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1.那年他当兵

梧桐秋晓 | 发布时间:2021-11-25 10:15:34 | 阅读次数:24702

2015年八月,凤城,凌晨两点,辉煌的历史夜总会门口,停着不下余三十两转租车,这个点儿,这个位置,是生意最好是的地段。"师傅,跑长途吗?"玩客从辉煌的历史夜总会走出两位三十多岁的小伙子,叩开了陈双的车窗。陈双想都没想就应了一声:"毕竟跑啊!"她为什么不"师傅,跑长途吗?"。...

2015年七月,凤城,凌晨一点,辉煌夜总会门口,停着不下余二十两出租车,这个点儿,这个位置,是生意最好的地段。

"师傅,跑长途吗?"

玩客从辉煌夜总会走出来两位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敲开了陈双的车窗。

陈双想都没想就应了一声:"当然跑啊!"

她为什么不跑?长途是最赚钱的,家里的孩子还等着钱治病,她已经打听好了,解放军区医院有部队退伍的老军医,可以治孩子的脑瘤,现在就缺钱了。

车子启动,徐徐的调转车头,挡风玻璃上的雨刷不停的刮着瓢泼大雨。

就在刚驶上马路的时候,一辆拍照前头刮着红色字母的军用车,驶了过来,陈双的心突然一颤。

那副驾驶位上挡风玻璃下的那张脸,几乎让陈双窒息,是他……

就在这时,嘭的一声巨响,一辆出租车撞上了路边的电线杆,整个引擎盖都翻了上来。

血,顺着驾驶座的车门往下流。

那辆军用车突然急刹车,调转车头绕了过来,随后,宋德凯从军用车上跳了下来。

"首长,雨大,还是通知当地交警大队过来处理吧!"车窗内又探出了一颗脑袋。

"是小双!"宋德凯一脸铁青的说道,随后抬手拉开车门,硬生生的将那挤压在陈双身上的方向盘被搬了下来。

陈双迷迷糊糊的看着这张脸,虚弱的喊了一声:"哥!"

"小双,你坚持一下,救护车马上就到了,哥现在命令你,不许睡,听懂了吗?"

陈双的眼紧紧的闭上,两行泪瞬息而下。

"小双,跟哥说话,对了……那孩子呢?你最近过得怎么样?有机会,让哥见见妹夫……"宋德凯冷库的眉心蹙成了川子纹,他绞尽脑汁的没话找话。

陈双的眉心痛苦的紧蹙着,当年他这个妹妹陈双不是给他丢了很大的脸面吗?

陈双不是嫌弃他宋德凯是个当兵的出言讽刺他吗?他竟然如今,成了首长,不知道首长夫人是哪位?

陈双的脑海里不停回荡着这一生的经过,她不知道是不是每个面临死亡的人都会有这样的经历。

这一生,她凭着自己长得漂亮,为了证明自己有魅力,她抢了姐妹的男朋友,又甩开,她至今都还记得李宝气的直跺脚的模样。

可自己最终自食其果,竟然被一个傻子给毁了一辈子,父母嫌她丢人,把她赶出了家门,一走就是二十多年。

陈双甚至觉得自己早就该死了,只是,她没有想到,她会死在这个男人的怀里……

"噼里啪啦……"一阵两百响的炮竹的声音传来,两辆军用卡车上站着几位穿绿色军装,胸前带着大红花的年轻小伙子。

杏花村的人全都聚集到了村口送走了这批当兵入选的人。

陈双站在大坝上远远地看着两辆卡车渐行渐远,那个扫把星终于被赶去当兵去了。

陈双转身就往家赶去,却不料,刚下了大坝迎面跑过来一穿着绿色军装的小伙子。

他身高一米九有余,却天生长得跟他爸一个样,脸就跟铁皮糊上了,看谁都觉得人家欠他几个钱似的。

陈双想着,抬头又看了看那辆军卡,竟然停在了村口:

"宋德凯,你还不快滚!"

陈双白了他一眼,看都不想看他,俗话说的话,好人不当兵,整天赖在家里混吃混喝,一顿饭的食量兼职抵得上一家子的口粮,自己老妈也是眼瞎,带着自己改嫁,怎么就嫁到了这么穷的地方。

宋德凯整理了一番军装冷冷的说:"照顾好咱妈咱爸!"

"谁是你妈啊?你爸是你爸,又不是我爸……"陈双此话一出口,突然间,她感觉这怎么那么熟悉?

陈双看着自己的手,脑子里回荡出车祸现场,她脑子嗡了一声,她……她怎么回到了一九九五年?

她的心几乎停止了跳动,前世她看不起这位继父的儿子,而且她在村上还是一方小霸王,整天惹事儿,连继父和亲生母亲都头疼。

陈双如今还记得,宋德凯当兵不久,她活生生把继父给气死了,此刻陈双回头想想,她不由得抬头深深看了一眼宋德凯。

"哥,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家里的!"

此话一出,宋德凯那严肃的脸上突然横肉跳了跳,眸子里露出了不可置信,这是他那个妹妹吗?

陈双见他愣在原地,赶忙推了他一把:"快走吧,大家就等着你一人。"

陈双若是不此刻赶他走,她怕会忍不住扑上去抱着他哭出来,将前世所有的苦水和悔恨通通发泄出来……

宋德凯狐疑的转身,向着军用卡车的方向跑去,刚跑出去几步,宋德凯又回头看了一眼陈双。

原本父母亲是打算撮合他们俩将来能喜结连理,这样,母亲也不用承受嫁女之痛,可宋德凯听说,前阵子,小双和村里唯一考上大学的赵大宝拉拉扯扯的。

九五年的时候,在这种穷乡僻壤,能出一位大学生,那是整个村的荣幸,就连县长都亲自去接车,大摆筵席庆祝。

就连杏花村的村长,李大奎也往赵大宝家跑的勤快,巴不得让自己的女儿李宝赶紧跟这位大学生定下亲事,还说,俩孩子的名字里都有个宝字儿,这是缘分。

李大奎想的是,这赵大宝是咱们村上唯一的大学生,乃至整个镇上,将来肯定混的比村长还出息。

陈双想着,一步步的往家走,前世,她就看不惯李宝仗着自己是村长的家的女儿,有钱有势,处处挤兑她们家,要不陈双也不会使坏心眼仗着自己比李宝长得漂亮去调戏赵大宝。

在这个社会,这种行为,被誉为不要脸,家家户户都会戳脊梁骨的,父母现在一看到陈双就头疼。

前世的无知和肤浅,让陈双感到自己真的一文不值,其实有很多种办法打压李宝,她犯不着自己犯贱,气了李宝,自己也身败名裂,又何必?

最重要的还连累了家人,就因为这事儿,村长在分地的时候,把半山腰那块石头地分给了自家,几乎算是断了家里的收成。

穿过小树林,陈双远远地看见那家徒四壁的院子,继父正在门口的菜园子拔大白菜,娘在一旁拾掇,连白菜外头的烂菜叶儿,妈都不舍得的丢。

二十多年了,她就宛如隔世一样,看着她的母亲和继父,她擦了擦眼泪,走上前去。

"小双,你今儿又跑出去干啥了?你哥走你也不知道去送送!"

母亲陈秀兰抬头看了一眼,又低头忙活去了,继父宋有粮抬头满眼错愕:

"呀,娃子,你这咋哭了呀?又跟人打架了?"

"打架?你又跟人打人?俺叫你惹事……俺叫你惹事!你还嫌给家里惹得麻烦不够吗?"

陈秀兰双眼一瞪,放下手里的白菜,回头就抄起门口靠着的扫帚要打。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