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现代闯将》第8章 压力

梧桐阅读 | 发布时间:2021-01-14 08:25:08 | 阅读次数:15959

李马王喜小说名字叫作《在现代闯将》,提供更多在现代闯将李马王喜小说全文深度阅读,在现代闯将李马王喜比较完整版。在现代闯将小说李马王喜摘选:李马看见了王喜与一个身材中等的男子等在门外.王喜脸上溢着着激动的笑容,看见了李马高兴地旗号招…...

李马王喜小说名字叫做《现代闯将》,这里提供李马王喜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现代闯将小说精选:排着队,不情愿地被仪器扫描一遍,出了大门,李马看见王喜与一个身材中等的男子等在门外.王喜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笑容,看见李马开心地打着招呼,而后指着身边地男子说:“这是胡战咏,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的师傅.”跟着又将李马介绍给对方.二人点点头,算是认识.王喜站在中间,一手搭着一个肩膀,“走,吃饭去.”说完,揽着二人向玉和工业园大门方向走去.“我们是不是走错方向?”李马诧异问道.他们走得不是到食堂的方向.王喜呵呵笑着回道:“中午我请客…

排着队,不情愿地被仪器扫描一遍,出了大门,李马看见王喜与一个身材中等的男子等在门外.

王喜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笑容,看见李马开心地打着招呼,而后指着身边地男子说:“这是胡战咏,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的师傅.”跟着又将李马介绍给对方.

二人点点头,算是认识.王喜站在中间,一手搭着一个肩膀,“走,吃饭去.”说完,揽着二人向玉和工业园大门方向走去.

“我们是不是走错方向?”李马诧异问道.他们走得不是到食堂的方向.

王喜呵呵笑着回道:“中午我请客,咱们上馆子,一吗,算又认识了一个好兄弟,为你接风,二吗,实在是天天吃食堂的猪食,嘴里早已淡出个鸟来.”

李马没有拒绝,了解王喜的性格,拒绝也没有用.

“兄弟,今天表现不错,一个字,牛啊!”敢情王喜夸人都带着内蒙特产.

李马奇怪了,T发生的事,这才几个小时,王喜就知道了.

“别惊讶了,天杰厂才多大啊,你们T放个屁,不要十分钟,全厂都能闻到.”王喜大大咧咧地说,“我们修理部不是在厕所边吗,先我就听见两个女声说着你的名字,开门听听,未想兄弟刚来就做了这么惊天动地的事.”

王喜又带着艳羡的目光补充道:“我特地注意了一下,那两个女孩说着你,唧唧喳喳说个不停,什么好帅啊,好高大啊,……眼睛都放着光了,兄弟艳福不浅啊.”

“别瞎说,其时林翔天这个人还不错,就是有点急躁.”胡战咏打断王喜.

王喜对胡战咏颇尊重,没有再开玩笑,一本正经的开口道:“怎么说了,从某些方面来看,林翔天确实不错,比如上次几个外厂的调戏你们T的女孩,就他敢站出来,那种勇气实在难得,我都佩服.只是……我该怎么形容了…..对,他这个人就是心气太高,有点孤傲.”

“唉……”胡战咏点点头,同意徒弟的说法.

“师傅,你也别叹气,那里没点龌龊.当初要是没有你,我还不是一样被欺负.”

“怎么回事?”李马实在不相信有人敢欺负这个高大的蒙古大汉.

王喜也不急于回答,指指前方一家叫做“田记家常菜”餐馆说:“咱们就到这家,点上菜,再聊.”

田记家常菜,不大,布置的很温馨,没有一般餐馆的脏乱差,三人找位置坐下,点了四菜一汤,要了三瓶啤酒.菜还没上,倒上啤酒就着花生米,三人又聊起先前的话题.

“一年前我刚大专毕业,学的是电子,本以为到上海就算找不到很好的工作,也能混下去.没想就连这样的念头也一次次断绝,那是我人生最失意的时刻,不知多少次准备卷起铺盖回家,最终还是坚持下来,人也变得现实起来,就来到关外.进了天杰.”说起往事,王喜仿佛变了一个人,有些感伤.

李马实在没想到这个看看憨憨地大汉居然是个大学生,不由心生佩服,同样替他惋惜,不解问道:“关内的人才市场我也去过一次,实在藏龙卧虎!既然来到天杰,你应该是重点培养的人才,怎地还有人欺负?”

“唉……”王喜长叹一声,海饮一口啤酒,才怅然道,“大学生,大学生算个屁啊,现在上海最不缺的就是大学生,就拿我们天杰来说吧,我知道大学毕业的就有五个,这还不算行政人员,天杰就他妈一个不到四百人的小厂,按说这五个人应该重用吧,可我看也就我他妈混的好点,有一个二类本科毕业的男生现在做什么,搬运工,每天不停的搬货…….”

按住胡战咏劝阻的手,王喜恳求道:“师傅,你什么也别说,我今天就想痛快一下……老板,再拿三瓶啤酒.”王喜似乎醉了.

胡战咏苦笑着摇摇头,端着酒杯与李马碰了一下,“别介意,我这兄弟是个直性子,你对他好,他就会掏出心肝给你,这两年大家都过得不算如意,稍微释放一下也好.”

“我晓得.”李马同样失落.

只听王喜又说道:“就来我师傅来说吧,虽没有读过大学,可这几年早已通过了自考本科,可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可以给你加工资,就是没有机会升职……我刚来的时候,是没有人敢明着来,可他们会阴着来.连他们都搞不定的坏板就要我修,我问为什么,他们说你不是大学生吗?这点小问题对你太简单了.我他妈当时就想揍人,可师傅出现了,没有他,估计我早已回到大草原放羊去了……”

“胡大哥,你怎么不去别的厂试试?”

胡战咏若有所思,只是苦笑.王喜红着脸插言道:“换汤不换药,到了那里都是一样,同样从新人做起.还不如就在天杰,等现在这个鸟主管或者技术部的技术员任走一个,估计师傅也能上位了,再说…..嘿嘿…..师傅的女朋友在质检部做QA……很漂亮哦……”

王喜眨着眼看着李马,笑的很暧昧,听见胡战咏“咳,咳”的声音,又一本正经端着酒杯,“今日高兴,喝酒,喝酒.”

李马放下酒杯,吃了两口菜,看看表才一点,还有时间,于是又问道:“王哥,能说说我们T吗?”

王喜打一个酒嗝,摸摸肚子笑道:“这你就算问对人了,好歹我也和你们T住了一段时日,你们的那点龌龊我全都知道…..怎么说了……可以说你们部门是全厂最好的一个部门,不说四台空调二十小时不停,冬暖夏凉,就说上班的时间也让人羡慕,虽然夜班不见得白天休息的好,可至少能有一段属于自己支配的时间…….呵呵,有点跑题,你们部门大约就四十个员工,升职的机会也多的多,从丝印升操作员,同样是工人,工资却大不一样,相差至少五百,操作员到技术员又有一千多的差距.这次你们那点破事也就是这样引起的,走了一个操作员,势必要从原来几个丝印中提拔一个…….让我喝口酒.”

李马静静听着,也不插言,“咕噜”一阵声响后,王喜才继续说道:“本来,林翔天机会最大,资格最老,人也还有点才华.当然,工厂从不讲论资排辈,所以其他人也都虎视眈眈.就在林翔天憧憬美好未来的时候,结果宣布了,上位的是叶明杰,他整个人就蔫了,好像谁都欠他一样,而兄弟你了,刚好就撞在火山口山…..哈哈….只是没想到,你是消防队员,不仅没被火烧伤,反倒把火浇灭了.”

回味着王喜的话,李马多少有些原谅起林翔天,人都不是完人,不可能没有脾气,希望有机会可以和解吧.想起林翔天的遭遇,李马对自己未来不禁黯然起来,如此这般,何时才能混出头来.

三人同样郁郁不得志,各自沉默不语,气氛也冷了下来.

还是王喜洒脱些,端着酒杯强笑道:“大家都是男人,也别再作小女儿家情怀,闷闷不乐的……来,干了这杯酒,大家以后就是真兄弟,一起奋斗.”

三人碰杯,一饮而尽.略带苦味的啤酒仿佛就如同这苦涩的生活,饮在胃里,凉在心里.

回厂的路上,李马与胡战咏还好,王喜多少有些醉了,双眼贼亮,步履蹒跚,头脑却异常清醒.三人走得很慢,在十字路口,李马正好看见T科长金多来揽着一个比他高上不少的女孩走过,女孩也是天杰的员工,宽大的工衣也不能掩饰女孩高挑的身材,脸圆圆的,扎着一条马尾辫,二人走走停停,打打闹闹.

经过李马三人身边时,李马出于礼貌,喊了一声:“金科长.”

金多来抬头,记得这是刚来的员工,他有些惊讶,这家伙怎么一来就和修理部的两个刺头混在一起.金多来微笑着点头,算是答应,右手加把力气,把女孩搂的更紧了,快步走上前.

“呸.”见二人走得远了,重重的一口唾沫从王喜嘴里飙出,激起地上点点灰尘,“何芸终究还是沦陷了啊.”说完又唉唉的摇头,替那女孩不值.

“每人都有选择生活的权利.顾好自己吧.”胡战咏笑容同样苦涩.

“李马兄弟,做哥哥的在天杰虽然狗屁不是,不过也还有几分面子,我劝你别在那里做了,来我们修理部吧,多少学点技术.以后再怎么也饿不死.”王喜说得很诚恳.

李马略微思考了一下,笑着拒绝了:“多谢二位哥哥好意,我还是想在T试试,不是越残酷越刺激吗!”

三人同时笑了,笑对人生才是生活的积极态度.

三人说笑着,王喜又开始大暴料,“你知道你们金科长今年多大吗?二十岁…….别太惊讶了,吃惊的还在后面了…….对了,以下都是路边社的消息,别太宣扬啊……妈的,也当真是同人不同命,你们科长刚来时,在另一个厂,初中毕业,十六岁,还没有一米六,当真是个小萝卜头,可是人家命好.在生产线上插件,刚好就遇见一年也难得来两次的公司大老板……大老板下基层,当然要做点样子,亲民吗,你们金科长那形象一下在整个千人中间一下凸现出来……老板走到身边,亲切和蔼的问这问那,工作好不好啊?吃的习惯不习惯啊?......你叫什么名字啊?......什么,金多来,那还得了,这不是我冥冥中注定的贵人啊…..来啊,厂长,从现在起,小金就是我干儿子了……于是立即升为巡视员,又到拉长,主管…….这也是南方人迷信…….金多来是不是让那大老板的黄金多多的来我是不知道,只知道他来天杰了.”

王喜颇具表演天分,说得是绘声绘色,模仿起各人的语气也是惟妙惟肖,三人都畅快大笑.连一向沉稳的胡战咏也不能幸免.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