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焚天武神 第十六章 斩杀

五月朝露 | 发布时间:2023-07-31 02:30:12 | 阅读次数:23564

强悍的剑风从空中爆射而来,杨天华再度挥动起清风刀法,想将对方的攻击御下,却对方就像是始终无往而不利的羽箭,直接横贯了绞肉机的最很脆弱之处,让他所有的防御略有减弱。这时,杨天华嘴角轻轻一列,一股逐步逼近死亡……的感觉不断地在心中迅速蔓延,那是一种极其灰暗,...

强大的剑风从空中爆射而来,杨天华再次挥舞起清风刀法,想要将对方的攻击御下,然而对方就好像一直无往不利的羽箭,直接贯穿了绞肉机的最脆弱之处,让他所有的防御有所减退。这时,杨天华嘴角微微一列,一股逼近死亡的感觉不断在心中蔓延,那是一种极为灰暗,而又恐怖的气息,第一次他与它是那么近。不过他知道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鹰兔互博,兔子尚且会回力反击呢,更不要说是人了,不过对方的攻击实在大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不过就在这时杨天华的身体再次动了起来,原本黑眸被灰眸所代替,而他身上的气息瞬间就变了,体内武魂之力急速运转起来,手中柴刀豁然间向对方砍了下去,这一刀看上去没有任何花俏,与强匪的攻击完全硬碰硬起来。强大的武魂之力从身体之中喷涌而出,将柴刀完全包裹起来,那朴实的柴刀瞬间变了模样,不过现在的杨天华哪有那个心情去理会这些?两者间瞬间碰撞到一起,发出阵阵沉闷的轰隆声,然而他做的这一切丝毫不拖泥带水,因为灰瞳的运转,让杨天华第一时间看到对方的弱点所在的方向,所以这一刀也是福祸险中求。噗嗤……强匪的长剑从杨天华胸口划过,那强大的武魂之力剑风直接向他胸口的衣物阵的粉碎,在他的胸口留下一道不深不浅的伤口,鲜血瞬间流了出来。看着对方被击伤,强匪心中露出得意的笑容,然而接下来的事情让他心中顿时凉了半截,他不顾一切使用出自己最强大的招式的时候,就注定会两败俱伤,因为从战斗的经验来看,对方只是一直刚出巢穴的雏鹰而已,再加上他丰富的战斗经验,就算重伤,也能段时间将对方解决。然而这个少年的举动瞬间让他不解,竟然直接撞到他的剑风上来,自己送死?这个念头第一时间在他心中响起,不过自己被他打消了这个念头,从刚才交手上来看,这个小家伙根本不会傻的那种地步,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对方就只有一个念头,想到这里他心中一惊,便要回手,直接将杨天华斩在手下。叮……不过这时说什么都晚了,之间眼前的少年,身体以一种难以形容的姿势多开他的攻击,随后抬起那被武魂之力包裹的手指在长剑之上轻轻弹,发出一道清脆的声音,在他满脸不可思中,那把无往不利的青釭剑竟然发出一道清脆的声音,在剑刃之上竟然出现已到达裂痕,这裂痕以肉眼所见的速度不断的蔓延,呼吸间那长剑变成短短,随后掉落在地面之上。看着这里强匪心中一惊,随后暗骂一声,不过这时少年的攻击紧跟着杀了过来,就在这生死关键的时候,杨天华已经将自己最大的潜能完全发挥出来,就刚才那那一指,是他根据碎石掌所改变,以点破面,这也是得到灰眸之后才有的想法,就好像这样的攻击本应该存在一般。昨晚这一切,他整个人好像放疆的野马的野马一般,又像一辆坦克一般向对方碾压过去。强匪见此脸色变了又变,没想到对方这么小小的年纪竟然练出这么强大气势,让他有一种无法闪躲的,无法躲避的感觉,而他的周围就好像被一种无形的能量所禁锢起来一般,那种中气势甚至有些让他感觉到就算逃到世界的尽头都能追杀到一般。然而他也是久经沙场,而且手中满是人名,更不要说是现在这个危机的关头,心中的凶力之气,顿时爆发而出,不顾危险,抬起手掌直接向对方劈砍而去。轰……那巨大的手掌好像钢铁一般,直接对上了柴刀,两者相碰撞,发出一阵巨大的金属交错的声音,然而两股巨大的力道在交错点瞬间爆发而出,杨天华的身体在半空中倒飞出去,令他没想到的是,自己运用的灰眸竟然无法压制对方。身体在巨树之上重重的一踏,身体画了一个圈,这才勉强的落到地面上,身体一个凛冽,稳稳的站定。这一刻他完全收起轻视之心,从刚才的攻击上来开,对方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胸口不断的喘息着,而胸口的鲜血已经将那里染成血红的一片,不过现在的他根本没有时间向这些,双眼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强匪。此时的强匪脸色不断的变换,就好像蒙上了一层灰色的雾气一般,嘴角不断的颤动着,强忍着心中的恐惧镇定的说道,“你小子还算不错,竟然能跟我打这么久,不过你觉得你现在的状态能能留下我么?”听到对方的话,杨天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体内的武魂之力平静下来,“虽说我现在有伤在身,不过想要拿下你不成问题。”强匪听到杨天华的话脸色变得难看起来,这个小家伙既然这么说,不是托大的话就是还有更大的底牌,不过他更倾向第一种想法,“臭小子我跟你没完,不过我想走你也留留不下我,那我们后悔有其,等到下次见面的时候便是取下你向上人头的那一刻!”说着强匪的脚步不断退后,嘴角露出得意之色,脚步在地面轻点,飞速向远处逃遁而去,这一次他真的怕了。“你觉得你能走的了么?”杨天华的话顿时让他后背一凉,这么多年的逃亡生涯告诉他危险的气息增在接近,不过就在这时背后突然感觉到一阵刺痛,随后满脸不可思议之色,轰然的倒下,双瞳默然睁大,满脸的不可思议之色,直到最后他都没弄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要知道他之所以能和杨天华硬碰硬完全是因为他修炼一种名为金钟罩的武技,与人对敌的时候身体如钢如铁,一般的武器根本伤不到他,就算是二等的武技都拿他没办法,然而他竟然就这么死在这里。强匪的身体从肩膀处出现一道倾斜的缝隙,一直蔓延到腰间,随后整个身体化成两半倒在大地之上,然而在身体倒下的那一刹杨天华紧握着柴刀在他身后不到一米的距离剧烈的喘息着,然而刚刚使用的武技便是疯魔斩,就连他都没想到第一次使用疯魔斩就这样成功。疯魔斩第一重修炼小成之后便会有一个突击冲刺,第一时间来到对方身前,这也是为什么杨天华能瞬间来到强匪身边的原因,然而这个突击冲刺的距离与修炼者的修为有关,武者的实力越高距离越长。看着死去的强匪,杨天华一抹额头上的汗水,这一战对于他来说一点都不轻松,甚至很艰难,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柴刀收了起来,随后身体之中一阵翻涌,不过强忍着心中的恶心之感,再次看了一眼确定对方的确被斩杀,这才松了一口气,然而这一松气,心中那种翻涌再次袭击而来。倒退数步,来到一棵巨树旁边,顿时狂吐起来,将他腹中的食物完完全全吐了出来,今天的、昨天的、前天的,他有一种感觉甚至连他这辈子吃的东西都吐出来了,随后口中阵阵苦涩,连苦水也被他吐出,随后腹部肠胃一阵抽搐,这才缓了过来,这算是他第一次杀人,之前杀过一些野兽,但是那些多少不是人,所以没有太多罪恶感,但是这个完全不同。目光再次看向强匪的身体,强忍着身体的颤动,思考片刻,向尸体前走了过去,伸出手开始仔细寻找起来,心中顿时升起一个好笑的想法,杀人接货,这个念头出现的那一刹那,让之前的恶心感消失了很多,这个强匪应该有一些不错的家当,打家劫舍的人身上怎么能没有一些财物呢?在强匪的身上搜寻片刻,变找到一些东西,两枚金币还有几十块银币,要知道现在的杨天华满手的存款也不过五十多枚银币,而且还是他存了五年的家底,这一下竟然收出两枚金币,怎么能让他不兴奋?而且两枚金币对于一般的家庭来说甚至能用上一年半载的。如果是在以前,他根本不用愁钱财的问题,不过家庭巨变,他被扔到柴房的那一刻,钱财对于他来说就是奢侈品,不过还好每天砍柴,上面会给他三四枚银币,而且这个数量还是看杂役执事的心情好坏,如果他那天心情不好的话,一个月只有一枚银币都是正常的事情。急忙将金币揣在怀里,再次在强匪身上摸了摸,随后嘴角眉头微微一皱,从对方怀中拿出一个小小的香囊袋子,看着袋子杨天华一愣,一个男人竟然又女人的香囊?这的确让他有些匪夷所思,看样子真如外面传言一般这家伙真是奸杀掳掠无所不做啊。无奈的摇摇头,香囊在手中颠了颠,便要送回去,不过他突然感觉到那香囊的重量有些不对,急忙打开,顿时一道刺眼的金色光芒从香囊之中爆射出来,让他睁不开眼。片刻之后光芒消散,那刺眼的光芒消失,才看清楚香囊中是什么东西,那是一枚金色的叶子,将金叶从里面拿出来后,细心打量了一番,发现没有什么特别的直接放到怀中。不过就在这时大脑之中突然传来阵阵刺痛感,随后胸口金光大方……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