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3章 过阴

贤齐 | 发布时间:2020-10-18 12:23:34 | 阅读次数:28675

走阴,又称摸吓、驱鬼、下神、下阴、走了等,意思是从阳间过到阴间。传说,能走阴的人生下去是会哭的,而按照常理,不哭的孩子是活不下去的,虽然他们不但不也可以活下去,并且比其他人要很聪明很多。  而已从他们乖巧懂事就,就明白自己什么时候死掉。走阴只是从他们懂事开始,就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去。过阴的人第一次过阴往往都是无意识的,在自己的睡梦中发生的,这个就像身体发育到一定时候的生理反应一般,当然,这并不确定在某个年纪。。...

  过阴,又称摸吓、驱鬼、下神、下阴、走了等,意思是从阳间过到阴间。传说,能够过阴的人生下来是不会哭的,而按照常理,不哭的孩子是活不下来的,但是他们非但可以活下来,而且比其他人要聪明很多。

  只是从他们懂事开始,就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去。过阴的人第一次过阴往往都是无意识的,在自己的睡梦中发生的,这个就像身体发育到一定时候的生理反应一般,当然,这并不确定在某个年纪。

  他们对自己的梦记得很清晰,也会逐渐意识到自己在过阴,然,有些人会保密,有些人就会利用这个做些别的事情。

  鞋子的摆放,决定了过阴人的生死状态,过阴时,鞋子必定有一只是翻过来的,如果全部弄正,则过阴人会苏醒,如果全部翻过去,他们就会死去,但如果离开出生地,过阴人就无法预测他人的生死,于是乎,渐渐的过上了平常人的生活,偶尔帮人问一些福祸问题。

  据说历史上最出名的过阴人就是北宋时期的包拯,包拯因为审理案件,常常过去阴间,询问相关问题,事实上是否如此,后世没有考证过。

  我却是知道包拯并非只是简单的过阴人,他的身份,更加的高贵,乃是冥界阎罗王,掌管冥界的一切。牛头马面不过是他的手下而已,帮他处理着冥界事物罢了。

  奶奶过世的时候正值孟秋之际,那天早上,爷爷是很早就出去了,作为一个庄稼人,孟秋时节,正是收割的好时间。

  我是早早的去了学校,到了上午十点多的时候,才听到这个噩耗,妈妈说奶奶因为血压过高,早晨摔到在地上,脑冲血去了。

  我并没有多说什么,生老病死是一种自然现象,虽然我很努力的让自己保持平常心,但对于奶奶的离去我还是十分的难过。

  自小我是被奶奶带着的,因为家里并不是那么富裕,所以小时候一直和奶奶睡。我家处在安庆的一个小村庄里面,也许是贫穷太久了,这个地方,到了我这一代,也没有见到有多么富裕。

  姑姑叔叔都回来了,他们围着奶奶的遗体哭泣,那些专门做法事的道士嘴里面唱着一些不知名的词语,入馆的时候,我想起了和奶奶相处的岁月,哭的非常的伤心,在那个时候,我有过一丝的怀疑,好人为什么这么命短?

  奶奶她一生辛苦不已,到死也没有享受过一天的清福,也没有吃过一顿丰富的饭菜,经常帮助邻里乡亲,可就这样的一个好人,却是这般的去了。

  前前后后三天时间,奶奶便下土了,家里笼罩在浓厚的悲伤氛围里,从他们的脸上可以看出,每个人心里都很悲痛,尤其是我爷爷,自奶奶去了之后,话少了太多太多,经常一个人抽着闷烟。

  相伴一生,却生死离别,阴阳相隔,我想,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了。

  村上有个过阴人,是一个中年老妇女,听村里的人说,非常的灵验,我没有去过,所以并不清楚是真还是假,但是我明白要成为一个过阴人,非常的不容易,这不简单的是要天时地利人和,更多的是自身对灵体的意识感觉。

  头七之后,长辈们商量了一下,决定去问问过阴人,问问她奶奶在下面还需要什么,更想知道奶奶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

  一行四个人,作为杨家的长孙,我也跟着他们一起了。这个过阴人住的地方离我家并不远,几分钟我们就到了。

  进去大厅之后,我闻到的尽是一些香纸味道,墙壁上挂着五颜六色的布料,大厅的中间摆放着一尊观音像,石像面前摆满了祭拜的食物和酒水。

  再前面就是一个正方形的桌子,桌子下面摆着一个破烂的火盆,此时里面还燃烧着一些香纸,而那个过阴人就坐在桌子边。

  我看了过去,这个过阴人大概四十来岁,脸上有一些皱纹,长的很普通,只不过穿着有些奇怪,一身的衣服,带有好几种色彩。看到我们的到来,眼神亮了一下,咧嘴一笑,立即走过来询问事情。

  我爸简单的说明来意之后,这过阴人便领着我们走向左边的一个房间。我四处扫了一眼,觉得有些奇怪,正常的过阴人屋子里是有一点鬼气,可这里明显不同,这里的空气中一直飘着淡淡的鬼气,当然,常人是看不到的。

  过阴人一般去过冥界之后,再上来,鬼气就会淡化,可这里的鬼气明显就是聚而不散,这一眼,我就明白,这个过阴人,恐怕有些古怪。

  房间里面装饰的很简单,一张床,几张长板凳,这过阴人安排我们做好之后,就开始脱掉鞋子,躺在床上,我看了一眼,立刻就明白这个过阴人是个假的了。

  如果对玄法有过研究的人都会明白,过阴人过阴时,必定有一只鞋子是翻着的,而这个过阴人则是大大咧咧的摔掉脚上的鞋子,任其摆放,丝毫不注重这些。

  看到这里,我冷哼了一声,我爸瞪了我一眼,似乎在责怪,不应该在别人过阴的时候发出声音,我没有说话,倒是想看看这个骗子要做些什么。

  接下来,这过阴人嘴里面念叨着一些任谁也听不懂的词语,更为可笑的还为其谱曲,看样子倒是像那么回事,我爸他们大气不敢粗喘,眼睛紧紧的盯着这个过阴人,生怕惊扰到她。

  我偏过头,胸口火焰闪了一下,闭眼,睁眼,再映入到眼里的,则是灰蒙蒙的鬼气,心里有些吃惊,怎么这个房间的鬼气如此重?

  正当我感到疑惑的时候,就看到一道黑影嗖的一声,窜入到那老妇的身体,接着老妇便浑身颤抖了几下,脸色白了几分,开始姗姗道来。

  说了一些什么,我没有仔细去听,在那个黑影出现的时候,我就明白为什么这里竟然会有这么浓厚的鬼气了。

  民间有一种说法叫养小鬼,利用这样的小鬼为自己办事,让自己可以聚财、转运等等,这种办法,虽然好处多,但也有一个坏处,这种小鬼,是以血为食的,也就是说,小鬼的主人,每天都要喂其献血,少则一滴,多则几升。

  我很好奇这个老妇看起来也不过是平常人,怎么会这样的术法,在自己家里养小鬼,难道她不知道小鬼成长之后的恐怖吗?

  老爸他们问了一些问题之后,就准备要离开,这个时候那个黑影又从老妇的身体里窜了出来,闪到床底下就消失了,我装作没有看到这些,想等晚上再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毕竟村里出现这样的东西,迟早会危害到整个村子。

  老爸遵循那个老妇的过阴说法,开始筹备着帮奶奶盖纸屋做纸车,等到二七的时候,烧给奶奶。在我们这里有一个说法,就是人死后,魂魄在二七的时候会回来,然后住在家里,一直等到七七之后,才会离开。

  不得不说,有些民间传说也是碰巧,我是深知其中一二的,二七这天,死去的魂魄确实会回来,只不过不是待到七七之后,而是回来看过一些亲人就会离开,这就是他们心中的一些执念,阎王爷因为受到这些执念感动,才会特地允许他们二七回来一次。

  晚饭过后,家里的亲戚各自回家,我爸则是和叔叔在商量接下来的一些打算,至于我那些表弟妹,也不知道是疯到哪里去了。

  我拿了一些香纸偷偷藏在口袋里,和我妈交待了一声后,我便走了出来,此行的目的是我奶奶的坟墓。

  奶奶的坟墓葬在村里的西边,那一块是个荒地,有着数不清的坟墓,也不知道是什么开始的,各家如果有人离世,都会选择葬在这里,因此,这里总会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基本上不会有人来,尤其是在晚上。

  不多时,我便来到了西边坟地,径直朝着奶奶的坟墓走去。

  夜里,这里静的可怕,只有我踩在一些枯树枝上,发出的嘎吱声,似乎这里连蛐蛐都不愿意待,有一种压抑的沉闷感。

  来到奶奶坟前,我拿出了香纸,蹲了下来自顾的点上,就这么一瞬间,突然背后刮起了一阵风,我清楚的察觉到,背后出现鬼物。

  “哪里来的就回哪里去,这些香纸不是你可以染指的。”说着,我胸口一热,立即亮出了我的身份,那背后鬼物瞬间发出一声尖叫,一股脑的逃离。

  我并没有想伤害他们,我知道这都是一些孤魂野鬼,他们游荡在天地间,他们不会去害人,他们多半是一些在大街上或者深山中死去的孤独人,这类鬼物,只是无意识的游荡在人世,只等接引他们的牛头马面带领他们前去冥界转生。

  在历史长河中,就有招魂一说,在周代的文献中就有记载,死者亲属想要招回死者的魂魄,就要拿其衣服,呼其姓名,再穿在自己身上,这样才会将逝去的亲人魂魄招来,我并不清楚是不是有这样的仪式,但我知道招魂是真实存在的。

  等香纸烧的差不多的时候,我站了起来,然后默念了一遍招魂术,便看到一道白色的大门缓缓在面前出现,接着一道身影慢慢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