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三十五章 钺国赏金客

粉笔琴 | 发布时间:2021-11-24 22:57:45 | 阅读次数:29881

这一夜,同床异梦的两人都思想了许多,以至于大清早起来梳洗打扮时,两个精神都不咋好。红玉和秋兰以为是两人昨夜欢好的过了头导致如此,不由的几次飞眼偷笑,把苏悦儿窘的脸红不说,也...

这一夜,同床异梦的两人都思想了许多,以至于大清早起来梳洗打扮时,两个精神都不咋好。红玉和秋兰以为是两人昨夜欢好的过了头导致如此,不由的几次飞眼偷笑,把苏悦儿窘的脸红不说,也从镜子里偷偷打量在一旁被翠儿束发的大爷。

大爷此刻俨然就是个没睡够的人,耷拉着脑袋,闭着眼的打呵欠,任翠儿一次又一次的扳正他的脑袋。

“砰砰。”房门敲响,有随车来的婆子问话:“大奶奶,车架已经备好,我们能进来搬东西了不?”钺国的讲究是回门后的第二日要天没亮就离开娘家,在天亮时回到婆家,所以大清早的两个就被叫了起来收拾。

“进来搬吧!”苏悦儿应了,看着几个老婆子进来搬了东西铺盖枕头的,便伸手指了多宝格上的那个瓷罐子:“这个也拿上!仔细的给抱好了,里面是我选的一些苏家泥土,要是给我弄洒一点,我可要你们好看!”

这些婆子们都是白家府上做事男人的家眷,都没卖身为奴,所以不会称奴道婢的。但因随着夫家能在白府宅院里面做事,也拿着白家给的月例钱,所以她们可以看作是仆人,却不能视作是奴。奴有奴的规矩,若是遣她们做事,不用多话也知道规矩,可这些婆子不是奴,自然松散些,苏悦儿只好嘱咐她们,免得一帮老婆子心痒手贱的把那罐子的黑沙给她弄洒了,又或者纳闷她要这个做什么。

那婆子一听是苏家的泥土,立刻接了话:“奶奶真是孝顺人,还忆着娘家,您放心我一准给您抱好!”说着便抱了那罐子,躬身和一并抱着东西的婆子们出去了。

“奶奶,您挂着苏家是您的孝顺,不过这些话还是不要在太太她们跟前提起,您如今是白家的奶奶,若口里还提着苏家,怕给您招是非,这些婆子们的嘴巴都不上拴儿的,想起什么就咧咧什么,以后话也不必说的那些细,只说动了洒了就辞了她们去,保证一个个都给您把细着。”红玉说着给苏悦儿别上一朵正红色的嵌丝镶宝绢花,配着她那一身正红色的褂裙和满身上下的首饰,显得十分贵气。

“好,我知道了,以后这档子事,早点想到给我提个醒!”苏悦儿说完动手给自己的脸颊摸了点胭脂,便也不愿再打扮下去,便起了身。此时大爷的发已经束好,人也没在打瞌睡了,只抓着那魔方转来转去。

“大爷,待会再玩,咱们该行礼归家了。”苏悦儿说着伸手抢过了魔方,大爷只好一脸郁闷的跟着苏悦儿打灯到了主厅。此刻主厅内灯火是亮着的,但厅门依照规矩则是闭着的。苏悦儿拉着大爷下跪磕头相辞,屋内便是苏家老爷的声音:“予归!孝敬公婆,相夫教子,佳话名扬。”

“女儿省得。”应了声,磕了头,两人这便被下人伺候着出了苏府上了马车,当苏府宅门紧闭的时候,马鞭响起,车队便回往白家。

此刻天色微微有些亮,却还不及鱼白,于淡蓝中透着一点星光,看着天色苏悦儿估算着时间差不多是五点半左右,便思索着要不要在车里眯瞪一会。

回头看大爷玩魔方玩的专心,她也没了困意,想着以后在白府内轻易出不了府,倒是有些被限制了自由,便继续从车窗里看着外面的街道房檐,反正此刻天未亮,她这举动也没什么失态失仪。

就这么车马行径了大约五百米的样子,却忽然看到前方一个高高的石壁前围着好些人,但无论是哪个都是脸上带着一张花里胡哨的面具。而石壁的两侧挂着数盏明灯,将石壁上密密麻麻张贴着的文书照的清晰无比。

“咦,那是什么?”苏悦儿看着好奇便伸手扯了大爷的衣袖问话,大爷靠着苏悦儿伸头看了看,便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苏悦儿:“赏金壁啊,有什么奇怪的?难道你不知道?”

苏悦儿摇摇头:“我半年前才回到苏家,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我哪知道这是什么?哎,这赏金壁是干嘛的啊?”

大爷像是无聊的翻了个白眼:“赏金壁就是赏金呗,有出钱请人帮忙的,也有人出钱求解决问题的,这东西在钺国的每个城镇都有啊,就算你才回到苏家,难道别处你都没见过吗?”

“寺庙庵堂里有吗?”苏悦儿斜眼瞧他。

“没吧。”

“深山里有吗?”

“应该也没吧。”大爷摸摸鼻子。

“那不就是了,我没回苏家前,就在这两处地方,你叫我到哪儿去知道这个!”苏悦儿说完继续看外面,就发现那赏金壁前有一个人的装扮十分奇特,带着高高的帽子跟避雷针似的,脸上也不像其他人带的是面具,反而是用面粉或是别的什么东西涂的白白的,就跟个日本艺伎一样,所别不过是没上妆,使得前者还能对比出艳色,而他这个后者看起来就跟白无常一样。

“奇怪,那人涂成那样子做什么?当柱子吗?”苏悦儿好奇的打量着,看着赏金壁和那些人越来越清晰。

“那是壁人啊,这些赏金客揭榜和交榜都要找他啊,不然从哪儿领赏金啊!”大爷说着一脸嘲笑姿态不说,更是好奇似的冲着苏悦儿说到:“你真不知道啊?钺国的小孩子们都知道的啊,难道你小时候也没见过?”

“也许见过吧,但是我一点也不记得了。”苏悦儿只能悻悻的推说记不得,却十分好奇的欣赏着这奇妙的景观。直到马车就要驶过那赏金壁时,她看到一个脸上带着鬼面具的人交给了那壁人一包东西,而那壁人一打开后。周边所有的面具人都震惊了一下似的,发出各种惊讶声,紧跟着那壁人竟双手抱起了一个很大的箱子给了那鬼面人,那鬼面人抱着箱子脚步沉重的离去。

“那里面不会是金子吧?”苏悦儿小声嘀咕着,大爷却是伸头看了看:“是金子啊,赏金壁,从来都是所托完成就给的赏金啊!哇,那么大一箱,肯定是很难的事了。”

苏悦儿一听这话,眼睛一亮,忙是兴奋的扯了大爷问道:“哎,那里一般赏金给多少?”

大爷摇摇头:“我哪里知道啊,这个不是根据事情来定的吗?”

“那一般都是些什么事啊?”

“什么事啊?杀人,偷盗,悬赏,求物,求医,哎呀反正什么都有,就是听二弟说过,没钱还悬赏不起呢,最小的悬赏都是一百两金子呢。”

“啥?一百两金子?那最高的是多少?”

“不知道,只听三弟说两年前,有人出过五千两金子买一条人命呢,只是到现在啊,都没人揭过呢!”大爷说着躺到苏悦儿的腿上玩起魔方去了。而苏悦儿却份外兴奋起来:一百两金子不就是一千两白银,五千两金子可就是五万两白银啊,这是个什么人啊,这么大的价钱?杀人可是我的老本行啊,要是钱不够,我从这个上面捞应该问题不大吧?而且我手里有白家的人啊,要是我让他们去揭榜做事,总也能捞些钱财吧?

苏悦儿越想越兴奋,甚至是回到白府见过一家大小后,就急忙的在主厅召见了红绫她们四个,想着以此来弥补自己银两的短缺。

果然红袖汇报说手里的庄子田产可能只能置换七万两,扣除牙行的费用,大约也就有个六万五千两的样子。不过她没有丝毫的沮丧,反倒一脸兴奋的抓着红袖问到赏金壁上最近有什么悬赏。

红袖闻言一愣,略是说了几个,在钺国各城的这赏金壁上有何悬赏也常常是百姓口中的谈资,人人知道些都很正常,红袖是老太太手里的人,如今跟了大奶奶为她跑街张罗买卖,虽然无暇去细看,但昨个一天里跑了几处也听了些,当下便说了一桩求医的,悬赏五百金,一桩杀人的,一千金,以及一件寻物的,要什么龙本草,两千金。

“哎,求医的你们可能不懂医,帮不到什么,但是杀人和寻物……这个,对你们来说应该不难吧?还有,这杀人什么的,背官司不?”苏悦儿有些兴奋的询问,可红袖几人一听大奶奶的话后,脸色都微微变了下齐齐看向了红影。

苏悦儿见状也看向红影,红影这才用冷冷的声音说到:“大奶奶,奴知道您急着用钱,但赏金壁上的赏金却不是谁都能去想的,尤其是我们。”

“怎么,很难吗?”苏悦儿立刻想到了那好好的人变黑沙,便寻思会不会这些杀人的都是杀这种会奇能异术的。

“难倒也不算难,只是欲领赏金先为赏金客,虽然对方不问家事背景也不问男女,但都需先和壁人较量一场,由他肯定你的等级,才能在赏金壁上揭榜,倘若您是一个很厉害的高手,那么您就不能去揭那种难度很低的悬赏,倘若您的本事并不高深,那么若接到很难的悬赏,一旦事成得到的回报也大,除开悬赏本有的赏金外,壁人还会多给予你一些做为报酬。”

“这听着不是挺好吗?为什么你说我们不能去想?”

“因为我们是世家的人啊,一旦成为赏金客可以揭榜,之前的身份没人再会计较,那是因为从此你就是赏金客,再不是一个谁,而只有一个赏金客才用的名字。从此只在夜幕出现,从此只为悬赏生存,直到壁人和你约定的时间到,否则要是擅自脱离不做下去,除非身死,否则就无解脱的可能。”红袖说着凝了眉。

“啊?无解脱的可能?为什么?”苏悦儿好奇的问他,红影便冷冷地说到:“一旦成为赏金客,就会被壁人喂下一颗毒药,每半年给一次解药,直到约定的日子到了,由赏金主亲自化解掉毒,否则就无法获得自由。”

苏悦儿脑中立刻闪现天山童姥四个字,她下意识的就想到这种控制手法和那个什么生死符简直就是异曲同工。

“诶,你怎么会这么清楚,难道这些细节,是个百姓就都知道吗?”苏悦儿有些失望的问着。

“关于赏金壁,钺国百姓无人不晓,也知赏金客的一些规矩,只是如此细节却并非人人皆知了。”

“那你因何知道的那么清楚?”

“因为我曾经就是赏金客,前年满约而退,如今在白家做事。”红影说完冷着他的脸,好似一座石雕。

苏悦儿一听明白了,怎么好再问下去,只好一脸惋惜地说到:“那我只有再想办法了,不过,我听大爷说两年前有人出过五千两金子买一条人命,哎,那人是谁啊?”

四个人闻言都是猛抬头,在苏悦儿疑心自己是不是问了个绝对不能问的问题时,红影冷冷的开了口:“悬赏的是白家大爷的命!”

好姐妹的新书,历史种田类型的温馨甜文,感兴趣的亲们可以阅读~

书名:《步步温馨》

作者:念爱爱

书号:1651600

一句话简介:明知步步都凶险惊心,她偏要将路走得步步温馨。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