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5、不是要陪?陪到底

彤灵尘 | 发布时间:2021-11-25 20:34:28 | 阅读次数:24725

只但是大她一岁的男人停下来所有亲密无间动作,嘎然收住燃到高点的渴望,讥讽她不堪一击的未知的恐惧。“我我以为你不分日夜守在我家门口,早做好承受所有的准备。”笑声尖厉扎心,南曦十指扣入真丝床单,空洞地的双眸猛然迸发出出坚定地神色。爬起来逼视上方的男人,用哭哑嗓子淡然“我以为你不分昼夜守在我家门口,早做好承受所有的准备。”。...

只不过大她一岁的男人停下所有亲密动作,戛然止住燃到高点的渴望,讥笑她不堪一击的恐惧。

“我以为你不分昼夜守在我家门口,早做好承受所有的准备。”

笑声刺耳扎心,南曦十指扣入真丝床单,空洞的双眸猛地迸发出坚定神色。

翻身直视上方的男人,用哭哑嗓子淡然说道:“十二亿用作发泄未免不值吧。利益最大化,难道不是张家少主的人生座右铭?”

张亦辰撑臂坐起,冷呵声:“你这张脸的确有更大的利用价值。”

南曦躺在冷汗浸湿的床上不敢动,也不敢去看置身于黑暗中的张亦辰。宛若无尽地狱主宰的他,没有一丝情感,将她拉入无法脱身的深渊。

等待安排的夜里噩梦连连,一度以为自己得去干最不耻的勾当,好在张亦辰安排她重入娱乐圈。

他如约没要过她,可万恶的资本家哪能轻易放过她。曾经她进娱乐圈为玩,签订协议后活成杨白劳。

“我本来意思不用接,打个车回来。亦辰这孩子太乖,主动问我行程非来接。我个老太太每天没啥事,为我耽误你们正事太不应该。”

随着南母高声的半抱怨半夸赞,两家老人和张亦辰步入正厅。

饭同时做好,当地名厨做得道道佳肴香气扑鼻,南曦却提不起胃口。

洗过手,张母拉住准备流窜到旮旯位置上的她,道出带点苏北腔的沪话:“侬(你)坐妈妈和亦辰身边哦。”

推无可推,落座,扫眼张亦辰侧颜,更没兴致吃了。

虽然他棱角分明的五官不输当红明星,可太倨傲不逊。旁人根本无法从他脸上窥探到他内心想法,过于内敛。非但猜不透,还容易反被他看破,据说没人能和他对视十秒以上。

当然了,南曦是不屑对视。

“曦儿,动筷子的啦。”

“好的,妈。”摆出二十四孝儿媳态度。

不说她和张亦辰私人恩怨,张家二老对她非常好。张亦辰以演艺圈不能暴露已婚为由,二老竟跨越老一辈阶级思想,同意隐婚。平时得亏二老没事补助她零花钱,否则不敢想象日子得苦成什么样子。

公筷夹起块海参放到碟子,用私筷送进口中咀嚼。盯着时不时冒出眼前的手臂,反感一不小心溜出嘴:“讨厌,王八张!”

很低的声音,但在此刻只有长辈偶尔闲聊的饭桌上分外响亮。

惊诧目光陆续投来,南母关切询问:“小曦?”

南曦猛地回魂,心里暗骂愤怒是魔鬼,引人犯错。这里姓张的可不知张亦辰一人,气坏疼自己的老人可不好,忙不迭灿笑起来,解释:“我是说,海盐小排香。”

说着用含糊不清的咬字,学刚刚声调重复遍:“海盐,小排香。”

“香就多吃点。”

“欸!你!”有毛病啊?

瞪着真用公筷给她夹来海盐小排的张亦辰,南曦多想撕烂对方的脸!明知道自己最烦吃羊肉,受不了膻味。

可人家专注且深情的夹菜,压根没注意到她火气。

几位老人相视一笑,全当小年轻拌嘴。

用餐完,老人们移步到音影厅看电视,南曦陪伴在旁。

忽的张母握住她小手,她的心随之一颤。

果然,老生常谈来了:“曦儿,妈知道侬和亦辰事业心重的啦。侬也非常喜欢自己的事业,打小便爱站在镜头前嘛。七岁那年侬参加小提琴比赛,比赛视频一经公布,掀起好大股风潮哦,李家和安家姑娘争相效仿。可惜呀,东施效颦的啦。”

南曦陪着笑点头,多亏张亦辰,现在她最烦的便是拉小提琴。

“努力事业很对,但我们老人无聊的嘛,家里很冷清咯。每天和老张大眼瞪小眼,难免多矛盾的啦。”

张母不管看电视还是看真人,都超满意自己选的儿媳妇,就怕生性凉薄的儿子没福气,留不住哦。如果生个孙子孙女,估计两人自然会收收心呢。

南曦根据以往血泪史经验,此类逼宫情况越躲越完蛋,直面问题:“妈,现在娱乐圈竞争可严重了。如果真生孩子休业一年,等回去估计没人记得我是谁。几年辛苦打得基业,岂非拱手让人。”

张母拍下南曦软嫩的小手,板起脸道:“瞎说!天天看电视,没人比得过曦儿啦。唱跳不如曦儿身段好,演戏不如曦儿表情到位。”

“哈,”南曦尬笑,把矛头抛给张亦辰,“主要他太忙,我们没时间照顾孩子。”

“我带,反正我很闲。”

南曦头大,瞄眼添乱的南母,有合理证据怀疑自家妈妈和张妈妈窜通好,一起来施压。

“对哈,生了阿拉(我)和亲家母带的啦。”张母说完,不忘向南母投去暧昧的小眼神。

南曦不搭腔,先冷冷对方热情。

可姜终究是老的辣,老人才不怕冷场,继续道:“大不了不去娱乐圈啦,亦辰养侬。是吧?儿子。”

好在最后矛头也扔给张亦辰。

这下有意思了,南曦嘴角噙着笑,坐等张亦辰难堪。他肯定和曾经一样,拒绝回答无视过去,完后被骂最少半小时起。

“嗯。”

南曦嘴角的笑容僵住,纳尼?这声嗯从哪冒出来?

难不成万恶的王八张今天吃坏脑子?愕然等了几分钟,对方压根没改口的意思。一时间所有人全殷切的注视着她,等回话。

压抑程度五颗星,还在持续上涨。

斜睨张亦辰,他薄唇微弯起的弧度,何其刺眼,何其熟悉?不正刚刚还在自己嘴角的幸灾乐祸,原封不动叛变过去了?

别乱别乱,及时审时度势。南曦幡然醒悟,怪自己草率了!王八张要整她啊。拿出影后该有的素质,管理好表情,把错愕等神态藏起,不能让王八张得意。

当下寡不敌众,跑为上策。

“明天大早得去拍杂志封面,妈爸您们早点休息,我先走了。”

身子没挺起,南母补刀招呼:“亦辰啊,今天我才回来,家里一个人空荡荡,你和小曦留下来陪我吧。”

“我!”

“好。”

好个毛线啊,南曦瞪眼张亦辰,努力调整不平稳的呼吸。

“今天该当陪陪妈,尽尽孝。”

答应得多冠冕堂皇,好像她不陪等于不孝?心里不停默背《演员的自我修养》经典语录:嘴巴上总喜欢谈崇高的事情的人,在很大程度上,正是那些在提高崇高方面无所作为的人。

偶像真理,张亦辰正是披着人皮,干着虚伪事情的王八。

“妹妹,阿拉和张剑回去了。”

“我送送姐姐。”

“不用,不用。侬刚回来忙,赶紧忙正事。”

老姐妹两互相打眼色,暗通私心的样子要不要如此明显啊?

南曦感觉自己被孤立了,抱抱可怜的自己。果然在万恶资本主义日复一日的思想腐蚀下,连自家妈妈都被改造了。

不行,她不能向恶势力低头!

“我陪妈睡。”不是要陪吗?陪到底,搀着南母上楼。

进套房快速洗漱好,钻进被窝蒙头闭眼。她不管,今天就算天皇老子来,她也起不来。

不多时,母亲躺入,抱住蜷成一团的南曦,轻声道:“亲亲妈妈的小曦儿,可想死妈妈了。”

南曦半真半假的抽下鼻子,声音发涩:“哼,想死还把我往外推,妈您不爱我了。”

南母就势劝道:“妈妈知道你为这家做出的牺牲,但妈妈会答应这份婚事,不光看重张家的财力和关系,更看上亦辰的人品。他是个好孩子,没辜负妈妈的期望,这些年有他护着你,妈妈很放心。”

南曦挣脱母亲慢声细语的渗透攻势,一把掀开被子,杏目圆睁,震惊问道:“妈,他用什么药给您洗的脑?药效如此显著。他护着我!您没看到他的控制欲有多变态?我只能接他认可的活。”

没敢如实说,最近连言论自由都丧失了。

见女儿委屈的眼眶泛红,南母改口道:“好好好,妈知道,感情这类事情勉强不得。也怪亦辰,从没正式追求过我女儿,没真正走进我女儿心里。”

谁要变态追啊?她又没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自己人胳膊肘朝外拐,南曦着实受不了,“妈您的圣母心给我一人用,不用分他,多得是人爱他崇拜他。我和他的问题,无关追求不追求。他娶我无论出于真孝顺或见色起意,我都不愿把最后的筹码压在他身上。不,该说任何人身上。我要自己站得足够高,足够稳!再者我不喜欢他,接受不了无感的人碰我。”

南母紧紧抱住南曦,轻拍她后背。自己的宝贝女儿啊,坚强到让人心疼。打从南父进去后,南曦没当自己面哭过一次。

“也怪妈妈爸爸没用,委屈我女儿了。”南母说得至真处,带出几分哀伤。

察觉到母亲的哀伤,南曦忙宽心道:“瞧您说的,怎么能怪到您呢。”

南母眼眸一转,半调笑问:“那你和妈妈说说,你到底讨厌亦辰什么呢?”

南曦特想说,您该问我喜欢他什么,只需要回答个没有即可。讨厌地方可多了,一时半会能说完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