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3章 断你手指

小雪豹 | 发布时间:2021-01-14 13:32:57 | 阅读次数:28873

苏煦租的住处,确实离旧校区很近。但,令叶安琪意想不到的是,苏煦居然就居住伊藤湖碧丰苑。伊藤湖碧丰苑坐落于伊藤湖的南岸,是一片在明珠市区极不多见的别墅区。据说,有关但,令叶安琪意想不到的是,苏煦竟然就住在香川湖碧丰苑。。...

苏煦租的住处,的确离旧校区很近。

但,令叶安琪意想不到的是,苏煦竟然就住在香川湖碧丰苑。

香川湖碧丰苑位于香川湖的南岸,是一片在明珠市区极不多见的别墅区。听说,相关地产商接下来还有对香川湖碧丰苑进行下一步扩建的打算。

更有知情人士透露,明珠影校之所以开辟出新的校区,目的就是为了到时候能够顺利将旧校区那块地高价卖出。

用“有钱人”三字,并不足以形容香川湖碧丰苑的业主们,应该说是“成功人士”才更贴切。

当苏煦站在一幢独栋别墅的门前掏钥匙的时候,叶安琪甚至认为苏煦又在开玩笑。

就算是在叶安琪亲身踏进了这间别墅之时,她也不禁产生了一刹那间的不真实感。

如苏煦所说,别墅内部确实是五室两厅带厨房阳台独卫,南北通透,采光良好,然而……户型与装潢设计,却跟一般的商品房大相径庭。

大气,典雅,奢华。

就像是在电影之中看到豪宅的那样。

他哪来的钱租下这里?

换句话来问,香川湖碧丰苑的独栋别墅,真的是用钱就能租到的么?人人都知道,这里的业主们,钱对于他们来说就只是个数字。

一连串的疑问,令叶安琪有些发懵。

呆立片刻之后,叶安琪侧着脑袋想了想,问了一个天马行空般的问题:“这就是你经常翘课的理由?”

苏煦没答话,他在琳琅满目的酒架上东翻西找,终于找出来了半瓶雪碧。

“喝酒会乱性,那样不好。这是我上午买的雪碧,还没喝完。”

苏煦一指酒柜上的高脚杯,道:“我没对着嘴喝,我用杯子喝的。”

“免了,免了。”

叶安琪朝前方伸出双掌表示对苏煦的好意她已经心领了,她说道:“恩人,我现在要去睡觉了,明天早上还有课……”

“这边请。”

苏煦为叶安琪打开了一间卧室,他还把一串钥匙放在了叶安琪的手心,解释道:“给,五间卧室的门钥匙都给你。这样,你会睡得安心一点。”

叶安琪瞬间对苏煦产生了一丝好感。

然而,就在叶安琪正要关上房门之际,苏煦忽然伸手将门按住。

看着苏煦专注认真的神情,叶安琪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你不洗澡吗?”

苏煦诧异道:“你这间卧室里虽然有独立盥洗室,但里边没有毛巾、沐浴露之类的,也没有内衣睡袍……”

“我,不,洗,澡。谢谢!”

叶安琪一字一顿道。

看着苏煦收手转身离开,叶安琪立刻将房门关上,再将其反锁。

在床上坐了几秒钟之后,叶安琪又走到门边,再三确认房门确系已经关好也反锁好了,叶安琪这才松了口气。

躺在床上的叶安琪将那串门钥匙紧紧握在手心。

假如他还有备用的钥匙呢?

想到这一点,叶安琪翻来覆去睡不着,又起身蹲在房门边,侧耳倾听着外边的动静。

有极轻微的“哗啦啦”流水声隐约从外头传来,大概是那疯子在洗澡吧……

说起来,苏煦的身上似乎有种若有若无的淡淡清香,像是兰花的香气,又有点像郁金香的芬芳,那气味仿佛有着能够使人静心安神的魔力。

经过了一连串的波折,叶安琪实在是太累了,她竟然就靠在房门上睡着了。

这一夜,叶安琪怪梦连连。

……

第二天清晨,叶安琪醒来之后,连着打了两个喷嚏,起身的时候,她感觉四肢一阵酸痛,有些站立不稳。

这间卧室明明就有暖气,她没开;明明就有床,她也不睡。

自作孽,不可活。

脑袋晕晕沉沉的叶安琪打开房门朝外观察,外头没有半点动静。

“苏煦?”

叶安琪连喊了几声,无人应答,她这才确认了苏煦的确已经出门了。

客厅的沙发上多了一些昨晚没有的包裹,每件包裹上都写着“JD.COM,京东”。

上边还用遥控器压着一张字条:女神,冰箱里有酸奶,厨房有面包。沙发上的快递,是我买给你的——包在住宿费300元里面了,不用客气。另外,这是我微信号……你把钱转我微信就行了。

叶安琪愣了愣,虽然苏煦平时跟疯子一样,但有时候……他也算得上是个暖男啊。

酸奶和面包确实是不错的搭配,轻微感冒的叶安琪虽然没什么食欲,却也吃下了一块法式软面包。

只是,当心情大好的叶安琪拿起剪刀拆开那些快递时,她的脸色顿时由晴转阴。

这什么鬼……

叶安琪看一眼商品名称。

超性感情趣内衣,透明女秘书网袜,紧身包臀短裙制服,极度诱惑职业装?

叶安琪抱着一线希望将其余几件包裹全部拆完,总算是凑齐了一身稍微正常一点的能够穿出门的装束。

既然有了换洗的衣物,那自然就该洗澡了。由于叶安琪总担心苏煦会突然回来,洗个澡都始终惴惴不安,生怕苏煦杀个回马枪,洗澡竟然洗出了一种风声鹤唳的感觉。

从淋浴间走出来之后,叶安琪又打了两个喷嚏,这下不仅脑袋晕眩,还有些头疼。

今天上午的课,估计是去不成了。

叶安琪裹着睡袍躺在沙发上,拿出手机加了苏煦的微信。

“包租公。我好像感冒了,这里有感冒药吗?”

片刻之后,苏煦回复了一条微信:“感冒别乱吃药,我下午就回来了。”

不吃药?

那我下午的课不是也上不成了……

叶安琪不以为然,她犹豫再三之后,终于决定在这间别墅里边寻找一些常备感冒药。

翻箱倒柜,是免不了的。

“不管找没找到,我都会帮你还原的啦……”

叶安琪自我安慰道。

……

收到叶安琪的微信好友邀请时,苏煦正陪刘建文在一家茶楼与人谈生意。

刘建文是一名地产商人,也是鸿瑞集团的实权股东之一。

明珠最豪华的别墅区——香川湖碧丰苑,就是由鸿瑞集团投资开发的。

年仅二十岁的苏煦,正是这位年轻有为的集团老总的保镖。

苏煦见叶安琪没有回复,又发了条微信叮嘱道:“别乱动房子里的东西啊,那是人家的别墅。”

桌对面,几个戴着墨镜的保镖个个都是身材魁梧,虎背熊腰,与苏煦一对比,区分度实在太大了。

被刘建文的软刀子磨得有些失去耐心的老总看了看正在玩手机的苏煦,转移话题道:“刘总,这你弟弟啊?”

“我朋友。”

刘建文喝了口茶,道:“也是我保镖。”

“咳、咳、咳……”

苏煦一边玩手机一边轻声咳嗽。

有没有搞错?病秧子也能当保镖?

那几名戴着墨镜的壮汉嘴角不住地牵扯,明显是在努力忍住笑。

“这身板儿,也能做保镖啊?”

对面那老总笑了笑,道:“也是,这年头,人才不好挖。刘总,您要是缺这方面的人才,我可以介绍几个给你。”

“王惠民,你还是先退出投标吧。”

刘建文平静道:“近几年,实业不好做。我有几个朋友,他们都等着接工程吃饭呢。”

“刘总,我也有朋友。”

王惠民一字一顿道:“他们也等着接个工程挣点钱,养家糊口。”

“你的人出价太低了,最终只会让大家都没得赚。”

刘建文竖起三根手指,直截了当道:“你让你朋友退出,我给他这个数。山水轮流转,下次换你吃肉,我喝汤。”

“哈哈……刘总还真是直爽啊,不同寻常、不同寻常!”

王惠民话锋一转,恨恨道:“但凭什么这次必须是我让你?”

“我说了,我朋友有困难。”

刘建文淡淡道。

“谁没有困难?”

王惠民冷笑,竖起一根手指,道:“你让他退出,我给他这个!”

他竖起的是中指。

刘建文的脸色依旧平和,眉峰却是不易察觉的轻轻一挑。

王惠民笑容玩味,身后站着三名从特种部队退役的好手,他还有什么玩笑不敢开?他还怕刘建文开不起玩笑?

就在这时,苏煦的手机铃声TheFinalCountdown响了起来。

“喂,什么?教务处的孙主任找我?有说什么事么?哦……好吧,我下午去,嗯,嗯。”

苏煦对刘建文道:“刘总,教务处有人找我,说是有什么急事,催我回去。”

“嗯,那你回去吧。”

刘建文点头。

“一起走吧。”

苏煦直接向老板提建议道:“我看你们谈了半个多小时,好像也没谈出个什么结果。”

对面三名保镖面面相觑,这人对老板说话的语气,明显是有些不逊啊!

刘建文稍微犹豫了一会儿,对王惠民道:“今天好像是出不了结果,那……咱们下次有机会再聊?”

王惠民冷哼一声,道:“刘总慢走,不送。”

苏煦走到包厢门口的时候,像是忽然间想起了什么似的,又转身走了回来。

在刘建文惊诧的目光下,苏煦一把将王惠民的手按在了茶桌上,随手抄起一个烟灰缸,猛力一砸。

“砰——”

三名保镖同时出手,呈合围之势试图将苏煦制服。

“嘭、嘭、嘭……”

刘建文虽然睁大双眼仔细观察,却完全看不清苏煦的动作,他只听见了三声短暂的闷响,以及一阵极细微的骨骼碎裂的声音。

三名壮汉倒了两个,另外一个捂着喷血的鼻子扶墙站着。

“咳、咳……这次只是砸你,下次再开这种玩笑,我断了你的手指。”

苏煦帮刘建文拉开了包厢的门,刘建文默默看一眼疼得满头大汗的王惠民,一言不发走了出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