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一章 纵使相逢应不识

溯朝 | 发布时间:2020-10-19 07:14:08 | 阅读次数:10249

本网提供更多了溯朝创作作品的武侠修真《陈年事》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一章 纵然相见应不识在线阅读。近来我实在倒霉,自有意识起,便被一大群狐狸追着喊帝后,那两眼冒绿光的模样,简直恨不得将我生吞活剥,着实可怕了些。。...

我从水中向岸上看去,没有一点狐影,不由得松了口气。

近来我实在倒霉,自有意识起,便被一大群狐狸追着喊帝后,那两眼冒绿光的模样,简直恨不得将我生吞活剥,着实可怕了些。

我虽不晓得帝后是个什么意思,却也约莫明白这不是什么好词。机智如我,这世间当真少见。

抚抚额,我正要破水而出,岸边却忽然又现一物,好在是个活生生的人,但长的实在……耀眼了些。

世人所谓的美人是拿什么做标准的我不晓得,大约就是如这人这般面若凝脂,凤眸深沉,薄唇微抿,手指修长,骨节分明,窄腰长身,那腰上……那腰上还没有一丝赘肉,匀称得恰到好处,泛着莹润的光泽。

丢下那大概叫做衣服的物什,美人缓缓地走向水中。水漫过他的脚踝,然后是大腿,再是瘦削的腰身……他离我愈发近了。

我有些纠结,美人大概是在沐浴,不知他的性子是害羞的还是豪放的,毕竟我沐浴时就不喜一旁有人瞧着。

我是该继续呆在水中还是蓦地从水中冒出?冒出后是该道声“抱歉”还是一声不响转身就走?

若是美人脾气暴躁,我会被打残还是被揉成团当球耍?

还未纠结出个所以然来,胸中最后一口气已然消耗殆尽,纵使是再不情愿,我也只能冒个泡。

想象中的震惊,惊恐,愤怒抑或是泫然欲泣没能出现在美人脸上,他只是微微愣了一瞬,嘴唇微动,却不知说了什么。

我干咳了两声,摆了个自觉万分歉疚的脸色道:“这位……这位……这位美人,咳,打搅你沐浴实非我本意。”

我望了美人一眼,他一言不发,墨眸深沉,那冷漠的视线简直要将我冻成冰碴子。

这是要生气了,我又迅速道:“虽说万事讲究个先来后到,但此事实乃我的不是,我这就速速离去!”也不待美人回答,我脚下生风,兀自跑个没影。

这委实怪不得我,美人美则美矣,但气场忒强,我觉着自个儿的生命受到了威胁。

那日之后,我去了风竺的桃花谷。一谷的桃花纷纷扬扬,自成一方绯色的世界。红衣的风竺坐在树下,或敛眉,或抚琴,或酌酒,美得几可入画。

风竺是只孔雀妖,平素自诩风流雅致,高情逸兴,落在我眼里,则完是……风骚。是的,就是风骚。

彼时隔壁山的九尾猫妖同他表白,明明被拒的是那猫妖,他偏生要敛眉作美人哀叹状,好像被弃的那个是他似的。

彼时他为自个儿的美貌醉心,劈了隔壁山火狐妖流离的宝贝疙瘩凤栖梧桐,做了把看似超脱世俗的古琴,说什么好琴配美人。自此,流离甚是不待见他,两妖每每见面都要打上一架。

彼时他游历人间,见美人微醺,醉眼迷离最是荡人心魂,便自个儿也酿起了酒,每每都在流离找他麻烦时喝得眼波荡漾,桃腮泛红。

偏生我还不好说他,毕竟当初我自混沌中醒来收留我的便是风竺。他三百年来教了我许多不得了的为人之道,譬如饭前须浣手;换下的衣服决不能留待明日处理;若是被人冒犯,忍无可忍便无需再忍斩草除根。诸如此类,真真是让我长了见识了。

纵使我三百年来常识匮乏,却也知晓风骚不是什么好词,也明白风竺待我有恩便不能以德报怨的道理。

风竺见我来,摇了摇手中的杯盏:“小阿卿又出去游荡了,今次又长了什么见识?”

我径自琢磨了会,方才开口道:“嗯……今次见到了世人所谓美人,真个是美,还观了美人入浴。”

风竺挑挑眉:“是个姑娘?”

我摇了摇头,万分认真道:“是个……是个很美的男子,风竺,姑娘家观男儿沐浴可有不适?”

风竺摸了摸下巴,看着我的眼神颇为耐人寻味,啧啧几声,方才笑道:“姑娘家与男儿本都是万物之灵,有甚区别,不过是被观了沐浴,没什么要紧。”

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却觉着风竺的笑有些那什么什么……奸什么来着。然,我想着三百年来,风竺从未糊弄过我,此次也必是不会的。

我望了望他手中的酒杯,道:“流离又要来了么?”

风竺却有些惆怅:“最近他不知在忙些什么,总不见他来找我,我已许久见不着他了。”那哀怨的眼神,那幽怨的口气,活像凡间被自家男人负了的女人。

我抚了抚额,风竺大约不是风骚,而是无耻。人家来时,一脸的不待见;人家不来时,又眼巴巴地将人家盼着。

可风竺压根当做没看见我这鄙视的眼神,依旧絮絮叨叨:“若是再不来,我便再不要他来了。”

我很是无力,忽见风竺住了口,又掐了掐指道:“小阿卿,有客将至桃花谷,你去沐浴打扮一番,换下这一身素服,莫叫外人看低了去。”

“……”敢情我这一身素服是上不得台面的。

------题外话------

小新人求关注~存稿已有十万~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