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现代闯将》第3章   至上海

梧桐阅读 | 发布时间:2021-01-14 | 阅读次数:11779

李马小说名字叫作《在现代闯将》,提供更多李马小说以及最新章节,李马小说在线阅读。在现代闯将小说李马摘选:李马玻璃窗玻璃车窗望去,一片幽暗,远处是一个个模糊不清的轮廓,恐怕是一些建筑物,这里是上海了.看一看表才凌晨3点四点,平常的自己…...

李马小说名字叫做《现代闯将》,这里提供李马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现代闯将小说精选:“起来了啊,上海到了.”一个大嗓门不合时宜的响起,“抓紧时间下车,快点.”“你,看什么看,就是说你,别磨磨蹭蹭,下车了.”边上另一个开始帮腔.回应的是一阵低骂,以及穿衣穿鞋声.迷迷糊糊睁开双眼,李马透过玻璃车窗望去,一片黑暗,远处是一个个模糊的轮廓,估计是一些建筑物,这里就是上海了.看看表才凌晨四点,平时的自己这个时间早已起床,可能是第一次出门一切透着新鲜,人格外兴奋怎么也没有睡着,等勉强闭上双眼却又被吵醒来.本来下午五点就…

“起来了啊,上海到了.”一个大嗓门不合时宜的响起,“抓紧时间下车,快点.”

“你,看什么看,就是说你,别磨磨蹭蹭,下车了.”边上另一个开始帮腔.

回应的是一阵低骂,以及穿衣穿鞋声.

迷迷糊糊睁开双眼,李马透过玻璃车窗望去,一片黑暗,远处是一个个模糊的轮廓,估计是一些建筑物,这里就是上海了.

看看表才凌晨四点,平时的自己这个时间早已起床,可能是第一次出门一切透着新鲜,人格外兴奋怎么也没有睡着,等勉强闭上双眼却又被吵醒来.

本来下午五点就应到的客车,中途出了车况晚了点.别指望司机都是好人,这会巴不得这群没有见识的农民早些下去,自己好快些去搂着美娇娃盘缠大战.

虽不情不愿,乘客还是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慢慢下到车外来.

一阵冷风袭来,让李马清醒一点,下一站是那里?李马在上海无亲无顾,初始在家还不觉得什么,这会有些没了主张.“走一步看一步吧.”李马随着人流向外走去.

都是一个地方人,车上还都热情的不得了,这会也像得了这个城市的传染病,变得冷漠起来,有被亲朋好友接走的,有自己打车走的……大家彼此都不再打招呼,最后剩下李马一个人站在冷风中的上海长街.

这种孤依无靠是李马从未有的体会,曾经虽然潦倒却有浓浓的亲情,友情,现在感受的是另一种的世态炎凉,这或许就是成长的代价吧.

不远处是个公交车站,李马走过去找个舒服的位置靠了上去,放下所有的失落,自嘲地笑笑,自己就是一个零,有什么值得感怀地,或许处在他们的位置也会变得和他们一样,人总是先温暖自己才能照耀别人.李马索性什么都不在想,让归无心法在体内运行起来.

六点的上海开始变得忙碌起来,李马又一次被吵醒,这次是从打坐中醒来.李马有些气恼,可能是先前的感悟让今天归无运行的格外迅速,隐约能感受到一些穴位的轻跳,如果能再多一点点时间或许能感应到气,可惜……

睁开眼来,李马身边密密麻麻站着不少人,满脸写着疲惫,有的还不时打个哈欠,一个个对着远方翘首以盼.不时过来的各路公交车带走一批,又从各个方向涌来一批.

李马拍打着灰尘站起来,在人群中显得那么“独树一帜”,蓬乱的头发,一件早可以进博物馆的的确凉衬衣,蓝色的西裤还算看的,可裤脚离脚腕却还差上一寸,脚上是一双父亲穿过的军用皮鞋,看相不错可有苦自知,父亲穿的是四十码,李马穿的是四十二码,可想而知那双脚受的是怎么样的苦…….一切的一切让李马显得那么不伦不类.

初始李马还不觉得,可旁人异样的眼神,窃窃地私语让李马脸开始微红到大红,有了提着包逃走的冲动.

“真臭.”不远处的一个时尚女孩轻捏着鼻子,不住的向外靠.

“盲流.”一男一女低声交谈,眼神不时飘来.李马看过去换来的是女子的娇笑,男人的轻蔑.

…….

就在李马堪堪要逃走时,一阵天堂的声音传来,“上海人才大市场,要的快上.”接着就是一辆小型公交车嘎然而止的刹车声.上海人才大市场,或许可以去那里试试.李马提着包随着涌挤的人流挤了上来,现在李马只想快点安顿下来.

公车虽小人却很多,李马却没有拥挤的感觉,车内人一样,都或多或少的离李马一定距离.车开的很快,不时停下,车内人上人下更见拥挤,李马也开始被紧贴起来.身边是一个中年人,对着李马的眼神回一个亲切的笑容,李马也跟着笑了,看来我还是把人想的太坏了,这位大哥就很是个好人.

也曾在电视上看过上海的繁华,身处实地这种感觉尤为强烈,窗外一幢幢飘过的高楼大厦,飞驰而过的高档轿车,一幅幅巨幅大广告画……其中一幅巨大的宣传画更是印象深刻,画面上是伟大的设计师亲切的笑容,睿智,果敢.李马有种错觉,画周围的摩天大楼在这一刻也渺小起来,而设计师不高的身材显得无比伟岸高大……

一个小时的车程感觉比坐了一天一夜的长途汽车还来得累,下得车来李马的好心情也变得荡然无存,车上中年大哥亲切的笑容也变得奸诈起来,李马的钱被偷了.不多,就两百,那却是李马现在的全部身家.

“妈的.狗屁城市人.”李马差点暴走,怒火无处可发,狠狠的骂着,一口唾沫也狠狠的淬在地上.

屋漏偏逢连夜雨,一个红肩章仿佛天降身兵,抓住李马的手不依不饶,“随地大小便,哦不,随地吐痰罚款十元.”红肩章一脸正气,大义凛然.

“日,你他妈不如抢银行.”连番遭遇李马变得很狂躁,心里骂道.怒火差点喷颈而发,可转头却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大爷,那点怒气也就偃旗息鼓了.

“大爷,您行行好,我知道我不对,可我的钱刚被偷了,实在没钱啊.”李马用着蹩脚的普通话哀求着老大爷.

“不行,你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再说身为执法者怎能徇私枉法,交钱.”老大爷百炼成钢,早已百毒不侵.

天啊,李马当真是欲哭无泪,这大爷身手实在太矫健了,偏偏触了霉头,想着手却不能停,一个口袋一个口袋细翻起来,搭上一副无辜的表情,期盼能找到老人的一丝缺口,唤醒他早已沉睡的良心.

“背包,背包.”老人不住的失望,不住的提醒.

翻吧,都快饿死上海了,翻的彻底也好.李马有些赌气,拉开牛仔包的拉链,胡乱倒起来.包是李马母亲整理的,李马也没有细翻过.衣裤,高中毕业证,几张登记照片,身份证,两袋未开封的饼干,半瓶纯净水,一个密封的信纸包依次呈现在地面.信纸包引起了李马的注意,拾起来拆开,里面的物件让李马的手沉重起来,一叠整齐的小额旧钞,一张小纸条.打开纸条,几行字映入眼帘,字少情浓,“马儿,千里在外,多多保重,钱不多省着点花,不够给家里打电话,家中一切有我,勿念.”字很清秀,那是母亲的笔迹,下面并着一行龙飞凤舞的大字,很简单,儿子,你永远是我的骄傲,父亲.

熟悉的字迹,连番遭遇后的深情让李马的眼泪不自觉的流出来,滚烫的滴在纸上……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

红肩章看着眼见稚嫩少年表情一连串的变化,先悲后喜再到流泪,好奇的伸过脖子,不看不要紧,一看觉得心里堵的慌,都不容易啊!

良久,李马才抽离出来,笑着摸了一把眼泪,父亲,母亲,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钱不多,罚款够缴了,抽出一张十元钞票却四顾无人.

原来上海也有好人啊,整理好心情,打理好背包挎在肩上李马向人头攒动的人才大市场走去,身边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随地吐痰,啊不,随地大小便罚款一百.”

回头望去,马路对面,熟悉的老人正面红耳赤的对着一个猥琐的中年人喋喋不休,真是身手矫健的老人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