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3章 松鹤延年!

望尽天涯路 | 发布时间:2020-10-18 13:35:55 | 阅读次数:25515

作为月斜镇首富。林光耀母亲的寿宴自然而然办的无比风光。早在两个月前叶家就就准备好,发出邀请各路生意场上的朋友,和名门世家,林光耀十分很聪明,他会浪费了任何能让叶家快速晋升世林光耀母亲的寿宴自然办的无比风光。。...

作为月斜镇首富。

林光耀母亲的寿宴自然办的无比风光。

早在两个月前林家就开始准备,邀请各路生意场上的朋友,以及名门世家,林光耀非常聪明,他不会浪费任何能让林家晋升世家的机会。

借这次寿宴。

林光耀特意邀请的有来自蓉城的豪门世家。

“月斜镇吴家,献寿礼西湖龙井三斤,祝老夫人寿!”

“月斜镇钱家,献寿礼福禄寿摆件,祝老夫人寿!”

“林家第三代孙林聪,献寿礼和田籽玉料,弥勒普渡众生手环,孝心感天动地。”

“……”

前来林家贺寿的人络绎不绝,首先来的,基本都是林光耀的合作伙伴,林家主要做药材生意,月斜镇外的月亮山被林家永久承包。

里面种满各种药草。

林光耀就是靠着月亮山让林家成为月斜镇首富。

外界有传言,

没有在月斜镇林家找不到的中草药!

“林聪少爷还真舍得,这件弥勒普渡重生手环,用和田籽玉雕刻而成,且雕刻手法鬼斧神工,没有50万人民币怕是根本买不到。”

林聪把寿礼拿出来显摆,瞬间便吸引众多目光。

“不愧是林少,果然阔气。”

“不过也只有这样的手环,才能配得上林老夫人。”

从小在月斜镇长大的人都知道,林家老夫人的传奇故事,以前的林家远没有现在看上去发达,只占据月亮山附近几十亩荒地,刚开始做药材生意的时候四处碰壁。

没少受大药材商挤兑。

林老爷被大药材商气的吐血身亡,林老夫人孤身打拼,整个月斜镇谈到她没有不佩服的。

“没有什么贵重不贵重的,都是儿孙的心意,我奶奶从小对我极好,做儿孙的肯定要报答她,希望我挑选的这件寿礼,她老人家能够喜欢,也衷心祝愿她老人家,能够长命百岁。”

林聪表面功夫做得很好。

在外人看来,他就是温良恭俭的贤孙代表,林家继承人。

“林家大小姐到!”

林聪并没有风光太久,林赤嫣的到来,瞬间吸引众多目光。

一袭红裙,天香国色。

林赤嫣白皙的肌肤非常适合红色衣裙,原因无他,能更好的衬托出她高贵优雅的气质。

“她那个废物老公也在。”

“还真是的!”

“这样的废物也敢出现在林老夫人的寿宴?”

“听说光耀兄准备把他踢出去。”

四下里的议论声传来,众人望着杨辰的目光,也变得诡异莫测起来。

有不屑!

有鄙视!

更有无可奈何的怜悯。

熟悉内情的都知道这件事是林光耀做的不对,但碍于林家势大,他们都不敢站出来伸张正义,再者说这都是林光耀的家事。

他们没理由插手。

“杨辰,你不会空手来参加奶奶的寿宴吧?”

林聪开始发难。

“这是我们为奶奶准备的寿礼,张洪山大师亲手所绘《松鹤延年》,祝她老人家长寿吉祥。”

林赤嫣手里捧着木质盒子。

听到是张洪山大师亲手所绘,众人瞬间围上来,张洪山大师早已经成名多年,在画界的地位,属于泰斗级别的存在,更难能可贵的是他还活着。

一画难求!

是绝对不夸张的形容词!

“林大小姐能弄到张洪山大师的真迹,怕是没少费心思,根据苏富比前段时间拍卖的那幅画,这副张洪山大师的《松鹤延年》,起步价最少也要100万人民币。”

已经有识货的人开始分析价格。

“后生可畏!”

“林大小姐怕是有林老夫人年轻时的风范。”

听到这话,林聪鼻子差点没气歪,他最讨厌听到的,就是夸赞林赤嫣。

原因很简单,

林家现在把大部分生意交给林赤嫣来打理,而不是他林聪,以前林聪还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但随着耳旁风越吹越多,林聪觉得林赤嫣在夺走,本该属于他林家继承人的东西。

特别是有人夸赞林赤嫣像林老夫人时。

林聪就更加恐慌。

如果林老夫人也觉得是这样,把林家彻底交给林赤嫣管理,那他林聪岂不是要哭。

女人如何能掌林家大权?

林聪不止一次想把林家的经营权给夺回来。

“我刚才就说过,送礼最重要的是心意,不是价格,杨辰,你当真没准备寿礼?”

林聪继续向杨辰发难。

在林赤嫣这里受的憋屈,他总要在杨辰那找回来。

“今天是林老夫人的寿诞,杨辰身为林家的女婿,没准备寿礼确实不太好。”

“简直是没有教养!”

“哪怕是从地摊上买件饰品也是好的。”

在林聪的示意下有人不断攻击杨辰,口诛笔伐,沉默到现在的杨辰不住冷笑,你林聪算个屁,敢在我赤月魔君面前嚣张,要不是本魔君实力还未恢复,早就把你狗头斩下来祭天。

“大喜的日子我肯定会准备寿礼。”

既然不能保持低调,杨辰就准备彻底高调。

林聪是足够嚣张!

可惜他碰到了如同妖孽般的杨辰。

就注定彻底悲剧!

“不过在拿出我的寿礼前,我想戳穿某个骗子的谎言,至于为什么戳穿他,原因其实很简单,我实在看不惯骗子嚣张跋扈的嘴脸。”

杨辰踱步走到林聪面前,他胸有成竹的气势,莫名让林聪开始发慌。

“我慌个屁!”

林聪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小朋友,麻烦借你的吸铁石用下。”

从小朋友手里接过吸铁石,杨辰刚举起来,林聪手中的弥勒普渡众生手环,就飞到吸铁石上,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当真闪瞎狗眼。

骚操作!

绝对是骚操作!

价值50万往上的和田籽玉竟然会被吸铁石吸住。

闻所未闻!

噗嗤!

不知是谁带头笑出声,整个寿宴会场,再也控制不住情绪。

“杨辰,你这是在找死!”

林聪气的咬牙切齿,浑身都在颤抖,不过奇怪的是,他并没有怨恨把玉手环卖给他的骗子,而是把所有的过错都算在杨辰头上。

眼珠赤红,

恨不得把杨辰给挫骨扬灰。

“还嫌不够丢人,赶紧滚,从我眼前消失。”

一盆冷水从头上浇下来,林聪如坠冰窖,他最希望看到的人,出现在他最不希望出现的时刻,身穿绣纹唐装的林老夫人出场。

强大气场瞬间平息所有笑声。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