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二章 钢琴又回来了

| 发布时间:2020-11-22 | 阅读次数:5335

怎么不自己造一台?即使他们真想,也也可以要一台好点的吧,即使你说得对,是外星人窃走了那台琴,那他们还窃走那个浴室的过滤器干嘛?他们连这个都不喜欢?”  陈宇鹏拉宽了脸,缄默沉默不语,显然他会觉得我说的更有道理,虽然他但是很不不服气地说:“林智诺,那怎么可能,这么大的一台钢琴能悄然无声的消失?陈宇鹏跟我回到我家中,他首先发言:“我觉得这是外星人看上了那台钢琴,利用他们的高科技,先把钢琴溶解,分子化,然后,再把这台钢琴的分子移动到他们的星球,再按原来的分子排列顺序,把钢琴重组起来。”。...

  等陈宇鹏装完针孔摄像机,已经是下午了,整个别墅我都逛遍了,没有找到任何线索,我们很沮丧地离开了徐林相的家。

  怎么可能,这么大的一台钢琴能悄然无声的消失?陈宇鹏跟我回到我家中,他首先发言:“我觉得这是外星人看上了那台钢琴,利用他们的高科技,先把钢琴溶解,分子化,然后,再把这台钢琴的分子移动到他们的星球,再按原来的分子排列顺序,把钢琴重组起来。”

  我冷冷地看着陈宇鹏:“外星人有这样的技术,他们怎么不自己造一台?就算他们真想要,也可以要一台好点的吧,就算你说得对,是外星人偷走了那台琴,那他们还偷走那个浴室的过滤器干嘛?他们连这个都喜欢?”

  陈宇鹏拉长了脸,沉默不语,显然他觉得我说的更有道理,但是他还是很不服气地说:“林智诺,那你说是怎么一回事?真的是那女鬼把钢琴拿走了?”

  我不耐烦地说:“你有听说过鬼拿走人世间的实物的吗?要是纸的钢琴,鬼才可能要!而且还要烧了才能要去!你别吵我,我要去休息了。”

  说完,我头也不回的上楼上房间睡觉了。

  可能是昨晚喝太多酒的问题,我躺在床上一会儿就睡着了。

  我是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的,我睁开眼睛,看到外面已经天黑了,我揉揉眼睛,爬起床,很生气的骂道:“谁啊?”

  门外的人居然不回答,还在狂乱的敲着门,我真想开门就一拳把那个敲门的家伙打倒!

  我打开门,看到的是陈宇鹏!果然是那个家伙!那个让我无可奈何的家伙,我当然不会打他,只能推了他一把。

  陈宇鹏居然好像没感觉到我推过他一样,眼睛瞪的老大:“看到了……看到了……”

  我一头雾水,双手按住他的双肩:“陈宇鹏,冷静点,到底你看到了什么?”

  陈宇鹏深深吸了一口气,镇定下来,缓缓地说:“我看到那台钢琴了,那台钢琴又回来了!”

  我一听之下,马上跑到楼下大厅,来到电脑前。

  这台电脑已经通过无线网络接收到了徐林相的别墅里装的摄像头传来的信号,想必,是陈宇鹏看到了什么。

  陈宇鹏已经把电脑设置好了,显示器上面已经显示了清晰的画面一个大画面,和很多个小画面,每一个画面都是每一个摄像头所捕捉到的即时画面。

  我的显示器是超大荧屏162寸,每一个画面都看得很清晰,当然最清晰的便是最大的那个主画面了。

  主画面上是徐林相的房间内部,在原本丢失钢琴的那个位置上面,不再空空如也,赫然是一台大钢琴!

  我脑子嗡的响开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钢琴什么时候出现的?

  我把陈宇鹏拉过来,抓住他双肩摇着:“你看到全过程吗?钢琴是怎么出现的?”

  陈宇鹏喘着粗气:“我看到了……看到了……就像看电视一样,钢琴就出现了。”

  我听了,不满的皱着眉:“你这是什么话?显示器本来就像电视机啊,什么像看电视一样……”

  我一边嘀咕,一边操作着电脑,把画面切入录放界面,从陈宇鹏跑上楼,敲我门,到现在,大概是三分钟时间,我就把画面调到了三分钟前。

  主画面里也是徐林相的房间内部,在原本丢失钢琴的那个位置上面什么也没有,我就紧紧的盯着那一块地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那块地方慢慢地像出现了点什么,先是模模糊糊的,然后有了大概的形状,就是那台大钢琴的形状,先是没什么颜色,慢慢有了色彩……我明白了陈宇鹏说的像看电视一样的出现的意思,那台钢琴就像是从电视信号不好,到信号慢慢变好的一个过程,先是模糊,后是清晰,整个过程不过五秒钟,那个位置就从什么都没有,到出现了一台钢琴!

  我惊呆住了,我看了看陈宇鹏,他也楞住了,一声不吭。

  突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把我们吓了一跳,我接起电话,听到的是徐林相的声音,他的声音颤抖着:“钢琴回来了。”

  徐林相也看到了。

  我回答道:“你在家里等我,我和陈宇鹏马上就到。”

  挂了电话,我们立刻驱车前往徐林相的家。

  车上,陈宇鹏突然说:“你有看过日本恐怖电影《贞子》吗?那台钢琴出现的过程的那个画面,模模糊糊的,到很清晰……”

  我喝道:“住嘴!别说了!”

  我知道陈宇鹏想说什么,他想把这个钢琴事件套入日本恐怖电影贞子里面,简直胡说八道!但是听起来还是让人头皮发麻!我还是不愿意相信这是灵异事件,相比之下,之前陈宇鹏说的外星人事件还更好接受。

  到了徐林相家里,我们一个箭步就冲到了他的房间,我们看到了那台钢琴,徐林相正茫然地坐在钢琴前面,看到我们来了,开口说:“钢琴出现了,这张钢琴椅子也出现了,就像看电视一样的出现了……”

  刚才在我家的时候,钢琴椅子是没出现的,现在也出现了。我点点头,走到钢琴前面,用手摸摸那台钢琴,没什么异样,就是钢琴一台,看看房间四周,没有变化,加了防盗网的窗户,改装的房间小门,这台钢琴怎么就出现了?

  突然我想到一件事,马上对徐林相说:“过滤器,快去看看。”

  徐林相点点头,带头冲进浴室,我和陈宇鹏跟在后面,进了浴室,我们看到了徐林相从地面上拿起一个东西,手掌大小的很脏的过滤器。

  我们看着这个过滤器,心里有种莫名的恐怖,但是却又不知道问题出现在哪里,就是觉得很不对劲,这是一种除了这个东西也突然出现的原因的不对劲。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我们头皮都发麻了呢?看着这个过滤器沾满脏脏的东西,我们三人互看一眼,同时惊叫了一声!

  陈宇鹏先说了:“这个过滤器被清洗过的,怎么现在出现了以后会变得脏了?”

  徐林相摇摇头,突然大叫起来:“你看,这过滤器上面有这条红色的细绳子,我记得我清洗过的,已经扔掉的了,我已经用抽水马桶冲走了,怎么又回来了?”

  突然一阵冷风吹过,徐林相已经脸色苍白,他嘴里喃喃自语:“姑娘,您要什么,我都烧给你,还请法师为你做法,一定要安息啊……”

  冷风是从窗户吹进来的,尽管是这样,配上徐林相的喃喃自语,看到窗外漆黑的一片,还是有点吓人。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