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帝夫难驯贴身内侍变王妃第6章 皇帝的贴身内侍在线阅读

若有所湿 | 发布时间:2020-10-18 | 阅读次数:21850

“这个……”赵晓歌灵机一动,冲口而出道,“实际上皇上之后没见过奴才的。”“哦?你貌似讲一讲看,朕何时何地没见过你的?”宇文珺颇富兴趣地问,脸上还能保持着适才那般的怪异笑容。“是奴才刚入宫的时候,跟随一群新进去的内侍几道,往大殿去的路上,正赶上了皇上散朝。“哦?你倒是讲讲看,朕何时何地见过你的?”宇文珺饶有兴趣地问,脸上还保持着方才那般的诡异笑容。。...

“这个……”赵晓歌灵机一动,脱口道,“其实皇上之前见过奴才的。”

“哦?你倒是讲讲看,朕何时何地见过你的?”宇文珺饶有兴趣地问,脸上还保持着方才那般的诡异笑容。

“就是奴才刚进宫的时候,跟着一群新进来的内侍一道,往大殿去的路上,正赶上皇上散朝。皇上曾有意无意看了我……不,看了奴才们一眼……兴许就是那时候,对奴才有那么一丝印象。”想着从今往后就得自称“奴才”,赵晓歌的心里就象揉进了一颗米粒,虽然不痛不痒,却总是让人感到不舒服。

“对对对,”这回轮到李崇文附和了,“皇上,当时奴才告诉这些孩子,说这就是皇上,叫他们认清楚。故而这奴才便识得皇上的样子了。”

“是吗?”宇文珺提高了音调,表现出极大的怀疑。

“千真万确!皇上,奴才所言,千真万确!”李崇文脸上一副赌咒的神情,就差直说,皇上你要不信,我就是小狗了。

“你的腰牌呢?”宇文珺扬了扬眉,死死盯住赵晓歌那空空如也的腰部,脸上挂着戏谑的笑容,似乎存心要她好看。

“腰牌……”赵晓歌慌忙低头摸索着,手中空白一片,心下登时凉了半截。

“启禀皇上!”李崇文倒底经验丰富,脑子转得奇快,“这奴才入宫不久,正跟着师傅学规矩,还未正式分配到宫里当差,所以并未配有腰牌……”

“正是正是……皇上这一吓唬,奴才倒真没想到这一层……”赵晓歌感激地看了李崇文一眼,立即低眉顺眼,做出一副恭谨的样子,希望这个宇文珺能高抬贵手,放了自己。

宇文珺冷哼一声,对赵晓歌一字一句道:“好,好。既然你们都这样讲,那朕只有这样听了。朕只见过你一面,就能对你留下印象,那说明,你一定有什么特别之处。既然如此,从今天开始,你就留在朕身边,做朕的贴身内侍。朕倒要好好瞧瞧,你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

“皇上!”不仅仅是赵晓歌,就连李崇文同那虬髯大汉武将军,竟不约而同地喊道,“使不得!”

宇文珺挺胸抬头,言出咄咄:“有何使不得?”

李崇文目光闪烁,欲言又止;倒是武将军沉不住气,直言道:“启禀皇上,这小子身份尚未确定,就这样留在皇上身边,未免轻率了些……万一有个闪失,微臣担当不起!”

宇文珺眼神凌厉,锋芒毕露:“武天华,你这么说,是不是太小看朕了?”

原来武将军大名叫武天华。赵晓歌想起了香港有个演员叫谢天华。唔,都是天华,为何差别会这么大咧。

“微臣不敢!”这个帽子扣得太大,武天华很知趣地闭上了嘴。

“你呢?你认为有何使不得?”宇文珺又转向李崇文。

李崇文早已冷汗涔涔,支支吾吾道:“奴才,奴才是觉得,这赵晓歌初来乍到,连宫中的规矩都没学全,就这样去伺候皇上,恐怕怠慢了皇上,所以……”

“唔,这个你放心,朕会亲自调教于他。”看来,宇文珺对这个答复倒算满意。他复又转向赵晓歌,“那你呢?刚才你也说使不得,你又有什么理由?”

赵晓歌心中叫苦不迭。太监没了那玩意,说起话来不男不女,也难怪他们对自己的性别不曾怀疑。现在他们都把自己当成了真正的太监,而且看来,这狗皇帝似乎已经采纳了李崇文这厮的说法;倘若她现在道明自己是女儿身,岂不是乱上添乱!那自己恐怕浑身长满嘴都难以说清了。

她左思右想,权衡再三,这才道:“奴才,奴才也是怕伺候不周,惹恼了皇上……奴才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伺候过别人。”

这话的确是句大实话。作为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出生的独生女,从小到大,只有人伺候她的,她什么时候伺候过别人?

虽然这份替身的工作常常被人呼来喝去,但那毕竟只是工作,大家都是同事关系。在片场,她是孙子;出了片场,她想当老子就当老子,谁也管不着。而现在,在皇帝面前,她永远只能是个卑贱的下等人,卑贱到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能作为自己的自称。

“哼。凡事总有第一次。”宇文珺眯缝着眼,用着他那惯有的轻蔑冷哼一声,忽地提高了音量,“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从今儿起,这赵晓歌便调配到乾元宫当差。李崇文,速带他下去收拾妥当,换身干净的衣裳过来!朕,等着他呢!”

见到她满身尘土,脸上污浊不堪,他无比嫌恶地掩住口鼻,随即转身,拂袖而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