太喜欢热闹,前儿还提他了呢。”

“近来给他开蒙了,今儿才第二日,他倒是闹着要给老太君祝寿来呢,又嚷着要吃你们家的麒麟糕,只先生不许。”

沈暖玉快走到安怡居时,听右侧夹道里有人说话。

走在前头的是一青年男子,一中年女人,两人有说有笑,后面跟着一众丫鬟媳妇。

“上了学了,就套上夹板了,麒麟糕有呢,一会着人包些,带回些给松儿吃吧。”

“关键是你们家的白糖好,除了你们家,怕是连亲王府,也找不出来了。”中年女人笑说。

“婶子说笑了,往右一转就是安怡居了,老太太正等着您光临呢,让媳妇们引您过去,我过前面去看看。”

“你快忙去吧,我又不是外人!”

沈暖玉的眼睛就被那说话的青年男人吸引了。

目测有一八几的身高,方脸,眉骨和颌骨分明,剑眉,长得极其英俊,举止有度,健谈,成熟。

沈暖玉思忖,这不会就是原主的丈夫平西候吧。

这样想来,心里倒是一紧,有些喘不上气。

“馨香。”沈暖玉低声唤了后面跟着的馨香一声。

馨香想起沈暖玉先前说的……连侯爷的相貌也记得模模糊糊,便会意了过来,忙低声提醒:“是五爷。”

夹道里的两人也正是瞧见了她。

那头戴金丝䯼髻,身穿大红金丝纱对襟衫,长眉细目,十分白净富态的中年女人眼看着她,亦是反应了一会。

倒是馨香所说的五爷高潭,笑着和她打招呼,“三嫂,你过来了。”

沈暖玉微微笑笑,和他回了礼。

中年女人听这一称呼,才猛然反应了过来,也含了笑,一边朝她走来,一边道:“瞧瞧,这出落的越发标致了,冷不丁我倒认不得了。”

至于这位向自己走来的中年女人是谁,沈暖玉茫然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