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三十四章 栽赃

安瑾萱 | 发布时间:2021-11-25 13:29:21 | 阅读次数:9330

前一世,简言之的血脉至亲说她,能为家族利益献身精神是她做为任家女子一生唯一的荣耀。镌刻青鸟山水画的隔窗正打开着,有细细的雨被风吹了进来,打湿了青石地面。。...

亦萱进屋的时候,赵世秋正坐在书案前的镂空海棠花梨木圈椅上凝眉深思。

镌刻青鸟山水画的隔窗正打开着,有细细的雨被风吹了进来,打湿了青石地面。

亦有些飘落到了紫檀木书案上,撒下薄薄的一层水珠。

赵世秋突叹了口气,揉着眉心一脸疲惫。

亦萱咬唇默了半响,才抬手敲了敲房门。

“爹爹,我来了。”

赵世秋猛然回神,看着站在门外的亦萱,怔立半响,才招手让她进屋,“过来吧,爹爹有些话要问你。”

亦萱抬脚走了进去,却不问他要问她些什么,只径自走到隔扇那儿,关上了窗户,道:“一场秋雨一场寒,最近天气越发凉了,爹爹可要注意身子。”

赵世秋看着她,欣慰道:“元娘也懂得为爹爹忧心了。”

亦萱抿唇一笑,乖巧地蹭到他身边,“爹爹身体总是最要紧的,不仅是我,母亲也是最紧张爹爹的,爹爹就算为了母亲,也要保重自己。”

赵世秋的笑容变得有些牵强。

亦萱装作没看到。

“元娘,最近学习还吃力么?安允表哥教着应该还好吧?”赵世秋将她拉过来,首先问道。

“好。”想起刚刚和安允的冷嘲热讽,亦萱苦笑一下,如果那也算好的话。

赵世秋听她这么说,便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

他不说,亦萱自然也不会主动找话。

两厢沉默许久后,赵世秋才终于忍不住道:“元娘,你,你上次去见丽姨和柔妹妹,可曾说了什么难听的话?”

“啊?”亦萱一脸讶然,“爹爹你在说什么?什么难听的话?”

她眸中的诧异和不解不似作假。

赵世秋眉心蹙了蹙,默了片刻,终究还是缓缓开口,“我听说,上次你去见丽姨的时候,撂下一堆狠话,还扬言要弄死她腹中的胎儿,可是真的?”

虽然他很不解元娘是如何得知丽盈有了身孕。

亦萱猛地往后退了一步,震惊般地看着赵世秋,许久才失声叫出来,“爹爹!您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赵世秋的眉心蹙得更紧了,声音也冷了下来,“难道我说的还有假?你一向不喜欢丽姨和亦柔,你怕她们取代你母亲和你的位置,所以便说出那样狠的话对不对?”

说完,又看着亦萱,语重心长道:“元娘,你大可不必如此慌张,爹爹就算把丽姨和亦柔接回府,你和你母亲依然是爹爹心目中最重要的人,爹爹绝不会叫她们取代你们的位置,你是草木皆兵了。”

亦萱死死咬着唇,直咬得嘴唇泛白,一双秋眸却倔强地直视赵世秋,“爹爹!我没有,我根本就不知道她怀了身孕,我又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来?您从小看我长大,难道不清楚元娘的为人吗?您就,那么相信丽姨,她说什么便是什么吗?”

那声音委屈地似乎要哭出来。

赵世秋心头一软,脸色柔和了几分,却还是道:“爹爹不是不信你,更不是无条件信任丽姨。这件事原先爹爹是不知道的,你上次出府后,爹爹去看过丽姨,她只说你们相处甚欢,根本没有说你什么。可是今日,今日我去看丽姨的时候,她做了噩梦,脸色惨白,腹中的胎儿也差点要保不住。我问她,她还是为了你什么都没有说,要不是我再三逼问乳娘和亦柔,我怕是也不会知道那日发生的事儿。”

好!果然是王丽盈,再活一世,她还是低估了她的水平!

亦萱止不住想要冷笑。

等到抬眸望向赵世秋的时候,那眸中尽是坦然。

“说到底爹爹还是不信元娘,从小到大,元娘可曾伤害过谁?纵然我顽劣了些,但却是连一只蚂蚁都不忍心踩死的,更何况是待我那样好的丽姨?难道在您的眼中,我就是这样一个恩将仇报的人吗?”

赵世秋不说话,心里却隐隐相信了亦萱。因为他不信亦萱是那样的人,更何况她的确是不可能晓得丽盈怀了身孕。

亦萱便继续道:“那日我本也以为我们相处甚欢,回府后就什么都没有和爹爹说,不曾想,不曾想现在却有这个一大顶帽子扣在我的头上!我大概也知道了,那日,丽姨让我叫她母亲,我不肯,说我的母亲永远只有一个。丽姨表面上没说什么,想必心里一定存了怨气,所以才会编出这样的谎话,要离间我们父女的感情!”

赵世秋愕然地望着亦萱,许久才失声道:“你说什么?”

亦萱眼眶盈盈悬着泪水,“我原本以为丽姨只是和我开个玩笑,不曾想,她竟是真的存了这样的心思,她真想取代我母亲的位置。”

说着,眼泪大颗大颗地从眼眶滑落下来,又委屈又伤心地哭道:“我以为那日之后我与丽姨冰释前嫌,我甚至还幻想着什么时候爹爹能把丽姨和柔妹妹接回府来?我是真的很喜欢她们,很想要和她们住在一起。哪知道,我错的这样离谱。”

赵世秋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在他的印象中,丽盈一直是温和柔弱,千依百顺的女子,纵使他叫她做了那么多年的外室,她也无怨无悔,体贴非常。

当她再次怀了身孕,他说要接她回府时,她的第一反应也是叫他先取得婉清和元娘的同意,莫要叫她们为难。

这样善解人意,处处为他人着想的丽盈,会是想要爬上主位,取代主母的狡诈女子吗?

至少,凭他这十年来与她的相处,丽盈断不会有这样的野心。

她不过是想要好好过日子罢了!

可是……

他的元娘,他从小看她长大,最是了解她的性子,她心软,亦不会撒谎,而且丽盈怀孕的事儿,他也从未告诉过元娘。

他抬眸看着哭的伤心委屈的元娘,一时间不知道该相信谁。

官场上那么多的虚与委蛇,两面三刀,他都能明辨分明,怎么到了这内宅小事,他却无能为力了?

“爹爹,你是不是还不信我?原来这么多年,爹爹对我的疼宠和呵护都是骗人的,为了个要取代母亲的女人,您连亲生女儿都不信了么?”

亦萱顿时哭的肝肠寸断,眼泪如同绝提的水,止不住地滚滚而落,一双星眸中满是委屈和愤然。

她自己都不知道,这是在演戏还是真的伤心至此。

前一世,她一直没有机会问过父亲,是不是有了赵亦柔和赵宴,她这个曾经最疼宠的女儿已经变得可有可无了?

赵世秋见她这样,心如刀绞。

他永远无法忘记元娘刚出生时他初为人父的喜悦和自豪。

他曾经发誓要永远呵护这个女儿,永不会让她哭泣和受伤。

“元娘,爹爹错了,爹爹不该不信你,我们不哭了……”伸手将她搂了过来,替她擦拭脸上纵横的泪水。

亦萱哭得太猛,抽抽噎噎地根本说不出话来。

赵世秋一边拍着她的背劝哄她,一边道:“爹爹相信元娘绝不会是那种人,但你丽姨也不会是你口中那种狡诈的女子,这里面定是有了什么误会。改天咱们一起见个面,把误会解除了好不好?”

“不好!”亦萱猛地挥开赵世秋的手,愤怒又责备地盯着他,“爹爹你还要帮她说话!哪里来的误会?我根本就不知道她怀了身孕,她却能编出那样的话来栽赃我,其中的寓意不言而喻!她定是仗着自己怀了身孕,又知道母亲再也生不出孩子,以为可以母凭子贵吧!”

“元娘!”赵世秋脸上青白交加,尴尬异常。

“你丽姨不是那种人,真的,爹爹可以保证。这里面肯定是有了误会,咱们不把误会解除,这可怎么行?”

“我不听!她要取代我母亲的位置,她想要母亲死!我不会同意的,我讨厌她,我恨她,我不会同意让她进府的!我再也不要看见她!”

亦萱冲赵世秋用力吼出这些话,便再也不想理会他,转身跑了出去。

徒留下一脸挫败黯然的赵世秋无言以对。

☆★☆★☆★

推荐《名门闺杀》作者面北眉南的新作《嫡谋》,品质保障,放心跳坑!

简介:前一世,所谓的血脉至亲告诉她,能为家族利益献身是她身为任家女子一生最大的荣耀。

结果她与姐姐反目成仇,让母亲垂泪早逝,累父亲血溅箭下……

重生于幼学之年,她再不是那任人摆布的棋子!

心怀鬼胎的姨娘,狼心狗肺的长辈,咄咄逼人的外敌,朝堂暗处的冷箭……

且看她如何谋算人心,一一揭去他们的画皮,灭之于无形!

所谓荣耀,是守护所爱至亲一生平安顺遂。

所谓荣耀,是但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直通车——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