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二章 寻找能量体

包包紫 | 发布时间:2021-10-14 | 阅读次数:13564

薛冬满心无可奈何的想要已退出这个白茫茫的世界,结果一阵天旋地转后睁开眼睛眼睛意外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旁边趴着自己的母亲,薛冬有心无力的动一动手,才又意外发现自己浑身上下打满了石膏。“小冬?!”母亲被薛冬细微的举动从梦中惊醒,立刻抬了头,等反应回来随后意外的惊喜的站“小冬?!”母亲被薛冬轻微的举动惊醒,立即抬起了头,等反应过来随即惊喜的站起来,弯着腰,两手垂撑在薛冬的床沿上,靠近了头仔细观察着薛冬脸上的表情,发现薛冬没有任何不妥后才慢慢的放下一颗吊在喉咙边上的心。。...

薛冬满怀无奈的想要退出这个白茫茫的世界,结果一阵天旋地转之后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旁边趴着自己的母亲,薛冬无力的动动手,才又发现自己浑身上下打满了石膏。

“小冬?!”母亲被薛冬轻微的举动惊醒,立即抬起了头,等反应过来随即惊喜的站起来,弯着腰,两手垂撑在薛冬的床沿上,靠近了头仔细观察着薛冬脸上的表情,发现薛冬没有任何不妥后才慢慢的放下一颗吊在喉咙边上的心。

薛冬看着妈妈这样的举动,心里一暖,眼眶不自然就热了。

妈妈虽然平时很抠门,但是还是很疼爱自己的,只是人老了,嘴巴总是不停的碎碎念,再加上父母离异得早,母亲一个人维持一个家庭,性格难免有些怪异,有时候会让人觉得母亲把金钱看得很重,但是想一想,一个女人,男人靠不住,孩子总是不懂事,也只有钱能傍身左右还能给点安全感。

小的时候,薛冬总埋怨母亲不给自己买漂亮衣服,不多给自己零花钱,渐渐长大了,自己经历多了,慢慢明白了人生很多无奈,也能开始理解母亲的抠门了,自己出了车祸那么大的事,妈妈连她视之如命的小店都不看了跑来照顾自己,让她有那么一点点小小的感动。

“妈,你怎么跑来了,店里怎么办?”虽然感动妈妈对于自己的重视,可是薛冬还是要现实一点,自己和妈妈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这个小店,平时薛冬表现的懒羊羊,可是对于店里的一经事物,比薛冬的妈妈还要上心,什么材料快没有货了,哪位顾客叫什么名字,她都门儿清。

“没事儿,你都出了这么大的事了,店里的生意我也没心看了,我把小弟叫了过来,现在他在看店呢,一会儿我回去换他。”母亲替薛冬掖掖被角,又看看吊着的点滴瓶,忙活了好一阵才坐下来回答薛冬。

“小弟也来了?又没多大点儿事,你把小弟叫过来干什么,他做事本来就辛苦,爸爸又是个严厉的,爸爸呢?他怎么没来?”薛冬奇怪道,按说小弟都惊动了,她爸爸怎么可能不跟着一起来呢?虽然从小父母离异,可是薛冬的爸爸并没有出现那种不管子女的事情发生,薛冬和弟弟薛夏从小到大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爸爸负担,小时候薛冬跟着爸爸长大,薛夏跟着妈妈生活,直到大了,薛冬才跟妈妈走得近了,而两姐弟相当有默契一样,薛冬跟妈妈生活,薛夏就跟爸爸一起住,有时候逢年过节,两姐弟就分开了两边跑,不让落单了父母任何一方。

“哼,你爸肯定又被那个狐狸精缠住了,那个贱人现在指不定怎么得意呢?”母亲一脸的愤恨,每次提起爸爸,总要把那个拆散了薛冬一家的女人骂一顿“不行,我要打电话骂死你爸爸,女儿都出那么大的事了,什么事情都要放一边,居然来看一看都没有时间”。

“妈,算了呀,爸爸肯定又在忙了,不是小弟都过来了嘛,不要打电话啦”薛冬连忙说道,开玩笑,爸爸每天忙得跟个陀螺一样,自己只是看起来很严重,医生都说了不是很严重,要是让妈妈一闹,两位老人又得折腾几个月。

劝了很久,又做了一大通保证,终于把唠唠叨叨的母亲劝回了小店换弟弟来医院。

薛冬在妈妈走后,躺在床上思考了很久,按照推算,如果这个世界还没有行之有效的改善能源办法,那么结界消散很可能就在2012年12月,也就是距离现在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了,到时候太阳紫外线便会长驱直入改变人类基因。

可是要如何才能有效的改变世界能源良性循环呢,自己现在躺在医院里什么都做不了,比以前更加废柴了,唉,好烦恼呀~!

“能源,能源,没有能源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唉,我好烦,我好烦,我真的真的好烦呀~~”薛冬一个人躺在床上,百无聊耐的开始碎碎念。

“姐,什么能源,干吗呢?”薛夏一进门,就发现自己的姐姐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开始念经,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啊,小弟来了啊,快给医生说说,这石膏能给我拆了吧,我要出院呀”薛冬看到薛夏进门,两眼都开始冒光了。

“开什么玩笑,你知道你这次摔得多严重啵,多大个人了,骑电动车还能撞成这样,自行车你会骑吧,这电动车就跟自行车一样......”薛夏一听自家姐姐想要出院,立即急了,开始噼里啪啦数落薛冬。

“停!斯多普!!”薛冬连忙喊停,这要是让薛冬说下去,他能给你整出一本如何骑电动车的教程来。

薛夏连忙住嘴了,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刺激姐姐的好,关于教训的话,还是等爸爸忙完了回来再说吧,到时候,哼哼!又再医院住了好几天,除了不能随意下床走动外,四肢的石膏已经拆得差不多了。

“薛夏,你扶我起来,我要去上厕所”薛冬用没有缠石膏的那只手碰了碰正在旁边用手机玩连连看的小弟。

扶着薛冬进了厕所后,薛冬就摆摆手让薛夏出去了。

薛夏出去的时候,把自己的手机电板和一个万能充电器放在一遍的洗浴台上说“姐,一会儿帮我充下电”。说完就关上洗浴室的门出去了。

薛冬自己挣扎着上完了厕所,一跳一跳的跑到洗浴台洗手,一看旁边小弟的手机万能充电器放在一边,便想也没想就往洗浴台墙壁上的插座把充电器使劲往上一按。

等到薛冬察觉到不对,一阵电流已经顺着墙上的插座,充电器,穿过薛冬湿答答的手流淌进了薛冬的四肢百骸。连给薛冬一点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只见,洗浴间内的灯暗了暗,又开始一闪一闪的明明灭灭。

薛冬惊叫一声,连忙一个哆嗦把手闪电似的缩了回来。

“姐,怎么了,是不是摔倒了”薛夏的出现在门外,还带了一丝焦急。

“你这个糊涂蛋,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嘛,把充电器放到了一滩水上面,害我被电了一下”薛冬望着湿答答的充电器,和自己湿答答的手,又抬头望望已经恢复了明亮的电灯,冲门外的薛夏使劲吼道。

“啊,我忘记看了,姐,你没事儿吧”薛夏本想冲进来看看姐姐有没有被电伤,后来想想,自己姐姐这么中气十足的吼叫,肯定没事了。

“滚蛋,一边儿玩去!”薛冬不甚在意的打发走薛夏,皱着眉头回忆起刚刚发生的事情。

“电,能源,电能......”对,电也是能源,是能源就能被吸收,而且刚才自己被电流流畅过的身体,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适,反而觉得通体舒畅,就像做完全身按摩一样浑身充满了力量。

于是薛冬故意浇了一些水在墙壁上的充电器上面,还淋湿了自己已经快干掉手,又将湿答答的手重新按上了湿答答的充电器。

一阵阵舒爽的电能蜂拥进薛冬的身体,薛冬只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漩涡,不停的吸收这些电能,不够,还远远的不够,还要更多,更多......

“姐姐,你好了没有呀,这个破医院停电了啊”薛夏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此时,洗浴间内的薛冬,并没有注意到洗浴间已经一片黑暗,她的碎发一根根分散竖起,远看就像一个刺猬,很有喜感,而她禁闭双眼,身着白色的病号服,浑身有紫色的闪电流窜。

良久,在薛夏的催促声中缓缓将手收了回来。很好,医院因为电流负荷太大造成停电短路,备用电源开启后,又被薛冬将医院的备用电源吸收得一干二净,现在整间医院都是黑漆漆的一片,引发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骚乱。

很快,应急措施就开始启动了,医院方面安排病人开始疏散,薛夏背着薛冬跟随医护人员就撤离了黑洞洞的住院部。

很多病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薛冬靠在薛夏的背上一路走过去,看到小孩子开始又哭又闹,病人家属扯着护士大吵大闹,病人在一边不停的叫着医生也没有人理会。

整个一人间惨剧呀,看来这能源的过渡抽取也不好,很容易造成混乱,特别是医院这种地方,如果医生正在动手术,关键时刻,居然停电了,这不是间接谋杀嘛。所以很多医院都有备用电源,一般情况下,备用电源是不会停电的,可是薛冬第一次吸取能量,还不是很会控制,所以将医院的备用电源给抽取得干干净净,薛冬暗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控制自己,不可以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从而造成社会秩序的混乱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