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一章 侯门奶奶

疆芜阿飞 | 发布时间:2021-11-26 05:02:03 | 阅读次数:16436

夏日里酷暑,太阳毒辣辣的照在平西侯府的四方天地里。躺在病榻上的女子,淡致的远山眉平舒在白皙如素的脸上。总有那种女人,永远是是美的,病中也带着独有的憔悴不堪娇慵美感。不但有皮囊,除了内里。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刺绣针指,她样样通晓,尤其是左手好字,传闻躺在病榻上的女子,淡致的远山眉平舒在白皙如素的脸上。。...

夏日酷暑,太阳毒辣辣的照在平西侯府的四方天地里。

躺在病榻上的女子,淡致的远山眉平舒在白皙如素的脸上。

总有那种女人,永远是美的,病中也带着独特的憔悴娇慵美感。

不仅有皮囊,还有内里。

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刺绣针指,她样样精通,特别是一手好字,传闻当今圣上看过后,都称赞不绝。

多么让人艳羡。

沈暖玉就穿到这样一位绝世才女身上,三天了。

从艳羡者变成了当事人,让她连繁体字都认不全的人怎么办……

“奶奶,该吃药了。”水晶帘子哗啦啦被人撩开,一穿藕粉色掐牙比甲的丫鬟端着药碗进了来。

这丫鬟叫馨香,是原主的贴身大丫鬟,比原主大一岁,今年十七,自小就在原主身边服侍。从这几日的相处来看,应该和原主感情非同一般,可以信任托付。

至于为什么叫原主奶奶而不叫姑娘……

沈暖玉禁不住叹了一口气。

这不仅得从头学起,还得从原主的父亲学起。

原主的父亲,叫沈段泽,是齐国建国四十余年来唯一一位连中四元的传奇人物。

院试,乡试,会试,殿试,全部得了第一名,在全国十一万名举子中,夺得了魁首,成为了启元二十三年举国闻名的状元郎。

简直是超级学神级一般的人物。

只让人痛惜的是,沈段泽十年前被人栽赃陷害,连坐“徐国公贪污案”,被流放岭南了。长途跋涉,死在了流放的路上。

十年之后,武宗,孝宗先后驾崩,新君即位,原主的父亲得以平反,被追封为太子少师。

为显示皇恩浩荡,齐国新君下旨赐婚,成就了原主与军功卓著的高国舅爷,也就是现在侯府掌家人平西侯的婚姻。

一想到这位侯府掌家人,沈暖玉又叹了一口气。

刚穿来的那天晚上,她头昏眼沉之间,就听有个极力压制着怒火的男声,说了那么一句:“你好自为之!”再之后一面未现。

不打不骂,供吃供喝,还请太医看病,就是不见不理。

冷暴力呗。

而原主是在湖里死的,至于是投湖自尽,还是不小心失了脚溺死的,众说纷纭。

馨香轻轻扶沈暖玉起来吃药。

既穿来之,则好好活下去之,沈暖玉积极配合治疗,靠在引枕上,一口也不浪费的喝着极苦的中药汤子。

“怎么哭了?”喝完药,漱完嘴,沈暖玉才发现馨香哭过了,“有人欺负你?”

“没有,谁敢欺负奶奶身边的人……”馨香忙侧过了头去,拿帕子昀了昀眼睛,强笑说:“香要燃没了,奴婢再添些去。”说着,逃避般的抬腿往外屋去了。

馨香又在香炉子里添了檀香,看着身上盖着的绣了鸳鸯戏水的锦缎被子,竟然有种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错觉。

沈暖玉就泛了困劲,心说馨香你也别急,受了委屈暂且忍一忍,先保命熬过这一关,以后谁欺负咱们也不行。

三天朝夕相处,沈暖玉已经把馨香归为了“咱们”这一队。

昏昏沉沉的,沈暖玉就又阖上了眼睛。

再次醒来时,身边站了个郝婆子。

那郝婆子看了看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沈暖玉,心里就禁不住深深叹了口气。

想来是她精明一世,糊涂一时,她看走了眼了!

当初她看沈大姑娘嫁的可是平西候,到侯府当掌家奶奶,前途无量啊,这才下了血本的逢迎柳二夫人,辗转波折,跟着到了这平西侯府。

作为沈大姑娘身边的第一陪房婆婆,她本以为自己谋得了绝好的前程,只谁成想,这沈大姑娘却是个清高孤僻,没有成算,不通人情世故的主儿,成亲才不过一年,按常理不正是小两口新婚燕尔如胶似漆的时候,只她们这位奶奶却惹怒了侯爷,失了侯爷的心,年纪轻轻的,就开始在这深宅大院守起活寡来了。

郝婆子现在想想都觉得心惊肉跳,也不知三天前那个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二太太身边的心腹谭婆子要找暖风院的人问话?

奶奶到底是自己投湖要死,还是如旁人说的那样,是因玉坠不小心掉湖里了,奶奶要去捡,失了脚,跌入湖里险些溺死的?

不过还亏得是奶奶什么也不跟她们说,她们什么也不知道,要不然早如那几个被撵出府里,是死是活都不知道的人一样了。

郝婆子便庆幸的松了一口,同时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选错了路,也没有后悔药可吃了,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当奶奶的倒了,她们底下的人也连带着是个完字。

沈暖玉眯眼中就见那郝婆子脸上忽晴忽暗。

等确认郝婆子情绪稳定了,脸上又恢复了好颜色,才微微睁开眼睛,清咳了一声,表示自己已经醒了,负面情绪可以收干净了。

“奶奶可终于醒了!”郝婆子忙赔了笑脸,“老太太着人来看您了,马上就到咱们这边了,奶奶快起来拾掇拾掇吧。”

老太太?

说的应该就是这平西侯府里的头一号女主人,原主的太婆婆。讨得老太太的欢心,重要程度五颗星。

沈暖玉攒了些力气,抬起头,看了看郝婆子,笑着说:“现如今正是我难的时候,妈妈协助我挺过这一关,往后的日子长着呢,我不会亏待了妈妈的。”

郝婆子一时倒被沈暖玉眼神里的坚定感触了,点了点头,说:“奴婢定当尽力协助奶奶,熬过了这个难关,奶奶的好日子在后面呢。”

沈暖玉也点了点头,招呼馨香帮她整理整理头发,又让郝婆子把胭脂盒拿来,她要在苍白无一点血色的嘴唇上点一些。

“钱妈妈,这么大热的天,您怎么亲自过来了,快进屋,进屋喝杯茶去去暑气。”外面传来原主的二号丫鬟巧萍有意拔高了的声音。

郝婆子看了沈暖玉一眼,禁不住屏息,压低声音提醒说:“钱妈妈过来,八成是说老太太上寿的事,奶奶可得早做准备。”

馨香也下意识捏紧了帕子。

上寿是个什么事儿?需要做什么准备?

沈暖玉忖了忖,笑看向郝婆子说:“我知道了,妈妈怎么还站着,快帮我出去迎迎。”

郝婆子见自家奶奶终于振作起来了,又知人情世故了,差点没激动哭了,连连点头应是。看来要想让一个人彻底改变,还得是被逼到绝境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