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现代闯将》第5章   面试

梧桐阅读 | 发布时间:2021-01-14 08:25:11 | 阅读次数:7826

李马魏事小说名字叫作《在现代闯将》,提供更多李马魏事小说大结局,李马魏事小说结局是什么。在现代闯将小说李马魏事节选:李马幸可以得到一份,上面全是各个工厂工厂招工的信息,普工,储干,押送司机,厨师…...看见眼前的男子停下来脚步仔细地…...

李马魏事小说名字叫做《现代闯将》,这里提供李马魏事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现代闯将小说精选:60)上海宝安,永信职业介绍所.已是下午两点,这里依旧热闹,门口几个西装革履的青年男女丝毫不惧毒辣的阳光,微笑着不停的给过往的路人发着传单.李马有幸得到一份,上面全是各个工厂招工的信息,普工,储干,押运司机,厨师…...看到眼前的男子停下脚步仔细阅读着传单上的内容,发传单的女孩知道机会来了,热情的招呼,“这位大哥,第一次出门吧,我们这里是正规的职业介绍所,保您能最快时间找到工作,超过时限,我们全额退款.”“试试吧.”李马没有挑…

60)

上海宝安,永信职业介绍所.

已是下午两点,这里依旧热闹,门口几个西装革履的青年男女丝毫不惧毒辣的阳光,微笑着不停的给过往的路人发着传单.李马有幸得到一份,上面全是各个工厂招工的信息,普工,储干,押运司机,厨师…...看到眼前的男子停下脚步仔细阅读着传单上的内容,发传单的女孩知道机会来了,热情的招呼,“这位大哥,第一次出门吧,我们这里是正规的职业介绍所,保您能最快时间找到工作,超过时限,我们全额退款.”

“试试吧.”李马没有挑剔,现在就这么简单,不是人找工作,是工作找人.更重要的是他需要快些找到工作,实在囊中羞涩.

跟着女子走进介绍所,还算正规,工作人员都是一副职业性的笑容,来往的求职者更让李马有种释然的感觉,同样朴素,同样期盼的眼神,这才是适合自己的地方.

女子姓张,自称是职业顾问,来到桌前张姓女子递上一张表,亲切的说:“请先填一下这份表格.”

同样是一份简历表,李马很想用上午写的那一张,刚提出就被拒绝了,张小姐说,这份表格需要建档,以备提取,这样才正规.反正就是五元钱一张,必须得买.

给完钱,李马填完表格,张小姐一阵赞叹,好字,一看就是有文化的人.

张小姐收好表格,接着又说:“我们会在一个月内为您解决好工作得问题,您需要再缴八十元介绍费,当然,这个钱是可以退的,如果一个月后不能找好我们不仅全额退款还无偿为了解决工作问题.”一番言语,口璨莲花.

李马虽没有什么社会经验,依然能感觉出这是个陷阱,一步一步让你入套.其时,只要有一点常识的人都知道这其中的猫腻,却因生活所迫,不得不挨上这一刀.

李马冷冷地说:“钱可以给,不过你要在两天之内给我找到工作.”李马年纪虽轻,冷言冷语间却也有一番气势.

张小姐估计是久经考验,依旧不温不火,慢条斯理,“如果先生对工作地要求不高,您的要求我可以保证,不过您需要加钱.”

“多少.”李马问.

“再加五十,一起一百三.”

“成交.”李马现在就是黄盖.母亲给了两百,早上门票五元,洗漱用具十二元五角,车票两元,现在又花了五元,还剩下一百八,缴了这一百三估计还能剩下五十,苦一点还能坚持.工厂做工都是包吃包住的.

完成一系列手续,张小姐来到里间,好一会才出来,脸带笑容,“先生,您的运气不错,宝安天杰电子厂刚好招普工,我已经和他们联系了,现在是两点半,您需要在五点以前赶去人事部门面试.”说着,将一张介绍信递给李马.好像李马捡了好大一个便宜.

其时工厂是人员流动最频繁的部门,不来介绍所,随便到个工业区往往可以看见好多招工信息.这中间就有猫腻,介绍所和工厂人事部主管一联系,你招人我推荐,按月再结介绍费.

问明路线,李马离开介绍所.必须要在五点前搞定一切,否则今夜住宿很成问题.

天杰电子厂在宝安区下辖的一个镇里,工业区叫玉和工业区,需要转两趟车.

辗转一个半小时,从城市又来到乡镇,没有高楼大厦,没有车流如潮,只有此起彼伏连绵不绝的白色宽大厂房,间或还有耕种着的绿色农田.

下得车来,一座高大的拱门正中写着“玉和工业园”五个烫金大字,走进大门,左手是一面信息墙,上面写着各种招工信息,边上一个玻璃框内整齐标注着各个工厂以及生活区的位置.李马仔细看看,天杰电子厂在东区二路七号,简写为东-2-7.

工业区很大,李马走走停停,来到天杰工厂花了近二十分钟.还好,快了半个小时.李马首先看到的是一个两块篮球场大小的露天院子,院子后方用水泥墙围着,右边是黑色钢筋栏杆,栏杆下是花台,正面是一道电子门,二者交界处有一小小平楼,写着门卫室,左边才是中心位置,一幢三层的厂房.院子里,几个身着背绣天杰电子四字蓝色工服的男子正在忙碌,不时传来两句说笑.

在门卫室,保安拿着李马的介绍信看了又看,才按了一个四位数的电话,说了两句.

“叫你进去,带上证件,包必须留在这里.”保安毫无表情的说.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李马按保安要求放下包,拿出高中毕业证,身份证,登记照,按保安所指位置来到人事部所在二楼.

不知是人事部行政人员要下班了心不在焉,还是这里招人一直不是很严谨,李马过得很轻松.随意问了几句,又填了一份登记表,“啪啪….”几个章上去,李马正式成为天杰的一员了.

“请问我的薪水是多少?”这才是李马最关心的问题.

“试用期三月,基本工资四百,有岗位津贴,有全勤,包吃住,加班另算.”人事部主管说得很熟练.

“四百,不会这么少吧.”李马不敢相信.

“乡巴佬.’主管白了一眼李马,每好气地说:“这里每天上十二小时,八小时后全算加班,效益好,每月能挣个一千吧.”

一千,还算不错,李马的要求不高,只要每月能寄个八百回家就知足了.

领饭卡一张,饭卡是纸做的,盖着天杰专用章,背面是一张表,横列是1-31号,是每天的日子,纵列依次标注着早中晚,每吃一顿,就打一个勾,一月下来再行统计,没有打勾的就补钱,今天却没有李马的份,只有明天他才能享受这个权利;工服两套,长袖一套,短袖一套,衣服很旧,不知穿过多少人了,上面还有些红色印记,不像血也不是漆;拖鞋一双,胶制蓝色软底,也很旧,李马不知道要拖鞋做什么,不过既然发了,就接在手里;一把标着339的钥匙,李马这才明白,进厂上班,需要脱鞋,换上先发的拖鞋才能进厂房,339是他的储物柜.别的单位上班穿拖鞋罚款,这里有些特权啊,李马心中好笑.

本来领这些东西需要缴一百元押金,李马实在没钱了,全身上下只剩下四十五块(转两趟车又花了两块).好说歹说,先用毕业证抵押,上班满一个月在用钱抵押.

跟着主管开了两张条子,一张写着员工李马将在SMT上班,予以接收.另一张是李马生活区住宿的房间和床号.下面都写着主管的名字以及日期.SMT,李马默念,不解其意,却很NB.

在李马离开时,主管又嘱咐了两句,要他不要乱走,最近查暂住证太厉害.

拿着东西,下了楼,在保安的指点下,李马从里面的楼梯上去,来到三楼,在一排铁制柜子中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个339,把拖鞋放进去.听着机器轰鸣声,李马对明天上班的生活有一丝期盼.

出的大门,李马向生活区走去,刚转弯,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接着人声鼎沸,无数身着蓝色工服的工人涌出楼梯间,自觉地在门卫室门口排成一列长队.每走出一个,保安就用一个黑色仪器全身扫一遍.李马大约知道这个玩意儿.金属探测,防止有人偷东西.虽然工厂这么做无可厚非,李马还是一阵不舒服,想到以后每日经受这样地日子,李马有些黯然.

相比李马地黯然,这些工人难以经受晚饭地诱惑,一个个跑得飞快.跟着人流,李马更容易找到自己即将入住的寝室,把条子给正在吃饭的保安,李马正式住了进来.

寝室与学校差不多,长方形,左右各摆着三张双层床,李马来时还有三张空床,加上李马,这个寝室暂时住了十个人.房间里,有两个与李马年岁差不多的青年正在吃饭,吃的很轻,有三张床上还睡着人,其中一个还不时打着呼噜.

看见李马,二人并没有表现的很热情,依旧我行我吃.

李马斜躺在属于自己的那张木板上,脑中转个不停.怎么办?钱不够花,今晚吃着饼干就着开水还能凑合,以后也不用为生活发愁,可还要买饭钵,床单,铺盖,热水瓶,盆…….四十五元远远不够啊.烦恼啊!

估计是太累了,李马就这么睡着了,醒来看看表已经六点过十分.

李马床在下面,李马醒来时,一个大约二十五岁的男子正在洗脸,看李马醒来,友善的笑笑,“新来的吧?在那里上班?’说得是普通话,却还是能听出浓重的河南口音.

“SMT.”

“哦,那我们是同事了,再过三天转班,估计我们还能一起上班.”男子站起来,大约有一米七五,头发有些凌乱,很清瘦,“我叫魏事,河南驻马店人.你呢?”

“李马,海天石门人.”

“还没吃饭吧,等会我请你.”魏事很热情.

“不用了……”

“别,什么也别说,大家都很难,出门就要互相帮衬.”

“那……那好吧.”

李马,魏事二人来到街上,来到一个魏事估计常来的餐馆,这时天已暗了下了,点上两菜一汤,二人边吃边聊起来.

交谈中,李马得知魏事早已结婚,小孩已经三岁了,放在老家父母带着,他老婆在另一个厂做QC,不远也不近.魏事说,SMT是天杰唯一一个有夜班的部门,两班人轮流上,一月一换.这个月正好他们上夜班,咱们寝室加你有八个是SMT的男员工,这样才能勉强保证夜班的睡眠.白班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八点,夜班反之.他的职位是丝印,估摸着李马也差不多,前不久走了一个操作员,从四个丝印中提了一个接班,留下的位置应该是李马的.李马问丝印具体是做什么的,魏事说不好形容,明天上班就知道.

吃饭回宿舍,房间里早已没人,魏事掏出一枝烟递给李马,李马笑笑拒绝了.魏事也没有勉强,自己点上一根,抽的有滋有味.

看着李马空荡荡的床铺,魏事说:“一会我就要上班了,不能陪你,你可以去街上买些生活用品.”

李马哦了一声,微红着脸问道:“你,……你知道那里有最便宜的东西买吗?”

看出李马的拮据,魏事拍着额头好好大笑,“瞧我这记心,这里还有一些以前同事留下没有带走的东西,也没人要,如果你不介意,就讲究着用吧.”

李马呆呆的站着,不知说些什么好,那种感动实在无以言表.

魏事拍拍李马的肩膀,轻声说道:“没事,兄弟,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你放心,只要我在这里,有我吃的就不会饿着你.”

“谢谢……”

找到一床棉絮,一张凉席,一条薄薄的毛巾被,又基本备齐了其它生活用具,李马算正式安顿下来.

“魏大哥,男儿千金一诺,以后只有你有事,我李马绝对义不容辞.”这是李马最好表达.

看着李马认真的表情,魏事笑呵呵说好,心里却不以为意,挥挥手,向灯火通明的工厂走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