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娇蛮总裁的贴身阎王预知来生》完整版全文目录

预知来生 | 发布时间:2020-10-18 11:32:29 | 阅读次数:6103

《娇蛮总裁的帖身阎王》预知未来来世比较完整版全文目录带来您,娇蛮总裁的帖身阎王讲诉了陈余生陆染的故事,娇蛮总裁的帖身阎王预知未来来世摘选:陆鸣一叹一声,双眸中露着一抹狠厉,缓缓地地说:“十宫、墨门、小九山......这些,你所以深入了解二三吧。”本来懒懒散散随便的陈余生,听见这三个词后,神色登时轻轻一变,从沙发上坐起来,凝望着陆鸣,他嘴角泛出一丝意味深长,“有点儿含义啊,你们陆家倒也是挺能闹的,怎么把他们给惹上了。...

《娇蛮总裁的贴身阎王》预知来生完整版全文目录带给您,娇蛮总裁的贴身阎王讲述了陈余生陆染的故事,娇蛮总裁的贴身阎王预知来生节选:陆鸣轻叹一声,双眸中露出一抹狠厉,缓缓说道:“十宫、墨门、小九山......这些,你应该了解一二吧。”原本懒散随意的陈余生,听到这三个词后,神色顿时微微一变,从沙发上坐起,凝视着陆鸣,他嘴角泛起一丝玩味,“有点意思啊,你们陆家倒也是挺能闹腾的,怎么把他们给惹上了。

陈余生有些好奇,这陆家到底是遇到什么样的困难,能让陆鸣将老爷子的人情给用掉。

陆鸣轻叹一声,双眸中露出一抹狠厉,缓缓说道:“十宫、墨门、小九山......这些,你应该了解一二吧。”

原本懒散随意的陈余生,听到这三个词后,神色顿时微微一变,从沙发上坐起,凝视着陆鸣,他嘴角泛起一丝玩味,“有点意思啊,你们陆家倒也是挺能闹腾的,怎么把他们给惹上了?”

陆鸣嘴角露出一抹苦笑,“林氏集团,天海市数一数二的帝级集团公司,也是我们天海云峰集团最大的竞争对手,这些年来,我们两家名震暗斗,各有输赢,可最近林氏也是够狠,不知花了多大的代价,和十宫达成合作,如此一来,我们就有些被动,不免得,和十宫有些一点小摩擦。”

“你们商人那点事,我没兴趣,不过十宫应该不会那么掉价,为了一点商场利益专门来对付你们。”陈余生冷眸一闪,笑道:“说吧,请我来的真正目的。”

“商场风云自有我来抗,但是林氏和十宫想要将我扳倒还没有那容易,请你来......”

陆鸣脸上浮现浓浓忧虑和溺爱,柔声说道:“染儿还小,这些商界的打打杀杀,我还能抗的住,但是我还是不想让她有过多的接触,我有种预感,在之后的时间里,会有更多的麻烦上门,请你来,也是想让你保护她,不要让她收到丝毫伤害。”

“保镖?”陈余生一愣,眼中浮现出一抹讶异。

被老爷子送东非叫回来执行任务,他本以为是让他去调查某个高官,或者秘密去暗杀某个集团的首脑,亦或者潜伏于某国的暗线。

这些对于陈余生而言,任务难度不大,可以说是轻而易举。

可曾想,竟是当一个保镖。

“这老爷子是个什么意思?”陈余生眉头一皱,脑中思绪飞快旋转,实在搞不懂家里那位在想些什么。

不过,以他对家里那位的了解,定然不会让他无缘无故来当保镖,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原因,只是他给一个千金大小姐当保镖,这像话吗?

想拒绝吧,一想到家里的老爷子,陈余生就一脸无奈。

别看陈余生驰骋海外,威名四起,世界各国的雇佣兵,地下世界听到他的名号都退避三舍,可自家的老爷子要揍他,陈余生不出十招自己就得趴着。

见陈余生脸色凝重的样子,陆鸣还以为他不愿意,思索片刻后,笑了笑脸色浮现出一抹异样的神色,“我相信你的能力,另外,染儿年纪也你差不多,要是你们关系有所变化,倒也......”

“打住!”陈余生什么人,怎么猜不透这老狐狸的算盘。

不过,他这一次被老爷子叫来天海市,除了还陆鸣的人情外,还给他一项特别的任务。

当保镖就当保镖吧,正好有个身份作掩护,想到这里,陈余生还是觉得自己有点亏,没好气的说道:“当保镖可以,但事先说好,多则两个月,这两个月里,我保证你女儿不会掉一根头发,但期限一过,你陆家是死是活都与我无关。”

“两个月?”陆鸣脸上神色一收,沉吟片刻后,脸上浮现一抹笑容,“好,就两个月,在这段时间里,你就是我女儿的贴身保镖了。”

“不行!我不同意!”忽然,陆染的声音传来。

只见她满脸不愿,快步走了出来,恶狠狠的瞪了陈余生一眼,“你们都聊了什么?为什么突然间给我安排保镖,还是这个家伙做我的贴身保镖?”

刚沏好茶的陆染并没有听见他们前面的话题,可她听到自己的父亲给他安排了个贴身保镖,陆染这短暂时间和陈余生的接触,没有半点喜欢,更多的是厌恶,深入骨底的讨厌,更别说让她当保镖了。

“你们回来时候的事情我都知道,你说我为什么要给你找一个保镖?”陆鸣神色严肃,凝声道:“陈余生就是我专门请回来保护你的,有他在身边,你的安全就有所保障。”

陆染想要反驳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方才发生事情在她心中任有余悸。

不过,让陈余生这个无耻、下流的家伙当自己的保镖,绝不可能,一百一千个不愿意!

“那你给我换一个,我就是不想让这个混蛋当我保镖。”陆染还要抗争一下。

谁知一向对自己宠溺疼惜的父亲态度会如此的坚决,非常强硬,“这事我已经决定了!”

陆染见状,知道自己无法改变父亲的决定,只好将矛头指向陈余生眼神越发不忿,“你这家伙,除了能打一点,还会什么?就他,怎么保护我?大不了我就不出门,待在家里就不会有危险了吧?那他就更没有用了?爸,我真的不需要什么保镖!”

“那可未必哦?”

这时候,陈余生笑着站了起来,随后,从自己那白色的背包里掏出几样东西。

那是五个拇指大小的摄像头,无比精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