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七章鱼 布娃娃

凌天刃雪 | 发布时间:2020-11-22 | 阅读次数:4267

点时,王紫灵就“发狂”了,她不断地的想从椅子上争扎下去,但是一切都是徒劳无功,每争扎一次都会歇斯底里的嘶吼一声,原来是是老头换了一条绳子捆她,那绳子可也不是通常的绳子,那是用黑狗血整整泡了七七四十九日的绳子,这种绳子,捆在通常人身上没什么用,基本上天渐渐黑了下来,一直等到半夜十二点时,王紫灵开始“发疯”了,她不断的想从椅子上挣扎下来,可是一切都是徒劳,每挣扎一次都会歇斯底里的吼叫一声,原来是老头换了一条绳子捆她,那绳子可不是一般的绳子,那是用黑狗血足足泡了七七四十九天的绳子,这种绳子,捆在一般人身上没什么用,基本上就是控制行动能力,然而捆在被鬼附身的人身上却大有用处,它可以防止鬼物逃脱。。...

  没多长时间,你一家人就把那个布娃娃找了回来,那个布娃娃黄色的小辫子,大大的眼睛,衣服脏兮兮的你如果大体一看,你应该不会感觉什么不对,但是如果你仔细观察你就会发现这个布娃娃只有一个耳朵,没有嘴巴,你还会从布娃娃上感觉到一些阴森。老头接过布娃娃把黑狗血滴在了布娃娃的头上,在滴上的那一刻,王紫灵又一声尖叫响彻整个房间,我想如果不是傻子都能看出来,这个布娃娃有古怪。

  天渐渐黑了下来,一直等到半夜十二点时,王紫灵开始“发疯”了,她不断的想从椅子上挣扎下来,可是一切都是徒劳,每挣扎一次都会歇斯底里的吼叫一声,原来是老头换了一条绳子捆她,那绳子可不是一般的绳子,那是用黑狗血足足泡了七七四十九天的绳子,这种绳子,捆在一般人身上没什么用,基本上就是控制行动能力,然而捆在被鬼附身的人身上却大有用处,它可以防止鬼物逃脱。

  也许她是累了,不再挣扎。屋子里安静了下来,老头叫人把她抬到屋后的草坪上,并摆起了法坛,桃木剑,驱鬼符,一些贡品,七星灯,无根水,蜡烛,祖师牌位,米,还有朱砂,毛笔,公鸡的鸡冠血等等。

  老头把布娃娃放在地上,并用毛笔占着朱砂与鸡血在地上画着一个阵法,这个阵法他没有对我说过,等到画完阵法,并在王紫灵周围画着阵法,我看他画的阵法,我貌似从哪里见过,哦,这个叫锁魂阵,可以防止在做法时以免吓走王紫灵的三魂七魄,如果到时候吓跑了,那可麻烦了。

  此时老头开始做法,他先咬破食指,拿起桃木剑,念道:“祖师为我降神剑仙师为我降神剑本师为我降神剑茅山法祖为我降神剑弟子一心转拜请拜茅山法主降来灵神兵火急如律令!”桃木剑脱手而出,在空中盘旋两圈儿,冲着布娃娃刺了过去。不料那布娃娃像是有人控制一样躲开了桃木剑的‘追杀’可是怎么跑就是跑不出去老头画的那个阵,我不知道别人看到没有,但是我亲眼看到阵法里像是有人放了一条绳子一样,阵法的符文有一块浮空而起,老头像是很吃力一样隔空控制着桃木剑,那布娃娃只顾着躲避桃木剑,没有看地上,因为有地方浮空而起,像一段绳子一样把布娃娃绊倒,就在这是老头控制着桃木剑冲布娃娃刺去,布娃娃来不及躲避,被定在地上,不可思议的是,被桃木剑刺中是从布娃娃那里喷出一股鲜血,布娃娃还在地上不断的挣扎。

  老头丝毫不做停留,从桌子上拿起一张三昧真火符。掐完手决后,又念道:“神符引路不可停留接引真君不得妄去南方朱雀大帝火德星君前来助吾驱邪破煞吾奉太上老君敕令!”

  布娃娃顿时燃起大火,老头手一抖,桃木剑便回到了他手上。

  就在此刻!王紫灵开始不断的嚎叫!面目挣扎,,好像很痛苦的样子,不断的想从椅子上逃脱,可是就是逃脱不了。

  王紫灵的父母,心疼自己的女儿,但是为了自己的女儿他们装作没看到,背过身去,偷偷的流泪。

  等到布娃娃烧成灰烬时,王紫灵也平静了下来。但是脸色依旧乌青。突然!她抬起头,面目挣扎,朝向我们说道“臭道士,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毁我修为!你们都要死,你们都要死,我不会放过你们的!哈哈哈总有一天我还会回来的!”

  说完,王紫灵就晕倒在椅子上,老头让她父母把王紫灵送回去,并嘱咐道,“不管听到看到什么不要惊慌,不要喊叫,当做没看见就可以。”等到把王紫灵送到屋子里面去的时候,肉眼可见一个身穿红色衣服的女人漂浮在空中正朝着我们,呲牙咧嘴,好像在诉说她的愤怒。

  由于这几天王紫灵的事情,王大海把所有的下人全部送回了家,只留下几个保安,避免人多嘴杂。

  一直没有说话的老头说道,“人有人路,鬼有鬼道。本互补干涉,你为什么要这么折磨这个小女孩。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坐下来谈一谈。”

  那女鬼听到后便收起挣扎的面貌,换做了平常的脸色,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倾国倾城的小脸,傲人的身材。看了第一眼就想看第二眼。我的眼神从未从她的身上离开。

  突然一声,浩荡的声音把我从幻想中叫醒了过来只见老头说“不要魅惑我的弟子,要来冲我来。”并冲那女鬼做了一个猥琐的挑眉。

  女鬼看到后咳嗽了两声然后用非常甜美的声音说道“对不起,我不对老头子感兴趣”

  老头子听到后两只眉毛都快竖起来了,但是毕竟对方不是人,也没有跟对方计较,只是装作生气的问她“为什么要谋害人家?”

  “我也不是想害她,只是前世今生。不知道你们是否相信前世今生,但是我却相信。因为王紫灵就是他的今生。而他就是王紫灵的前世。”

  老头问她,“不知你口中所说的他,是何许人也?”

  她刚要回答,只听见她大叫“不好,你们的问题今晚我会给予你们想要答案。太阳马上就要升起来了,我的藏身之所被你们毁了,有没有地方容我藏一藏?”

  老头从包里拿出一块木头,女鬼见到后漏出欣喜的表情一头扎进了木头里。

  我学着他们谈话的当时问老头“此乃何物,为何她如此欣喜?”

  老头笑了笑说道,“小滑头,这叫鬼木,是用槐树制造的。因为槐树属阴,所以一般鬼物都喜欢藏于槐树内修炼。

  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哦,原来如此。”

  老头说,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收拾收拾准备回家啊。

  太阳都出来了,一晚上没睡觉,在回‘家’的车上睡得死死的,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到家的。

  (未完待续,以后可以正常上传了,求关注,求**,求支持,求收藏!!!!谢谢)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