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四节 玉檀村死人

言商 | 发布时间:2021-01-14 12:21:53 | 阅读次数:29956

来了。看出来但是有点儿虚弱无力,但是了也没大碍。  阮倩倩将栓在牛头上的锦郎取下去。栓在小凡的左手上,说小凡要带七七四十九日才能去下去。阮倩倩看见外孙但是有些异样,但是也也没细究,可能会她明白还也不是时候细究此事,也只得顺其自然。  中午时分,小凡的精神状态一天一天的好来了。能吃能睡,也活泼许多。愁眉苦脸的吴艳淑,终于露出了笑脸。这几天的折磨吴艳淑仿佛老了许多。七天过去了,小凡的魂也回来了。看起来还是有点虚弱,不过已经没有大碍。。...

  七星灯延寿靠的是北斗七星,而北斗七星君受到摩利支天菩萨管辖。佛家延寿法门千千万万,除摩利支天法可以消灾延寿,还有药师佛法门和准提法门。早年时候阮玲玲出过家,可能是在哪里学得七星灯续命术。除了这次为小凡续命才用过展示出来,从来都没有人知道她会续命术。

  小凡的精神状态一天一天的好来了。能吃能睡,也活泼许多。愁眉苦脸的吴艳淑,终于露出了笑脸。这几天的折磨吴艳淑仿佛老了许多。七天过去了,小凡的魂也回来了。看起来还是有点虚弱,不过已经没有大碍。

  阮玲玲将栓在牛头上的锦郎取下来。栓在小凡的左手上,告诉小凡要带七七四十九天才能去下来。阮玲玲看到外孙还是有些异样,不过也没有深究,可能她知道还不是时候深究此事,也只好顺其自然。

  傍晚时分,寂静的大山深处,泛黄的树木与烟雾缭绕的村寨相互映衬呈现出美丽的画卷,看似平静的地方,且隐藏神秘,波涛暗涌,暴风要来之前的平静。村子里的人们一如往常的忙碌自己的事,自然也不会知道村里将要发生大事,可行家且一眼都能看出来。这时间点正是农村生火做饭的时候。各家各户都的烟囱都显得都很忙碌,火烟争先恐后的往外面涌出,好样烟囱以外有谁在等它们似的。村子的树上也来了许多不速之客,乌鸦好像比前几天来得更多了,它们的出现说明将要有事要发生,不过也没太多人会关注它们的出现。

  “村子又要死人了”从房子里传出阮玲玲的声音。

  吴艳淑问阮玲玲:“妈,你看出什么来了?”。

  “这几天为了小凡的事都没有考虑其他,今天发现村里可能要发生大事。”阮玲玲回答道。

  吴艳淑说:“死人,不是很正常吗,人老了都得死?”

  阮玲玲接过话去说:“这次不寻常,死的可能不止一个,而且还不是老人”。

  阮玲玲接着说:“这次集聚乌鸦之多,我从来未见过。通常三五只集到一起出现在一个地方,四五十只实在是不寻常,我们村子周围也没有乌鸦的巢穴。最主要是这次它们并没进村只是在村子周围盘旋。”

  小凡走出来问阮玲玲:“外婆,你怎么知道的了。”

  阮玲玲对小凡说:“小孩,不要问这么多,你身体还没有好,好好休息养好身体。”

  阮玲玲转过身去对吴艳淑:“女儿,小凡最近我在身边,也有个人说话,也怕他到处乱跑,又遇到什么不干净。我这把老骨头经不起他这么折腾。”

  小凡在表兄弟姐妹中是阮玲玲最疼爱的,不管什么都想到小凡。经常给小凡讲故事给小凡听,包括它的人生经历。

  夜幕降临了,该发生的事终究会发生,前几天参加郑家太爷爷理坟的一个年青人,今天去赶场(上街上买东西)回来的路上不小心掉到水。现在还没有找到尸体,和他一起去的朋友回来给他家人报信。现在村里人正在组人人员去打捞。当阮玲玲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并没觉得惊讶。好像他已经提前知道,不过她有不能说,因为阴人有阴路,阳人有阳道。不能过多的干预和破坏,不然会阴阳不协调,引起大乱。

  没过多久她跟女儿女婿说,要带小凡去她家,让小凡和她待一段时间。因为他知道小凡今年的劫难可能还没有过去。要保小凡安全必须带在自己身边。

  小凡跟着外婆走了,从小凡家要经过几座墓碑。老太太年轻时走过很多夜路,从小凡家到她家没有多长,十几分钟的路程。也就没有让女婿张玉送。只是小凡拿着一个火把(用干草扎成一捆,点着火就能照明)。祖孙两个一老一少走在这乡间小路上。是不是听到小凡问阮玲玲:“外婆,你能看到吗?你走慢点这路不好走。”小凡是一个孝顺懂事的孩子。别人都很喜欢他。

  很快就到阮玲玲家门前,屋里灯是亮的,家里点着煤油灯,灯光很昏暗,不过也能照亮。还能听到有人在谈话。隐隐约约好像是在问谁多久能回来。

  小凡迅速跑到门口敲门,嘴里不停的喊道:“舅舅,开门,开门,我是小凡!”。

  吴坤开门一看是小凡,立马问道:“小凡来了,你一个来的”。

  小凡笑着回答:“还有外婆,我来你们家住了。”,同时将火把递给了吴坤。

  吴坤笑着说:“好啊,你好好陪陪你外婆,小舅每天都很忙没时间陪外婆。”

  在火边坐着一个老婆婆,她是许家奶奶,同村人,小凡也见过。

  小凡进去就叫:“许奶奶好”。

  许老太跟阮玲玲说:“你看看你们家孙子,嘴好甜哦。以后肯定有出息(有能力)。”

  阮玲玲笑笑了什么也没有说。

  小凡立马就给外婆找来板凳说:“外婆,你做这里”。

  阮玲玲说:“小凡,乖,你也去拿板凳来做,别累坏了,你身体还没有恢复”。

  许老太问:“小凡,生病了?”

  阮玲玲回答说:“好多了,前些天,真吓人,他妈妈被吓得饭都吃不下。”

  阮玲玲问:“老许,你很少串门子,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里做”

  许老太说:“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事来找你了,我们家老二可能是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了,这几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全身冒冷汗,打哆嗦,整个人瘦了一大圈”。

  阮玲玲问:“去看过医生了吗?”

  许老太说:“去过看过了,还开了不少的药,现在都还没有吃完。就是没有好转”。

  阮玲玲问:“你家老二,能下床走路吗?他怎么自己不来。”

  许老太说:“能,身体虚。他也不想来,他说万一真是遇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来你家不太好。”

  阮玲玲听也没说说什么。不过这许家老二在这方面倒还考虑的很全面。其他是就是一塌糊涂。特别爱喝酒,一喝就醉,醉了之后就是乱骂人乱打人,媳妇都被他打跑了。

  阮玲玲叫吴坤找来黄历和一本手草本的书,这本手操本没有写名字,不知道是什么说。让吴坤给许家老二翻书看看,主要还是让吴坤学习。

  吴坤很快找来书,问许老太太:“许大妈,你家老二的生成八字是多少?能记得吗?”

  许老太她家老二的生辰八字告诉了吴坤。

  阮玲玲问许老太:“最近你家老二,去过那里?”

  许老太说:“前些天,去虎口崖帮郑家太爷理坟树碑,回来他就说不舒服。大家都还以为是累了,休息哈过几天就会好,可是身体一天比一天差。”

  阮玲玲心里犯嘀咕“怎么又是郑家老太爷呢?”

  突然小凡说:“那天,我看到了他和另外一个叔叔跟一位老爷爷走了。”

  这话犹如晴天霹雳,许家老太有点不高兴了。

  吴坤对小凡说:“小孩子,不要乱说话。”

  随即跟许老太道歉:“对不起,小孩童言无忌,口无遮拦。还望许大妈不要往心里去?”

  小凡被吴坤这一骂也就不敢出声。

  就这时听到急促的敲门声,开门一看原来是许家老三。吴坤叫他进来,他说不进来了。

  “妈,二哥走了(死了),带着悲伤的情绪。”许家老三在门外说。

  许老太听到这个消息直接吓蒙了,一下摔在地上,小凡正要走站起来扶她,她迅速从地方爬了起来,板凳都没有扶,就往外面跑。出门没有多久就听到了哭声。隐隐约约听到:“我的儿啊,白发让你送黑发人......”

  吴坤把门关了进来,把板凳扶了起来坐下对小凡说:“小凡,以后不能再外人面前乱说话,人家听了会不高兴的”。

  小凡回答:“嗯,可是我真的看到了吗?”

  这句话引起阮玲玲的注意了。看着小凡问:“你说你看到了?你能看到?”

  吴坤对阮玲玲说:“妈,小孩子,肯定是眼睛看花了,或者是瞎说,你还能真信?”

  阮玲玲示意吴坤不要打断她的话。

  阮玲玲问小凡:“小凡,你把你看到跟外婆聊聊。”

  小凡说:“我说了舅舅有要骂我了。”

  阮玲玲说:“不用怕,外婆在,他不敢骂你。”

  小凡说:“那天,在山上没有人和我玩,我自己一人在哪里盖小房子玩。玩着玩着,以为老爷爷过来和我说,让我陪他玩,我没有答应他,我怕他把我盖的的小房子弄烂了,就没有要他玩。他说我不和他玩算了,他去找几个人话酒拳(话酒拳是农村喝酒娱乐的一种方式,在玉檀村特别盛行这种方式,不管大事小事都会有人集在一起话酒拳,话酒拳就是自己一只手五个指头,另外一个人一只手五个指头,可以任意出几个,同时出指头,把出出来的指头加起来,等于嘴里喊的那个数,谁的数对谁就赢,另一方就输,输家喝酒。如果两人喊的一样,再重来,只等分出输赢。),后来两个叔叔就跟他走了”。

  “鬼话连篇的,那天我也在场,怎么有看见”吴坤打断了小凡的说话。

  小凡低着头,没有在说话。

  阮玲玲看着吴坤说,叫你不要打断他说话,吴坤只好不说话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