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1章 噬魔虫残毒造成的头疾

唐烦烦 | 发布时间:2021-10-13 23:31:55 | 阅读次数:13297

极寒之地的冰渊水面,寒冰划开裂缝,几道蓝光从深渊底处冲撞而上,撞碎冰渊的解开封印,破冰而出。朗朗晴空猛地响了惊雷,蓝光以极快的速度扑向天地。木灵之气泽及的灵药山上,大片灵草向阳而生,散发出着莹莹亮光。主要负责看管灵药山的榆恩仙尊正不满意地引导灵气新的活力灵朗朗晴空猛然响起惊雷,蓝光以极快的速度冲向天地。。...

极寒之地的冰渊水面,寒冰撕开裂缝,一道蓝光从深渊底处冲撞而上,撞碎冰渊的封印,破冰而出。

朗朗晴空猛然响起惊雷,蓝光以极快的速度冲向天地。

地灵之气泽被的灵药山上,大片灵草向阳而生,散发着莹莹亮光。负责看守灵药山的榆恩仙尊正满意地引导灵气注入灵草中,好让它们能茁壮成长。

这片灵药山产出的灵草,可是炼药师们趋之若鹜的丹药材料,抚安仙府也因为这片土地,得以跻身三大仙府行列,在仙界可谓是地位尊崇。

榆恩就像个担心孩子长不大的老父亲,哪株灵草长势稍微差些都要细细翻看查找缘由,此刻他正捧着一株灵草查看根茎,突然感觉身后一阵风至,地上多了一道影子。

他惊骇回头,见是位窈窕美人,她背光而立,妖冶的眼眸像含了层魔气,十分诡魅。

“大胆!你是何人,竟敢擅闯我抚安灵山!”

蓝姬懒得跟他废话,直接释放威压,堂堂三大仙府中德高望重的仙尊赫然七窍流血,噗通跪在地上,毫无反抗之力。

她捻诀,指尖幻化出细白蚕丝,缚住榆恩的脖子一拽,把人拽到跟前。

“都说魔潭寒渊的噬魔虫之毒无药可解,可世上灵草千千万,你总能找到一两样缓解毒性的来,是吗?”

魔潭寒渊?噬魔虫?榆恩瞳孔一缩,周身发寒。“你,你是什么人?”

如果说魔潭寒渊是世间最可怕的地方,那么噬魔虫就是这个可怕地方的王。它的毒性能无视修为,啃噬一切生灵,并在其神识中留下不可逆转的灼烧之痛,即便仙人之身也抵不过七日便会因痛爆体而亡。

蓝姬不耐烦地抬起手,指尖凝出一簇火苗打向灵草地里,顿时,火焰轰然烧开,将大片灵草烧毁殆尽。

“我说话向来不喜欢重复,我问,你答,明白?”

“你毁了我的灵草!”榆恩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心血被烧毁,目眦欲裂,大吼一声跳起,怒道,“妖女,你擅闯我抚安地界,毁我圣地,罪恶滔天无可饶恕!我定举抚安仙府上下之力,将你诛杀!”

蓝姬像听到什么了不得的笑话,掩嘴大笑,可那笑容稍纵即逝,归于冰冷,她将浑身威压释放至最大,直接把榆恩压得趴在地上吐血不止。

“我不过是烧你几棵草,你就正义凛然要打要杀,千年前你们硬闯我族地界,毁我族灵脉,将我族圣女掳走囚禁于泽灵仙府水牢中抽筋扒皮,只为了取她身上那点能起死人肉白骨的血来壮大你们这群狗东西的门楣。那个时候你怎么就没站出来主持公道呢?”

榆恩震惊地瞪大双眼,“你,为什么会知道……你究竟何人?”

她所说之事,是三大仙府最大的秘辛,知情者仅寥寥数人。唯一一次秘密泄露,是在五百年前。但随着那场毁天灭地天愁地惨的混战,发起混战的人最终被打碎魂魄,坠入魔潭寒渊,尸骨无存。

不,她绝不可能是那个人!魔潭寒渊便是连当今世上修为最高的旭渊上仙都抵挡不住,她绝不可能存活下来!

蓝姬被他接连的反问弄得十分烦躁,她心情不好,自然有人得遭殃。她勾唇一笑,笑得那叫一个魅惑众生:“我就是被你们打入魔潭寒渊的那个人,如今我回来了,账也该算算了。”

说完,手中的蚕丝一紧。

可怜榆恩盛名累累,连死都保不住全尸。

……

一盏琉璃灯悬挂在钟乳石下,灯芯是价值连城的夜明珠,浅绿莹光将诡谲的山洞照耀得翠碧而神秘。

有一美人侧卧在寒冰石床上,体态慵懒,长长的睫毛垂下,犹如静卧的蝴蝶,极尽娇妍。

“自从您坠入魔潭寒渊之后,仙界几百年休养生息,没发生什么大事。倒是这些年凡间飞升上来的精怪越来越少了,近两百年来更是一个没有。我听他们说,如今凡间灵气逐渐枯竭,时常天生异象,百兽不安,跟……跟圣女殒身时的情景很像。您,要去查一查吗?”石床侧,梳着双髻的少女喋喋不休。

纤纤玉手抚上蛾眉,蓝姬鼻腔发出痛苦的轻哼,那声音宛若游丝,缠绵得人骨头酥麻。她鼻尖泛汗,呼吸不稳,似乎极为难受。

“主上,您没事吧?”

“死不了。”她唇色发白,虚弱道,“是噬魔虫残毒造成的头疼。仙界没有能治我的药,我得下界一趟寻找良方,否则总有一天我会被折磨成疯子。小朱,这里交给你了,别告诉任何人我的行踪。”

一片蓝色光影掠过,拂起淡淡馨香,石床上已无美人踪迹。

凡间,壶州城外。

葱郁的山林,顺着小溪蜿蜒而上,是一处瀑布水潭,流水有力,澄澈见底。蓝姬泡在水潭里,冰冰凉凉的水舒服得人犯懒,她喟叹一声,趴在石块上小憩,捻下岸边石头缝的一朵小野花,润白细长的手指摘下花瓣,在指腹碾碎。

五百年了,她可终于冲破魔潭寒渊的封印,重见天日。

只可惜,在魔潭寒渊苦熬的这五百年,她元气大伤,还落下极严重的头疾,否则她早就杀上泽灵仙府,将那群道貌岸然的狗东西一个一个全宰了。

头又疼了……

她蹙眉,心里对那群狗东西的憎恶又多了几分,抬手地将手中的花掷出,柔软的花瓣砸在瀑布石壁上,竟炸出一片碎石。

“谁在那里?”蓦地,身后传来一道男声。

蓝姬挑眉,回过头。

遮挡视线的枝叶被一只节骨分明的手拨开,一个男人走了出来。他身穿银白色的缎面长衫,衣襟处以银丝绣织祥云花纹,随着他走动,缎面流动如水,银丝浮光如粼,好生耀眼。

可蓝姬觉得,比衣服更耀眼的,是他的脸。

没想到被封禁五百年出来的第一天,便遇上这样赏心悦目的脸,着实让人心情大悦。

燕无旭顿住脚步。

荒山野岭之中,竟有个女人趴在巨石上,像只偷懒晒太阳的猫,姿态懒懒的,神色也懒懒的。哪怕身无片缕,也丝毫不避让他的目光,更不惊慌闪躲,妖冶的眼眸恍若一汪秋水,能瞧得人骨头酥软。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