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一章 密室丢失事件

| 发布时间:2020-11-22 18:35:14 | 阅读次数:22475

,所以很难得杨玲去旅游度假了,我昨天就玩半夜点,竟然喝多了,现在的刚睡醒,头但是有点儿痛。  我走出房门,管家刘景元早以在门口等侯了,见我出,他轻声说:“少爷,客厅里有一个客人等你一个下午了。”  “嗯,明白了。”我顺口答应下来。  刘景元明白我的性格我和杨玲青梅足马,自小跟着杨玲的武术高手哥哥杨东学习中国武术,所以我们拳脚上都有点功夫。具体情况请参照《重生之回到小学时代》。。...

  我叫林智诺,今年三十岁,我是一个富人,富可敌国。我有个女朋友,叫杨玲,有着沉鱼落雁、倾国倾城之貌。

  我和杨玲青梅足马,自小跟着杨玲的武术高手哥哥杨东学习中国武术,所以我们拳脚上都有点功夫。具体情况请参照《重生之回到小学时代》。

  我的好朋友陈宇鹏是一位小学老师,对探险冒险有着极浓厚的兴趣,近年来却常常粘着我,原因很简单,近年来,越来越多怪事找上门来了。

  这天,我睡了个大懒觉,日上三竿才起床,因为难得杨玲去旅游了,我昨晚就玩深夜点,居然喝醉了,现在睡醒,头还是有点痛。

  我走出房门,管家刘景元早已在门口等候了,见我出来,他低声说:“少爷,客厅里有一个客人等你一个上午了。”

  “嗯,知道了。”我随口答应。

  刘景元知道我的性格,我睡觉时绝对不允许别人吵醒的,除了极其重要的事情。客厅的客人想必是为陌生人,否则刘景元必会先报上他的名字;客厅的客人必然有很重要的事,否则不会这么呆上半天来见我;客厅的客人必然有求于我,否则大可扬长而去;客厅的客人和我的某个朋友有很好的关系,否则刘景元不会让他进门的……

  想着想着,我已经从三楼走了下来,来到一楼的客厅,我看到了一张脸色苍白,目无表情的脸。

  他是一个中年男人,有点秃头,身材有点发胖,外貌很普通,他一看到我,像是从梦中醒过来,马上站起来惊叫道:“林先生,终于见到您了。”

  我摆摆手,示意他坐下来。

  他继续道:“我是陈宇鹏的……朋友……”

  我盯着他看。因为陈宇鹏朋友不多,他不是陈宇鹏的朋友。

  他被我的目光吓得连忙改口:“其实,陈宇鹏是我儿子的老师,是他介绍我来的。”

  又是陈宇鹏那家伙自作主张,我双眉一扬:“陈宇鹏他人在哪里?”

  他忙道:“他说他下课后会赶来。”

  我走到酒柜前,拿出一瓶路易十三,倒了两杯,虽然我头还是有点痛,但还是想喝点,酒后醒来第一杯酒人称回魂酒,有以毒攻毒之功。

  我拿了一杯给他:“先生,你来介绍下你自己。”

  他接过酒杯:“我是一名商人,我叫徐林相,我家很有钱。”

  我听了,不禁冷笑,竟然敢在我面前卖弄你的钱?这点很令人反感,但后来我发现,他不是在卖弄,他有这样陈述的必要。

  徐林相接着说下去:“我在吴城的东面有一栋大别墅,比林先生……林先生,我的别墅比你的大两三倍。”

  我皱皱眉,摆摆手:“徐先生,你可以说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徐林相深深吸了一口气,脸色还是那样的苍白,他缓缓地说:“我遇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我……快疯了……陈宇鹏说您可以解决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我打断他:“我不是神仙,只是近来碰巧遇到了这些些奇怪的事情而已,你遇到了什么,告诉我吧,尽量简短。”

  徐林相停顿了一会儿,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就接着说下去。但是他说得很杂乱无章,我便整理例如下:

  徐林相是个富商,他的财富虽然比不上我,但是他的别墅很大,大概是我的两三倍大。

  三天前,他的妻子和他的儿子回娘家了,所以他吃完饭以后,就回到他二楼的房间,房间就只有他一个人,他的管家保安们都在一楼,没有他的命令是不许上来的。

  他看完电视,就去卫生间洗澡,他的卫生间在他的房间内,而他的房间是上锁了的,注意,他房间上锁了。他走进卫生间,把门关上,注意,他把卫生间门也关上了。他的卫生间有干湿区,他打开湿区的门进去,把门关上,注意,卫生间湿区的门也关了。他看到湿区的地漏过滤器有点脏,他便把那过滤器拿出来,稍稍清洗一下,再放回原位,看到那过滤器干净了,他才开始洗澡,洗完澡,他突然发现,刚才他清洗过的过滤器竟然不见了!

  过滤器很大,地漏的口子很小,过滤器无论如何也掉不进去的,他房间的门锁着,他卫生间的门关着,他所在的卫生间湿区的门也关着,当然,他的卫生间,他的房间都没有任何动物,但是,过滤器还是不见了。

  这是一件怪事,很小的怪事,对我们所有人来说并不陌生,我们也有过身边东西莫名其妙丢失的时候,但是大多数都是事出有因,或者真的是记忆不好而记错的。所以,当徐林相这样想我叙说他的怪事的时候,我几乎要把他赶出门了,但是看到他那恐惧的样子又不像造作,我才把怒气压下去听他叙说。

  徐林相虽然觉得过滤器无缘无故的消失有点奇怪,但这毕竟是小事,他也没有在意。直到前天晚上,他儿子来到他的房间,用他房间的一台大钢琴乱弹一通,把他吵得心烦,于是他把他儿子赶了出去,然后上床睡觉。注意,睡觉前他的钢琴还在。

  他的钢琴是那种舞台上常常用于表演的大钢琴,而他的房门却最近换了一扇小门,也就是说,除非把钢琴拆开,否则,钢琴是无法搬得出房间的。

  真正的怪事发生了,昨天一早,他和她妻子醒过来,发现哪台大钢琴消失了,消失的无踪无影!

  据徐林相说,是毫无动静的消失,没有任何声响,没有任何痕迹,就这么消失了,他房间的窗户比房门更小,钢琴也是无法出去的。

  这是一件怪事,本来,要是他丢失的是什么价值连城的东西,我也不会觉得奇怪,有魔术师甚至可以把坦克变走,但是,徐林相丢失的是一台钢琴,而且只是一台普通的钢琴,因为徐林相家人都不会弹琴,买这台钢琴只是用于装饰,所以质量并不是很好,价格也不贵。

  有谁会如此大费周章的去偷这样一台普通的钢琴呢?还要弄得如此的神秘,非得搞成密室丢失事件不可?

  我问徐林相有没有报警。

  徐林相苦笑:“没有报警,我相信报警也没有用,我这件事情被儿子带到了学校里说,然后陈宇鹏知道了,他主动联系我,说林先生您可以帮我们家驱鬼……”

  “什么?”我大叫起来,“你说什么?”

  我心里气的要爆炸了,真想马上找来陈宇鹏把揍上一顿,我怎么变成驱鬼专家了?我什么时候变成茅山道士了?我怎么不知道?

  徐林相看到我生气了,他有点害怕的说:“林先生,不瞒你说,我的别墅有很多年历史了,我买过来进行翻新的,初时,有人和我说,别墅里死过人……”

  我从来不信鬼神之说,我很轻蔑的看着他。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继续说下去:“听说别墅里之前住的是一个地主家庭,地主的女儿很爱干净,很喜欢弹钢琴,后来她喜欢一个农民的儿子,那地主夫妇坚决反对这门亲事,于是就把那姑娘关了起来,后来那姑娘抑郁成疾,再后来……听说吊颈死了……”

  “住口!”我再也忍不住了,“徐林相,你不是想说那死去的姑娘爱干净,所以把你的过滤器扔掉了?因为她生前喜欢弹钢琴,所以才把你的钢琴也偷走了?”

  徐林相脸色惨白,嘴唇微颤,然后点了点头。

  我再也忍不住了,拍案而起:“混账!胡说八道!”

  我坚决不相信这些,对鬼神的传说我一向用科学进行解释,或许真有科幻小说里说的,人死后会残留下记忆组,但这只是一组能量,很快就会消散了,我才不相信人死后还能对现实世界造成影响,甚至能移动一台大钢琴,这简直是胡扯!

  这时门铃响了,刘景元去开门,是陈宇鹏来了。

  陈宇鹏跟了我多年,也算是身家浑厚了,但是他还是对他的教学事业念念不忘,只是他现在自由多了,想上课就去上课,不想上课就来缠着我,我真拿他没有办法。另外,对没看过《重生之回到小学时代》的朋友解释一下,陈宇鹏是个中年人,却是一个感情丰富,对一切都充满好奇心的中年人,不客气的形容他,就是可爱。

  陈宇鹏人没到声先至:“老大,我们一起去徐林相家看看吧。”

  陈宇鹏一直喊我做老大,我近年来脾气越来越差,还真有点老大的风范了,等到他来到客厅,我冷冷的看着他:“陈宇鹏,你好哇,自作主张!”

  陈宇鹏深知我的性格,他一点也不介意,嬉皮笑脸的:“老大,我们一起去看个究竟吧,我东西都带来了。”

  不等我回答,他把手里提的一个大袋子拿上桌子,打开,紧接着说:“高清夜视多功能遥控针孔摄像头,红外线探测器,超高频超低频声音接收器……”

  对陈宇鹏,我实在是无可奈何,我实在气不起来,只能摆摆手:“好吧,陈宇鹏,下不为例,下次必须要先经得我同意……”

  陈宇鹏未等我说完,已经欢呼起来,实在看不出他竟然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

  徐林相很尴尬的看着我们苦笑。

  于是我们出发去徐林相家,车上我接到杨玲打过来的电话,她给我报平安,我问她在哪个国家了,她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遇到一些奇怪的事情,要迟点才能回家,请我放心。

  我正想把我要去徐林相的事情告诉她,她已经急匆匆的挂机了。

  我也没多心,以杨玲现在的武学修为,一般的人是伤害不了她的,而且我对她是无比的信任,她该说的一定会对我说的,于是对于杨玲这边的事情我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这时,车子已经开到了徐林相的别墅了。

  徐林相的别墅果然比我的大得多,四周都有院子,我们进到里面去,除了看到管家和保安,就没看到其他人了。

  徐林相苦笑着解释:“儿子已经跟老婆回娘家了,发生这么诡异的事情,我晚上也不敢再这里住了……”

  我看着他,有点鄙视,这么一个大男人,居然因为这样就不敢回家了,实在可笑。

  我们来到了徐林相的房间。

  徐林相的房间很大,在南面一角有一处地方很空,想必就是原来放钢琴的地方了。我四周打量一下,他房间的窗户很小,而且装了防盗网,没有拆装的痕迹。他房间的门口经过改装了,我仔细查看,果真像他那样说的是最近改装的,但绝不是这一两天的事,改装后的门很小,那台大钢琴是绝对搬不出去的。

  我来到原来放钢琴的地方,沉思着,很普通的事情也可以很诡异!这么一件事情确实很难解释,难道真遇到了科学上解释不了的事情?还是徐林相在撒谎?

  我看着原来放钢琴的地方,地板上有钢琴的压痕,然后再没有其他痕迹了,就像钢琴是凭空消失一样。

  突然我一跃而起,揪着徐林相的衣襟,恶狠狠的盯着他。

  徐林相吓得惊叫起来:“林……林先生,你怎么了?”

  我狠狠的问道,一字一顿:“徐林相,你为什么要说谎?”

  徐林相打着冷颤,哭丧着脸:“林先生,我没说谎,我没有说谎的必要啊……”

  陈宇鹏忙过来劝我。

  我慢慢把徐林相放开,徐林相甚至不敢看我,只是很怨毒的看着陈宇鹏一眼,想必在怪责陈宇鹏怎么给他介绍了这么一个凶狠的人吧。

  我仔细想来,徐林相或许真的没有说谎的动机,摇摇头:“徐先生,要是你没有说谎,这件事还真值得追究,背后可能有更加诡异的事情。”

  陈宇鹏一听,马上手舞足蹈起来:“哈哈,对,肯定有大阴谋啊!”

  我盯了陈宇鹏,陈宇鹏安静下来了。

  刚才我突然其来的把徐林相制住,强势地逼问他,却在他的眼神里看不到任何隐藏的东西,除非他是经过严格的特工防审讯逼问训练,否则,他就没有说谎。

  这么说,这件事情是真实的发生了。

  我吩咐完陈宇鹏在他的别墅里四处装上针孔摄像头,就走到一边打电话。

  我是打给我一个老朋友袁明,他以前在吴城做公安局局长的时候就是我的好朋友了,现在事过多年,他已经是国家公安部的主力人物了,这么多年,以我和他的交情,我的事便是他的事。

  我让袁明帮我查查徐林相。

  袁明速度很快,一会儿就给我回电话,他告诉我,徐林相是一个普通的商人,普通到不能再普通,他诚实守信,生意做得很好,从不偷税漏税,口碑很好,所以赚了不少钱。

  我听了,心下泛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怪异感觉,这么说,徐林相确实没有说谎的必要了,那么,我是不是要对神鬼的事情要重新认识了呢?

  神鬼这个领域对我而言太陌生了,太不可思议了,我情愿相信周围的人都是外星人,都不愿意相信神鬼,或许这是对死后的世界的未知的一种恐惧,也或许我多年学习的科学对神鬼无法进行解释而不愿意去相信……总之,我感到恐惧了,我对徐林相不敢在家里居住也不再抱有鄙视的态度了,突然想到一个中国鬼神传说中一个穿着白衣白裤的吊颈女鬼的形象,不禁全身打了个冷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