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5章 可真像个妖精

唐烦烦 | 发布时间:2021-10-13 23:32:09 | 阅读次数:29450

这样隐秘的山林,这样暧昧不明的距离,燕无旭难以以及控制自己的视线不落在她的唇上。樱桃红唇,娇艳欲滴欲滴,无言的令人垂涎。他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地看过一个女人,瞧着瞧着心跳悄悄地失了节奏,达到抑制忍不住地絮乱出来。他干脆闭上眼,不给自己多想,直到蓝姬退开两步,他才觉得自己他从未如此近距离地看过一个女人,瞧着瞧着心跳悄悄失了节奏,抑制不住地紊乱起来。他索性闭上眼,不让自己多想,直至蓝姬退开两步,他才感觉自己能够顺畅呼吸起来。。...

这样隐秘的山林,这样暧昧的距离,燕无旭无法控制自己的视线不落在她的唇上。樱桃红唇,娇艳欲滴,无声的诱人。

他从未如此近距离地看过一个女人,瞧着瞧着心跳悄悄失了节奏,抑制不住地紊乱起来。他索性闭上眼,不让自己多想,直至蓝姬退开两步,他才感觉自己能够顺畅呼吸起来。

她……可真像个妖精。

他睁开眼,见蓝姬凝视着他,眼神透着些古怪,蛾眉微蹙,似是遇见了什么难题。没等他询问,忽见黄英去而复返,正朝他们大步走来。

他收敛心神,问道,“黄英,是否有什么发现?”

刀光乍现,黄英赫然扬刀照着燕无旭的胸膛砍过来。他出招太突然,燕无旭愣了一下反应慢了半拍,闪避间衣袖被砍成两半。

“黄英?你在干什么?”

黄英是他府上旧人,向来忠心耿耿赤胆忠诚,为什么忽然间刀剑相向?他委实感到疑惑。

但黄英不回答,非但不回答,还发了狠,刀刀朝燕无旭的致命处劈过去,燕无旭念着主仆之情没有还手,只是一味闪躲。

“他不是黄英,他现在只是个傀儡。”

蓝姬施个定身术将人定住,绕到黄英身后,从他后肩处揭下拇指大小的纸人,纸人揭下之后,黄英立即倒地不起,失去意识。

“黄英!”燕无旭急忙去探他的鼻息,幸好,他呼吸是正常的,只是不知为何会晕倒。

林间刮起一阵诡异的风,从前后两个方向包抄而来,杀气顿生。蓝姬将纸人捏在手里揉碎,冷冷一笑:“在我面前也敢装神弄鬼。”

此时天已黑,乌云笼罩着弯月,夜色阴沉。大风吹刮,树叶婆娑掉落,有一片落在燕无旭身上,宛如锐利尖刀将他衣衫割破,割出一道血痕。这仿佛是个讯号,飘零的叶子顿时钢针般齐齐朝他们身上打来,似弓弩重器,势要将他们凌迟至死。

蓝姬有些嫌弃地抓住其中一片叶子,指尖一弹,来势凌厉的叶子纷纷雨打芭蕉般飞射出去,或将树上的叶子片片打落,或穿透树皮钉入树身,林间簌簌作响,杀气回荡。

“两个人,金丹修为。可真够下血本啊,两个金丹期的来追杀你,燕无旭,你到底是什么人?哪里值得下这么大的血本?”

莫不是长得太好看遭人嫉妒?她差点被自己这个想法逗笑。

天道有压制,凡间修仙之人修为最高只有化神期,若是顺利突破化神期,便会飞升上界,也就是世俗口中的仙界。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炼气是最基础的,而成功筑基便会辟谷,是脱离凡胎的第一步,到了金丹期,便是真正窥探到修仙门径,得享常人不能享之寿数。

寻常人穷尽一生或许都无法突破筑基的瓶颈,元婴和化神更是寥寥,因此,金丹修士,在凡间已经算是很了不得的境界。

蓝姬来到凡间被天道压制至化神修为,远高金丹两个大阶段,是以对方一出手,她就能分辨他们的修为。她感兴趣的是,燕无旭身上究竟藏着什么秘密,值得两个金丹修士纡尊降贵亲自动手?

“看来,我还得再救你一次。”蓝姬挑眉,看向燕无旭。也不知这人究竟走了什么运,若非碰巧今天遇见她,他今晚能死上百回了。

“姑娘只需帮在下解决一个便好,另一个,交给在下。”燕无旭提剑而立,眉宇间多了分决然的英气。

他本是偏清俊的长相,虽说容貌无双,但总让人觉得眉眼间少了些硬朗。没想到眼神凌厉起来,竟显得格外的坚毅,气质全然不同,倒像是变了个人,风格反差令人咋舌。

蓝姬看得十分满意,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可惜啊,可惜,怎么就是个凡人呢?

“对方可是金丹,你一个炼气期,确定要以卵击石?”

燕无旭垂眸轻笑:“姑娘可能不知,在下练的是体修。”

说完,毅然决然踏入黑暗中。

修仙大体分为三种,法修、丹修和体修。法修注重法术,多数不善近身搏斗;丹修主炼丹炼器,相对而言普遍修为比法修低;体修讲究实战,修为全靠一拳一脚磨炼出来,是三种修仙方式中进步最慢,但也是最难对付的一种,往往能越级杀人。同修为之间比拼,体修扎实的对战经验将占有绝对优势,极易反败为胜。

大概在普遍认知中,体修者多数是健壮粗硕、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形象,所以当燕无旭说他是体修时,蓝姬是真情实意感到惊讶的。他那修长单薄的身板,左看右看都不像天天抡剑打架的。

但即便体修占有实战优势,想要以炼气对抗金丹,仍旧是死路一条。蓝姬不明白燕无旭是哪来的自信,不过她不甚在意,因为她随时能像掐死蚂蚁一样宰了这两个人,有她在,谅燕无旭也危险不到哪儿去。

她扭头,往反方向走去。

林间肃静,偶有风声和蝉鸣,敌人隐匿于黑暗之中,蓄势待发要给出致命一击。蓝姬对着黑暗笑了笑,身影一晃,消失在原地。

人呢?

金添藏身树上,正打算出手,可那女人竟瞬间没了踪迹。他不由紧了紧手中的法器,心头忐忑。

此次刺杀行动他本不该出现的,金丹出手对付一个炼气,传出去贻笑大方不说,还特别掉价。但他没有想到,之前派出去的人死了不说,他刚才出手试探时,还发现燕无旭身边那个女人修为竟看不透。

若任务失败,他下场定十分难看!他一定要想办法借着手里的法器杀了那女人!

“你是在找我?”

骤然,耳边响起鬼魅般的声音。他吓一激灵,回过头,便看到一双妖冶的眼眸,他吓得直接把手里的法器甩出去。巴掌大的金色宝塔,塔尖挂着紫色的穗子,那穗子泛着奇异的光,随着塔身的旋转海藻般舞动起来,仿佛有波纹从那穗子处扩散,似湖水涟漪,带着强烈的蛊惑性,往中心处吸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