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5.送煤

梧桐秋晓 | 发布时间:2021-11-25 10:15:36 | 阅读次数:24693

陈双赶往山上,意外发现更本也没父亲的影子。前生,她是所以和赵大宝之间的事情,被全村人戳着脊梁骨骂,她还倒好,最惨的是陈秀兰出门时就被人骂说,自己想汉子想疯了,自己的闺女这么小也偷汉子。随即,陈双被母亲揍了一顿,一负气她跑了出,在山上待了一宿,也前世,她是因为和赵大宝之间的事情,被全村人戳着脊梁骨骂,她还倒好,最惨的是陈秀兰出门就被人骂说,自己想汉子想疯了,自己的闺女这么小也偷汉子。。...

陈双赶到山上,发现根本没有父亲的影子。

前世,她是因为和赵大宝之间的事情,被全村人戳着脊梁骨骂,她还倒好,最惨的是陈秀兰出门就被人骂说,自己想汉子想疯了,自己的闺女这么小也偷汉子。

随后,陈双被母亲揍了一顿,一赌气她跑了出来,在山上待了一宿,也就是这个时候她被李宝给算计了。

她竟然拿钱哄村东头那天生弱智的傻子说陈双喜欢他,哄的那傻大个儿摸到了山上,把她给侮辱了。

第二天,这件事被李宝宣扬的十里八乡都知道,也就是这个时候,她没脸呆在杏花村逃去了城里打工。

却不料,陈双发现自己有了,她听说大城市的医院可以做手术,可她根本没钱,她想过去死,可就在那个时候,被找了她半年有余的宋德凯给救了。

可陈双已经没脸见人了,她还是挺着肚子再一次跑了,这一次,她就再也不想自杀了,只要宋德凯再也不要让她看见,不要让他看出自己悔不当初的那张脸,她陈双就算苟且偷生也愿意。

想到这里,陈双的心还是有些隐隐作痛,她攥了攥拳头,一屁股坐在地上,很快,山下的林子里有两个黑影闪过。

其中一个黑影体态肥硕,另一个略微瘦小的就是李宝不错,陈双长出了一口气,回头找到了老爹丢在山头的锄头,她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下,还挺顺手的。

可陈双又叹了一口气,她要是一锄头砸下去,她不就成了杀人犯了吗?到时候,依旧免不了厄运。

不行,得想个法子,这个时候,陈双听到稀稀疏疏的声音越来越近。

"嘘,在那儿呢,去吧!"李宝压低声音的说道。

"真哒?小双双暗恋俺?"

一个憨厚透着几分傻兮兮的声音也传了过来,李宝说:"那当然,相信我,我们可是好姐妹呢,我什么都知道。"

随后,陈双就看见那满嘴留着哈喇子的傻帽搓着手,面带害羞的朝自己走来。

"大彪,你来了!"

陈双一回头看见了大彪,笑着说道,可陈双还是攥紧了锄头,时刻警惕着。

大彪心里一揪,哎呦我去,以前小双双见着俺就不是拿石头就是捡棍子打自己,这……这还对自己笑了,笑的可真好看。

大彪嘿嘿一笑,口水顺着嘴就往下落,看的陈双差点没把持住手里的锄头。

"小双双,俺……俺给你干活……"大彪搓着手有点手足无措,夺过陈双手里的锄头就拼命的挖。

陈双一看,先是愣了一会儿,随后心里乐了起来。

前世,她就是看着这傻逼就恶心,当时就拿石头砸了他的脑袋瓜子,招来了大彪傻子劲儿一上来,才把陈双给毁了的。

可眼下,陈双真是喜从中来,自个儿坐在一旁休息,就看着那壮的跟牛犊子一样的大彪,挥满了锄头死命的挖。

时不时还回头对着陈双嘿嘿傻笑,看的陈双差点回头就吐了。

"小双双,你看俺这锄头挥的咋样?以后要是有农活告诉俺一声,俺上你家地里干农活去……"

说完,嘿嘿又是一阵傻笑,陈双的后脊背都开始往外长鸡皮疙瘩了,她勉强笑着说:

"好好好……这好说,不过……你还得往下挖,俺家这地啊就在这山头上!"

陈双说着,不由得斜眼看一眼山下,李宝躲在树后面一个劲的哆嗦,陈双心想,你也不怕被蚊子给抬走当压寨夫人……

"好嘞!"大彪一听心里头一阵乐呵,吐了一口唾沫在手心里搓了搓,牟足了力道挖石头。

"他们在干什么?"李宝这个时候两腿使劲的摩挲着,时不时挠挠手背,脖子什么的,俩眼直勾勾的盯着那秃顶石头山。

随后,陈双发现李宝那黑影从树后面离开了,渐渐地消失在村长家的路口。

陈双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大彪,你接着挖,就那个黑色的泥巴,多挖一点,我回家拿筐子去!"

"好嘞!"大彪答应了一声,陈双赶紧跑回家。

"这都黑了,你那筐子干什么去?"陈秀兰看着自家闺女火急火燎的拿着扁担,筐子,还有铁锹,就往外跑。

"爸在村长家,你要是没事去找找爸去,就别管我了!"陈双说完就冲着山上去了。

陈秀兰嘀咕了一声,不是在山上吗?怎么跑村长家干什么去了?说着,陈秀兰就王村长家走去。

"放哪儿!小双双?"大彪扛着扁担,担着两大框子的煤炭回到了陈双家。

陈双手里拿着锄头和铲子跟着屁股后头,看着大彪那牛犊子一样的身板,还别说,耕地都不用牛了,真是少脑子的人吃的多长得也壮实。

"放院子里就成!"陈双说到,三上挖开的坑已经用石头填上了。

陈双盯着那两大框的煤炭,心里还是有些可惜的,这些露天煤分布的太散乱,挖了好几个地方,有的地方有,有的地方就没有,也不知道山腹里面还有多少能挖。

大彪自己从井里打了一桶水,直接就泼在了自己身上,顺便还喝了几口,一擦嘴对着陈双说:"明儿还挖不?俺力气大着呢,能把这山给挖塌喽……"

陈双抬头看着这个傻大个,也真是醉了。

如果不是前世发生的那件事让陈双总有杀了他的念头,此刻,她才发现,如果不是自己太少脑子,这大彪也并不是她想的那样禽兽不如,其实最终要怪的话,除了怪自己,还是怪李宝那个心机婊。

陈双摆摆手说,明天再说,大彪坐都没坐就走了,临走的时候,流着哈喇子看着陈双:"小双双,晚安!"

陈双差点又吐了,回头看着那壮硕的背影,还跳着脚,哼着小二郎的歌谣,她的心再一次揪疼揪疼的。

前世那肮脏的画面总是挥之不去,这一世,她一定要好好的活,活出个人样来。

陈双极力的克制自己,不要去想以前,他傻,自己不是傻子,上天既然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她就得放下过去,放下……对!

陈双对着夜空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才平复了内心的波澜,她蹲在院子里看着那两大框的煤炭。

把里面的那些石头渣子,筛一下,明天找地方把和两筐煤炭给卖了,应该能换一些钱,可是这么重,她还得想办法找个板车才行。

陈双想了想,大彪家就有一辆板车,不知道他妈肯不肯给使一下……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