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一节 绝地修墓

言商 | 发布时间:2021-01-14 12:21:51 | 阅读次数:10532

字好,因为在20多年前改为虎口崖。郑家修墓方圆百里稍有名气的阴阳师都来,是想风风光光的把墓碑立好,保佑我后代子孙。收了钱,阴阳师都很特别卖力,前期其他工作做得很好,郑家也十分不满意。  修墓前晚上,郑家在村里设宴乡亲父老,非常感谢乡亲们前去帮着。这么虎口崖又叫鬼跳崖,鬼跳崖这鬼名字不好,所以在20多年前改成虎口崖。郑家修墓方圆百里稍有名气的阴阳师都来,就是想风风光光的把墓碑立好,保佑后代子孙。收了钱,阴阳师都很卖力,前期工作做得很好,郑家也非常满意。。...

  1990年10月的一天,玉檀村正在忙一件事,在虎口崖帮郑家老太爷修坟。村里来帮忙的人很多。虎口崖距玉檀村5公里的东西方向,虎口崖山路陡峭,悬崖只能过一人,悬崖之下是一条青绿色的河流,来往的人非常少。不仅是山路陡峭,而且还闹鬼。在晚上,过往的行人都见过鬼跳崖。此地阴气重,来往之人都会请阴阳师开道借路,才能安全通过。借路是指阴阳师向负责管理这条路的阴司要个通行证。

  虎口崖又叫鬼跳崖,鬼跳崖这鬼名字不好,所以在20多年前改成虎口崖。郑家修墓方圆百里稍有名气的阴阳师都来,就是想风风光光的把墓碑立好,保佑后代子孙。收了钱,阴阳师都很卖力,前期工作做得很好,郑家也非常满意。

  修墓前一天,郑家在村里宴请乡亲父老,感谢乡亲们前来帮忙。这么大的场面,还不是因为郑家这几年有能人出现,那就是郑家小儿子郑太明在YN开煤矿,赚钱了,成了全村首付。郑太明为人好,逢年过节都会给村里孤寡老人送些吃的。所以口碑很好。这宴请乡亲吃饭自然是他出资,一是显示身份,二是感谢乡亲们。

  阴阳师选的黄道吉日时辰是下午七点十分,这是个最佳的动土时间。在这个季节这个时间点已经是傍晚时分。

  修墓那天,村民带上工具出发很早,将修墓所需的材料搬运到虎口崖,七七八八的忙碌了半天,才把修墓的材料都搬运到郑家太爷的坟前,大家才能休息会儿。

  “谁家的孩子?怎么带到坟堂来?”一个年长者问。

  大家这才发现一个六七岁的小孩在坟上跑来跑去的玩耍。

  这是张玉过来把张小凡从坟上抱下来,告诉年长者这是他的孩子。

  “你不知道不能带孩子来这里吗?”年长者带着怨气问道。

  “孩子他妈和外婆去大理大姨家去了,爷爷奶奶也出门了,没人照顾,我才把他带在身边。”张玉抱着张小凡走了过去。

  到下午五点以后,太阳西斜,虎口崖的阳光被山和树木遮住,深秋时分,山里已有几分寒意,加上一阵阵阴风吹来,山里的温差逐渐拉大,张小凡可能是因为寒冷,起来到处乱窜,大家都在忙,也没有人管他。

  张玉一时没留意,张小凡不知从哪里找来锄头,在郑家太爷的坟上乱挖。这时天空乌云密布,虎口崖天色暗下来,大家心里都在犯嘀咕,这季节还会下暴雨。突然传来哭声,大家回头看,发现张小凡全身是血,都被吓一跳,还以为张小凡不小心挖伤了自己。张玉迅速跑过来抱起张小凡全身检查,看看有没有受伤,没有发现受伤的痕迹。仔细一看才发现血是从郑老太爷的墓碑流出来的。

  郑老太爷过世将近百年,墓碑保存相对完整,在那个年代能修能这样雄伟的墓,也算是大富之家。不过就算保持再完整,也不能保证尸骨不腐,还会流血吧。大家面面相觑。这时顾乾道士走过来仔细端详,用锄头慢慢的挖开一个小口。发现一条巨大的虫子。

  “糟糕”顾乾后退了几步。

  这时大家都围过来,一看究竟。

  “食人蛊虫”顾乾道士吞吞吐吐说出了几个字。

  吓得大家毛骨悚然。

  食人蛊虫在百年前都已经被灭绝,蹊跷的出现,确实让人害怕。食人虫是以活人作为宿主,计生在活人体内,长期处于休眠状态,只有在蛊主唤醒时,才会攻击人。唤醒蛊虫之法已经失传百年,玉檀村也不会有人知道。

  坟场被恐怖的气氛笼罩着,大家紧张起来。

  大部分村民都听说过食人虫。

  一百年前,玉檀村只居住着沈姓家族,他们是少数民族,很少以外界有来往。食人蛊虫是沈家饲养的,专门用来抵御外界的入侵者。食人蛊虫只要被换醒,就会在宿主体内一分为二,按量级成倍分裂,直到将宿主消耗殆尽才停止裂变,分裂后的食人蛊虫会找到下一个宿主,如果在一定的时间内找不到活人作为宿主,食人虫会进入休眠状态。

  对食人虫,都只是听长辈们说过,这次亲眼所见确实害怕。

  玉檀村有个传说,百年前,沈家在一夜之间都被自家饲养的食人蛊虫给吃了,一夜之间变成死村。

  沈家死了之后,大概过了十年左右相继有郑家和万家搬到玉檀村,再后来由于民国时期战争混乱,玉檀村来了很多逃亡者,其中也包括张小凡的曾祖父。

  对食人蛊虫大家议论纷纷,胆小的几人急急忙忙离开虎口崖坟场。大家问顾乾道士怎么处理这些食人虫,顾乾道士说:“我也只是听爷爷说过食人蛊虫,他没有告诉我怎么处理”。

  大家正在讨论如何处理食人蛊虫,从远处传来张小凡声音:“用火烧”。大家迷糊了,一个七八岁的小孩怎么知道用火烧。大家用诧异的眼光看着这位无知的小孩。

  张玉赶紧追问张小凡:“小凡谁告诉你的”。

  张小凡环顾了一下四周,告诉张玉说“爸爸,刚刚有叔叔告诉我的,他说可以用火烧这些虫子。”

  张玉又问张小凡:“哪位叔叔在哪里?”

  小凡说:“他已经走了,穿一身白色衣服。”大家半信半疑。不过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也只有用火烧,也没过多的追问穿白色衣服的人是谁。

  大家急急忙忙的找来木材和煤油,将这些食人蛊虫扔进火里烧。烧完后时间也到七点了,大家赶紧把石碑竖起来。匆忙在墓碑上堆好土,准备离开开。

  一切完成后,天已经黑了,伸手不见五指,只能看到山体的大致轮廓。突然一阵狂风突然刮起肆孽,卷起地上杂乱的钱纸(阴钱),拍打着周围树枝,声音撕心裂肺,听得人心惊肉跳。大地仿佛成了风的主宰,呼吸也变得困难。只能找石头和树木作为依靠。手里的火把根本抵不住狂风的肆孽,早已经熄灭。没有光根本无法走,只有等待这阵狂风过后才能离开。

  风忽然停了,瞬间安静下来,静的可怕,呼吸声和喘气声都能清晰的辨别。突然远处出现了火光,时而明亮,时而暗淡,若隐若现,一会近靠近,一会儿走远。当你走近时它走远了,当你走开时它追随,吓得大家打哆嗦。

  “鬼火”一人大声的叫。

  这一叫大家更害怕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