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二章 条件

顾暖之 | 发布时间:2021-10-14 | 阅读次数:15993

苏阮话音刚落,一家子人都放下自己了筷子。尹氏回过头来,有些敢我相信,“你说啥?”这丫头为了赞成亲事,都切记命了,怎么突然又答应下来了?苏阮虚弱无力地撑起身子,望着他们的脸,缓慢地而坚定地地说:“我答应下来嫁给孙屠户了。”这毫无疑问是一件好事,尹氏眼睛后来就亮了。虽尹氏回过头来,有些不敢相信,“你说啥?”。...

苏阮话音刚落,一家子人都放下了筷子。

尹氏回过头来,有些不敢相信,“你说啥?”

这丫头为了反对亲事,都不要命了,怎么突然又答应了?

苏阮虚弱地撑起身子,看着他们的脸,缓慢而坚定地说:“我答应嫁给孙屠户了。”

这无疑是一件好事,尹氏眼睛当时就亮了。虽说她也能把人给绑起来嫁过去,就怕这丫头到那边又闹,到时候孙家找茬来,她也无话可说。

现在死丫头亲口答应了,以后也能少很多麻烦。不过她心里也有一些疑惑,“你怎么又同意了?不是发烧烧傻了吧?”

苏阮心里冷笑,脸上没有表露,“我死过一次,也彻底明白了一些事。反正我早晚也是要嫁人的,嫁给谁不一样?”

“你这么想就对了!”尹氏一拍大腿,“何况我们让你嫁给孙家,那也是为你好啊。你想想,孙屠户是杀猪的,天天都能见到肉,你嫁过去不是过好日子了嘛,跟着我们在家多清苦,一年到头也吃不了两顿肉。”

苏阮不搭理她那个茬,接着说道:“你们生养我一场,这次也算是我报了你们的养育之恩了。但我有两个条件。”

“条件?你说。”尹氏心里清楚,只要这祖宗安安稳稳出嫁就行,什么都能答应。

“第一,我出嫁后咱们就算两清,以后不要再见面。”

这些也是她的心里话,毕竟占用了原主的身体,答应这门婚事,也算是替原主报了这养育的恩情。

反正原主已经死了,如果她没来,老张家连一个铜板都拿不到,现在也算是两全其美。

至于以后,她自有打算,先脱离这个家再说。至于那孙屠户,看情况而定,办法多的很。

总之,这样的一家人,她不想再有任何牵扯了。

听了她的话,尹氏和张满堂对视一眼,心里不太想答应。

虽说把女儿卖给了孙家,好歹也是一家人。以后如果需用钱了,也可以找这个女儿筹措一二。

不过眼下这些先放到一边,先把这丫头嫁出去,把聘金拿到手要紧。至于以后,她们有事去找,张玉兰还能不认?

想到这,尹氏点点头,“行,还有呢?”

“第二,我好歹也是个大姑娘,可不能随随便便来个人就把我接过去,我要花轿迎亲,吹吹打打。”

这山沟里成亲,而且还是填房,根本没有什么礼节,说不好就是娘家人把女孩给送过去,偷偷就完婚了。

苏阮不想那样,原主为了这件事都死了,起码也要弄出点动静来,让他们费费神。

张满堂一口答应,“不就是这点要求吗?我们答应你就是了,明天就去找孙家说去。这几天好好待着,等着孙家过来接你,可不许再给我惹事了,要不然……”

苏阮一笑,“放心,我不会再死第二次了。”

她现在已经不发烧了,却觉得腹中饥饿,“既然我都答应了,你们也应该让我吃点东西吧,饿死了谁嫁过去?”

“那是自然。”尹氏点头,用碗盛了点饭菜端到苏阮身边,“吃吧。”

苏阮知道,不是他们没想给自己饭吃,实在是没想起来。平日里都是张玉兰做饭,伺候几个人上桌后,自己就在外屋灶台边吃一些,大家都习惯了。

看样子自己不起来,也没人扶一下,苏阮只好撑着疲惫虚弱的身体坐起来,端起饭碗看了看。

多半碗红薯饭,一点野菜,还有一点咸菜。

现在农民靠天吃饭,收入全靠老天爷赏赐,普通农家过得并不富裕,都是这种生活。

张家虽说男人多,可两个小的做不了什么,只有张满堂和大儿子农闲时会出门给人做点事情,但是家里人口多开销大,也就混口饭吃。

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才把心思用在了张玉兰身上。

对于吃什么,苏阮不挑剔。末世刚开始爆发的两年,人们的生活和以前没有很大差别,但时间一长,随着丧尸的升级和增加,一切就不同了。

到最后,他们能吃的东西很少,大部分人都是靠药物维持身体所需营养。苏阮也已经很久没有正经吃过一顿饭了。

所以即便是粗糙的粮食,她也格外珍惜。

见她情绪果然稳定,一家人这才算放下心来,长出一口气。

吃过饭后,尹氏冲她摆摆手,“收拾桌子刷碗去。”

苏阮挑眉,“不去。”

她觉得答应这门亲事,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不会再做别的了,因为他们不值得。如果这是一个温暖的家庭,她也不介意留下来的。

尹氏把碗往桌上一摔,“反了你了,还敢偷懒?”

苏阮笑呵呵地说:“你别忘了,我现在可不是你女儿了,我是孙家未过门的媳妇儿。你要是累着我了,孙家也不答应,再惹急了,我还去寻死。”

她算准了他们不敢多说,还全指望着她去赚钱呢。

果然,这番话一出口,尹氏顿时蔫了,狠狠剜了一眼苏阮,“行,就让你得意几天,哼。”

反正嫁给孙家,他们拿到聘礼就成,至于这嚣张的丫头,姓孙的会替他们教育的。

看着尹氏黑着脸收拾桌子,苏阮坐在墙边心情还不错。

上一世她经历过太多了,现在能有一次机会,一定要按照自己的喜好去做,谁也别想挡着她的路。

张家几个男人晚上都没什么事了,扯了会白天发生的事情,就睡下了。

乡村里穷人家也点不起油灯,一般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很少会熬夜。

这张家三间房,一明两暗,夏天的时候夫妻俩和张玉兰睡一个屋,另外三个人睡西间。

不过现在是数九寒天,两个房间都烧柴的话就太浪费了,他们柴本来就不多,所以一大家子人挤在一个炕上。

张玉兰受气,平时都睡在炕尾,最凉的地方,挨着她的是尹氏,几个男人住在炕头上。

苏阮也没说什么,反正有睡的地方就行,还好原主没有被安排到草棚里去。估计张家也是怕给她冻坏了,还要花钱看病。

炕头很热,苏阮坏心思地想,这张家的男人,生育能力肯定不高啊,男人睡的太热了可不好。

躺在炕上,盖着薄薄的被子,苏阮不敢乱动,不然身子捂出来的那点热乎气就没了。

听着其他人的呼吸声,她则思绪万千。有时候她都不敢相信自己真的穿越了,可一切又是这么的真实,由不得她不信。

眼下这种情况,还得想些办法,保证自己脱离苦海才行。

思来想去,苏阮眼皮也沉了,半睡半醒之间,忽然听到原本寂静的屋里,产生了一些特别的响动,而且离她不远,就在身边。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