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6章 阿飘

贤齐 | 发布时间:2020-10-18 | 阅读次数:10346

但是我是五岁认识了阿飘,但,说出来,真的我八岁的时候真正的体会到他的不存在,真正的成了了一个也可以把后背交到他的信任不存在!  那一年冬天里额外的来点早,温度比较往年要低很多,十二2月份的时候,大地了白茫茫的一片。都说瑞雪金禾年,村上的人看见这般我记得那个时候是晚上大概八点左右,约着几个玩伴出去玩雪,我们这里到了冬天,一片一片的油菜荒地。。...

  虽然我是五岁认识了阿飘,但,说起来,实在我八岁的时候真正的感受到他的存在,真正的成为了一个可以把后背交给他的信任存在!

  那一年冬天额外的来点早,温度比往年要低很多,十一月份的时候,大地已经白茫茫的一片。都说瑞雪兆丰年,村上的人看到这般大学,早早的开始准备过冬,好迎接来年的大丰收。

  我记得那个时候是晚上大概八点左右,约着几个玩伴出去玩雪,我们这里到了冬天,一片一片的油菜荒地。

  所以,这也是我们的游乐场所,打雪仗,堆雪人,大家玩的的是不亦乐乎!

  可高兴是高兴,也活该是我自己大意,明知道这里是油菜荒地,也没多留心,在嬉闹奔跑的途中,右脚给油菜枯干给划到了。

  疼痛的感觉瞬间就麻痹了我的神经,嚎啕大哭起来。那些伙伴见到我流血了,纷纷惊吓跑开。

  其实这都是儿童的一种心理,玩的时候,什么也不顾及,到了有事发生,溜的比谁都快。

  这也留下我一个人在油菜荒地,当时的天一片漆黑,加上我的脚受伤,不能移动,所以,一下子就只能待在油菜地里。

  我清楚的记得,那个时候我坐在雪地上,四周一个人都没有,我非常害怕,脑海里不由的想起平日里大人说的那些离奇怪事。

  这一想不打紧,要命的是,四周无人,漆黑一片,立马就觉得恐惧,连疼痛感都被遮掩了。

  我大声的呼喊,试图希望有人听到我的呼喊,带我离开这个地方,因为我实在是害怕。

  可无论我怎么撕心裂肺的呼喊,就是没有看到一个人过来带我离开,我惶恐了。

  我尝试着想要走回去,可是刚刚站起来,右脚就传来钻心的疼痛,使我不得不待在原地。

  渐渐的,我越来越觉得冷,越来越觉得孤单,似乎整个天地间,就剩下我一个人。

  不知道坐了多久,隐约中,听到几个人声,我大喜,向四周看去,以为是有人来了,我放眼过去,除了白色的雪光之外,没有一道人影。

  可明明是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

  我抱紧自己的双腿,就在这个时候,那些说话的声音又出现在我的耳边。我知道,肯定是遇见了,遇见这些灵物了。

  虽然我有接触过,但是那都是在家里,理所当然的觉得安心,可如今我一个人在这冰天雪地里,又是这大晚上的。

  对于这种东西,正常人都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我也不例外。

  我小心的看着四周,看似远处有一道黑色的影子,朦朦胧胧的……

  慢慢的,那些原本的说话声音,好像吵了起来,十分的激烈,隐约看到那黑色的影子不停的移动,似乎在和别人打架一样。

  我不敢动,眼睛死死的盯着那黑色的影子。

  许久许久……

  四周安静了下来,没有了争吵,没有了打架。

  我呆呆的看着他,看着他慢慢的向我走进。

  “别怕!他们都被我打跑了。”

  我看清了他的脸,一场苍白,但是却挂着淡淡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笑容,我原本恐慌的心,渐渐的平静下来。

  “你是谁?”

  我弱弱的问了一句。

  “怎么?我的声音你都不知道吗?”

  是的,他这么一说,我才觉得很熟悉,我努力的回想,回想这声音的主人。

  熟悉,平日里我接触的人多,可怎么就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这人,但是为什么他的声音又这么的熟悉?

  难道是?我睁大的双眼,不可置信的开口。

  “你是……阿飘?”

  他笑了笑,轻轻的点了点头。

  阿飘,没错,三年前,我认识的第一个鬼,三年来,从来没有看到他的面目,一直都是我对着空气说话,他对着我说话。

  可现在,他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着实让我震惊了一番,面前的可是实实在在的鬼了!

  “有我在,以后不会让他们欺负你的。”

  这是我在入梦前听到阿飘给我的承诺,也是在后来才知道那天晚上我是多么的危险,如果不是阿飘在,恐怕那天晚上,我就已经被那些邪恶的鬼屋给带走了。

  这么多年过去,阿飘一直跟在我身边,我不止一次的问他怎么没有去轮回,他总是笑而不语,久而久之,我也就习惯了,便不再问了。

  “还愣着干嘛?不回去吗?”

  阿飘的一句话让我的思绪回到现实。

  “阿飘,谢谢你!有你真好!”

  这句话确实是发自内心,现在回想起来,如果不是当年,不是他,哪里还有现在的我?

  朋友可以很多,但是兄弟,有今生没来世。

  “咦?你这是什么情况?怎么突然感谢我了?被那小鬼伤到了?”阿飘说完,赶紧来到我的身边,仔细的打量着我。

  我微微一笑,玩心大起。

  “阿飘啊,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我之间的感情真的情比金坚,有道是……”

  还没等我说完,阿飘立即就打住了我的话。

  “死基佬,我就知道你脑子又开始发热了,回家睡觉了!”

  我看着他缓缓的向前走去,心里躺过一道暖流。

  第二日,村上就传来消息,那个老妇死了。

  一些村上的长辈商量了一下,大伙一起给他安排了一下后事。

  很多人都在谈论她的可怜,我听在耳朵里,也不为叹气。

  人心不古,虽然她孤寡的一生让人同情,可这也是她自作自受了。

  我默默的念了一遍往生咒,希望这道可怜又可恨的灵魂得以安息!

  阳春三月,柳絮飘飞,春风徐来,转眼,便是开学的日子,这个学期是我高中生涯的最后几个月了,家里面天天是给我炖什么十全大补汤,希望我可以养好身体,高考的时候可以发挥出色,考上大学。

  我也一直知道他们的心愿,家里祖祖辈辈也没出个人才,如今到了现在这个社会,这些长辈们都把希望放在我的身上了。

  幸不辱命,在经过一番的努力努力再努力之后,终于是考上了湘南省会的湘南大学,这让家里那些老一辈们可是开心的不得了,见人就说我们家小冬怎么怎么样。

  对于这些种种,我倒是没有太在乎了,因为,我要开始我的暑假生活,当然,好不容易结束了漫长的苦读生涯,自然是想要出去散心玩耍了。

  原本不想带着豆豆一起的,但是这小家伙就是粘着我,不得已只好带着它踏上了南下的列车。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