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三话 爱的可贵

交流者 | 发布时间:2020-10-18 18:32:09 | 阅读次数:17813

  不可否认,我们都将经历过各种各样的骗局----‘假象’可能更贴切些。诱使我们走入这团团的假象的原因千差万别,但抚平它所带来的创伤却唯有爱。爱是生命中最真实最温暖的情感。...

  不可否认,我们都将经历过各种各样的骗局----‘假象’可能更贴切些。诱使我们走入这团团的假象的原因千差万别,但抚平它所带来的创伤却唯有爱。爱是生命中最真实最温暖的情感。当人类总结出来的一切真理,你都认为是相对而言,并为此而感到无助失落时,请感受一下你心中的爱,她将给予你生命的真实感,她将为你的生命注入活力。用贪婪和丑恶打造的圈套也必将被爱破解。

  -------因为爱---------

  一,消失

  身为ALL公司的首席科研专家真一,最讨厌这种天气,因为在这种天气里他的大脑几乎要停止了运做,他觉得老天是嫉妒他跟他过意不去.但今天老天并没有剥夺他的灵感,相反给了他许多.这突然的给予暗示着什么?

  中午,实验室里只剩下真一,他凝视着分析机,手不停地转着笔,嘴里不停嘟囔着:”那有问题...”,突然,眼睛一亮,手指飞速敲着键盘,10分钟过后,随着一身声”O了”,真一跳了起来.他们研制四年的时光捕获器随着他的程序的完成而宣告结束.这台时光捕获器可以追捕到几百万年前的光,然后通过图象排列程序将捕获的光按地球的维度视角进行整和排列,进而重现过去的发生的事件.真一迫不及待的想看看过去是什么样.他闭上眼睛,按下时间选择器,他选中了1000年前.他漫漫的睁开双眼,先是一惊,10分钟后,他关闭了机器,陷入深深的思考中,更准确点,应该是沉痛的思考中.

  一声巨响,整个实验室内灰尘飞蔓,就在那一瞬间,发生了爆炸.ALL公司大厦的墙壁是用防爆材料作的,所以,除了实验室内的一切,包括真一,其它的安然无恙.

  难道说老天今天的给予就是为了获取更多-----真一的生命!

  离去有两种形式,一种是有预见的,让人可以慢慢去消食离去所带来的痛苦;而另一种是突然的,让人一下自去全盘承受离去所带来的痛苦.这就好比,一个人分十口去喝光一瓶辣椒水和一个人一口喝完这瓶辣椒水的感觉.

  在真一的心里,亲人是第一位的,他总是把亲人的感受放在第一位.正如他日记里写道:"一声啼哭化作一个生命,而家便是这声啼哭的归处,所以家是生命存在的理由."

  真一对家人无境的爱,此时却化作一桶桶冰水,浇泼着亲人的心脏.真一的父母呆坐在铺满各种手工艺品的床上,泪水不断滴打着床单,这些手工艺品都是真一亲手给他们做的礼物,这样的礼物才能融入他对父母的爱.父亲抽搐道:"明年的生日礼物你还没准备好那...."母亲迷语到:"小一帮妈捶捶背..."

  真一的弟弟创天,把自己独自锁在卧室里,不挺地写着什么,一个字两滴泪,就这样整整一沓稿纸都成了墨水纸.创天经常自豪的对别人说:"我有两个生命,一个是我本身的,一个是我哥的--我哥把他的生命放在也我身上了."现在,创天突然失去了一个生命.他要还有很多话没有对真一讲,现在,只能把这些话写下来,烧给真一.

  真一的爱人静慧----同时也是真一父母的养女,此时,一个人静静地躺在他和真一的双人床上,泪水不停从她锁闭的眼皮里穿出来,静慧回忆着她和真一的每一刻,她不敢也不愿睁眼,她怕一睁眼,真一就不见了;她怕一睁眼,一切就变成事实了.她只能以此来推延....

  如果说家人对真一离去的痛苦是切肤之痛,那么,外人的伤感中搀杂更多的是对失去一个天才的惋惜,真一在大学期间就已经成功在世界著名科学杂志上发表过数篇论文,毕业后,直接进入世界最大的科技公司ALL公司工作,仅用了两年时间就晋升为ALL公司首席科研专家.这样的才华,连老天都感到嫉妒!

  葬礼如期举行,没有尸首,一张他最喜欢的照片便成了他的替代品.他的律师宣读了他的一封信,"亲爱的爸爸妈妈,创天,静慧,这封信是我早就准备好的,以防万一.看来,它生效了.我想说的是,不要悲伤,我并没有离去,我们的生命已经融为一体,只要有一个在,其他的便不会离去;我会陪伴在你们的身边,期待着你们的笑容,因为你们的微笑是我永远的追求;我会倾听你们想对我说的每句话,因为你们的话语是最动听的旋律;想见面了就闭上双眼,我回如期而至.爱你们的真一."

  葬礼过后....

  实验室爆炸事件已经展开全面,ALL公司的老板权宙对此事最为痛心,时光捕获器是他的毕生所愿,就这么突然间灰飞烟灭了,实在让人无法接受.同时,他担心这是有人搞的阴谋,把时光捕获器和相关资料借机窃取走了.所以,他要彻查此事,他要知道真相.

  消失是种现象,但不一定是真相....

  二,凶手

  探长镇桦,将爆炸现场又仔细的搜查了一边,最后,只是将收集来的灰尘拿去化验.

  在等待化验结果的同时,镇桦也开始圈定嫌疑人.

  首先,他将目标锁定在公司内部,但他通过多方打探,发现,由于真一的谦虚,幽默,平等视人,没有人和他发生矛盾冲突.看来,在公司内部仇杀的可能是可以暂时搁置一旁.接着,他把杀人动机锁定在,利益之争上,这样他把范围缩小到真一的科研部门,因为,只有这里的人才和真一有最直接的利益冲突.经过逐一询问,镇桦,将目标确定在老默身上.原来,在真一来ALL公司前,老默担当首席科研专家一职.由于,真一的才华过于出众,公司破格提拔年轻的真一担任首席科研专家一职.老默虽然没有表现出不满,而且工作上还是像以往一样勤奋认真.但是据大家反映,老默没有和真一说过一句话,工作上也只是依据任务计划行事.其实,老默向来也很少说话....

  "老默,这名字够沉默压抑的!"镇桦念叨.当看到老默第一眼时,,"沉默"这个字眼再次浮现镇桦的脑海里,老默的面部表情还没有一张普通肖像画上的人物表情丰富.

  镇桦感到空气都因为他的存在而凝结了,赶紧的深吸一口气.

  接着,对话开始,

  "你觉得真一这个人怎么样?"

  "年轻,聪明."

  "你和他的关系怎么样?"

  "工作关系."

  "听说他抢了你的位置?"

  "哦,是的",老默的脸稍微的动了一下,镇桦的心缓了一下.

  "你恨他?"

  "为什么,应该的!他很聪明."老默的眼神多了几许无奈,镇桦的缓了一口气.

  "那么,你对他的死有何感想?"

  "天妒英才吧..."老默似乎轻松许多.

  镇桦点了点头,"那好吧,谢谢你的合作!"

  此时,老默便成了嫌疑人.

  镇桦又将真一身边的人调查了一便,实在没有其他的嫌疑人了."真一,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真想见见你呀..."镇桦叹道.

  化验结果出来了,在灰尘中发现了化学元素A和化学元素B,这两种元素在正常情况下没有任何危险,只有,将他们混合,而且要高频震荡才后发生爆炸,威力无比.但是,ALL公司禁止将危险物品带进实验室的,在进出实验室之前,都要净身检查的,同时,实验室里没有能达到如此频率的震荡装置.迷团又一次笼罩在镇桦头上.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实验室里的几名成员一下子消失了.

  这天,老默狼狈不堪的出现在镇桦面前,上气不接下气,"我全都告诉,告诉你,不过,不过.."镇桦愣道:"怎么了?哦,你先顺顺气再说."

  片刻,老默说道:"我把实情全告诉你,不过,你得保护好我的女儿,我信得过你."镇桦刚想插嘴,老默抢道:"听我说完.真一是我杀的,我恨他,他夺了我的位置,他便是侮辱了我,所以我恨他.我每天都将一部分化学元素A和化学元素B装在一个抗腐蚀,抗磨损的小塑料带里,然后,吞进肚里,进入实验后,去卫生间取出来,就这样一点点积累.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对他的恨也开始变淡,不过2.13哪天,他宣布,时光捕获器有了质的突破,即日就可完成.天哪,为什么让他这么出色.一股怨恨油然而生,于是,我把积累的化学元素A和化学元素B混合在一起,放在时光捕获器的震动部件上,如果,时光捕获器真的成功,那么时光捕获器的震动部件的震动频率一定会满足爆炸条件的,接着,我请了一个月的假."镇桦此刻对他有了一点同情,嫉妒是人挥之不去的魔咒,它只对强者屈服,而对于弱者,它却变本加厉."对了,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镇桦问到.

  "是权宙,他怀疑我杀了真一,并窃取了时光捕获器的资料,所以,他绑架了我,威胁我,让我交出资料.我趁机逃了出来.幸好我一早就把女儿幸子送到一个秘密地放,过来,我告诉你地址,以后你要好好保护她,我便坐牢也安心了."

  镇桦疑惑道:"那时光捕获器的资料是不是你拿走了,失踪的哪个几个科研人员是权重绑架?"

  "哈哈,小子,我就说这么多了,其他的,以后会清楚了",老默的脸上出现了少有的舒展.

  镇桦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凶手找到了,疑惑更多了;凶手好象不是凶手,真相又好相不是真相....

  三,密室

  案件就这样结束了,但每个人心中的结仍然没解开.

  权宙的结就是时光捕获机,创天的结是对哥哥的念和对老默的恨.而镇桦的结是对凶手的怀疑,还有整个事件背后的....(这只是他的直觉),现在他首要的任务是找到老默的女儿幸子.

  这天,创天来到权宙面前,把一沓纸伸到他面前,"我要到你们公司工作,到我哥哥工作的科研室工作.这是我的部分设计图稿,给你."

  权宙接过那一沓,翻阅一会,笑到:"很好,你哥哥说得没错,你很有天赋.好吧,我答应你.哦,对了,小雪也经常夸奖你呀!"

  "我喜欢用实力说话."创天正声道.

  其实,创天和权宙早就相熟,不仅仅是因为真一的关系,创天和权宙的女儿小雪正在热恋中.

  创天来到已经翻修一新的科研室,他闭上眼睛,脑海里构建出一幅幅真一工作的情形,泪水也伴着真一的身影悄悄地流了出来.

  创天之所以来到ALL公司,一是为了怀念哥哥,但主要是兑现他和哥哥之间的约定----创天和真一一样很有科研天赋,然而,天赋和责任是并存的.他们哥俩觉得有责任用自己的天赋去创造更多更美好的东西,这样一来,便要放弃生活中的许多美好享受.于是,真一提议:"创天,我比早出生几年,比你多享受了几年福,所以那,你先享受几年.等我干厌了你再接力."创天只得接受(哥哥主意从来没变过).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接力的时候了."哥,你歇歇吧,我来!我会比你还棒的!"创天默念到.

  权宙找到创天,说:"创天,你听你哥哥说过时光捕获机?"

  "没有,那是?"

  "哦,那是可以还原过去时光景象的机器,可惜,没了...哎"

  "奥,没听哥哥提起,他从来不跟家里说公司的事!我可以再造一个,不过我想这要花上几年时间!"

  "几年?还要等上几年!哎..."

  "有什么问题?"

  "哦,不是,我觉得,你哥哥研究的时光捕获机的资料还没有被毁,很可能让那个老东西藏起来了."

  "你是指那个混蛋--老默,无耻!"

  "好了,没事了,你先走吧.."

  话说,镇桦按照老默给他的地址,找到了幸子,他被幸子的纯美深深吸引,他向幸子说明来意.幸子知道实情后,很激动"不会的,我爸爸不会杀人的,一定是你们抓错人了,你走!呜..""你,你别激动,我也觉得事有蹊跷,其实,我也觉得你父亲不是凶手,真的!""那你为什么抓他....""是他自首的.""你胡说..."由于幸子激动过度,晕过去了.

  当她醒来时,发现自己睡在一个陌生的床上,枕头边放着一张纸条:"幸子小姐,你好,请你务必听听,我的录音,这样你便会明白一切了."幸子拿起,纸条傍边的MP6.听完后,幸子冷静下来,决定接受镇桦的保护,同时将查找真相.

  "创天,有个好消息."权宙高兴道.

  "什么?"

  "找到老默的女儿了."

  "着有什么?"

  "我敢肯定老默一定把资料的藏地秘密告诉他女儿了!"

  "你想怎么做?"

  "你知道,在某些情况下用武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所以,你想.."

  "不错,你答应?"

  "我很讨厌这种做法,不过,我答应.那本来就属于我哥的."

  "你放心,等事完了,我会对小雪解释的."

  晚上,创天向小雪提出分手.

  幸子从书店抱了一大堆书出来,镇桦就在距她10米左右的地方,他正准备去帮忙.一个莽撞青年将幸子撞倒,"对不起,你没事吧.我太莽撞了,SORRY!"幸子看着这个青年不知所措的样子,突然笑了起来,"哦,没关系".那青年忙把幸子扶起,期间一不小心碰到了幸子的乳房,那青年和幸子好象商量好了,一起红了起来."对,对不起,这样把,我把电话号码给你,你有事可以找我,我还有急事,我先走了."这时,镇桦过来,一把抓住那青年的衣领,"你干..你是创天.""是镇桦哥,我有急事,改天找你.BYEBYE."创天回头冲着幸子微微一笑,幸子不觉地还以微笑."幸子你没事?"镇桦关切道."什么?哦,没事.对了,你认识他?""他就是..."刚要说出口,"他是我一个朋友."镇桦怕告诉幸子真相,惹她伤心."哦."幸子略有所思.幸子慢慢拾起地上的图书,突然,她发现一个钱包,她知道这就是那个青年的,她绝定自己亲自还给他,于是她背着镇桦悄悄地将钱包放在自己的口袋里.回到家,迫不及待地给那个青年拨电话,约定,明天中午海崖餐厅见面,幸子有一股末名的兴奋.她决定自己偷摸去,不告诉镇桦.

  幸子和创天见面了,而且聊得挺开心.期间,急坏了镇桦,他发现幸子不见后,给她答电话,电话又没人接.

  傍晚,创天送幸子回家,被镇桦看见了.镇桦对他们说了实话,当幸子知道创天的哥哥便是真一时,竟晕倒.创天不知所措的跑走了.

  几天过去了,幸子没有联系创天,创天也没有联系幸子.

  幸子的电话铃响了,是创天的来电,幸子赶紧接听,"是幸子?下午有空?我有话和你说,叫上镇桦.老地方,海崖餐厅."说完便挂了.

  三人准时见面了,创天说:"开门见山,我怀疑权宙才是幕后凶手!"幸子和镇桦先是一震,幸子内心充满了喜悦.镇桦则全是疑问.创天接着说,"我通过哥哥留下的日记,还有这一阵我的观察,我发现权宙很可疑."镇桦急问:"那老默为什么要自首?"幸子怒视了镇桦一眼.创天道:"哦,我怀疑,是权宙拿什么东西威胁老默."幸子兴奋道:"对,对."

  创天接着到:"我在想权宙用什么东西威胁老默,如果这个东西找到了,真相就明白了."镇桦问到,"那是什么东西,在哪?"创天将头转向幸子:"你父亲有没有跟你提过什么特别的事."此刻的幸子只想尽快在创天面前证明自己的父亲是被冤枉的."对了,他给了我一个怀表,说很重要,对谁都不能说,你看,就是这个."说着,她便将脖子上的怀表摘下来,交给创天.创天呆了一下,"你这么相信我.""我从看你第一眼,就知道你是好人."幸子已经忘记了镇桦的存在.接下来,三个人的脸都红了.创天不忍心再看幸子,他怕.

  创天将怀表带到公司,仔细的研究起来,而幸子那纯真的面孔不时的浮现在他眼前."创天,不必自责,要怪就怪,那坏蛋"这安慰自己,创天的心平静了许多.他静心研究怀表,始终没有头绪,创天觉得自己很苯,敲打起自己的脑袋,突然,眼前出现一幅图,创天赶紧又紧闭双眼,那幅又出来了.创天好象明白了,他把那个怀表又看了一边,他才确信自己发现答案.原来,由于创天长时间盯着怀表,当他突然禁闭双眼时,怀表的图案就会以黑白两色出现在眼前,而且图案和原来图案的呈现的样子也不同(和网络比较流行的基督成像原理一样).

  权宙按图找到了一个小岛,难道他要的东西就在这个岛上?

  来到这个岛上的人要寻找那个东西,而这个岛却给大家带来了一个个真相...

  四,真相

  权宙和创天按照那幅密图,来到一个神秘岛,并发现一个密室.

  这个密室其实是个实验室,其规模比ALL公司的有过之无不及.权宙不犹地感叹到:"这么庞大的实验室.看来这是一个酝酿以久的阴谋!我怎么没发现.."

  "你当然发现不了!"从密室的一端传来一声.

  权宙和创天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惊了一下.心想:"怎么还有其他人?"

  一张面孔伴随着那一声出现在他们面前.这是一张回令所有人张大嘴的面孔.

  "哥,你..."创天喊了出来,接着跑到那个人面前,揉搓着那个人的面部,"真的是你,你还活着.."泪水已挂满了创天的那张兴奋的脸庞.

  "这是怎么回事,真.真一,你不是被炸死了?"权宙惊慌失措的问到.

  "对了,哥,这到底是怎么会事?"创天这时才有点缓过神来.

  "创天,等会你就明白了.权宙,你的真正名字叫松岩,曾经是个特种兵!我说的对?"真一开口道.

  "你,你到底是谁?"权宙惊恐道.

  "松岩,你还认识我们?"伴随这个声音,又出现了三个人.

  "爸妈,嫂子,你们怎么来了?"创天抢道.

  "爸妈才是这个计划的策划者."真一道.

  "松岩,你还记不记得,细胞特效实验?"真一的妈妈问到.

  "你们是那两个给我做手术的?"权宙更加激动了.

  "我找你们找的好辛苦,没想到...哈哈"权宙继续..

  "爸,这到底怎么回事."创天迫不及待.

  "唉,不堪回首的往事."真一的父亲感慨道,"以前,我和你妈妈是政府秘密实验首席专家,当然,这是十分保密的.我们接到了一个新任务,就是人体细胞改造.通过改造细胞特性达到,使其拥有某种特殊功能.经过一段时间研究,有了重大突破,接下来,就要进行人体实验了.他们从特种部队里挑选了一批精英来配合我们实验.由于此事,事关重大,这些人的家人也回被送到我们实验中心生活.实验照常进行.突然有一天,收到命令,要马上摧毁实验室,包括那批特种兵和他们的家人.没办法,上级命令!在摧毁后,我们又进行了,人员复查工作,就是看看有没有漏网的人.结果发现一个特种兵不见了..."

  "那个人就是松岩?那为什么他还能活到今天?"创天问到,同时把头转向权宙.

  "哼,哼,不错,我就是松岩,我活了下来.我要报仇,我必须要坚强的活下来.我忍受常人无法忍受的移骨换脸手术.就这样我忍到了今天,马上我就要成功了,没想到,天意呀!老天为什么这么不公平!"权宙怒道.

  "对了,你们怎么认出他的?"创天向父母问到.

  "我们在给他们进行手术时,都会在他们背后纹个特殊的记号.一次看电视报道时发现的.当时,美国电台采访刚下飞机的权宙,突然,有一群人冲了过来,说权宙侵害他们的利益,接着便撕打权宙,权宙衣服被撕开.我们就发现了他身上的标记.其实,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一直对那次事件感到懊悔.所以,我们决定不揭发他.直到有一天..我们发现真一忧心重重,一再的追问下,才知道.原来,真一他们正在研究时光捕获机,而且研究已经快接近尾声了.这时,真一才发现,权宙想通过时光捕获机获取过去发生的事,这样就会发现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利用这些秘密去要挟一些要人,这样他就可以控制整个世界了."创天的父母说道这里顿了顿."于是,我们便策划这个计划."

  "你们直接向政府揭发他就行了."创天道.

  "此时的权宙非彼时的松岩了,他掌管着世界上最大的科技公司,如果把他逼急了,后果将不堪设想."真一答到.

  "要完成这个计划,就必须要有一个罪犯."真一接着到.

  "于是,老默便成了替罪羊.你们凭什么相信他一定能帮你们."权宙问到.

  "说来你可能不信,就凭一种感觉,要相信一个陌生人,还有比这更有保障的方法?"真一到.

  "精彩,接下来你们打算怎么办?老我死?"权宙吐了口气,道.

  "松岩,我们决定让你重生!"真一的父母到.

  "重生?"

  "不错,我们回把你脑海中可怕的记忆去掉,重新生活."

  "记忆去掉?一个没有记忆的人还有生存的价值?"

  真一的父亲走到,松岩面前,拿出一个项链,说道:"为了她,你也要好好活着,我们回将那些最宝贵的东西给你保留着."

  松岩双眼放出希望的光芒,"这,这是凉子的,她,她还活着?"

  真一的父亲拍拍他的肩膀,将嘴凑到他耳傍:"那次人员复查时,我们发现你的女儿也不见了.你看看真一傍边那个女孩幸福?"

  松岩将眼光递到静慧脸上,眼神中充满慈爱,"好,我接受!"

  真相大白了,老默被放出来了.松岩将公司让给国家.而且他没有对静慧说什么,他觉得静慧现在很快乐.同时,创天向幸子说明了一切,表明自己其实爱的还是小雪.镇桦向幸子表了白,此时,正经受幸子的考验那.

  老默说道,"你们知道我是谁?那个人体细胞改造实验我也有参与,那时只不过是一个打下手的实验员!"

  "哦,原来.."真一的父母笑到,接着便叹到,"我们这还有一个真相没有破解."

  "我知道,"老默坚定的答到,"你们没有找到松岩的女儿?"

  "你这么知道?"

  "因为我有个女儿."

  "哈.哈..."

  原来,老默在摧毁实验室那天把松岩的女儿救了下来,而真一的父母只找到了那个项链.

  "你们究竟有没有把松岩洗脑?"

  "你觉得需要?走去找松岩赏花去."

  “走。。。。。。!”

  真一携着静慧,创天携着小雪,镇桦携着幸子,来到那个小岛,来看望他们的父母.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