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一话 神秘的命运

交流者 | 发布时间:2020-10-18 18:32:08 | 阅读次数:9364

认识了如此相同?是因为我们的智慧?我会觉得那些蜜蜂们的合作做事交流方式要比我们很复杂得多。是因为我们的非常灵活的双手?成群结队的蚂蚁也可以完成4任何人工的活计。但是我们对生命的理解认识了相同罢了。那又是什么进而人类有如此的认识了?的话说DNA的揭密让我们明白生在各自有限的生命历程中,是什么让生命力的展示方式如此的不同?。...

  老鹰翱翔于天空以其扑捉肥美的狡兔,狡兔伺机打造窝穴以其逃避老鹰的追捕;狮子藏匿于辽原以其捉食鲜嫩的羚羊,羚羊警惕觅食以备狮子的偷袭;蜜蜂们刻板而辛劳的一生,百年老海龟静卧海沙之中平静地享受着生命的流逝。。。。为什么他们的生存方式这样单调,为什么不能像人类创造出多彩不定的生活?为什么是我们人类统治着这个世界?为什么我们人类会这样构架我们的生活方式?为什么其他物种那样生活着?为什么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如此不同?是因为我们的智慧?我觉得那些蜜蜂们的合作行事交流方式要比我们复杂得多。是因为我们的灵活的双手?成群的蚂蚁可以完成任何人工的活计。还是我们对生命的理解认识不同罢了。那又是什么促使人类有如此的认识?如果说DNA的揭秘让我们知道生命的客观规律。那对生命认识的解惑将是改变命运的关键所在----是什么驾驭着我们对生命的思考?

  在各自有限的生命历程中,是什么让生命力的展示方式如此的不同?

  在这个联系的世界里,一切的变化都是此消彼长,一损一盈的----当你为完成一项改进而自豪时,却无形中失去某种东西。有如,人工技术可以使瓜果更甜,但却留不住那沁肺的自然之味。使命感正如生命中的自然之味,在我们人类运用智慧去探索并进行大改造的过程中,将会受到怎样的影响?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们必须要搞清楚是什么影响到生命的使命感,这样才能避免那些不良结果。

  一,关于生命的预测

  长生不老是人们亘古未变,探求不息的梦想。有的人是为了延续享受自己的辉煌,有的人是为了实现未尽之志,有的人是因为感受到了离别的痛苦,有的人就是为了活着。人们对长生的渴望完全是基于对生命短暂的不满,这如同限量餐和自助餐,人们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喜欢无限的感觉和未知的感觉。

  存在即规律,规律即可解。生命的延续便是一道可解之题。千年的梦想终于照进现实。

  经过研究表明,人类的脑细胞的生命力可以达到200年,而人类的机体细胞的老化速度则要快进一倍即100年左右的生命力。之所以人类的机体细胞老化如此之快是因为它们曾受了更大符合的运转代谢。这样科学家生化机械与人体相结合,来分担一大部分机体细胞的运转代谢功能。

  这样,人类就可以多活100年。

  为了保持人口的平衡,开始只允许人口三分之一进行100年,而其他人将得到更多的物质补偿,就是拿钱买生命,可遇着生活水平的均衡及山寨的发达,逐渐人类都可以多活100年了。

  寿命的延长,要改变的东西比想像的要复杂的多。

  这就要面对全局的重新规划,生育年龄,婚姻合法期限。。。

  由于生命的延长,人们的生活态度发生重大转变。人们对亲情友情的认识也发生重大转变,如此之长的生命,友情和亲情的持久性受到了挑战在这么长的生命中,我们不再期盼孩子来寄托一些生命的梦想,人们对工作的热情不再高涨,人们更加无视时光的浪费。。。。。

  由于生命的延长,伴随着与旧事物之间保持联系的时间就更长。人们期待更多不同的人生人们希望通过消除记忆来多活几次,保持以往的生活状态,相当于,一个人过了三个人的生命。

  面对人类如此之长的生命,为了让人们更和谐快乐的生活,想了太多的办法,又引起的太多的争议,这种状况太复杂,只能化繁为简,消除一些人为的干预措施,无为而治。

  人们迷茫害怕了,害怕进入思考的无限循环之中。面对如此之长的生命,我们该如何去规划他?这就如同做迷宫游戏,如果一下子面对一个巨大的迷宫,都会触碰到一种思考的极限,在面对迷宫的无解的无助时,即使碰到珠宝也不会引起多大兴趣如此长的生命周期,慢慢让人们感到思考追求的无趣。

  这个时代伟大的思想家,终于想明白了。在如此盲目的生命中,最好就是不去思考,就是简单的活着,让思考带来的痛苦消失在思考之中人类彻底放弃思考的权力,把生命简单地归结为活着,正如同千年海龟一样,按照既定的方式活着。。。。。

  难道这就是长生的结果?

  在生命研究室内,面对这个预测分析,人们都大惊失色,同时,也找到生命的主宰要素之一,生命历程的长短,将决定我们的智慧参与生命历程的积极性与取向。

  原来,这是世界生命研究组织进行的一次生命探讨大会。

  二,人物

  思想的变革引起了世界的变革。思想的变革的胜利者又是谁?他就是人们有很

  多理由来相信的智者。这个智者有可能是活着的人,也有可能是死了的人。这里

  面隐含着人类进步过程中的悲哀。生活着的人类的思想境界大多跳不出在现有的

  思想层次圈里,他们所能接受的思想变革程度无非是在原有基础上的一步改进。

  即使是这一点改进也是被迫的。但凡,某人8的思想境界往前多迈了两步,那这个人的思想就得等几百年才能被大家所接受认可。思想的变革引起了世界的变革,而思想变革因为人类自身思想的局限性走上另一条道路,这条路的好坏也许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最清楚。

  历史的仁慈性在于,她可以让后人发现前人的错误,她记录下人类世界变革的足迹,后人通过读它来了解前人们所作过的一些事情,并做作出判断----前辈们选择的变革之路是否合理,如果不合理怎么办?思想的正确性可以在变革后的几百年得以验证,但已经变革了的人类世界是否可以重新来过?

  历史的残酷性在于,她可以让你明白你错了,但却不能重新来过。过去是种过程,过程是时间编织起来的影象,你只能看,却不能改变她。

  人类最大的贪婪在于,当我们发现已经发生的结果不能令我们满意,总想着重新来过。这也将人类最大愚蠢暴露无疑-----人类总想让过程重新来过,改变现有结果;其实,结果是可以改变的,但过程不能重来。人们应该花更多的精力和时间去思考应该如何改变结果。正如,绿叶在枯败以后,有两种结果,一种是有的枯叶对现在败像感到懊恼,一味的追忆往昔的嫩美,希望回到从前,就在痛苦与幻望中她们落到泥土之外(屋顶,水泥路。。。),慢慢地她们被时间化为灰烬;而另有一些绿叶悟透,她们生命不是依附单纯的外表的,树叶的生命形态是随着季节的变化而变化的,现在枯萎了,要想办法寻找另外一种生命形态将生命延续下去,于是她们借助风力落到了泥土上,慢慢地容入到泥土里将生命注入到其它生命体里。来年春天,她们的生命又在嫩美的身体里。

  既然变革的路已经走过了,接下来,我们就要选好下次的路该如何走!

  人类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也该面临着变革。这场变革的智者是,名人?清者?悟?人类世界将何去何从?

  名人出生于当时世界精英聚集地上海的显赫家庭,他父亲是上海未来科技研究中心的主任,他妈妈是上海教育部部长。名人自打来到这个世上,就对人类现有的知识有着非凡的接受能力,可以很快学会各种复杂的知识。学业自不在话下,从小学到大学,他给老师带来无数次的难,18岁就已经从当时世界最好的大学----未来大学获得了生物学和物理学博士学位。从小就随同父母出入上层社会的他,对名利有着极度的渴望,他的目标就是站在人类的最高峰,享受着人们对他的膜拜。

  清人和悟是哥俩,清人长悟4岁。他们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小镇,父亲是机关干部,母亲是一位白衣天使。父母给予他们充裕的游戏时间和空间,他们过着平凡但充满快乐和自由的生活。清人和悟是天生的疑问家,他们喜欢问“为什么?”直到他们理解为止,也许疑问家都具备超强的理解能力,他们哥俩也是。相比之下,悟的理解领悟能力捎强一些,同时也更贪玩一些,一直以来,清者在游戏方面从来都是悟的手下败将,即使是清者先学会的游戏。如果说两兄弟最大的不同在于,悟比清者内敛。

  他们认为从父母身上学到的最宝贵的便是尊重他人。

  悟的wanm公司已经和名人统治的上海未来科技研究中心并驾齐驱,人们很难分清谁更重要一些。但历史的准则告诉我们,地球只能有一个主人。悟是天生的王者,而名人则是狡诈的统治者。谁将赢得这场争斗的胜利?

  10年后悟创立了wanm公司,目标是打败名人统治的上海未来科技研究中心.清者对悟的贪婪大为不解.但,他还是做了悟的帮手,这是从小的习惯.

  三,离去

  要想征服人类世界,就必须施与人类最想要的东西。悟对清者说:“哥,我准备研究长生药。”清者:“悟,你征服了世界后打算干什么?”悟:“哥,快有结果了。”

  名人早就着手研究长生药了,只不过没有多大进展,因为到现在他还没有找到符合那个反应公式的药物。

  悟的wanm公司在经历五年时间的研究,终于有了质的突破。这天晚上,悟和清者出去喝酒。清者略显担心的对悟说:“我发现咱们的长生药有一个很大的隐患,”悟打断,“我知道,它回加速人体细胞的进化速度。”-----这种永生药物的原理是通过药物对老化的细胞进行化学修复,但这样会使细胞对外界环境的敏感性增强,加速它们因外界环境改变而随之改变的速度。打个比方,人类从猿人进化到现代人经历了很长时间,但如果,当时的猿人服用永生药,那进化速度将快1000倍。如果现代人类服用了这种永生药,加上现代科技如此的发达---人们可以过分地依赖于脑运动,而忽视肢体运动,那么,人类将会在上百年后,进化到脑部占整个身体90%以上的“脑人”。清者:“你打算这么作”悟:“不让它面世。”清者很高兴。哥俩喝醉了。

  一周过去了,名人突然向世人宣布长生药已经研究出来了。生活在名利的世界,人们始终无法挣脱名利的诱惑,wanm公司的一个高层被名人收买了,他把长生药的核心技术递到名人眼前。清者找到悟,“悟,怎么办?”“哥,我去找名人谈谈。”“悟,我去吧!”“哥,他只在乎我,还是由我解决!”

  悟和名人第一次见面,四目相对,名人抖了一下,随后他便为自己的一抖懊恼不已。

  悟:“你只是我的一个棋子。”名人不知为何没有丝毫的愤怒,有的只是疑虑“棋子?”

  悟:“我走了,这个世界是你的了。”名人只是呆呆地望着他的后背。

  清者焦急地等待着悟。清者的手机响了,“哥,是我,不用为我担心,一周后你就明白了。”悟把电话挂了。“悟,悟。。。。。”

  一周的等待,这等待只有恐惧。这天是清者苦苦等待又不愿到来的一天。面容憔悴的清者接到一个电话:“是清者?我是悟的委托律师,我这有”清者突然吼道:“够了!”电话被扔了出去。等待一周的宣泄终于爆发了,清者歇斯底里的号哭。三天后,他拿起悟给他的遗书:“哥,当你看到它时,我已经去和爸妈团聚了,我太想他们了,他们也一定很想咱们,我先去安慰他们一下。哥,从小你就护着我,你一直都在帮着我,即使那是极不愿意的事情,不过,谁让你是我哥了。我知道你其实很反对我征服世界的想法,我知道你想让世界变得平等平和,但你知道,要想让世界按照你的想法前进,就必需先征服它,其实我创立wanm公司就是为了实现你的梦想。后来我发现一个问题,人类是否应该永生。如果大家都永生了,那受遏止的将是未来的生命。生命是平等的,你不能靠剥夺后代的生命来延续自己的生命。生命最大的美丽就在于她相对于人类历史的长河来说是短暂的,因为短暂,人们才会珍惜她,热爱她,尽力在这短暂的时间里把她打扮的更漂亮;因为短暂,人们才学会了相思,回忆,相思与回忆是种无奈的享受,因为虚幻而无奈,也因为无奈而享受。人类已经过多的干预自然规律了,也因此让许多事情变得不和谐。但,人类总是很固执的,要想改变人类的思想必须让他们经历一遍他们自己所选的路,这条路的好坏只有经历过才最清楚。于是我策划了长生药方案,解决人类长生的思路有两条,一条是咱们已经研究成功的,这条有副作用;另一条是老化的细胞应该淘汰出局,用新的细胞加以填补。我已经决定制造一种机器,对人体进行细胞扫描,将老化的细胞剔除出去,同时,创造一种新细胞来替代。名人偷走的是有副作用的方案,当然,是我故意让他偷走的,这样人类将走上通过服用这种有副作用的药长生的道路。人类也将会在上百年后意识到这条路的错误。那时,需要一个救世主帮他们,而那个救世主就是你,所以,哥,你还得孤独地等上上百年,去完成你的使命。哥,我挺自私的,把你一个人留在人世,自己去和爸妈见面了。如果有来生,我们四个还作一家人,不过我要当哥哥,因为哥哥比弟弟伟大。好了,最后一句话,wanm--------我爱你们!“

  “悟,弟弟比哥哥伟大,来世我作弟弟!“

  四,轮回

  清者,变卖了他的全部家当,并凭借着财产证明到孤儿院认领了100个儿童,带着这些孩子来到一个在地图上没有标记的小岛上,建立了一个与世界隔绝的新世界,在这个世界没有永生。

  他教这些孩子知识,并教他们学会感受自然美,当他们长大了,清者把自己的一切及感受告诉了他们,让他们自己去选者未来的路,所有人都选择了有限的生命。这次长谈后,清者消失了。并给他们留下一个要求,“不要让那个世界的人知道这个新世界的存在,直到我的再次出现。”这个小岛的100位主人知道,清者正关注着他们这个新世界。

  200年过去了,哪个小岛已经今非昔比,人口以达到10多万,人们过着和谐富足的生活,人与人相互尊重,利用他们高度的知识思想把自然和他们的新世界完美的结合。这里的每个人都知道在远方有另一个世界。他们知道那个世界是什么样子,只是他们不会让那个世界的人知道他们的存在。因为他们相信代代相传的故事,清者的故事。

  而那个世界如何,如清者所料那个世界已经是脑人的世界。

  清者出现了,这200年里,他作为一个旁观者注视着两个世界的变化。他为那个世界流下过无数的眼泪。他坚信,总有一天那个世界的人会觉悟。200年的等待,他终于等到了这一天,那个世界脑人们开始厌倦现有生活,时常回想起200多年前的生活。在这200年里,那个世界的王者,名人在实现人类长寿的目标以后,大力推行自动化,让人们从体力劳动中解脱出来,这加速了人类向脑人的转变,由于四肢的蜕化,人们过多地依赖于精神享受,此时,名人又推出了一系列用于精神享受的虚幻世界。人们生活在幻境中。包括名人。清者来到名人面前,“跟我转转”。他带着名人来到新世界,名人惊讶地看着这个新世界。清者,道:“这是200年前从你那离开后我带着100个孤儿来到此地创建的世界,200年过去了,你应该明白了吧,这200年来我作为两个世界的旁观者,清楚地明白你们的苦与乐。世界变革的选择就是如此无奈,人类往往需要在经历了比较了以后才明白哪个好。好了,你可以把你所看到的想到的告诉你那个世界的人。”名人叹道:“我们不能回头了”。清者道:“放心,我在你那个世界的人类没有转变成脑人之前,把每个人的人体细胞信息都收集存储起来了,我研究出一种机器,它可以根据提供的细胞信息来对物体进行细胞重构,你们会恢复原来的样子。”接着,清者对新世界的人们说道:“行动吧,用你们的真诚与智慧去与那个世界的人汇合吧。”

  名人望着清者的背影,“你去哪?”清者,如释重负,伸着懒腰道:“老兄,咱们该死了。”

  名人笑了,“对,回去等死喽”。

  清者微笑地的看着眼前的父母和弟弟。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