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二章 家国大事

冰山下的传说 | 发布时间:2021-11-25 20:34:22 | 阅读次数:6459

第二章家国大事【温柔如水提示:第二章到第五章,每章正文六千多字,等于正常地两章的分量哦】************后的几天里,俩人有点儿心事重重。看见生死转变,人世变化无常;眼皮底下突然发生这么大事,谁也没办法若无其事。生孩子原本所以是一件自然的事情。要不然看到生死转变,人世无常;眼皮底下发生这么大事,谁也没法若无其事。。...

第二章家国大事

【温柔提示:第二章到第五章,每章正文四千多字,相当于正常两章的分量哦】

************

之后的几天里,俩人有点心事重重。

看到生死转变,人世无常;眼皮底下发生这么大事,谁也没法若无其事。

生孩子本来应该是一件自然的事情。不然,人类是怎么从远古繁衍而来的呢?

但是现在,自然孕育看上去太吓人了。

荷花姐姐和小兰弟弟,这一阵子已经在考虑,要不要整几个孩子出来。虽然他们早就知道自然生育比较危险;但知道归知道,亲眼看到又是另一回事。

荷花姐姐从来没考虑过育儿所专用设备之外的选项。

兰泽嘛,他得承认,曾经报有幻想过。所有的经典小说,历史故事,孩子都是女人亲自生的。他以前没觉得女人生孩子吓人。再说了,再理智的人,也有把大脑切换到节能模式的时候,随便作出一厢情愿的判断,往往经不起推敲。

但他们真正的分歧,并不在于孩子怎么生出来,而在于怎么养大。

按照荷花姐姐的想法,人类两种性别的种子交给市政,就可以不管了。从育儿所到幼儿园再到学校,孩子自己就会长大。

非要产生感情上的纠缠干嘛呢?相处又不一定愉快。

兰泽对这样的观念,表示深恶痛绝。如果小孩子不好玩,不带着一起玩的话,那为什么要生出来呢?

答案很简单,税率呀。

理论上,国家从每个人二十岁成年,就开始收生育税。

实际上,大部分人,二十来岁的时候,还在大学里。既然无收入,按照年收入抽取的生育税就是〇。

随着年龄增长,生育税的强制抽取比例一年比一年高。那些在大学里混到三四十岁才进入工作岗位的,如果没抓紧时间在没收入的学生时代,折腾出几个孩子出来,交税能交到痛不欲生。

荷花姐姐太忙,常年不在地球。再不趁着有空闲时间研究孩子,快要交不起生育税了。

何况她不光要交税。刚结婚那阵子,脑子抽抽了。买了楼,在树状别墅区里安了家。住这里确实挺舒服的。但是她钱不够,以工作部门为担保才贷到了款——一般个人贷不到款。国家不鼓励个人的置业和消费贷款。

她的工作部门比较特殊,全称“地球文明合作开发太阳系先期地外资源探索与基地建设工程暨航天事业发展人类联合组织”,简称航天联合体,HT联合体,联合体,HT。怎么简称,全凭个人喜欢,因为全称实在太长了。H和T其实就是HangTian的首字母。大神洲主导下的国际组织,HT绝对不可能是Hentai的缩写。

张荷是联合体下属鸾级先驱舰的舰长,这艘船小了点,但是怎么看也算综合性基地舰,舰长理应牛叉。然而,她不但要被联合体每月扣薪还债,还被趁火打劫,签了强制性质的十年期劳动合同。

国家强制征收的生育税和子女数量直接挂钩。一个娃抵一部分税。

所以,荷花姐姐打算一次达到止税数。这样子,生育税就一分钱不用交了。

止税数这东西是个神秘的数字。

一般人生两个孩子,生育税可以全免。有些人要生三个。不幸有些少数人,必须生四个。如果是外国人入籍的话,就幸运了,一个娃不用生,没税。

所有,有不少人说,所谓生育税,就是把养小时候的你花的社会资源给收回来,再预先收一点养你娃的钱。张荷身为女人,认为这种说法明显没脑子。

止税数这个神秘数字,明显有关的因素至少有两个:

常见的是,女性青年期的平均智商。

高于同期女性智商平均值10点以上的女性,止税数统统都是三。她见过的人里,智商高的女性,包括她自己,没有一个二的。

女性智商对下一代的影响比男性大。所以,很明显,这种税收政策就是逼着高智商女性多生孩子嘛!我们的文明在催女人生孩子方面,达到了何等丧心病狂的地步?性别歧视,竟然没有随着社会文明程度的发展而消失,反而愈演愈烈。很多女性因此忿忿不平。高于平均智商十点以上的女性实在太多了,大约有全部女性总人口的27%。

即使在育儿所服务纳入社会保障体系的今天,体外育儿服务成为一项普遍社会福利的背景下,吐槽性别歧视的女人也没有减少。毕竟取精不需要上西天。而取卵子需要捅肚子;取卵巢需要开刀;取出半成品婴儿,和生孩子的痛苦相比,也没什么两样。

总有妞质疑:创造下一代人类这种事关经济繁荣,文明延续的国家大事,凭什么女人非得肚子疼?

影响到止税数的,再就是“重大有价值突变”,比如她家小兰这样的。兰泽是所谓“重大有价值突变”的携带者。小兰的止税数也是三。好在他年纪还小,税率还不高。

他的收入和抽风似的,有时候猛地挣到一大笔,有时候好长时间一分没有。

所以荷花姐姐不大放心他。每个月张荷的收入交过各种税、还完贷款之后,她还想多剩点钱,好好养着他家小兰。

这小子嘴太刁,挑食也和抽风似的,突然不想吃什么就一口也不沾。

有一阵子他把自己搞得身无分文,光靠失业救济,他能连着一个月吃白水煮五花肉、烫青菜蘸酱油。对,这混小子不吃主食。【捂脸】

而且他不吃什么,也不一定真不吃。

比方说他号称不吃蒜和韭菜。韭菜确实没见吃过。但是他吃蒜蓉生蚝。连蒜蓉都舔干净的那种吃法。蒜蓉不是蒜?

不用功吃饭,小兰同学究竟怎么长的这一身膘?

说实在的,张荷也挺好奇的。

一段时间没见,小兰弟弟就化身肉山大魔王,感觉还挺新鲜的。

每次他们见面,虽然小兰还是小兰没错,然而她每次碰见的都是不同风格的小帅哥。

按理说,她应该觉得赚了才对。但……人对变化的承受能力是有极限的。这一次兰泽的变形规模,真有点大了。

除了生育税,还有一笔钱,是每个有正当收入的成年人都要交的。全称叫做“社会承担下一代抚养义务储备金”,简称养育金。有没有孩子都免不了。固定数额,不增不减,好在总额不大。这笔钱,一直要收到个人进入老年。

这些苛捐杂税,吐槽的人可更多了。

免除养育金,其实也容易。自己养孩子,不但免交养育金,国家还给发补贴。但是一般人不这么干。大家都喜欢把孩子寄养在市政,偶尔见面,吃吃玩玩,联络一下感情。宁可给国家交钱,也不要这份补贴。

市政抚养孩子有个大问题。兰泽以为很残忍。

那就是允许存在不高于5‰的合法累积死亡率。这是小孩从0岁开始,到年满20岁成年的总和死亡率。分散到每一年里,平均死亡率只有2.5‱,也就是两万人里,允许每年不超过五个死者。而且,大部分的死亡发生在早期孕育阶段,包含了因为基因缺陷而发生的发育失败。

从理智上说,这种死亡淘汰符合自然选择的规律,可以避免物种退化。而且死亡率的数值本身并不高,特别是与其他物种相比。

但是兰泽以为,小数点后的每一个数字,都有一个绝望而无助的孩童,彻底心碎。

荷花姐姐的态度是:生命既然来到这个世界上,就要独自面对大自然的规律。一个新生的人类,是大自然进化的垫脚石也好,是开挂的天命之子也好;如果不幸是那5‰,作为血缘上的亲人,没有见过、不曾认识,也就不必挂怀、免去悲伤。

兰泽很不高兴:你倒是不用悲伤。娃娃会悲伤难过呀。

生育税的止税数还有个奇特的用途:用来计算最高子女限额。

公式很简单:(止税数+1)的平方。

正常情况下都不会超额,因为止税数2的话,算出来是九个子女。3的话,就是十六个了。谁脑子抽抽了,弄那么多后代出来?外国人入籍生四个娃,也不算少了。

子女超额的话,会影响到养育金。据说每超出一个娃,要交一大笔巨额养育金。具体交多少,貌似和年收入有关。

传说中,绝对会令人肉疼又不至于去死。又有传说,这种超生养育金,在大神洲都有几百年的历史了。

凡事都有例外。止税数这个用途不算正规。

比方说,有遗传病的人。生育税照交,子女上限硬是比按照止税数算出来的少那么一两个、三五个不等。

再比方说,突变携带者。他家小兰的个人健康信息里,最高子女限额那项居然是空的。空的。空的!小兰自己都看不到。

看不见不代表限额不存在。究竟是多少,令人很费猜疑。

万一他们俩一不小心超过了兰泽的限额怎么办?俩人纠结过这个空白项。讨论了几天之后决定,按照止税数生孩子总不会有错。

按理说,国家对突变携带者应该是持鼓励生育的政策。所以,兰泽的限额不可能少于16个。

俩人现在一个娃都没有呢。必须先把生育税的问题解决了,把家庭收入给拉回来。不然的话,张荷只能躲在天上,靠配给制活着,地面是不用回来了。小兰弟弟,你就自生自灭吧。

孩子弄出来容易。可以一批搞定。

俩人闹别扭的地方,不在于必须生孩子这件事,而是在养孩子的方式上面。

张荷常年不在地球。养孩子,她的选择本来很简单。丢在地面,永远不见,不用牵挂。

但是,兰泽想把孩子抱回来,自己养。

他自己还是个孩子。长了一身膘之后,更像是XXXL号的熊孩子。一张少年的脸,一笑露出两个孩子气的小虎牙。

让孩子养孩子,荷花姐姐一想到好像幼儿园开会的场面,就有一种奇怪的罪恶感。

但是税的问题必须解决!总有一个人要做出让步。

税钱省下来之后,可以买单人飞行器玩。低空特效飞行器已经出了新款“独眼”。小兰玩不了那类危险的玩具。荷花姐姐可以带娃一起玩。……呃

自己带孩子,陪伴孩子长大?

张荷舰长根本没有时间下凡。只有短暂的假期,偶尔和小兰泽聚一下,和约会似的。

物理世界的时空法则,已经为她排除了陪伴孩子成长这个选项。

“他们有比我更专业更可靠的保育人员陪伴长大,5‰的不幸几率落在具体的孩子身上,可能性接近于〇。”张荷是这么说服兰泽的。“他们一定可以平安长大,成长为我们文明的栋梁之材。因为那是我的孩子。我留下最优秀的基因就可以了。”

兰泽不说话,瞪了她一眼。

“我们怎么能牺牲工作呢?工作对我来说更重要。”荷花姐姐有点生气。

“我在家工作就行。”兰泽回答,“给人当私教挣不了几个钱,不去了呗。”

设计细胞微生物,是他的正业。接到活了,他就在家干活。没活的时候,他就在社区活动中心的健身房泡着,给人当私教,顺便交朋友。碰到合眼缘的,就不收钱了。本来还能多少挣两个,但是自从长膘成功,业务量直线减少。

“你知道小孩子有多麻烦嘛?”荷花姐姐问他。

“正是因为麻烦,才应该带回来自己照顾!”

张荷自我辩护的全部理由,他都回报以:小兰之蔑视。

“气死我了!”

张荷不高兴,所以这几天总出去溜达。要不然,也不至于碰到人家生孩子的事儿。

兰泽独自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每天报以冷冷的蔑视。高处可凉快啦!

荷花姐姐出门的时候,兰泽独自在家享用着18℃的恒温,在生化分析器上测试最近写好的核苷酸代码。

生化分析器是他以前在大学混实验室时自己写的。写核苷酸代码的编辑器也是。如果不是整套的生化编辑器没人买,他也不会自己设计小细胞了。

核苷酸代码看上去很像二进制。实际上嘛,这就是编码方式非常随意的二进制,毫无规范可言。长在生物身上,就是可爱的染色体。不管是什么奇葩编码,只要生物不死还能繁衍,核苷酸代码就能跟着祖传染色体一起,永远流传。

兰泽倒是努力用尽可能规范的方式写代码,但这玩意规范了也没用。设计关键是:第一,能生存;第二,能复制;第三,能完成任务。代码写得整齐好看,说实在的,这只是出于他身为人类的美感。

细胞微生物设计比病毒设计难太多了。小细胞是个复杂的大系统。需要对蛋白质结构体的成键角度和构造顺序计算得很精细。就连注释的长度和染色体段落的酶剪切方式,都可能影响到人造微生物的生命周期。兰泽之所以能干这活,那是因为,目前业内最好用的生化分析器,就是他自己写的。

可惜的是,这个新兴行业,新兴得过头了。全世界只有几个实验室在折腾,还都是他的老熟人。

搞这玩意,半年不开张都很正常。至于开张了,能不能吃半年,还得另说。

他也觉得生育税收的挺肉疼。有弟兄帮他避税来着,但生育税大家都没辙。太霸道了,私人账户里有钱就扣款。

虽然他扣的税没有荷花姐姐的多,但他也想把钱留住。留着玩,留着吃饭,用途太多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