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五章吃饭

月澜清 | 发布时间:2021-10-14 10:27:24 | 阅读次数:22020

虽然这些凶兽妖阶不高,虽然量足,这样一直这样很是消耗掉体力,并且完全不给他们去思考的时间。待最后一只散去,场景立刻一换,一片皲裂的土地会出现,本来阳光明媚阳光的天空,也配合好着换作了灰暗无光的颜色,现在的整个空间中,都是灰暗的蒙蒙色。地下裂缝中,这一次爬出尖叫声待最后一只消散,场景立马一换,一片干裂的土地出现,原本阳光明媚的天空,也配合着换作了灰暗无光的颜色,现在整个空间中,都是灰暗的蒙蒙色。。...

虽然这些妖兽妖阶不高,但是量足,这样下去很是消耗体力,而且完全不给他们思考的时间。

待最后一只消散,场景立马一换,一片干裂的土地出现,原本阳光明媚的天空,也配合着换作了灰暗无光的颜色,现在整个空间中,都是灰暗的蒙蒙色。

地下裂缝中,这次爬出尖叫着的游魂,无数的游魂嘶吼着飞来。

北倌舞提着碧蓝剑,杀了蜂蛹而来的几只道:“这次留下一只试试”

几人点头赞同,若是这样不停换场景,仙力定会被消耗用尽,一番清扫,在留下最后一只时,莫易用光束将它束缚住,看着挣扎尖叫的游魂,果然场景没在变化。

几人暗暗松口气,不过不等他们高兴太早,游魂突然爆炸化作一道红光,直冲天空,原本灰暗无色的天空,在游魂化作光束冲上去后,天空出现不大的一片红色血腥。

众人一惊,场景再次一换,这次是炎热的沙漠,一望无际的沙漠,烫脸的热气扑面而来,太阳毒辣的挂在天空,而原本该明亮的天空上,那片鲜红的血腥色,依然挂在上空。

“哼…搜注意”画恬略微苍白的脸上,瞪了眼北倌舞。

“你闭嘴”

莫易气的怒斥她,她到底搞没搞清状况,是谁害众人困在这里,若是不想办法解决变化场景的情况,筋疲力尽是早晚的事,以前也没感觉这个师妹这么蠢,这次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除了莫易外,几人根本无心理会这个无脑的女人。

“大家记得留意下变换过的场景,可有相似或可疑之处,谁在废话,我不介意当场解决她”月華看了眼画恬,转头对几人开口道,凡是阵法,都有千丝万缕的关联,只要有逻辑可寻,就能有突破。

嘶嘶声响起,这次从沙尘中,钻出的是身体长长的蜥蜴,黄色的沙漠映照,它们身体全是黄色,而不同的是,身体上多了一小片血红的颜色,摇摆着尾巴,整个沙漠都在涌动,许是天空多了片血腥,它们攻击比之前凶猛,不过到底是些低级妖兽,虽然废了些体力,倒也很快就消灭完了。

场景再换,这次是无边无际的海洋,水中密密麻麻,踊跃的兽鱼让人不悦,不知过了多久,天上飞的地下跑的,水里游的,一共出现了七处场景。

在几人气息有些粗乱下,心中也开始焦急,过了七处场景后,再次一换,是最开始的那片草原,那个不大的平台还在那里。

众人疑惑的对视一眼,平复一下不稳的呼吸,除了捂住胸口倒在地上的画恬,其它人除了有些许疲倦外,到没人受伤,不过仍然手握法器,不敢松懈,等了一会,依然没有动静传来,此时天色也慢慢变黑,几人总算松了口气,来到平台处仔细打量。

莫易看着地上脸色惨白的画恬,先前结错印法遭到的反噬也不轻,又勉强撑过了七处场景,到底是同门师妹,也不能不管她,扶起她走到平台不远处坐下。

“上面也没有绘什么法文,神识扫过连点灵气都没有,看着很普通”越凡一转了一圈说道,不过大家都知道,能出现在这里,每样事物都不是多余的。

“管它呢,先来一击打碎再说”戚霍手握一把回旋弯刀,见几人点头,挥手一个带有戾气的斩击过去,结果平台不仅毫发无损,上面就连一处划痕都没有。

“…”

“…”

“你没吃饭?”

众人看向戚霍,只有月華很鄙夷的开口。

“哪有机会吃饭”戚霍蹭的一下脸红。

“…”

“…”

他的回答,众人无言以对。

许是正常点的南霆,实在看不下去两人的逻辑,挥手也是一道砍击,尴尬的是石台依旧完美无瑕。

“你也没吃饭?”月華又将鄙夷的眼神转向他,南霆捏了捏拳头。

“等下一起吃”戚霍眨着眼睛,热情的发出邀请。

“…”

“…”

“…”

“一起吧”

莫易突然打破沉默道。

结果不出意外,收到南霆,北倌舞,和越凡一怪异的目光,莫易反应过来,也是脸色一红咳了声,急忙解释道“咳…我是说,咱们同时攻击…”

“…”

“…”

“…”

三人松了口气,还以为又被带偏一个呢。

结果众人,同时攻击折腾许久,平台依旧是那个光洁平整的平台,几人头一次对自己的实力怀疑,平时不说全力一击,就是使三分力也足以让一座大山碎裂成渣,今日这事情闹的个个无语,感觉攻击就像进了一个无底洞,完全毫无效果。

折腾半天的几人,坐下来休息,夜空中,除了依然存在的那片血红,还有不少微亮的星星闪烁,躺下来看闪闪的星空,就像伸手可摘一样,微风吹过舒适清凉,若不是被困在这里,倒是个野外赏景的好地方。

“有酒吗”

可能这样的美景,几人都有欣赏的心情,不知是谁问了句,也不知在问谁。

他们几人早已到了吸取天地灵气化作饱腹,不需要吃食许多年,除非必要,很少在有人一日三餐的守着饭点,所以若说这里有人,有存粮的习惯,当属月華莫属,不过酒为通用必要之物,即使不吃食,一般酒坛都会携带不少,这个东西,无论你出门不出门,心情好与不好,随时都想来点,一表你感悟的人生。

“…”

闻着清晰的酒香,躺在地上的北倌舞,舔了舔唇瓣,顺便扛了扛身边的戚霍“吃货,我也来点”

“…小告状,你饶了我吧!”戚霍瞪大眼惊恐,从刚才谈起酒时,他就僵硬的身子不敢搭话,自己想喝都忍下了,就怕小师妹心血来潮,抵不住诱惑。

这让戚霍想起自己的一段悲惨经历,小师妹小姑娘时,刚到天地宫不久,那时她还不是自己对手,常看她瞪眼理论,气得跳脚,无论剑法还是拳击,向自己发出多次挑战,不出意外都会败下阵来,这让她越挫越勇。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