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6.谢大爷

梧桐秋晓 | 发布时间:2021-11-25 | 阅读次数:11704

陈双瞅着时间还早,这个点儿,大多吃完了饭在外头纳凉,的话要借车的话,还得今天晚上上就借了,明一大早最迟四五点钟就得上县上,到了地方也都六七点了。心里想,陈双就离开了了家,去了大彪家。大彪家的生活条件但是很不错的,起码比自家强太多,更更何况,李家在杏花村可想着,陈双就离开了家,去了大彪家。。...

陈双瞅着时间还早,这个点儿,大都吃完了饭在外头乘凉,如果要借车的话,还得今晚上就借来,明一早最迟四五点钟就得上县上,到了地方也都七八点了。

想着,陈双就离开了家,去了大彪家。

大彪家的生活条件还是不错的,至少比自家强太多,更何况,李家在杏花村可谓是大姓。

不过话又说回来,若不是自己得罪了村长,自家的粮仓里也能储满,大哥也不至于走投无路去当兵了。

陈双到了那双闪木门前,刚要敲门,就听见院子里传来一声李婶儿的咆哮。

"大彪,你不想活了?陈双那种女人你也敢沾?"

陈双顿时心拔凉,接车的事情一下子就没找落了。

"俺不,俺就喜欢小双双,俺就想让小双双当俺的媳妇儿……俺不嘛!她长得又好看,今儿还对俺笑呢……就不嘛……"

大彪的声音传来,紧接着就是在地上打滚的声音。

陈双的脑门子顿时就往外冒汗,天哪,这么下去,她简直觉得自己逃得了一时,躲不开一世啊……

陈双当即就当自己没来过,蹑手蹑脚的准备离开,再想想其他办法算了,可就在这时候,陈双突然听见身后的木门吱呀一下开了。

"你要是不听话,就给我有多远滚多远!"李婶手里拿着扫把一边呵斥到,一边指着门外对在地上打滚的大彪呵斥道。

就在这时,陈双头皮发麻,恨不得跑了算了。

那大彪咕噜一下从地上爬起来,一眼看见陈双,哈喇子顿时流了一脖子:"媳妇儿!"

陈双当即就打了个寒战,此刻不跑更待何时?

谁知道,那大彪竟然一直追到了陈双家门口,陈双气喘吁吁的,还别说,这家伙的体力还真牛,陈双跑两步,他一步就追上了。

"媳妇儿,你跑啥呀!俺又不会吃了你!"大彪憨憨的冲着一脸铁青的陈双笑着说道。

这可把大彪的母亲李梅给气的差点晕倒在自己家门口。

"啊……大彪,那个,我就是想借你家板车用用,你还是早点回去吧,小心你妈把你往傻里打!"

陈双支支吾吾的说完就要走,心想哪里不对劲啊,他好像本来就傻嘛。

"俺给你拉来,媳妇儿,你等着!"

没想到,大彪撒丫子就往家跑,陈双叹了一口气转头就进了家门,还把门插上了。

陈双细细想着,自己以前真的就这么让人讨厌么?唯恐避之不及。

不到十分钟,陈双就听见门外传来轱辘的声音,随后是敲门声,夹杂着大彪喊着:"媳妇儿开门,车拉来了!"

陈双搓了一把脸真不知道何去何从,前世的经历让她想安心活出个名堂来,可改变的了过去,她却感觉无法预料结局。

也许是大彪喊累了,最后说了一声:"车放门口了,俺回家了,小双双再见!"

随后,陈双打开门,发现板车就好好的横在栅栏门外。

陈双收拾好一切躺在床上,她竟然每天晚上睡觉前脑子里都会回荡那二十多年的颠沛流离,最终,会停留在那个雨夜,她死在他怀里的场景,每每想到这里,她就会激动的流泪。

"村长啥意思啊,咱家儿子都去当兵了,他咋还想让咱家闺女去当兵呢?"

"小点声,别吵醒了小双!"爸爸的声音传来。

陈双根本没睡,父母到了后半夜才回来,陈双知道,村长是摆明了赶她走,可是,自己的年龄不够参军的,就算他再有本事,也赶不走。

顿时陈双含着泪却笑看着蚊帐,哥也走了,如果她也走了,那谁来照顾父母?

再加上眼下家里的条件那么恶劣,山上种庄家肯定没有收成,那父母岂不是在家得坐等饿死?

陈双这么想着,一夜未眠,天罡蒙蒙亮,她就把两大框的煤炭拉上了板车,皮带往肩膀上一套,双手拉着把手就出门了。

柔弱萧条的身体,从板车后头根本看不见她的背影,就这样穿过杏花村的小路,直到七点半的时候,陈双才到了县上。

县上很热闹,一些摆摊买菜的,卖水果的大妈大伯早早的都占好了自己的摊位。

陈双记忆中,县上有一公家食堂,食堂里有一位老大爷曾经在前世的时候,陈双逃出杏花村时,给过她半个馒头。

那个老头,陈双只记得他姓谢,公家的食堂用的都是这种炭火,用的也是公款,自己的价格比外头送来的一斤便宜五毛钱,那位大爷一定会买的。

陈双这么想着,就去了那公家大院,守卫肯定是不让人随便进去的,陈双干脆放下板车,揉了揉生疼的肩膀,上去打听。

守卫一听找谢老头的,大都很客气,因为谢老头为人和善,做的菜那是一流的美味,在外头饭店都未必比得上他的厨艺。

每天变着花样的菜肴,一礼拜一三五才会重样一次,在这种公家单位上班的工作餐,能做到如此,已经是很良心了。

陈双远远地就看见围着围裙的谢大爷从食堂的方向走了过来,她心情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二十多年了,谢大爷还和以前一样精神,一脸笑嘻嘻的。

只是,他可能不记得她了。

见谢大爷前来,陈双笑着打招呼说:"谢大爷,我这儿有两筐炭火,差不多有两百三十斤,我知道你们吃公家饭,都是大火烧大锅菜,这比柴火要好用多了。"

谢大爷看着陈双有些吃惊,她怎么知道自己姓什么?

"丫头,你认识我?"他问道。

陈双抿唇一笑,甚是好看,嘴角的梨涡像是储满了蜂蜜一样甜:"我认识你,但是你可能不记得我了,贵人多忘事嘛!"

谢大爷一听乐呵呵的笑了:"哎呦,还真不记得了,可能是年纪大了,记性不好了,啥贵人啊,就是一掂勺儿的火夫。"

随后,谢大爷围着板车转了一圈说:"呦,你这碳没啥渣滓,不错呢,多少钱一斤?"

陈双一听喜笑颜开,她知道,很多炭火里卖都夹杂了其他易燃的渣滓,虽然火苗很旺,但是不熬火,自己这煤炭是纯天然没有任何渣滓的。

陈双介绍到,还抓了一把给谢大爷看。

谢大爷身为多年的老厨子,陈双笃定了他识货,看着谢大爷连连赞许,陈双这才说:

"市场价一块钱一斤,我这些炭火,五毛钱一斤,总共两百三十多斤,就把零头去掉,按照两百斤来算,您看这样成吗?"

谢大爷一听有些吃惊,这么好的炭火,还卖那么便宜,多余的重量就算是送的,这算来算去,差不多四毛多钱一斤。

谢大爷突然目光差异的看着陈双,语重心长的说:"丫头,是不是家里头有啥难处啊!"

陈双一愣赶紧摇头,要不然,她恐怕止不住眼泪,这个谢大爷,还是像以前那样善良,可是,经历过前世的陈双觉得,这样善良的人在社会上是根本没法立足的。

"五毛钱一斤……总共……一百块!"谢大爷没有多说什么,细细的算着:

"你等着,我回去拿发票,你给签个字,按个手模就成。"

陈双站在门口等着,十多分钟的模样,谢大爷就得带着两位食堂伙夫打扮的年轻小伙子一起走了出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